造化之门,第二百九十章 制裁宁城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二百九十章 制裁宁城

第二百九十章 制裁宁城

readx();    蜃石没有人开价,这在宁城预料之中。、ybdu、九色蜃石虽然人人都想要,却都知道这是烫手的东西。而且价格不好开,因为这东西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标价。

    宁城心满意足的收起东西拍了拍章谦的肩膀说道,“章师弟,我走了,以后在宗门再见。”

    本来宁城还想让章谦碰见了贝长老帮他问声好的,不过想想章谦也没有资格和贝长劳对话,干脆就省去了。

    宁城走出这个交流会场,殷空婵和许映蝶立即就跟了出来。跟在殷空婵身边的姜俊竟然出乎预料的没有继续跟着,这让宁城有些奇怪。

    宁城出了交流殿,就加快了速度,只是他速度再快,殷空婵和许映蝶两人都是紧跟不舍。

    已经快要走出天道广场的宁城终于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着两名跟着他的女修说道,“两位,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鬼话连天的理由就别说出来了。殷空婵我现在要去闭关修炼,你不要跟着我,要喝咖啡下次我有空再请你喝。

    还有许映蝶,我救了你一次,你也让我占了一些便宜,大家算是扯平,以后各不相干。我的洗灵真露都卖出去了,也没有多余的去做你们的嫁妆。至于蜃石,真的想要,就去落虹剑宗求购,反正我也跑不掉。现在我求两位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跟着我了行不行?”

    如果不是这两个女人,他一出来就会使用天云双翼遁走,然后再使用遁符。现在这两个女人跟着他。让他没有办法遁走。

    殷空婵淡声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是你应该怎么对付眼前的事情。”

    殷空婵话音刚刚落下,宁城就发现周围已经多了数名修士,而且还有更多的修士来到这里,甚至连这一片的空间都被封锁住了。

    宁城脸色一变,看向殷空婵和许映蝶的眼神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随和了。

    许映蝶似乎知道宁城心里在想什么,主动说道,“就算是我们不跟着你,你也逃不了多远。以姜俊的个性。如果他能让你安然无恙离开天道广场,那才是怪事了。你在这里被拦住,对你来说是好事。”

    宁城心里本来并没有多少担心,他杀掉丁良完全是正常的挑战。如果这种挑战也会被赤星剑派当成光明正大的理由,那天道殿也太弱了点。

    可是现在宁城却感觉不对劲了,这里来的修士越来越多。就好像他是一个一级逃犯一般,赤星剑派什么时候有这种号召力了?

    “你不用惊讶,因为丁良是这次天洲宗门大比中,玄丹境初赛的前百名。在这个时间,杀掉任何一个闯过初赛的修士。也必将面临整个天洲宗门的细致调查。否则天洲宗门大比初赛后,会乱了套。”

    殷空婵的话让宁城醒悟过来。如果宗门之间都为了得到更好的名次,专门暗杀对方厉害的参赛修士,那确实是乱了套。

    “宁城,上次你救了天洲一百多核心和真传弟子,我天洲很多宗门都很感谢你。但是你这次为何要杀我天洲宗门大比中闯过初赛的修士?”声音传来的时候,宁城已经感觉到周围被强大的气势笼罩住了,他连动也无法动一下。

    一直跟着他的殷空婵和许映蝶,此时就好像哑巴了一般,竟然一个都不站出来帮他说话。宁城心里暗骂,他只能自己详细的解释了一下交流殿中的情况。

    “哼,一派胡言。在天道修士交流大殿中,就算是动手,也不会如你这样狠毒吧。我肯定这就是你落虹剑宗的阴谋,利用十滴洗灵真露激怒我赤星剑派的玄丹弟子,再借机杀我赤星剑派闯过初赛的玄丹修士。这里有天道广场的执事,还有各大宗门的朋友和同道都在。这种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请大家说应该如何处置。”

    宁城看见这说话的修士,就知道他的老仇家来了。正是当初逼迫他说出秘密的赤星剑派病夫长老唐光熙,此时的唐光熙是一脸的杀气。而在他的身边,姜俊正讥讽的盯着这边。

    “杀了他……”

    “捏死他……”

    ……

    唐光熙作为赤星剑派的化鼎长老,在这个地方立即就得到了许多修士的支持。

    “好,今天我也不杀他,我只是将他的金丹拿出来,以慰我赤星剑派的修士丁良。失去了丁良,我赤星剑派这次玄丹境大比成绩肯定会下落一个大层次……”唐光熙说话间,已经抬手向宁城抓了过来。

    宁城心里大急,这个时候,他根本就动不了。

    ……

    “哈哈……赤星剑派的丁良被杀了,杀的好,杀的好……”在落虹剑宗的驻地,一名化鼎长老正在哈哈大笑。

    坐在一边的贝友发却叹了口气,“唉,虽然赤星剑派的一个通过初赛的修士被杀,但是对我落虹剑宗却并没有多大的好处。我落虹剑宗这次玄丹境修士的整体水平实在是太低了些。”

    那大笑的化鼎长老不以为然的说道,“话是这样说,不过看赤星剑派唐光熙得意的样子,我心里就不舒服。也不知道是谁杀了这个丁良,胆子也够肥的……”

    这化鼎长老话未落音,坐在另外一边的副宗主澹台飞手腕上的通讯珠就亮了一下。澹台飞的神识落在通讯珠上,脸色一变就站了起来。

    “什么事情?澹台师兄?”贝长老看见副宗主这种表情,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澹台飞沉声说道,“刚才牵扯到这件事的是我落虹剑宗的弟子,听说杀掉丁良的也是落虹剑宗的弟子。”

    “什么?是谁?”那哈哈大笑的化鼎长老也震惊的站了起来,落虹剑宗还有这种弟子?

    “现在还不知道……”澹台飞说话间,他的通讯珠又亮了一下,他的神识扫过通讯珠后,立即急切的说道,“是内门弟子章谦在修士交流殿中被丁良欺压,刚刚来到天道广场的内门弟子宁城不服气教训了丁良。最后在交流殿的擂台上,宁城杀了丁良。现在宁城被天道广场的执事还有赤星剑派的修士困住,很是危险……”

    “宁城是谁,竟然能打得过丁良?我落虹剑宗还有这种厉害的内门弟子?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就是上次……”

    那哈哈大笑化鼎修士的话被贝友发打断,“应长老,我和澹台师兄马上就去救宁城,你赶紧去告诉宗主。那赤星剑派的唐光熙和宁城有仇,就怕他不要老脸……”

    …….

    同一时间,一声‘嘭’响,在宁城不远处炸裂开来。

    就算是天道广场周围禁制坚固的可怕,这漫天裂开的真元依然将这些禁制震动的空间摇动。修为差的修士被这种禁制摇动搅得胸口郁闷,就差点呕吐了出来。周围被禁锢的空间,也因为这一下撞击变得松动起来。

    宁城松了口气,竟然有人会出手帮他的忙,这让他没有想到。

    “扈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赤星剑派的修士在天道广场被人杀了,你竟然还帮凶手?”唐光熙脸色难看的反问道。他的修为不如对方,只能问责。

    出手帮助宁城的是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修士,他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说道,“这个宁城对我弟子李灵凡有救命之恩,就算是你要动手,至少也要让事情调查清楚了再动手吧?莫非你也怕这件事弄清楚了,对你不利?”

    宁城看见在这满脸胡须中年修士旁边的李灵凡正对他笑着点头,立即就知道是李灵凡要求他师父动手的。这人八面玲珑,倒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家伙。宁城对李灵凡远远抱了一下拳,以示感激。

    “哼,唐光熙,我就知道你会不要脸的以大欺小。莫非以为我落虹剑派好欺负不成?”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宁城松了口气,他知道贝长老来了。无论如何,只要落虹剑宗的化鼎修士来了,这个病夫就不敢将他怎么样。

    唐光熙脸上带着极度的愤怒吼道,“贝友发,这里是天洲宗门大比的广场,你以为是你能一手遮天的落虹剑宗吗?宁城杀人偿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宁城为什么要杀人,我想这里的执事会调查清楚的……”

    “已经调查清楚了。”唐光熙的话刚说完,最初拦住宁城的那名化鼎修士就出声说道。

    此时这里来的修士越来越多,各大宗门还有一些散修都围在这里看热闹。很多不明白事情经过的修士,都在凝神听这个化鼎修士说具体原因。

    这化鼎修士飞身落在了半空中,先是对周围的修士抱了一下拳说道,“各位道友,天洲宗门大比盛会一直是我天洲最大的事情之一,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捣乱。所以我们对每一个参赛修士都有保护的使命,任何人都不能无缘无故的去动这些参赛修士。谁敢主动去动参赛的修士,杀无赦。”

    一阵热烈的掌声传来,化鼎执事的话引来了众多围观修士的认同。

    (第二更送上了,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