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五百五十三章 疯狂的宁城 二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疯狂的宁城 二

第五百五十三章 疯狂的宁城 二



    宁城一步一步的走近,那强大的杀意碾压过来,越皇甫周围的漩涡气势在宁城的域下开始被压制。

    越皇甫再也受不了这种狂暴的气势挤压,五行落宝铜钱祭出。又是一把符箓丢了出去,周围在这一瞬间就被无数即将爆裂的符箓充彻,五行落宝铜钱更是化成了方圆数丈的巨大方孔钱碾压了下来。

    同一时间,他的两枚符箓法宝化成两道利刃一上一下切割开宁城的星河域。

    宁城完全无视了这狂暴的立体式攻击,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充满了戾气,手中的琉雷枪都被他直接丢在一边。

    越皇甫震惊的看着宁城的动作,他不知道宁城想要做什么?

    他这种攻击,就算是星桥境的高手,也无法忽视。眼前这个碎星小修,不但不全力反抗,反而丢下了手中的法宝,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说对方想要逃走,这更不像了。

    想要逃走的修士,绝对不会如此疯狂红着眼睛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也不会丢下自己的法宝。

    不过无论眼前这个碎星修士想要干什么,面对他的这种攻击也是必死无疑。如果在这种攻击下抵挡的话,或者还有半分活命的机会,但是这样疯狂无比的连抵挡都忘记了,不是找死是什么?

    越皇甫的这个念头刚刚起来,就看见宁城握紧了拳头,同时一拳轰了出来。

    越皇甫心里狂喜,这家伙疯了,他肯定宁城这一拳轰出来的时候,宁城早就被他斩杀了无数次。不要说别的,就是他那对符箓化成的利刃也将直接让宁城重伤。再加上他如此多的符箓,不死才是怪事。

    虽然少了折磨对方的乐趣,他已经不在意了。这个碎星修士给他的感觉除了可怕还是可怕,他宁可和一个星桥修士对战,然后逃走,也不愿意和眼前这个碎星修士战斗。

    “噗”没有出乎越皇甫的预料,他的符箓化成的利刃,直接从宁城的胳膊上划过,瞬间就将宁城的一条胳膊带走。哪怕是这样,宁城依然毫无察觉。

    眼看第二道符箓化成的利刃就要将宁城拦腰切开,越皇甫眼角闪过一丝狰狞。这家伙竟然在和他战斗的时候突兀的疯了,否则要收拾这个碎星修士还真有些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越皇甫看见了宁城已经轰到他丹田的拳头,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还没有被他的化形符箓利刃拦腰砍杀?

    不对,周围的一切怎么静止了?他的五行落宝铜钱静止了,那无穷无尽的符箓也静止了,有些符箓甚至裂开了一半,就这样完全静止。而他第二道都接近对方腰际的化形符刃也静止了,就连他的呼吸也静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还有两样东西没有静止,他的意识还没有静止,对方的拳头还没有静止。

    “时间法则……”越皇甫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内心疯狂的嘶叫,他的眼里露出了极度的恐惧。一个碎星修士触摸到了时间法则的皮毛,这意味着什么?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不,这绝对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时间法则,就算是永恒境的大能,他也没有听说几个触摸到了时间法则的。

    越皇甫撕裂疯狂的大叫,可是他的声音完全是静止的,他不能叫出一个字来。

    “嘭!”宁城的拳头轰在了越皇甫的丹田之上,没有将越皇甫轰出肉渣,也没有将越皇甫轰飞。

    只有这一声“嘭”,然后一切都再次生动起来,只是那划到宁城腰际的化形符刃瞬间就还原成了一道符箓法宝落在地上。

    还在空中的五行落宝铜钱也无力的落了下来,越皇甫同时听到一阵阵的细微响声。

    他眼里顿时露出如死灰一般的暗淡,他听见了自己丹田碎裂的声音,他听见了自己体内经脉连绵断开的声音。然后,他听见了自己识海崩溃的声音。

    完了,他这一辈子都完了。丹田没有了或者还可以复原,经脉断裂了,或者还可以修复。识海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要杀了你……”越皇甫撕裂的叫了一句后,瘫坐在地。

    “轰轰轰轰……”直到此时,那些被激发了一半的符箓这才爆炸开来,宁城站在这爆炸的符箓中,动也不动,任凭狂暴的符箓将凌乱的白发和衣衫撕裂成虚无,任凭一道道符箓炸裂出来的刃芒在他身上带起一道又一道的血雾。

    再狂暴的符箓爆炸也会过去,越皇甫坐在地上惊惧的看着在符箓爆炸中动也不动的宁城,眼里完全是恐骇。对方一拳将他经脉丹田识海轰碎后,完全可以躲开这些符箓,可是对竟然让这些符箓在身上爆炸,动也不动。

    如果是普通碎星修士,哪怕这里的符箓只是爆炸了一小半,也没有命在了。可是他除了肉体上的重伤之外,竟然毫无异状。此人不但在碎星修为就领悟了时间规则的皮毛,竟然还是一个神躯的炼体修士。

    天啊,曼伦星空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修士?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

    宁城完全无视了自己已经被斩断的一条手臂,他一步步的走到瘫坐在地的越皇甫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的五行落宝铜钱是哪里来的?说!”

    “你做梦,你皇甫爷就是死了,也不会向你这种垃圾说,你死心吧…...”越皇甫厉声嘶叫道。

    他整个人都废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宁城没有再问,抬手就落在了越皇甫的眉心。他没有搜魂过,但是他经历过几次和人识海争夺,他的强大星空识海,就算是再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也比一般的修士强大。

    “你不得好死……”越皇甫疯狂的叫着,他很快就明白了宁城的意思,他的元神被宁城握在手中,反复不停的搜寻。

    如果宁城精通搜魂也就罢了,可是对方不精通搜魂,将他的元神绞的零散不堪,痛苦不已。

    “求求你,不要搜了,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越皇甫终于忍不住的求饶起来,这种可怕的痛苦,他根本就无法忍受下去。这和灼烧魂魄一摸一样,对方强大的搜寻神识中,还含有一种可怕的灵魂火焰。

    可是宁城就好像没有听到越皇甫的叫喊一般,依然将越皇甫的元神绞的支离破碎。

    越皇甫的求饶声音越来月低,最后终于消散不见。

    “扑通……”宁城松开手的同时,越皇甫解脱的倒在了地上,神魂俱灭。

    宁城站在越皇甫的尸体前面,浑身颤抖。越皇甫,景南星河迭垣星越家的第一天才。越家是曼伦星空的符箓世家,地位非常高。

    十多年前,迭垣星来了一名叫越羊志的修士,此人也是符箓世家越家出身,来自低级修真星球墨元星的芩乌城,五行落宝铜钱就是他带来的。此人找到迭垣星越家后,五行落宝铜钱暴露,被越家收起来交给了越家的第一天才越皇甫。

    为了不让这个叫越羊志的越家子弟失望,越家这次全家族搬走的同时,也将越羊志带走了。

    越家在曼伦星空发展到了一个极限,这次因为越皇甫的父亲越常泰成为了一个七级符帝。符帝可不是简单就能成就的,因为越常泰成为了符帝,所以越家就受到了中天大星空的邀请。加上越家在曼伦星空发展缓慢,索性全家族撤离了迭垣星,搬去了中天大星空。

    尽管曼伦大帝也不想越家走,可是曼伦大帝还没有胆子和中天大星空讨价还价。越家搬去中天大星空也只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因为去中天大星空不容易,所以还有一部分越家的人暂时停留在曼伦星陆的天吉城。

    而越皇甫就是想要参加时光荒域,同样也留在了天吉城。这次时光荒域关闭,他也打算去中天大星空了。

    “琼华……”宁城疯狂的叫喊出声,这一刻,他整个人的灵魂都感觉到要脱离而去。

    五行落宝铜钱被那个越羊志带到了星空中,他的琼华还有没有事情?

    两行冰冷的泪水化成了血水,一种狂暴的气息在宁城心底翻滚。哪怕他站在原地,也无法控制住浑身的颤抖不停。

    那种煎熬让他恨不得立刻撕开一切虚空界面,前往墨元星的芩乌城。他心里第一次升起了无穷无尽的后悔,后悔在罗兰星的时候,他让琼华离开了。

    体内的狂暴气息翻滚越来越强大,宁城身体的颤抖也越来越厉害,似乎下一刻他整个身体都会在这种狂暴下炸裂。

    任何一个修士处于这种情况,都知道这是走火入魔的前兆。可是宁城依然无知无觉,他心里在煎熬着。除了后悔,他还在恨,恨自己的修为太低,无法撕裂虚空界面。

    这一刻,他的视线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

    “在我眼里,就算是整个宇宙的蜃石都加起来,也不如你的悲伤。如果蜃石,甚至是杀了我可以让你快乐起来,我没有半分后悔。有些事情,无法用对不起去形容。”

    “那是我愿意的,如果我不愿意,你没有办法做到。”

    “以后不要叫我师姐,就叫我琼华。”

    “夫君,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余伯留给我一枚破空符,我将事情办完,就回来这里陪你,然后和你一起回江州看望若兰妹妹。”

    (第二更送上!)

    ......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