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八百零二章 无弓、无箭、无星不裂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八百零二章 无弓、无箭、无星不裂

第八百零二章 无弓、无箭、无星不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刻,宁城就感觉到自己的识海和星元完全空洞了,哪怕他疯狂的燃烧精血,也不足提供这五色裂星箭的祭出.

    无穷无尽的星元和神识被卷入五色裂星箭,五色裂星箭就好像一个无底巨洞一般,将宁城身上的一切力量都要卷走.

    这一片空间都暗淡下来,化成了一片灰色的死亡气息.

    周围空间一切的杀机,一切的死亡气息,一切的恐怖杀意,都和宁城身体的星元神识一般,被五色裂星箭卷走.

    这一方空间完全消失了,只有一支箭,一支还没有射出去的箭.

    红发塌鼻男子浑身颤抖,他甚至可以听见周围的空间因为这支箭的杀意碾压,多了一种碎裂的声音,他甚至看见了这支箭射入他的身体后,他整个人都化成了齑粉.

    但是他没有勇气祭出法宝,他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只能看见眼前的五色斑斓越来越盛开.或者,他在这黑箭的压制下,根本就没有能力动弹一下.只要一动,就可能激发这支箭,让这支箭的杀意爆棚而出.

    宁城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盯着眼前的一切色彩.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支黑箭叫五色裂星箭,他看见一个五色长弓,凭空张开.随着他的星元和神识被卷走的越多,这五色长弓张开的就越圆.

    一支漆黑的长箭搭在这五色长弓之上,浑身上下都透露出死亡的灰色.

    当五色长弓越拉越开,越来越圆的时候,搭在五色长弓上的黑色的长箭也越来越淡,甚至有消散的趋势.

    但是周围的杀势和灰色死亡气息.却并没有随着这黑色的长箭变淡而消失,而是越来越强盛.

    此时星空中的一切气息都消失不见,就连陨石也从这一方空间消失.

    宁城嘴角溢出血迹,五色裂星箭还在疯狂的吸收他体内的星元,而他连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了.

    "住手.我东西交给你……"惊恐到了极点的红发塌鼻男修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惊骇,尖叫出声.

    无法住手,不要说这红发塌鼻男子,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宁城自己也无法掌控这一箭的威势,他没有办法住手.也许就算是有办法住手.宁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住手.

    宁城心里竟然同样升起一种恐惧,这种可怕的气息,任何一个星球都无法挡住.哪怕是江州星的阵法再强大,恐怕都无法挡住这一箭,这一箭完全可以将江州星化成齑粉.也许有一天.他这一箭祭出后,连自己也无法掌控这一箭带来的毁灭.

    他忽然有些后悔起来,这一箭射出,也许这个红发塌鼻男子会被他干掉.可同样的,这红发男子身上的一切东西都会消失,包括他的戒指.

    "求求你住手,收起这支箭……"红发塌鼻男子的声音愈发沙哑惊慌,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命不由自己控制.在这一箭之下,他除了求饶之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宁城开始燃烧自己的寿元.他的声音一样变得沙哑起来,"住手可以,你将你的戒指给我."

    如果可以做到的话,这红发塌鼻男子早就将戒指丢给宁城了.现在他被五色裂星箭的死亡杀气锁定压制住,根本就无法动弹半分.

    宁城在确信对方无法丢出戒指后,强行鼓动了最后一丝神识落在了五色裂星箭上.这是他燃烧寿元才办到的.无论这支箭爆发出多强大的恐怖杀意,这支箭都是他炼化过的.

    宁城没有失望.他果然沟通到了五色裂星箭,在他刚刚用神识告诉五色裂星箭要保住红发男修的戒指之时.他就感觉到周围的星空风云卷动.

    "嗤!"

    宁城浑身一松,再次喷出一口血箭,整个人都要瘫痪下来.那疯狂席卷他身体星元的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眼前的一切都被狂暴起来.

    犹如星空倒卷一般,磅礴无边的杀意席卷而出.星空中被箭影杀意带出一道淡淡的痕迹,这是撕裂了空间产生的细微缝隙.宁城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杀招.

    空间的细微缝隙不是错觉,那是真的,是五色裂星箭卷动的杀意真造成了周围空间的细微裂缝.

    五彩颜色消失的无影无踪,箭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有杀意,只有漫无边际的杀意.

    这杀意轻易的就撕裂了红发塌鼻修士一拳轰出的空间,红发塌鼻男子身前的一切在这杀意之前,都是虚无的.

    "嘭……"红发塌鼻男子的身体爆发出一声嘭响,没有血雾,没有元魂.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空间只有一枚悬浮的戒指.

    宁城哪怕再疲软无力,这个时候也不敢耽搁半分,他冲上前去将这枚戒指抓住手中.

    尽管他和五色裂星箭沟通过,要保留住这枚戒指,但是他的实力太低了,对五色裂星箭的控制太弱了些.

    他抓到这戒指的时候,戒指的禁制寸寸碎裂,而且戒指即将崩溃.宁城赶紧沟通了戒指中的东西,第一时间将一个散发出木本源气息的木盒送入自己的戒指,然后将里面的大堆恒元丹和一些散落的储物戒指送入自己的戒指.

    .[,!]

    "咔嚓……"哪怕宁城速度再快,他也无法将这枚戒指中所有的东西拿走,这枚戒指就化成了飞灰.

    不过宁城已经很满意了,无论如何,木本源珠没有被废掉.

    此时他星元萎靡,识海空荡荡的.宁城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念星修士来了,他也打不过.

    第一时间将追牛叫出来控制星空轮,告诉追牛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他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

    ……

    归都城中,伊九凤打破了沉默,"宁宗主现在算是我们的盟友,他单独去追杀那名红发男子,论私,他是为了归都被杀的修士报仇.论公,他是我们邀请,为了同一个目的去做事的.所以说,无论为公为私,我们都应该去帮忙."

    妖域大帝仉亢天济点点头,"九凤师妹说的很对,我们应该去帮忙."他长得健壮结实,却不代表脑子简单.他心思同样慎密,至于穿心楼和谯楷瑞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穿心楼也点头赞同,"九凤师妹说的没错,我和九凤师妹过去接应宁宗主,楷瑞大帝和天济大帝留在沫寂星陆."

    穿心楼的话没有人有异议,穿心楼是希望宁城被干掉,但他心里也知道,宁城这个时候被干掉,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他和宁城之间的仇恨,远不如玄黄星陆外来者带来的威胁.

    半天后,穿心楼停了下来.穿心楼感受到了这里的不同,伊九凤同样感受到了.

    "好强大的杀势和杀意."伊九凤震惊的说道,尽管这里已经没有人了,她依然能感受到这里残留的杀意是多么的可怕.

    穿心楼点点头,"没错,这里不久前经历了一场大战,战斗的双方都不会比我弱."

    说完这句话,穿心楼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不久前在这里大战的,除了宁城和那个红发塌鼻男子,还会有何人?他估计宁城的修为在他闭关的几年中,有强劲的进步.却也没有想到,宁城的进步如此可怕惊人.

    伊九凤听到穿心楼的话,心里剧震.她岂能不知道穿心楼的意思,那就是说宁城和那个红发塌鼻的男修在这里大战过一场.

    宁城的修为都如此强大了吗?竟然不弱于穿心楼?要知道穿心楼证道后,和宁城动过一招.当时她就在一边亲眼看见的,尽管宁城当时没有吃亏,她却知道宁城远远不是穿心楼的对手.这才过去多少年?宁城就如此强大了?

    "心楼大帝,你觉得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一战,谁会赢?"伊九凤心里盼望着宁城不要输,她一样的没有任何底气.那红发塌鼻男子的强大,她亲眼看见的.五个人对他动手,他还从容走掉.那种对空间法则的理解,根本就不是他们这几个大帝能够比拟的.哪怕心楼大帝,对空间法则的理解,也远远不如人家.

    穿心楼沉吟片刻,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敢确定,我和宁宗主相识已久,根据我对宁宗主的了解,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当你以为他就这样的时候,他依然还有后手.所以,我认为宁宗主应该没有事情."

    穿心楼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他和宁城第一次交手,第二次交手,几次去江州星,都有这种感觉.当初第一次交手,他以为宁城就这样的时候,宁城还有时间法则神通落日黄昏.他证道成功,再去江州星的时候,却发现宁城还有一个丝毫不弱于他的妹妹.

    这也是穿心楼对宁城忌惮的主要原因,也正因为这些原因,宁城拿走了九珈星空,不让心楼帝山插手曼伦星空的事发生后,穿心楼都没有第一时间过去.就是因为他对宁城太过忌惮.

    "心楼大帝,我也预感宁宗主应该没事,不如我们在沫寂星陆等候宁宗主."伊九凤听了穿心楼的话后,立即提议道.

    穿心楼点点头,"我们就去沫寂星陆等候,这次去玄黄星陆,没有宁宗主加盟,我们的实力会弱很多."

    (三更还在继续着,已经到了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了,老五请求还有月票的朋友,送上这一枚宝贵的月票!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了,朋友们晚安!)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