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八百三十六章 接连斩杀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接连斩杀

第八百三十六章 接连斩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修正一个错误,冼长胥是天位境修士,不是天命境修士。)

    和冼长胥相隔三个座位的是一名短发男子尖脸男子,听到这大笑,脸色气得铁青。其余五个门派和落虹剑宗的弟子斗法,都安然无恙。轮到他空涯门,就有弟子陨落了,这简直太打脸了。

    而且这个被杀的弟子他还知道,是空涯门很有潜力的一个弟子。这样一个潜力弟子,现在无缘无故陨落在了落虹剑宗。

    主持比赛的修士还没有唱出第十轮比赛开始,一名男子就跳上了擂台。

    冼长胥的大笑立即就止住了,这个上去的修士他认识,正是第七轮杀了落虹剑宗核心弟子尚永湛的星宿宗弟子甫旭。

    看见又有人上台,一边的主持者赶紧叫了一句第十轮斗法开始。台下观战的众多修士也都安静下来,紧张的关注着甫旭和禹雅云的决斗。

    甫旭再强,也不到天位境,面对乌冥鬼藤王,同样不够看。禹雅云的剑影刚刚祭出,领域还也才和甫旭的领域轰在一起,乌冥鬼藤王就撕裂了甫旭的领域。

    几息之后,完全激发的剑影就将甫旭轰成碎渣。甫旭甚至比卞朋陨落的还要快,卞朋好歹还完全伸展出了领域,法宝也祭出了一大半。而甫旭的法宝才刚祭出▽,还没有发出一点点威胁,就被干掉了。

    禹雅云怔怔的看着手腕上的乌冥鬼藤王痕迹,她都还没动手,对手就被干掉了。这简直……

    这次主持比赛的修士反应的很快。立即就唱道。“第十轮,星宿宗弟子甫旭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

    禹雅云再次瞬杀了甫旭,这次广场上的彻底的轰吵了起来。之前比斗,就算是被杀,也有一个过程。刚才的两场比斗简直就是没有任何过程,上来就被杀了。

    宁城暗骂乌冥鬼藤王白痴,这样打下去。还杀个屁的核心弟子?他立即就传了一道讯息给乌冥鬼藤王,要它下面的比斗收敛点。如果每次都这样强势瞬杀,他的计划就泡汤了。他要禹雅云上去,就是为了杀别宗核心弟子的。否则的话,他自己上去就好,要禹雅云干啥?

    剑石广场哄闹,却再也没有人愿意上台斗法了。两个天命境修士被瞬杀,别的修士又不是傻瓜,还上去送死?

    没有人上去,主台上的一些宗门长老或者宗主却都在议论纷纷。显然禹雅云的出手让所有的人都震住了。

    “她有一个很强大的兽宠,应该是藤条之类的东西……”

    “很像星空七级的乌冥鬼藤王……”

    “不可能。她的修为才多少?能驾驭星空七级的乌冥鬼藤王?”

    “用这种兽宠帮忙,这等于作弊。”

    “对,这就是作弊,如果我们宗门都将高级兽宠也给弟子上台比斗,那还叫什么比斗?干脆斗兽好了。”

    ……

    主台上各种议论让冼长胥的脸色气得铁青,这些宗门简直太不要脸了。虽然他也惊异禹雅云为何如此强大,不过禹雅云利用植物藤条来对敌完全在规则之内,这和作弊根本就不相干。

    “冼宗主,你落虹剑宗还真会作弊啊,竟然用如此高级的兽宠帮弟子。这种比斗还有什么意思?如果真的要这样比的话,那干脆我们也将宗门的顶级兽宠交给弟子去比斗好了。”之前讥讽冼长胥的普衍宗长老包轩再次出声讥讽。

    他知道禹雅云的植宠等级不低,却也肯定不到星空七级。不要说罗林星不可能培养出七级植宠,就算是培养出来,禹雅云也驾驭不了。

    冼长胥冷笑一声,“没有种打不过就直接说输算了,找这种借口有意思吗?我落虹剑宗接连陨落八名核心弟子,你看我说了半个字?果然,人不要脸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现在我落虹剑宗的弟子在斗法台上也等好一会了,怎么还没有人上去呢?”

    包轩忽地站起,浑身杀气四溢,“怎么,冼宗主是在教训我来了?”

    冼长胥脸色有些发白,他知道自己和宝轩差的太远,但是人家都这样欺负到宗门来了,他自然不会退缩,也忽地站起说道,“教训你,不敢当,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也许道理都是在包长老这边,我落虹剑宗无论输赢,都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

    说出这话后,冼长胥心里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之所以不公平比斗,就是因为落虹剑宗势不如人。

    宁城看见主台上起冲突,心里大喜。只要宝轩敢主动出手,那他就一通时光轮将这些来犯的家伙全部化成虚无,然后还有借口灭掉其余宗门。

    让宁城失望的是,包轩被另外一名永恒境修士叫住了。显然着永恒境修士也明白,要强占落虹剑宗,绝对不能通过强硬姿态,必须要有一个站住脚的理由,这才可以动手,否则后患无穷。包轩的理由完全站不住脚。

    这永恒境修士叫住包轩后,站住他身后的一名修士主动说道,“师父,包长老,这第十一轮就由我来吧。这次的事情,也是我哥哥而起,应该由我来出头。”

    那永恒境修士点点头,“丘旗,你要小心一些,她的那个藤条有些怪异。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那的确是乌冥鬼藤王。不过乌冥鬼藤王想要晋级到星空七级,是非常难的,以斗法台上那个小小的女修应该还办不到。”

    他虽然说禹雅云还办不到,事实上的意思就是落虹剑宗也无法让乌冥鬼藤王晋级到星空七级。

    这名请战的修士慎重的躬身点头,这才虚空踏上斗法台。

    看见这名修士上台,冼长胥皱起了眉头,这名修士他也认识。是普衍宗的第一天才弟子梁丘旗。他的哥哥梁丘锐就是这次事件的由头。根据普衍宗的话。梁丘锐就是被落虹剑宗杀掉的。梁丘旗的修为已经到了天命境的圆满。再往前踏一步就是半步天位,准备晋级天位的强者。

    普衍宗派这种即将半步天位的弟子上去动手,冼长胥却不能说半个不字。

    禹雅云接连秒杀两人后,还有人敢上台挑战,剑石广场又热烈起来。有些知道梁丘旗来历的修士,更是疯狂为梁丘旗助威呐喊,落虹剑宗的弟子自然也是疯狂为禹雅云助威。

    梁丘旗一上来并没有动手,而是冷静的盯着禹雅云。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叫梁丘旗,你要记好了,不要等死了后,也不知道是谁杀了你。”

    禹雅云俏丽的身姿在他眼里就好像一根木头,他完全没有卞朋的那种色眯相。

    禹雅云语气一样冰寒,“你也记好了,杀你兄弟两人的都是我落虹剑宗的弟子。”

    “我哥哥果然是你落虹剑宗杀掉的……”梁丘旗的声音带着刀一般的杀意,说完话后,他根本就不等禹雅云回答。杀意领域就狂涌而出。

    乌冥鬼藤王受了宁城的嘱托,不敢立即就干掉梁丘旗。所以出动就慢了一步。禹雅云的领域在梁丘旗的领域下犹如鸡蛋壳一般的脆弱,直接咔咔碎裂。

    禹雅云还没有出手,就被这种强大的领域气势压制的当场喷出一道血箭。

    看见禹雅云喷血,其余几个宗门的长老都暗自松了口气,看样子这禹雅云也就如此罢了。只要抑制住她的那根藤条,禹雅云不堪一击。

    梁丘旗也是松了口气,说实在的,他心里还真的有些忌惮禹雅云。现在见禹雅云在他的领域气势下,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他自然轻松了许多。别的宗门轻松起来,落虹剑宗的一干人就将心悬到了嗓子眼上来了。

    梁丘旗抬手祭出一方阴阳八卦圆盘,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禹雅云压制住,再带走。禹雅云知道是谁杀了他哥哥,他岂能放过。

    阴阳八卦圆盘普一祭出,就化成了两道阴阳气息。以禹雅云的实力,在这种阴阳气息压制中,连呼吸都困难,更不要说反抗了。她的长剑握在手中,完全无法移动一分一毫。

    同一时间,乌冥鬼藤王动了。无数道藤枝蔓延出来,在短短时间内就和梁丘旗的领域形成对峙,就连梁丘旗八卦圆盘的阴阳气息也被乌冥鬼藤王抗住。

    梁丘旗是厉害,但再厉害也无法和乌冥鬼藤王相抗。如果不是宁城吩咐,乌冥鬼藤此时都占据绝对优势了。

    禹雅云浑身一松,立即就知道鬼藤出手了,她的剑影此时才得空完全祭出。

    斗法台上很快就被无穷无尽的藤条,还有无穷无极的阴阳八卦气息,以及禹雅云的剑影充彻。

    一道道星元爆炸的声音传出,这些星元爆裂的声音和八卦圆盘的阴阳气息轰在斗法台边缘的禁制上,造成的声势甚为惊人。

    无论广场主台上的众人,还是台下观战的无数修士,都紧张的看着斗法台上激烈无比的斗法。经历了两场瞬杀后,这第十一轮终于像样起来。

    “轰轰轰……”剑影挥动,阴阳纵横,战圈中的藤枝反而是越来越少。

    绝大多数观战的修士,都以为藤枝被梁丘旗的阴阳八卦圆盘扫掉了大部分,只要比斗继续进行下去,禹雅云的藤枝肯定会被轰个干净。就连梁丘旗都感觉到藤枝被他轰的越来越少,威胁越来越低了。他哼了一声,星元完全鼓动起来,时机已到,他再没有心情和禹雅云这样一个低级修士僵持下去了。

    只有几名永恒境修士感觉到不大对劲,可是梁丘旗又占据了明显的上风。

    就在梁丘旗星元鼓动,想要一鼓作气的时候,两道藤枝突兀从他脚下伸出,直接无视了他的领域,将他完全束缚住。这两道藤枝似乎比之前的藤枝强悍了数倍,哪怕梁丘旗再挣扎,也挣扎不了半分。

    不好,梁丘旗刚刚觉察到不好,禹雅云的剑影就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毫无阻碍的撕裂了他的身体。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