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八百三十七章 刚才是你说的?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刚才是你说的?

第八百三十七章 刚才是你说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十一轮,普衍宗梁丘旗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这次战斗激烈,时间也很长,唱赛的修士倒是很快宣布了比赛结果。

    梁丘旗实力强不错,倒也不是天位境之下最强大的那个。现在梁丘旗和禹雅云斗法后,禹雅云虽然战胜了梁丘旗,她自己也是狼狈不堪。气息紊乱不说,还吐了一口鲜血。

    一些自负不弱于梁丘旗的修士跃跃欲试,禹雅云和梁丘旗的斗法表明禹雅云也就这样,而且现在禹雅云损耗很大。若是现在上去一举干掉禹雅云,那绝对是名扬整个罗林星的事情。

    只是过了十几个呼吸时间,就有人飞身上了斗法台,而且台下还有几个人跃跃欲试。

    从斗法台上的表现,大家就可以看出,禹雅云的确是疲惫了。这次斗法一样的是纠缠了半天,过程激烈险峻。直到最后一刻,禹雅云才勉强战胜对手。

    “第十二轮,青羽神教亢可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

    ……

    “第十三轮,青羽神教干珠雨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

    ……

    “第十四轮,赤霞派印子骞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

    ……

    “第十九轮,星宿宗康沙娜陨,落虹剑宗禹雅云胜。”

    当参赛的修士唱到第十九轮,一时间没有人上场的时候,众人才猛然惊醒。禹雅云已经连胜十一场了,而且十一场的对手都陨落在了斗法台上。

    而且这十一场除了前面两场之外,后面的每一场都打的极为艰苦。禹雅云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干掉。而事实上是禹雅云一直都能坚持到最后。干掉对手。

    清醒过来的修士。再也没有人上台找死,大部分人都想到了禹雅云在扮猪吃虎,故意示敌以弱,然后大杀特杀。明明看着她是强弩之末了,你上去战斗一番后,依然是找死,这不是示弱对手又是如何?

    普衍宗的包轩一拍面前的桌子,忽地站起怒声说道。“冼长胥,你落虹剑宗也太无耻了吧?竟然将宗门的星空七级乌冥鬼藤王借给弟子,让弟子在斗法台上杀戮其余宗门的核心弟子,莫非欺负我们其余六宗都是瞎子?”

    冼长胥知道包轩在找借口,他只能强忍着怒火对斗法台上的禹雅云说道,“雅云,你下来吧。接下来的比赛不是我落虹剑宗的比斗了,是其余宗门的比斗。”

    禹雅云连杀十一名核心弟子,心头的杀气早已被磨的差不多了。现在宗主叫她下去,她自然不会留在上面。

    不过此时就算是她想要下去。也不可能了。禹雅云连杀十一名其余宗门的核心弟子,而且还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如果就这样让禹雅云下去,那六宗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

    若是落虹剑宗强大也就罢了,落虹剑宗如此弱小的一个宗门,竟真敢在斗法台上杀戮其余宗门的核心弟子。

    “下去?别做梦了?今天你落虹剑宗不将作弊的事情交代清楚,我普衍宗绝对不会就此罢休。”包轩厉声说道。

    包轩的话立即就得到了其余宗门的附和,纷纷应援包轩。就算是那几名永恒境修士,也都不再说话,显然是要压着落虹剑宗主动承认作弊,然后处罚禹雅云。

    落虹剑宗是剑修宗门,剑修宗门自然要有剑骨和剑气。冼长胥被人骑在头上欺负这么长时间,现在还在指着鼻子无礼欺压,他再能忍也忍不住。

    无法忍受的冼长胥同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包轩,你口口声声说我落虹剑宗作弊,你其余宗门杀我落虹剑宗弟子的时候,我怎么没有听你们有任何异议?我落虹剑宗的弟子禹雅云有一个植宠又怎么了?难道还不允许修士自己拥有植宠吗?”。

    包轩冷哼一声,“如果我们都将自己宗门的兽宠借给弟子,那这斗法还算是什么弟子之间的斗法?”

    冼长胥强压住愤怒,冷冷说道,“禹雅云是我落虹剑宗的弟子,我以落虹剑宗宗主名义起誓,我没有交过任何兽宠给禹雅云。如果你们一定要将宗门的兽宠借给弟子上斗法台,我冼长胥绝对不会有半句废话。弟子上台比斗,生死有命。打不过,就来找借口,这不是我落虹剑宗做的事情。”

    包轩一时语塞,如果他们宗门有星空七级的妖宠,早就拿出去了,可惜他们没有啊。星空七级的妖宠是这么好培养的吗?不要说兽宠中的顶级植宠了,就连普通兽宠都没有。

    “好…….”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名灰衣袍服老者落在了主台之上。

    冼长胥见到这名老者,赶紧躬身施礼,“弟子冼长胥见过太上鱼长老。”

    这名来的老者正是落虹剑宗最强大的太上长老鱼泊,如果不是这次落虹剑宗被人逼得无路可退,他也不会出关。可惜的是,就算是他出关,也无济于事。一个生死境修士,哪怕生死境圆满了,面对这里的数名永恒境修士,也是无可奈何。

    “呵呵,鱼泊,闭关这么多年,没见长进啊。你落虹剑宗的弟子用七级星空兽宠作弊,竟然还说好,莫非欺我普衍宗好说话吗?”。一名锦衣男子站了起来,脸带寒意的盯着这过来的老者,强大的气势压抑下去,落虹剑宗的太上长老鱼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修为不如人,再有骨气也是毫无用处。这锦衣男子正是普衍宗的宗主连延,永恒境初期修为。寻找阵纹的也就是他,同时他也是梁丘旗的师父。

    用自己的气势压制住鱼泊后,连延对一边的包轩说道,“去将那个作弊的弟子抓上来,没收掉东西。剥光衣服吊在斗法台边缘。以示警戒。”

    连延这句话说出来后。其余几名永恒境修士纷纷后悔没有早点动手,那可是星空七级的乌冥鬼藤王啊。一旦弄到手中,该是多么厉害?

    冼长胥和鱼泊脸色大变,一旦禹雅云被剥光衣服吊起来,那落虹剑宗也等于被剥光了衣服,再也无法在罗林星立足。两人立即就要阻拦,只是两人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是在永恒境修士面前。还不够看。

    包轩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早就想动手了,只是宗主没有出声而已。现在宗主出声,他虚空一步踏出,抬手就抓向了斗法台上的禹雅云,嘴里还怒声说道,“斗法台是给人公平公正的场所,竟然用宗门的守护兽宠作弊,饶不得你。既然斗法,我就要主持公正。”

    强大的气势笼罩过来。禹雅云一个不死境的修士,面对这种强大的领域气势压制。连呼吸都不畅。这种领域气势压制,乌冥鬼藤王也无法破去。

    禹雅云下意识的想要看看宁城,可她的脖子都无法转过去,更不要说伸展神识了。

    就在包轩的手要抓住禹雅云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僵直起来。一道更为恐怖的威压落在他的身上,他身周的领域犹如破布一般在瞬息被撕裂掉。这一刻,他的神识,他的星元都无法动弹。唯一能动弹的只有他的意识,死亡的威胁传来,包轩眼里露出惊恐。他想要大叫,可他一样叫不出来。

    禹雅云周身一轻,随即她就看见一个巨大的星元手印慢慢伸了过来,这个手印直接将包轩的脖子掐住拎了起来。

    是那个借乌冥鬼藤给她的师兄,禹雅云瞬间就明白过来,眼里露出狂热的惊喜。包轩她知道,普衍宗非常出名的长老,生死境中期强者。这种强者,竟被一个无形的星元手印给捏住了脖子。这个来自奕星大陆的师兄该多么强大?亏她之前还劝说这个师兄逃走,人家这种实力要逃走吗?

    果然从奕星大陆来的弟子,都是强悍之极。几年前被宗主带回来的瑞白山师弟也是很强横,现在的这个师兄更是强大到了没边。难怪祖师可以创建落虹剑宗,祖师也是奕星大陆出来的。

    包轩被一个巨大的星元手印捏住脖子拎起来,没有半分反抗,在虚空中就好像一只青蛙一般,手脚无力的挣扎。

    这种可怖的景象,顿时让剑石广场,还有主台上所有的人都惊住了。主台上所有的长老和宗主,都纷纷站起。就连锁住冼长胥和鱼泊的领域压制,也在这一刻松掉了。

    宁城虚空一步踏上斗法台,看着被他拎在空中的包轩冷然说道,“你刚才说要公平公正?你一个生死境的修士去对付一个不死境的修士,叫公平公正?你要脸还是不要脸?谁规定了比斗中弟子不能用兽宠,不能用符箓,不能用自己的绝杀手段?没有胆,就别来这里丢人现眼,垃圾……”

    虚空中星元手印一用力,包轩整个人都化成了血雾,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枚戒指落在了禹雅云的身前,随即禹雅云就听到宁城的声音,“这枚戒指给你压压惊。”

    禹雅云惊喜的躬身说道,“多谢师兄。”赶紧伸手将戒指收起。

    一个生死境强者的戒指,这里面该有多少好东西?看见禹雅云收起一个生死境修士的戒指,剑石上众多的修士都露出羡慕无比的眼神。

    “这位道友,这是我七宗内部的事情。道友一来就插手我们七宗内部的事情,而且还杀我普衍宗的生死境长老,未免太过不讲道理了吧?”普衍宗的宗主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他看的出来,宁城同样是永恒境强者,而且比他还要强一些。

    宁城更是寒意的盯着眼前的普衍宗宗主,直接反问道,“刚才是你说要将禹雅云的衣服扒光了吊起来?”

    (今天就更新到这里,朋友们晚安,有月票的请支持我们大造化,吼吼吼!!!)

    (未完待续……)R1071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