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九百零三章 直觉危险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九百零三章 直觉危险

第九百零三章 直觉危险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可是……”欣彩的语气有些迟疑,她觉得嵇和不是假的。嵇和她很熟悉,而且她和嵇和在一起说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怕隔了这么多年,嵇和修炼的功法气息她还隐约记得,没有任何改变。

    前二十五名决出没有多久,宁城身上的参赛资格牌再次亮起,资格牌上一排小字让宁城差点惊喜的哈哈大笑。这运气来了,简直就是挡也挡不住。

    资格牌上清晰的写着,“嵇和,九十五号,本轮轮空,直接进入前十三。”

    嵇和本轮轮空,直接进入前十三,早已在天素圣城广场的阵法显示屏上显示出来。就连一些不认识嵇和的修士,也都惊叹嵇和的运气太好了。第一场和第二场都没有遇见强大的对手,第三场居然轮空了。

    见嵇和以轮空的方式进入了前十三,和岑采萱站在一起的绿裙女修终于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采萱,嵇和的功法气息并没有改变,会不会是你想多了?毕竟太素秘境中找到一些机遇也不是不可能。嵇和的实力虽然比之前强大了许多,但他每次赢得都很勉强,远远不如一般的永恒强者。”

    嵇和进入了前十三,她心里还是有些渴望嵇和再次回到岑家。

    岑采萱张了张嘴,没有想到反驳的话。事实上,她也感觉嵇和的气息并没有多少改变。她之所以笃定的认为嵇和是假的,除了嵇和的性格大变,实力狂增之外,还因为嵇和看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了曾经的那种痴迷。

    嵇和不善言语,很是木讷,但是他对自己却极为迷恋。有时候,她仅仅对嵇和微微一笑,甚至略微点一下头,她就可以感受到嵇和的激动。而从秘境再次回来的嵇和,再也没有给过她这种感觉。

    甚至在郭浩歌的手牵着她的手时,嵇和眼里也没有那种该有的波动情绪。难道真和欣彩说的一般,仅仅是因为嵇和的性格变了?

    “采萱,人总是会变的。郭浩歌太可恶了些,他明明没有那个心思,偏偏要做给嵇和看……”欣彩忽然有些恼怒郭浩歌,如果不是郭浩歌,嵇和现在还是岑家的人。

    岑采萱摇了摇头,“欣彩,不要说郭浩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欣彩知道岑采萱对郭浩歌的迷恋,哪怕知道郭浩歌对采萱没有意思,也只能住嘴。

    ……

    前十三的争夺变成了硬碰硬,宁城在一边看见比斗赛台上的打斗,也知道如果他没有抽到空签,恐怕要拿出部分实力才可以冲进前十三。

    天素十二子中的柯克娄息碰到了尹璎,同为太素十二子,尹璎的实力比柯克娄息强大了一倍都不止。

    尹璎的法宝有些类似宁城的七桥界书,也是一本书。因为神识无法渗透到赛台中去,宁城只知道尹璎的书仅仅翻开了三页,书中散发出来的金芒,就将柯克娄息罩住。

    柯克娄息也知道他不是尹璎的对手,在被金芒罩住后,立即就认输。

    尹璎轻松战胜柯克娄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议论,似乎大家都觉得这很正常。

    宁城最想看的就是尹璎、陆逸仙、亚蒂安几人的战斗。尹璎快速战胜柯克娄息,宁城仅仅只看见她的法宝,并没有看到进一步的手段,这让宁城有些失望。

    接下来上台的是亚蒂安,亚蒂安的对手是十大宗门中离羽神山的弟子。宁城认识离羽神山的彭山和彭芮美,不过这兄妹两人似乎都没有过来。

    亚蒂安的黑烟法宝让宁城很是感兴趣,自从亚蒂安上台后,宁城的目光就仅仅盯着亚蒂安的一举一动。

    就在宁城想着亚蒂安的黑烟是什么东西炼制而成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不舒服。似乎有一种危险,随时随地会落在他头上一般。宁城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都在关注赛台上的打斗。除了站在对边的岑采萱神识不时落在他身上之外,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

    宁城再没有心思将全部精力放在赛台上了,本源气息对危险的直觉很是敏感,他不觉得自己的这种危险直觉是毫无来由的。

    他看了看主台上的几名强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永恒境界的比斗,哪怕是太素界最高层次的永恒境界比斗,依然吸引不了证道强者。宁城一过来,就被主台上的几名强者注意到了。

    宁城总感觉最开始站出来说话的那个满脸红光,看起来犹如普通人一般的老者比较好说话,而且他一直认为这老者的实力比蛮会山要强大些。此时这老者的位置,也在主台的边缘。所以他直接来到了老者不远处,躬身对老者施了一礼。

    老者笑着对宁城点了点头,“嵇和,你运气不错,弄到一个去域外神泉转化神元的机会。记得不要浪费掉了这次机会,域外神泉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

    满面红光的老者和他平凡的形象一般,并没有因为宁城和他的身份相差十万八千里,而不理睬宁城。

    听到老者这话,宁城心里有些疑惑。他明明只进入了前十三而已,域外神泉不是需要前十吗?

    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来这里不是为了询问这件事,而是为了心里的那一份不安。

    现在老者主动对他说话,宁城赶紧再次躬身一礼,“多谢前辈鼓励,晚辈只是有些担心。”

    “哦,你担心什么?”老者继续笑吟吟的问了一句。

    宁城要的就是这句话,现在老者问出这句话了,他赶紧说道,“刚才有人传音给我,说一会让我受死,可是我在参加太素大比,也不知道应不应该马上逃走。”

    宁城可不管他的直觉是真是假,先找到庇护再说。对这种危险的直觉,他是宁可信其有。如果这主台上的几个强者,都不能帮他出头,哪怕域外神泉再好,他也会放弃。

    “哼,谁有胆子敢在太素大比闹事?”这次冷哼的不是平凡老者,而是坐在;老者不远处的一名中年女修。

    仅仅是一声冷哼,宁城就觉得心神不宁,他赶紧稳住心神说道,“回前辈,刚才的确是有人传音给我,说让我等着,一会就来要我的小命。”

    传音是没有人传音给宁城的,宁城这样说,是找个借口。等会如果没有人来威胁到他,那他可以说因为他提前禀告了几个主持比赛的强者,那个人不敢出现。如果有人出现,那正好让他的策略成功。

    宁城相信这里这么多人,宗门联盟的大能也是要脸的。在太素大比上,敢传音威胁他,然后还真的敢来太素大比广场对他动手,这显然是不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在眼中。等于赤裸裸的打宗门联盟的脸,恐怕就算是十大宗门的宗主,也不敢如此方式来这里打脸吧。

    因为宁城的声音不小,周围很多修士都听见了宁城的话,顿时有许多人都注意过来。

    无论怎么说,宁城好歹也是进入太素大比前十三的人物,有人关注也很正常。部分修士听到宁城说有人传音给他,说等会要来干掉他,都有些无语,甚至开始小声的议论。

    这种传音也能信?在太素大比的广场上干掉一个进入前十三的弟子,哪怕这个弟子是一个散修,也绝对不可能发生。如果真有这种事情发生,那太素大比就是一个笑话。人家就算是真的要干掉你,也不可能传音给你先打招呼。

    满脸红光的老者若有意味的看着宁城,又是和煦的笑了笑,“你放心吧,至少你在域外神泉中出来之前,是没有人会将你怎么样的。”

    “嵇和多谢几位前辈,选择来参加太素大比,是嵇和这一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宁城听到这话,赶紧再次躬身感谢。目的已经达到了,无论他的预感是不是真的,他都应该到此为止。

    他预感到这老者看出了他在说谎,应该是没有人传音给他。好在这老者并没有计较,这让宁城心里大是感激。

    ……

    踏星楼底层大厅,辛秀和巫奇宏正在退房。巫奇宏的识海恢复的速度很快,加上宁城说过也不会再来踏星楼,辛秀觉得他们也没有必要住在这么昂贵的地方,早点退房离开天素圣城再说。

    提前退房,神晶只能退一半。辛秀和巫奇宏都不会在意这件事,这些神晶都是宁城出的。有的退,已是非常不错了。

    “秀师姐,你知道大师兄去了什么地方吗?”巫奇宏看着辛秀将租金退回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辛秀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就听到一声惊咦响起,随即一道人影突兀的在她和巫奇宏面前凝实起来。这是一个脸带纱巾,身材纤细的黑衣女子。

    辛秀却认识这个女子,她赶紧躬身施礼,“晚辈辛秀见过聂前辈,多谢前辈上次出手相助。”

    巫奇宏早已听辛秀说过踏星楼主是一个聂姓女子,而且实力非常强大。现在辛秀施礼,他连忙也躬身施礼。

    黑衣女子点点头,目光落在了巫奇宏的身上,片刻之后,她才疑惑的问道,“你的识海破碎,现在是在修复当中?”

    ......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