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九百二十二章 偷袭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偷袭

第九百二十二章 偷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阿离握紧手中的玉盒,心里澎湃不已。她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为了报恩而已,居然换来了愿族的古荒愿蝶。尽管被玉玺包裹,她肯定这是真正的古荒愿蝶。

    将玉玺放在胸口的位置,阿离看着宁城消失的位置,好一会才喃喃说道,“谢谢你,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又过了一会,她继续自语道,“你不但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将来也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我肯定。一个被愿力攻击成重伤的修法者,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完全康复,就算是我不给你地图玉简,破则之地也无法束缚住你。”

    作为蓝诚愿族曾经的王上,阿离自然清楚被愿力伤害后是多么可怕。再强的人,在破则之地这种没有规则的地方,也不容易恢复修为,更不要说短短几天时间了。

    由此可见,宁城身上绝对有大秘密,甚至是超越了愿力的力量。愿力在浩瀚宇宙中不是最强大的力量,却也不是什么力量都可以超越的。最纯的愿力,就算是神元力,也无法撼动。

    在阿离看来,宁城不但有大秘密,还有大胸怀和男人的原则。虽然她知道古荒愿蝶对宁城来说,价值远远不如阿含无则果高,但是她肯定宁城不知道这件事。宁城不知道阿含无则果的真正价值,仅仅因为不愿意<占她的便宜,就将古荒愿蝶送还了她。 古荒愿蝶玉玺被宁城炼化过一部分,宁城肯定知道其中的作用,甚至可以在破则之地救他一命。在这种情况下。宁城交出了古荒愿蝶。不是大胸怀是什么?="" 而在这之前。冰儿用愿力刃芒压迫宁城,几乎要将宁城干掉。在她询问宁城有没有愿族圣物的时候,宁城依然是不屑一顾,从未想过要拿出圣物换命。这不是男人的原则,又是什么?="" 宁城若是知道他在阿离眼中如此高大,肯定会汗颜的满脸通红。甚至会说,这愿族的女人真是单纯。="" 他之所以不交出玉玺,那是因为他知道交出去是死的快点。同样也是因为。玉玺本来就是他辛苦得到的,想要随随便便让他交出去,那绝对不可能。="" 如果他真的被困住,命悬一线的时候,玉玺可以换他的小命,那宁城是会毫不犹豫的交出玉玺换取自己的小命。有一点阿离倒也没有说错,宁城做任何事情,的确是有他自己的原则。="" 阿离又凝神看了宁城所在的传送阵一会,这才忽然拿起胸口的玉玺,手中打出一道又一道的手势。同时不断的吟唱。="" 十几个呼吸后,这一直被宁城当成愿力法宝的玉玺忽然裂开来。一个闪耀着淡淡光辉飞禽落在了阿离的手中。="" 如果宁城在这里,就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个飞禽就和玉玺上半部雕刻的飞禽一摸一样,也就是愿族的那个圣蝶。="" “我以我灵魂祭,我以我血脉祭……古荒愿蝶,凝……”说完这句话后,阿离将这圣蝶直接拍在自己的眉心之上。="" 一道淡淡的波纹在她的眉心荡漾出去,在阿离将手掌拿开后,那古荒愿蝶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半分气息。阿离的眉心,却没有丝毫痕迹,就好像她刚才并没有将任何东西拍进去一般。="" 阿离手一搓,那裂开来的玉玺被她直接搓成飞灰,消失不见。="" 宁城将玉玺交给阿离的时候,就没有管阿离怎么处理这玉玺的事情,不过宁城也猜测阿离会将玉玺送给王上蓝冰。如果要宁城想,他绝对不会想到阿离不但没有将玉玺送给蓝冰,还凝进了她的眉心。="" ……="" 宁城取出阿离给的地图玉简,他肯定这玉简不是愿族的东西。因为玉简是神识刻上去的,愿族修炼愿力,有没有神识宁城不知道,他肯定美妇阿离是没有神识的。="" 这枚地图玉简和别的地图玉简不同,上面没有定位阵法,仅仅刻画了一副地图而已。只有拿着这枚玉简,和周围的场景进行对比,这才可以找到参照物。="" 可以说,如果没有神识,在破则之地拿着这枚地图玉简,是毫无用处。="" 宁城不但有神识,甚至还可以伸展出五六千米。他很快就找到了这枚地图玉简中的一个参照物,就是他所在的这个光秃秃的山峰。="" 按照第一个参照物,宁城一路寻找下去。数天后,宁城似乎又隐约感受到了一丝不妥。他立即就提起心神,更是谨慎的戒备着。这种不妥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危险,又是接连数天后,宁城也没有受到真正的攻击。=""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不妥渐渐的淡去。宁城微微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有些惊弓之鸟了。蛮会山还不知道迷失在哪一个角落去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就在这里等着他?="" 再说以蛮会山这种人,如果要对他动手,岂能等候这么多天?恐怕一看就他,就会出手了。说一个证道第二步的修士,会跟踪在一个永恒境修士身后寻找出手机会,宁城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事情。="" 没有了担心,宁城按照这玉简上的地图又连续走了大半个月,他才知道破则之地到底有多大,自己进入破则之地后跑了多远。他这一个多月连百分之一都没有走到,也就是说,要按照他这种速度,想要走出破则之地,至少还要好多年的时间。="" 但宁城也放下心来,这一个多月他主要是在查探地图玉简的真实性。经过一个多月的行走,宁城确信这枚地图玉简是真的。接下来,他只要祭出星空战舰,按照地图玉简标注的线路飞就可以了。="" 用星空战舰的速度,肯定会更快一些。以地图玉简上的线路,宁城估计他最多只要大半年就可以走出破则之地。="" 将玉简收起,宁城心里很是感激美妇阿离。不是阿离给了他这枚玉简。就算是他有最顶级的星空战舰。说不定也无法走出破则之地。最后因为迷路陨落在破则之地。并不是耸人听闻的事情。="" 哪怕他的神识到了五六千米,在这浩瀚无边,还有无数危机的破则之地,他也是一个蝼蚁。="" 也不知道这枚玉简当初是哪一个大能勾画出来的,实在是太强大了。="" 想到自己即将出去,而追他的蛮会山依然不知所踪,宁城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舒畅。别看蛮会山是证道第二步修为,他或许可以在破则之地轻松干掉自己。但面对这种破则之地。他蛮会山一样是一个蝼蚁。="" 只要没有这种地图,蛮会山走不出破则之地,也只能在里面打转转。破则之地没有方向,没有规则,这可不是修为强大能够弥补的。="" 宁城正想取出星空战舰,一道侵入心魂的杀意突兀的从侧边轰了过来。="" 蛮会山!="" 宁城瞬间就确定了这个偷袭他的家伙是蛮会山,这一下偷袭让宁城骇的魂都差点丢了。="" 蛮会山也太下作了,一个证道第二步的强者,竟然真的偷袭他一个小小的永恒境修士。这一刻,宁城哪里还不知道之前那一丝不妥是怎么回事?这蛮会山学奸诈了。之前他仅仅是感受到一丝不妥,并没有任何危机感觉。直到蛮会山偷袭的那一刻。他才有了一种危险感觉。="" 宁城想都没有想,在瞬间就疯狂的鼓动了所有的神元一拳回轰了过去。这个时候,他无处可逃,除了挡一下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这还是他的神识比他刚进入破则之地之时,强大了千倍,轰出去的神元力量也更加强大。否则的话,他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轰……”狂暴的力量卷来,宁城犹如一个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轰的倒飞了出去。一条血线在空中洒落,五脏六腑都几乎被蛮会山轰成碎片。="" 一阵虚弱疲惫传来,宁城强行提起神识,哪里还能顾得上丹毒什么的,直接吞下一把丹药,借势飞逃。="" 只有宁城心里清楚,他的伤是多么可怕。他亲自炼制的丹药,都无法遏制住他的伤势恶化。="" 吸取了上次几乎要抓住宁城,最后都被宁城侥幸逃脱的教训。这次蛮会山可以说是准备充分,还直接下了死手,没想到宁城依然能继续逃。="" “难怪这么嚣张,原来还是一个如此强悍的炼体修士。”蛮会山冷哼了一声,整个人化成了一道影子追了上去。="" 宁城不是一个炼体强者,刚才他那一下,就可以让宁城肉身四分五裂。他恨那些恶心的愿族,如果不是被那些恶心的愿族围攻,让他实力损失了十之八九,刚才就算宁城是炼体修士,他也干掉宁城了。="" 进入破则之地,他的实力本来就没有什么留下了,再损耗掉十之八九,他还真干不掉宁城这样一个强悍的炼体修士。="" 在破则之地,被愿力攻击,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康复。="" 为了抓到宁城,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之前他每次要抓到宁城的时候,宁城都可以从容不迫的走掉。="" 在被愿族围攻,身受重伤后。蛮会山总结出来了一个原因,那就是宁城有一种直觉,可以提前感受到他的杀意。="" 大半个月前,蛮会山再次发现宁城后,他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杀意。他甚至以一个路人的方式,接近宁城。这对普通人来说,很难。对一个证道第二步的强者来说,蛮会山这么做并不是很困难。="" 蛮会山没有想到,其实宁城也觉察到了一些不妥。只是因为他能够冷静,一直没有对宁城动手,这才让宁城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被他一击得手。="" 就算是这样,因为宁城的实力大涨,他的实力没有恢复。此消彼长之下,宁城受了重伤,依然走脱掉了="" (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古荒愿蝶玉玺被宁城炼化过一部分,宁城肯定知道其中的作用,甚至可以在破则之地救他一命。在这种情况下。宁城交出了古荒愿蝶。不是大胸怀是什么?="" 而在这之前。冰儿用愿力刃芒压迫宁城,几乎要将宁城干掉。在她询问宁城有没有愿族圣物的时候,宁城依然是不屑一顾,从未想过要拿出圣物换命。这不是男人的原则,又是什么?="" 宁城若是知道他在阿离眼中如此高大,肯定会汗颜的满脸通红。甚至会说,这愿族的女人真是单纯。="" 他之所以不交出玉玺,那是因为他知道交出去是死的快点。同样也是因为。玉玺本来就是他辛苦得到的,想要随随便便让他交出去,那绝对不可能。="" 如果他真的被困住,命悬一线的时候,玉玺可以换他的小命,那宁城是会毫不犹豫的交出玉玺换取自己的小命。有一点阿离倒也没有说错,宁城做任何事情,的确是有他自己的原则。="" 阿离又凝神看了宁城所在的传送阵一会,这才忽然拿起胸口的玉玺,手中打出一道又一道的手势。同时不断的吟唱。="" 十几个呼吸后,这一直被宁城当成愿力法宝的玉玺忽然裂开来。一个闪耀着淡淡光辉飞禽落在了阿离的手中。="" 如果宁城在这里,就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个飞禽就和玉玺上半部雕刻的飞禽一摸一样,也就是愿族的那个圣蝶。="" “我以我灵魂祭,我以我血脉祭……古荒愿蝶,凝……”说完这句话后,阿离将这圣蝶直接拍在自己的眉心之上。="" 一道淡淡的波纹在她的眉心荡漾出去,在阿离将手掌拿开后,那古荒愿蝶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半分气息。阿离的眉心,却没有丝毫痕迹,就好像她刚才并没有将任何东西拍进去一般。="" 阿离手一搓,那裂开来的玉玺被她直接搓成飞灰,消失不见。="" 宁城将玉玺交给阿离的时候,就没有管阿离怎么处理这玉玺的事情,不过宁城也猜测阿离会将玉玺送给王上蓝冰。如果要宁城想,他绝对不会想到阿离不但没有将玉玺送给蓝冰,还凝进了她的眉心。="" ……="" 宁城取出阿离给的地图玉简,他肯定这玉简不是愿族的东西。因为玉简是神识刻上去的,愿族修炼愿力,有没有神识宁城不知道,他肯定美妇阿离是没有神识的。="" 这枚地图玉简和别的地图玉简不同,上面没有定位阵法,仅仅刻画了一副地图而已。只有拿着这枚玉简,和周围的场景进行对比,这才可以找到参照物。="" 可以说,如果没有神识,在破则之地拿着这枚地图玉简,是毫无用处。="" 宁城不但有神识,甚至还可以伸展出五六千米。他很快就找到了这枚地图玉简中的一个参照物,就是他所在的这个光秃秃的山峰。="" 按照第一个参照物,宁城一路寻找下去。数天后,宁城似乎又隐约感受到了一丝不妥。他立即就提起心神,更是谨慎的戒备着。这种不妥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危险,又是接连数天后,宁城也没有受到真正的攻击。=""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不妥渐渐的淡去。宁城微微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有些惊弓之鸟了。蛮会山还不知道迷失在哪一个角落去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就在这里等着他?="" 再说以蛮会山这种人,如果要对他动手,岂能等候这么多天?恐怕一看就他,就会出手了。说一个证道第二步的修士,会跟踪在一个永恒境修士身后寻找出手机会,宁城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事情。="" 没有了担心,宁城按照这玉简上的地图又连续走了大半个月,他才知道破则之地到底有多大,自己进入破则之地后跑了多远。他这一个多月连百分之一都没有走到,也就是说,要按照他这种速度,想要走出破则之地,至少还要好多年的时间。="" 但宁城也放下心来,这一个多月他主要是在查探地图玉简的真实性。经过一个多月的行走,宁城确信这枚地图玉简是真的。接下来,他只要祭出星空战舰,按照地图玉简标注的线路飞就可以了。="" 用星空战舰的速度,肯定会更快一些。以地图玉简上的线路,宁城估计他最多只要大半年就可以走出破则之地。="" 将玉简收起,宁城心里很是感激美妇阿离。不是阿离给了他这枚玉简。就算是他有最顶级的星空战舰。说不定也无法走出破则之地。最后因为迷路陨落在破则之地。并不是耸人听闻的事情。="" 哪怕他的神识到了五六千米,在这浩瀚无边,还有无数危机的破则之地,他也是一个蝼蚁。="" 也不知道这枚玉简当初是哪一个大能勾画出来的,实在是太强大了。="" 想到自己即将出去,而追他的蛮会山依然不知所踪,宁城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舒畅。别看蛮会山是证道第二步修为,他或许可以在破则之地轻松干掉自己。但面对这种破则之地。他蛮会山一样是一个蝼蚁。="" 只要没有这种地图,蛮会山走不出破则之地,也只能在里面打转转。破则之地没有方向,没有规则,这可不是修为强大能够弥补的。="" 宁城正想取出星空战舰,一道侵入心魂的杀意突兀的从侧边轰了过来。="" 蛮会山!="" 宁城瞬间就确定了这个偷袭他的家伙是蛮会山,这一下偷袭让宁城骇的魂都差点丢了。="" 蛮会山也太下作了,一个证道第二步的强者,竟然真的偷袭他一个小小的永恒境修士。这一刻,宁城哪里还不知道之前那一丝不妥是怎么回事?这蛮会山学奸诈了。之前他仅仅是感受到一丝不妥,并没有任何危机感觉。直到蛮会山偷袭的那一刻。他才有了一种危险感觉。="" 宁城想都没有想,在瞬间就疯狂的鼓动了所有的神元一拳回轰了过去。这个时候,他无处可逃,除了挡一下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这还是他的神识比他刚进入破则之地之时,强大了千倍,轰出去的神元力量也更加强大。否则的话,他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轰……”狂暴的力量卷来,宁城犹如一个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轰的倒飞了出去。一条血线在空中洒落,五脏六腑都几乎被蛮会山轰成碎片。="" 一阵虚弱疲惫传来,宁城强行提起神识,哪里还能顾得上丹毒什么的,直接吞下一把丹药,借势飞逃。="" 只有宁城心里清楚,他的伤是多么可怕。他亲自炼制的丹药,都无法遏制住他的伤势恶化。="" 吸取了上次几乎要抓住宁城,最后都被宁城侥幸逃脱的教训。这次蛮会山可以说是准备充分,还直接下了死手,没想到宁城依然能继续逃。="" “难怪这么嚣张,原来还是一个如此强悍的炼体修士。”蛮会山冷哼了一声,整个人化成了一道影子追了上去。="" 宁城不是一个炼体强者,刚才他那一下,就可以让宁城肉身四分五裂。他恨那些恶心的愿族,如果不是被那些恶心的愿族围攻,让他实力损失了十之八九,刚才就算宁城是炼体修士,他也干掉宁城了。="" 进入破则之地,他的实力本来就没有什么留下了,再损耗掉十之八九,他还真干不掉宁城这样一个强悍的炼体修士。="" 在破则之地,被愿力攻击,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康复。="" 为了抓到宁城,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之前他每次要抓到宁城的时候,宁城都可以从容不迫的走掉。="" 在被愿族围攻,身受重伤后。蛮会山总结出来了一个原因,那就是宁城有一种直觉,可以提前感受到他的杀意。="" 大半个月前,蛮会山再次发现宁城后,他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杀意。他甚至以一个路人的方式,接近宁城。这对普通人来说,很难。对一个证道第二步的强者来说,蛮会山这么做并不是很困难。="" 蛮会山没有想到,其实宁城也觉察到了一些不妥。只是因为他能够冷静,一直没有对宁城动手,这才让宁城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被他一击得手。="" 就算是这样,因为宁城的实力大涨,他的实力没有恢复。此消彼长之下,宁城受了重伤,依然走脱掉了="" (未完待续……)r1292=""></占她的便宜,就将古荒愿蝶送还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