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零三六章 一拳轰飞育道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零三六章 一拳轰飞育道

第一零三六章 一拳轰飞育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原本宁城的确是不打算出手的,不过在看见这个人是漠后,他立即就改变了主意。漠的修为应该相当于永恒圆满,而那骑在蛟兽上的女子已经是塑道中期。哪怕武修再厉害,漠应该也无法以永恒修为对抗一个塑道中期。

    面对这女子叫跪下的声音,漠只是紧闭嘴唇,一个字都不说。

    女子眼里露出一丝讥讽,长鞭再次抽了下来。

    如果说之前的皮鞭抽下还仅仅是为了让漠有皮肉之苦,那这一鞭下来绝对可以将漠的一条手臂抽断开。蕴含着道韵规则的一鞭抽一个只相当于永恒境的修士,不抽掉一条胳膊才是怪事。

    漠虽然只是一个武修,不过见识显然不凡,他看见这一鞭下来,就知道他的一条胳膊没了。但是他依然没有动弹,甚至闭上了眼睛。也许他知道就算是动,也动不了。

    长鞭落下竟然没有半点声音,哪怕是漠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睛。

    周围旁观的修士都寂静无声,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说话。所有的人都盯着鞭稍,因为那骑在蛟兽上的塑道女子一鞭并没有打在漠身上,她的鞭稍被人抓在了手中。

    一个塑道圣帝带着道韵规则的一鞭落下,竟然毫无声息的被人抓住手中,这人岂能是弱者?这至少是一个育道后期圣帝,甚至比育道后期还要强大。

    手握长鞭的女子也惊住了,她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惊怒道。“你是何人。敢阻拦我的事情?”

    宁城手一抖。女子的长鞭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得饶人处且饶人,道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你是何人?”惊怒中的女子终于冷静下来,脸色平静的盯着宁城,同时驱动蛟兽倒退了数步,她怕宁城突然对她动手。

    宁城淡声说道,“一个散修,他是我的朋友。不知道何事得罪了道友。我看道友也没有什么损失,不如就这样算了。”

    听到宁城说是漠的朋友,还是一个散修,这女子脸色顿时凌厉起来。她抬手丢出一道红光,随即说道,“三息之内不滚,你就和这蝼蚁一起死吧。”

    若宁城是大宗门的弟子,她还忌惮一些,一个散修也敢来管她的事情?

    她自然不会认为宁城是在说谎,任何有宗门的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说自己是散修,这关系到宗门的面子。

    宁城说他是散修。那就真的是散修了。

    宁城脸色一冷,双手忽然合拢,手中抢夺过来的长鞭忽然发出一阵的噼里啪啦声音,片刻之后,这根长鞭就化成了一堆碎渣被宁城丢在街道上。

    “如果你敢再动手,你的脑袋就是这个鞭子。”宁城将长鞭用火焰融掉后,语气变得冰寒起来。宁城修炼至今,自然知道对付不讲道理的修士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比对方还要不讲道理。

    这女子心里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猜测宁城很有可能是一个育道后期圣帝。她的长鞭好歹也是一件中品神器,是谁能随随便便将一件中品神器化成碎渣的?

    随随便便将一件中品神器化成碎渣,除了修为强悍可以办到之外,炼器师一样可以办到。炼器师对神器的结构了如指掌,自然可以办到。而宁城就是一个等级不低的炼器师,他自己也可以随便炼制出中品神器,更不要说毁去一件普通的中品神器。

    女子没有再敢说话,周围的人更是惊叹宁城的强大。

    “秀倩师妹,是怎么回事?”三道人影落在了骑在蛟兽的女子身边,问话的是一名半边银发半边红发的年轻男子。

    在这男子身边还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女脸带纱巾,神态冷漠。另外一女身材高挑,也是有着一头银发。

    让宁城有些意外的是,那脸带纱巾神态冷漠的女人他认识,是沉鱼宫的。当初这个女子和岑如萱还有钟蒙雨琇一起去过他住的地方,向他求了两枚和菩丹。

    来的三人当中,就是这个脸带纱巾的女人修为最高,化道初期修为了。除此之外,那半银半赤的年轻男子是育道中期修为,另外一名身材高挑的银发女子和骑在蛟兽上的秀倩师妹修为一样,都是塑道中期。

    “这人要教训我,他毁去了我的鞭子。”看见这几人过来,骑在蛟兽上的女子脸上的惊惧立即就去掉了,飞身落下来,站在了三人中间,然后指着宁城说道。

    听了这叫秀倩的女子说的,那半红半赤头发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对宁城抱了一下拳说道,“银龙族宫赤,不知道朋友为何要对沉鱼宫的秀倩师妹动手?还要将她的法宝毁掉?”

    宁城看起来是塑道后期,但宫赤半点都不敢大意。

    果然是银龙族的,银龙族宁城认识宫化玉和那银发女子,甚至还算是朋友。宫赤一上来就报出了他的来历,还有秀倩的来历。

    除了从来不出世的渡玄古族,在太素海,银龙族和沉鱼宫可是仅次于蛮龙族的强大存在,同样名列太素界十大宗门。宫赤说这个话自然是要让宁城自报家门,如果都是大宗门的,大家自然是互相协商一下。

    事实上宫赤也以为宁城来历不一般,来历一般的人敢在海龙圣城多管闲事?嫌弃自己活够了吗?

    “这件事全是我的缘故,不怪这位朋友的事情。我不小心惊到了那头蛟兽,有什么事情都冲我来。”一直没有说话的漠忽然走上来说道,他在海龙圣城如此久的时间,岂能不知道银龙族和沉鱼宫的强大。他不想连累宁城,宁城和他一样是一个散修,一旦得罪这两个宗门,恐怕连转世投胎都办不到。

    宁城正想说话,忽然眼神一抽搐,他看见了人群中的峡执事。这家伙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居然追到了海龙圣城。

    在宁城看向峡执事的时候,峡执事的目光还盯着宁城。他没有贸然动手,而是站在人群中看热闹。

    宁城心里一沉,他知道峡执事认出他了。

    如果不是为了漠的事情,宁城肯定现在他已传送走。只要他比峡执事快一步就可以,现在因为漠的事情耽搁了一下,居然被这家伙追上。

    峡执事能追到这里来,那就下定了决心,不让他宁城离开海龙圣城。宁城肯定,一旦他和银龙族还有沉鱼宫的冲突结束,峡执事就会主动上来找茬,然后借机带走他。就算是冲突太过厉害峡执事也会出现解围,然后带走他。

    犹豫了一下,宁城给巴蒙发了一道讯息。他比较好的朋友中,除了晟侯天,只有巴蒙修为最高。晟侯天现在中毒未解,更是在天素圣城,想要找他帮忙,也是没有办法。

    巴蒙一直在太素海一带,也许可以更快的赶过来。巴蒙虽然是半步道元,不是他的修道积累不够,而是他的道心无法完善,就因为他的儿子巴骆。

    在阴冥界,自己给了一枚六阴魂魄丹给巴蒙,也许巴骆醒来了也不一定。

    一旦巴骆醒来,巴蒙的道心肯定马上完善,瞬间证道道元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洗龙池这种地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用上的。

    只要巴蒙成就了道元,再加上他的话,干掉这个峡执事那是很有可能。所以他给巴蒙的讯息中说明了,如果他证道了道元,那就马上来一趟海龙圣城。如果没有证道道元,就不要过来了。

    巴蒙不过来,他只能凭借那枚斩去神识凝聚而成的圆珠逃命。还不能从传送阵逃,只能借助星空轮继续横渡太素海。

    看见宁城不说话,所有的人都以为宁城害怕了。

    “赤大哥,他是一个散修而已,之前嚣张无比,根本就没有将海龙圣城放在眼里。”秀倩也以为宁城害怕了,语气带着讥讽说道。

    宫赤听到这话,又看了看宁城沉默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既然是一个散修,那就别怪他不客气。塑道后期,呵呵,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他并没有直接对宁城动手,而是抬手抓向了漠。他要在海龙圣城捏死漠,然后再问问宁城,哪里来的胆子,敢在海龙圣城撒野。

    育道圣帝的领域压下来,漠顿时就感觉到无尽的恐怖力量落下,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双腿不断摆动,随时都会跪下。

    跟着一道带着血腥气息的神元手印从苍穹落下,几乎覆盖了整个街道。周围看热闹的修士,再次后退。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宁城将讯息发出去后,就看见了落下来的血色手印。他哼了一声,一步跨前,周围压抑他和漠的领域就好像鸡蛋壳一般,寸寸碎裂。

    随即宁城一拳轰了出去,这一拳直接将他和宫赤间的空间距离轰成虚无,拳影瞬息间就落在了宫赤的胸口。

    宫赤抓下手印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站在一道万丈瀑布的顶端,脚下的一切都任凭他的瀑布冲刷。仅仅片刻时间,那万丈瀑布就突然倒卷,磅礴无边的气势夹杂着狂暴的神元力量反轰在了他的胸口。

    宫赤只听见自己骨骼寸寸碎裂的声音,然后一道道血箭狂喷而出,跟着就飞了出去。直接撞击在一家商铺门口的禁制上,将防御禁制撞开一道缝隙。

    “扑通”一声,宫赤落在地上,整个人都在地上抽搐不已。

    宁城的这一拳蕴含着大道规则,宫赤哪怕是一个育道圣帝,短时间内也无法让自己复原。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