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零七八章 你这是在害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零七八章 你这是在害人

第一零七八章 你这是在害人



    在冲进裂开封印中的同时,宁城丢出了一枚珠子,就是当初他那枚斩去神识凝聚而成的斩神珠。

    斩神珠是强,不过宁城也知道,斩神珠最多只能对付道元圣帝而已,甚至也只能阻拦道元圣帝数息时间。对付一个混元圣帝,斩神珠就和一块石头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现在的宁城根本就没有选择,他只要斩神珠能拖延柳方震一息,不,哪怕是半息时间,也足够了。半息时间,足够他撕裂的封印裂口再次还原。

    以柳方震的实力,一旦和他一起冲进封印,他同样是走不掉。

    “轰!”狂暴的神识刃芒在宁城身后爆开,宁城冲进封印,斩神珠的神识刃芒爆裂开,柳方震赶到封印裂缝之前。这些事情,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发生。

    柳方震哪怕是混元圣帝,也从未见过斩神珠这种凌厉的神识刃芒爆发手段。他不知道这枚斩神珠到底有多厉害,赶紧偏了一下,同时祭出法宝拦住。尽管确定这珠子对他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他也不敢小看宁城。他小看了宁城几次,而现在宁城都在穆左逍面前挂名了。

    等他发现这枚斩神珠并没有后继力量,对他根本就无法造成任何影响的时候,宁城用四杀裂印阵撕开的那一道封印缝隙已经合拢。

    柳方震冷笑一声,没有尝试破开封印进去。他知道封印里面的情况,宁城进入封印中,那是必死无疑。

    宁城落在封印中后,再次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都萎靡不堪。混元圣帝实在是太强了,无论柳方震有没有经历过天人之衰。柳方震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能望其项背的。

    柳方震对他气势压制攻击的时候,距离他至少有数千里之遥,就算是这样。也差点让他陨掉。错非他还是一个炼体者,加上精通阵法。他最后也没有机会进入封印之中。

    此刻宁城很想挥动天云双翼继续奔逃,可惜他实在是元气大伤。至少要等休息一会,才能恢复。

    宁城甚至握紧了那枚符箓,如果柳方震再追来,他只能用符箓逃走。

    好在柳方震没有跟着他进来,那封印也完全合拢。

    一阵阵凄厉的飒飒声音将让宁城想到了他现在的处境,他在地下深渊的深处。

    吞下几枚丹药,宁城才有机会打量周围的情景。他所在的地方还有一丝亮光。这里应该是封印的边缘。再进去一些,完全是乌黑一片。但在这乌黑一片中,宁城清晰的看见了一根巨大的血柱,血柱上钉着一名少女,少女耷拉着脑袋,浑身*。

    宁城只能感受到这少女的生机和死气纠缠在一起,血柱上方还有一滴滴的血珠落在,血珠落在这少女的身上,再滑落下去,显得诡异无比。那些乌黑的气息。在这血柱周围环绕,始终无法扩散开来。少女的身体微微抽搐,显然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煎熬。

    这是夕儿?宁城心里一惊。赶紧站了起来,这也太凄惨了一些。

    不过宁城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不是夕儿,因为他看见这根血柱的更远处,同样有一根血柱,血柱上也钉着一个一摸一样的*少女。

    宁城心里充满了愤怒,就算是要压制魔物,也不能用这种手段吧?这种纯身镇压,都是心灵最善良的少女。如果有半分恶念,就不能用来做纯身镇压。

    太易界的这些强者。却将人家的善良当成手段来镇压魔物,这果然是人善被人欺。如果换成他。他宁可整个太易界的修士和这些魔物拼杀一通,也不会用这种下流无耻手段。

    宁城将茜茜叫出来问道,“茜茜,你看眼前这血柱上的人是不是夕儿?”

    茜茜出来后,看见周围乌黑的浓雾,立即就知道已经到了地下深渊的深处。当她的目光落在血柱上的*女子时,顿时惊叫一声,用手掩住了嘴,眼泪根本就挡不住的流了出来。

    “她不是夕儿姐姐,夕儿姐姐……”茜茜再也说不下去,既然这里别的女子都是如此悲惨,可以想象夕儿姐姐的下场是如何。

    茜茜刚刚开口说话,一道道森冷的气息就蜂拥而来。森冷中带着死亡的呼唤,明明只有飒飒的呜声,宁城和茜茜偏偏可以听得见其中的死亡呼唤。

    “魔物,无穷无尽的魔物……”茜茜几乎是尖叫着叫了出来,她看见了无穷无尽的黑色影子蜂拥而来,冲向了她和宁城。

    她的脸色瞬间灰败起来,面对这种恐怖的魔物,哪怕宁城再强,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宁城哼了一声,一扬手,一道惨白色的拱桥凭空升起,桥下一道血河翻滚不息,桥头五个飞舞的大字在阴风中道韵清晰,第一奈何桥。

    拱桥出现后,那蜂拥而来的魔物犹如扑火的飞蛾一般,全部涌了上去,很快又纷纷冲进血河之中。

    随着这些魔物冲进第一奈何桥,血河翻滚愈发轰响,血色更是亮眼。而奈何桥的惨白,同样是越来越白亮,甚至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魂颤抖。

    第一奈何桥桥头阴风呼啸,这阴风和魔物带来的森冷阴气似乎不同,却可以轻易将这些森林阴气卷走。

    “这是七桥神通中的第一奈何桥……”茜茜喃喃的说道,她没有见过七桥神通,不代表她不认识七桥神通。

    她带着又敬又惧的目光看了一下宁城,盘千大哥认识的这个宁城大哥也太强了。不但是一个顶级的道元丹圣,还拥有七桥神通。

    “生不回,死不退,一入奈何永不归……”呜咽的阴风中,一阵呜鸣传出,连站在宁城身边的茜茜也看的清清楚楚。

    “茜茜,我要将这些钉在血柱上的女子都放开。”宁城看了一眼依然还在惊惧的茜茜,沉声说道。

    茜茜犹豫了一下问道,“宁大哥,如果将这些血柱上的女子都放开,那会不会……”

    尽管茜茜没有说明,宁城也明白茜茜的意思,茜茜是问他封印会不会出现问题,造成魔物冲出地下深渊。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些血柱锁住了地下魔物爆发的地方,我放开这些女子,封印会不稳,估计数十年后,这些魔物就会彻底爆发。”

    茜茜坚定的说道,“宁大哥,我觉得你做的是对的。既然都是太易界的人,就不应该让苦难和凄惨仅仅让一些女人承受,更何况她们还是心灵最纯净善良之人。每一个太易界的修士,都有和这些魔物作战的责任。”

    宁城没有回答茜茜的话,他的想法和茜茜差不多。将这些女子钉在血柱上,用纯净的灵魂镇压最污秽的地下魔物,而且还不让彻底死去,每时每刻都在承受污秽的可怕灼烧,神魂和身体都在承受摧残,这是一件多悲惨的事情?

    他打算用几十年的时间来精研阵法和修炼,等几十年后,他会来重新镇压这地下魔物。就算是几十年后,他无法镇压这些魔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开这些被钉在血柱上的少女。

    他的大道也不允许他无视,他修炼的是归一道,善恶的归结,最终应该也是善恶,而不是善有恶报。

    更何况他已经开始在感悟因果神通,因果神通讲究的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无穷无尽的魔物被宁城的第一奈何桥收走,直接融入翻滚的血河之中,消失不见。宁城走到第一根血柱之下,抬手丢出一枚又一枚的阵旗。

    那环绕在血柱周围的乌黑秽气开始飘散,钉住少女的禁制也开始松散。半柱香后,那少女周身的禁制彻底消失不见,少女从血柱滑落下来,瘫坐在地。

    她抬头看了看站在眼前的宁城和茜茜,又看了一眼宁城身后血河翻滚的第一奈何桥,她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虚弱的说道,“谢谢让我挣脱苦难,有轮回的机会,牧歌永世感激……”

    说完这句话后,这叫牧歌的少女身体渐渐幻化成一道道亮光消失在空间,很快她整个人都幻化不见。

    茜茜又擦了一下泪水,“这位姐姐兵解轮回了……”

    宁城自然也看的出来,这少女在兵解轮回,但他没有阻止。这种苦难,任何人也承受不下来。就算是被救了,也很难有生下去的勇气。轮回,是最好的办法。

    第一个,第二个,宁城和茜茜两人在无穷无尽的地下深渊,不断解救这些被钉在血柱上的少女。

    随着一名又一名的少女被宁城救走,地下深渊的魔物愈发暴动起来。宁城熟视无睹,依然我行我素的解救这些被钉在血柱上的无辜少女。只是他身后除了第一奈何桥之外,又多了第二望乡桥。

    “你这不是在帮人,你是在害人,你将会害了整个太易界……”当宁城救下第八十一名少女的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出现在宁城的耳边。

    “是谁?”宁城立即将目光落在了发出声音的位置,很快他就看见了这个说自己是害人的家伙。

    这是一名犹如冬天老树皮一般的老者,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蜷缩在一块巨石的凹陷处。一层层的乌黑雾气在他周围环绕,却对他没有半分影响。

    (请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