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零七九章 救下夕儿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零七九章 救下夕儿

第一零七九章 救下夕儿

    “我是一个看门的。¢£,”树皮老者咳嗽了好几声,这才稍微将自己的身体伸展了一下说道。

    看门的?宁城后退了一些距离,这才谨慎的盯着这个蜷缩的老者,他能看的出来,这个老者的修为很强,绝不会比柳方震弱。应该是被禁制禁锢住了,就算是这样,对方要干掉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宁城很是谨慎的退后,树皮老者嘿嘿道,“我负责的是看守这八十一根血柱,一旦有人对这八十一根血柱动手,我马上就可以干掉他。别看我在这,我随时可以到钉住牧歌的那根血柱之下。”

    宁城听到这里,身上冷汗直冒,更是握紧了遁符。钉住牧歌的血柱是第一根,这老者如此说,那就是他随时可以到任何一根血柱周围。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这里有人,如果他在解救那些血柱上的少女的时候,这人对他动手,那会如何?

    不过话说回来,他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那就说明这老头没有想过要对他动手。

    “收起你的遁符吧,如果我要对你动手,不会等到现在了。不用奇怪,因为被禁锢在这里看守八十一根血柱十万年,是我自己要求的。他们给我的条件就是,三十条上品神灵脉,外加十枚极暗道果。”树皮老者自嘲的说道。

    宁城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这个树皮老者,三十条上品神灵脉,十枚极暗道果就能让一个混元强者守护十万年。说到哪里他都不相信。

    这点东西是很珍贵。特别是极暗道果。那更是混元道果,感悟阴暗神通的顶级道果。但是这点东西,还换不到一个混元强者在这里守护十万年。更何况还是被人禁锢住守护,除非这老头当时傻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树皮老者淡声说道。

    “不敢。”宁城一抱拳说道,“前辈想必有自己的想法,这才留在这里。”

    老者点点头,“没错,我的确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想法。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修炼的是太易圣魔诀,太易圣魔诀在地下深渊吞噬魔物修炼自然是最好。所以我要求来地下深渊看护八十三根血柱,他们都认为我占了大便宜,所以才提出要禁锢我。”

    原来是这样,宁城明白过来。他不清楚什么是太易圣魔诀,却知道魔功在有魔物的地方修炼,总归是没有错。

    “我的太易圣魔诀从太易界的一处禁地抢夺而来,大部分人都知道,所以我要求来这里看守血柱,也没有人觉得意外。”

    宁城沉默不语。他不知道这老头想要干什么。无论这老头想要干什么,他都不会放松。一旦对方动手,他就卷起茜茜逃走。

    “我的名字叫项顶天,虽然我得到了太易圣魔诀,其实我修炼的并不是魔功,事实上我从未修炼过魔功。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的重孙女,项黛娥。”树皮老者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愤懑和怒火。

    宁城心里一动,连忙问道,“莫非你的孙女项黛娥也是被人钉在这里,用来纯身镇压了?可是我救过的八十一人当中,并没有一个叫项黛娥的啊。”

    之前宁城救过八十一人,这八十一人无一例外的都选择了轮回。在这些人轮回之前都会感谢宁城,说出自己的名字,宁城从未听说过项黛娥。

    “这里还有两根血柱,你没有找到……”

    老者说到这里,一张比干树皮还要干的脸流下两行浑浊泪水,“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救我重孙女黛娥,可是我被禁锢后,只能在血柱周围徘徊,连血柱都无法靠近,也无法动血柱的禁制,更不要妄谈救黛娥了。我修道数百万年,名项顶天,誓做顶天男子。而如今我连自己的重孙女都无法相救,何谈顶天?”

    宁城躬身抱拳,“还请项前辈指点那最后两根血柱在什么位置。”

    既然还有两根血柱,其中一根是项黛娥,另外一根必定是夕儿。

    “请前辈指点。”茜茜更是跪倒在地。

    老者直接丢出一枚阵旗给宁城,“这是一枚破除周围隐匿的阵旗,你可以在第八十一根血柱后侧三丈的距离丢下。”

    宁城收起阵旗,拱手感谢了一下后,立即来到第八十一根血柱后侧三丈的地方丢下了阵旗。

    阵旗丢下后,周围浓郁的黑雾瞬间散去,黑雾远处再次出现两根血柱。只是那血柱周围的乌黑雾气,还有附着在血柱四周的黑色漩涡更是浓郁。

    宁城迅速遁了过去,左侧的少女瘦骨嶙峋,头顶更是有黑色盘旋。一根粗大的黑钉从她的眉心钉下,只能看见钉子外面一小截黑色。在她的腰间,还有一条粗大铁索,铁索都渗透进骨骼之中,只能看见一半还在外面。宁城一看就知道,这是因为她比外面那八十一个少女钉在血柱的时间更长。

    右边的少女一样的是瘦骨嶙峋,头顶的黑色比左边少女头顶的黑色更为浓郁。乌黑的血液从身体滴落,混合着周围魔物的呜咽,一样是惨不忍睹。

    “夕儿姐姐……”茜茜大哭着就要冲向左边那少女。

    宁城赶紧拉住这茜茜,“你不要命了?”

    他之所以能安全的出现在这里,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的神通恰好克制这些魔物。

    茜茜反应过来,恳求的看着宁城。

    不用茜茜说话,宁城已经来到夕儿身边,数十阵旗丢了下去。围在夕儿身边的魔物顿时被惊动,这些魔物疯狂的涌向了宁城,只是全部被宁城的奈何桥和望乡桥卷走。

    一炷香后,夕儿眉心的那根黑钉直接溢出,带起一道道血雾跌落在地。腰间的铁索也被宁城解去禁制取下,从血柱上滑落下来。夕也瘫痪下来,和宁城之前救助的八十一名少女不同,夕儿倒在地上,生机渺茫,只有一线气息还在波动。

    宁城取出两个玉瓶递给茜茜,你给夕儿服下疗伤丹药,我去救项黛娥。

    又是一炷香后,项黛娥也被宁城救下。她和夕儿一样,同样没有能力说话,更是没有能力兵解轮回。

    宁城取出数枚丹药送入项黛娥的口中,又给她打了数到去尘诀,取出一件袍服裹住项黛娥,这才带着项黛娥来到茜茜身边,“茜茜,你照顾一下她们两人,等她们苏醒后再说。”

    夕儿和项黛娥都是被人钉在这里用纯身镇压地下污秽魔物,并不是有人要故意杀她们。加上宁城的丹药都是顶级道丹,两人很快就醒了过来。

    “你是茜茜,你怎么会在这里?”夕儿睁开眼睛看见茜茜后,顿时大惊。

    茜茜没有回答夕儿的话,反而大哭着叫道,“夕儿姐姐,你为什么会被人弄到这里来用纯身镇压?为什么啊?”

    “这位姐姐,是你救了我?”项黛娥也醒了过来,她没有注意到远处的宁城,看着茜茜虚弱的问了一句。

    茜茜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我带宁城大哥来救你们的。”

    “谁是宁城大哥?”夕儿和项黛娥几乎同时问了出来。

    “宁大哥是盘千大哥的朋友,他就在那边……”茜茜忍住眼中的泪水,指向了远处还在收割魔物的宁城。

    宁城对夕儿和项黛娥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来,夕儿有茜茜在,想必不会继续选择兵解轮回。项黛娥的太爷爷来了,茜茜想必也会告诉她,她就算是要轮回,也会见一下她太爷爷。

    此刻的宁城不但祭出了第一奈何桥、第二望乡桥、第三忘川桥,就是第四黄泉桥他都祭出来了。

    “盘千?他不是离开太易界了吗?”夕儿惊声问道。

    茜茜哭着说道,“盘千大哥也被人挖走了眼睛和心脏,被人砍断了手臂,钉在虚空之中。如果不是宁大哥,盘千大哥恐怕再也无法回来。”

    夕儿听到这里,顿时浑身颤抖,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阴暗?连盘千那种老实的人也不放过?这是为什么?

    “他是一个很强的人。”项黛娥看着护住这一片的奈何桥,还有宁城头顶翻滚的滚滚黄河,喃喃自语道。

    茜茜连忙说道,“是的,如果不是宁大哥的七桥,我和宁大哥根本就走不掉这里来。对了,黛娥姐姐,你太爷爷项顶天在这里,他一直想要救你,可是他自己被禁锢住,无法靠近血柱。”

    “太爷爷?”项黛娥愣了一下,随即就想起了什么,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

    ......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已经可以自己行动的夕儿和项黛娥早已清洗完毕,换了衣服,被茜茜搀扶着走向项顶天。

    只是两人头顶被污秽魔物渗透的黑气,依然在环绕不息,根本就清除不掉。

    “太爷爷……”项黛娥呜咽一声,颤巍巍的跪在了项顶天身前。

    项顶天蜷缩在石块中间的身体更是颤抖,项家差点绝种了,如果不是那个拥有七桥神通的年轻人来这里,他和项黛娥也会陨在这无尽的地下深渊。

    (请求月票支持,今天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九月会有一段时间连续三更的,请大家放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