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零九四章 永望门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零九四章 永望门

第一零九四章 永望门



    “既然来了,你就将魂魄留下,人走吧。”宁城还在愣神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宁城的脑海中。

    宁城忽地倒退,神识疯狂横扫了出去。神识之中没有任何生灵,连波动都没有觉察到。

    就在这个时候,宁城的整个识海就是一震,随即他的元神就要离体一般,让他无法控制。

    宁城心里大骇,他修炼的是玄黄无相,大道是归一,元神和肉身几乎融于一体。没有他的控制,元神怎么可能离体?可这个时候,他偏偏不能控制自己的元神。一个修士不能控制自己的元神,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一旦元神离体不能回到肉身,他将彻底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元神能不能有意识,还要看自己的运气。

    宁城急忙后退,只是他后退的再快,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元神溢出。

    陨魂峡,宁城忽然明白了这个地名的意思,这个地方要陨落的是元神啊。

    他的领域疯狂外张,一道道神识攻击扫了出去,无极青雷城更是在紫府中将元神团团保护住。

    哪怕是这样,宁城也只能感觉到他的元神离体变慢而已,时间长了,还是会不受他控制。

    宁城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识海和功法,最不怕<的就是夺舍。但现在不是夺舍,而是元神莫名其妙的离体,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些。 “轰……”识海中发出一阵阵的轰鸣,宁城的更是觉得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整个人都越来越僵硬。=""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这里距离陨魂峡的入口还有一段路。以他的速度恐怕还没有逃出去。元神就彻底的留在了陨魂峡。="" 宁城拼命强行控制住自己的元神外溢,看了看那隐匿在峡谷边缘的漩涡,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冲了过去。再等一会,恐怕他的元神彻底要和肉身分离开来。="" 宁城刚刚靠近这漩涡,那恐怖的吸力就卷了过来,直接将宁城卷走消失不见。="" 在被漩涡卷走的瞬间,那种元神要被剥离身体的感觉消失不见。宁城并没有安定下来。而是做好了随时进入玄黄珠的准备。="" 他的玄黄珠世界还没有完善,但几乎等于一个真正的世界了。一旦他小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玄黄珠暴露不暴露是次要的。="" 在被漩涡卷走的时候,宁城的神识一直处于清醒状态。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两声咔嚓细响传来,宁城双脚落在了实地。="" 周围是一片白蒙蒙的世界,脚下发出咔嚓声音的是几根白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白骨早已灰化。="" 宁城的神识四周找了一圈,奇怪的发现。之前被他杀掉的那个道元圣帝尸体不在了。而他炼制的低级傀儡,就躺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只是周身被道韵割的支离破碎。="" “你是不是在找不久前落下来的那个尸体?”一个犹如老鼠磨牙的声音出现在宁城耳边。="" 宁城神识忽地扫了出去,发现相距他数十米的地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瘦弱的影子。="" “你是谁?”宁城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一扬手,虚空冷光枪出现在他的手心。="" 瘦弱的影子上前走了几步,上下打量了宁城好一会才说道,“等你在这里的时间长了,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 “刚才那具尸体是我的战利品,将他的戒指交出来吧。”宁城周身道韵流转,气势隐约显露了出来。="" 他不是一定要那戒指,只是在探话,这人肯定是和他一样,被那种漩涡吸力卷进来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活了多少年了。="" 瘦弱的影子再上前了几步,这次宁城看的清楚了,这家伙长得真好像一只老鼠,尖锐的下巴稀稀疏疏的留着几根灰白色长须,头发也是非常稀疏,东一撮西一撮。宁城竟然看不出他的实力,似乎很强,又似乎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我叫浦茂,我可以告诉你,那枚戒指被谁拿走了。报酬是两千,不,要三千上品神晶……”瘦弱影子磨牙般的说道。="" 宁城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叫浦茂的瘦弱男子,三千神晶?他没有听错吧。三千神晶丢在地上,一个道元圣帝恐怕都懒得弯腰去捡。这瘦弱影子的修为他虽然看不出来,却也知道肯定不止道元修为。这样一个人居然为了三千神晶,等在这里告诉他谁拿走了戒指?="" “这里不是你一个人?”宁城将自己的惊异收起,平静的问道。="" 浦茂又是嘿嘿一声,“这里的人多的你会绝望,别担心,你刚刚来这里,还有站立的本钱。只要你再多给我一千神晶,我会将这里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你。”="" 宁城抬手丢出五千神晶,“这些都是给你的,你告诉我那枚戒指给谁拿走了,还有,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浦茂看见宁城丢出一堆神晶,两眼放光的冲了过去,直接将那一堆神晶卷起,甚至还抓了几颗丢进口中咬的咯嘣咯嘣响,然后是一脸的陶醉。="" 神晶是这样用的吗?宁城犹如看妖怪一般看着这个瘦弱的男子。再说这里的神灵气也不弱啊,有必要如此……="" 不对,宁城想到神灵气就彻底明白过来。这里的神灵气看起来是不弱,可是他却吸收不到一丝一毫。就好像他在大海中口渴无比,却没有一口水喝。="" 这里的神灵气都被人禁锢了,这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能力?可以让人感受到神灵气,却吸收不到半分半毫,这简直太可怕了些。="" 浦茂浑不在意宁城的目光,将神晶收起贪婪的看了一眼宁城的戒指,这才说道,“抢走那枚戒指的人叫费斯,这人最可恶,那些流落进来的戒指,十有八九都被此人抢走了。”="" “他是什么修为?”宁城心中有些忐忑的问道,他忐忑的不是能不能要回那枚戒指,而是这里到底有多少强者?这些家伙会不会连他的戒指也抢走了。="" “区区一个混元后期而已……”="" 浦茂的话让宁城心里冷气直冒,区区一个混元后期……="" “走吧,既然你报酬都给了,我就带你去教训他一顿,将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浦茂心情大好,一挥手转身就要走。="" 宁城连忙说道,“现在不急,你先说说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你似乎在这里面很长时间了。”="" 开什么玩笑,让他一个刚刚晋级化道的圣帝却教训一个混元后期?他还没活够呢。="" 浦茂听到宁城的话,倒也没有在意,又取出几枚神晶吸收了后,这才问道,“难道你不是进的迦量山?”="" “我进入的是迦量山,只是后来进入陨魂峡后,不小心被卷了进来。”宁城诚实的说道。="" “嘿嘿,陨魂峡。”浦茂冷笑了一声,片刻后才略带认真的说道,“这里叫着永望门,来到这里后,将永远在这里凝望,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 永望门?宁城立即就想起了遗留下时光荒域的永望圣帝,还有以永望圣帝命名的永望丹。这永望门,是不是也和永望圣帝有关系?="" “开辟这个地方的人叫着姬风玉,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说到这里后,浦茂眼里依然闪现出一丝惊惧。="" 宁城看的出来浦茂对这个姬风玉很害怕,他岔开话题问道,“那姬风玉的名号叫什么?还有,难道这里就没有出口?”="" 就算是没有出口,这个地方能困住混元圣帝?这才是宁城心里最疑惑的。不过他也猜到了永望门和陨魂峡是两回事,在陨魂峡可以进入永望门,不代表这是同一个地方。="" 浦茂已经没有了最初得到五千神晶的欣喜,语气变得平淡说道,“他的名号就是永望,这里的确是有一个出口,等你看见这个出口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何这里叫着永望门。我留在这里不知道是几百万年,还是千万年了,将来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寂寞。不能修炼,无所事事,还一时没有到寿元,也许……”="" 浦茂终于没有再说下去,他眼里全是悲哀。="" 宁城心里越来越惊骇,他不知道这个叫永望的姬风玉和留下时光荒域的永望圣帝有没有关系。浦茂被那个永望帝丢在这里,都几百上千万年了,竟然还是如此惧怕,可见那姬风玉有多可怕。="" 想到这里,宁城忽然问道,“你们是不是因为无数年留在这里,不断消耗精力和元气,造成了修为下降的厉害?”="" 浦茂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没错,我当年好歹也是一个混元巅峰强者,现在只能祈求几千神晶,人生变化无常,莫过于是。”="" 宁城心里暗自松了口气。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刚刚进来,元气充沛,就算是不能吸收这里的神灵气,也不惧被消耗了几百上千万年的混元圣帝。="" “谢谢浦兄,你带我去看看那个拿走我戒指的费斯吧。”宁城心里大定后,自然是要去寻找那道元圣帝的戒指。他很想知道那个被他干掉的道元圣帝戒指中,有没有真阳之心消息。="" “当然,当然。”没有再说姬风玉,浦茂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连忙走在了前面,做出一副认真带路的样子。="" (请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轰……”识海中发出一阵阵的轰鸣,宁城的更是觉得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整个人都越来越僵硬。=""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这里距离陨魂峡的入口还有一段路。以他的速度恐怕还没有逃出去。元神就彻底的留在了陨魂峡。="" 宁城拼命强行控制住自己的元神外溢,看了看那隐匿在峡谷边缘的漩涡,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冲了过去。再等一会,恐怕他的元神彻底要和肉身分离开来。="" 宁城刚刚靠近这漩涡,那恐怖的吸力就卷了过来,直接将宁城卷走消失不见。="" 在被漩涡卷走的瞬间,那种元神要被剥离身体的感觉消失不见。宁城并没有安定下来。而是做好了随时进入玄黄珠的准备。="" 他的玄黄珠世界还没有完善,但几乎等于一个真正的世界了。一旦他小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玄黄珠暴露不暴露是次要的。="" 在被漩涡卷走的时候,宁城的神识一直处于清醒状态。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两声咔嚓细响传来,宁城双脚落在了实地。="" 周围是一片白蒙蒙的世界,脚下发出咔嚓声音的是几根白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白骨早已灰化。="" 宁城的神识四周找了一圈,奇怪的发现。之前被他杀掉的那个道元圣帝尸体不在了。而他炼制的低级傀儡,就躺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只是周身被道韵割的支离破碎。="" “你是不是在找不久前落下来的那个尸体?”一个犹如老鼠磨牙的声音出现在宁城耳边。="" 宁城神识忽地扫了出去,发现相距他数十米的地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瘦弱的影子。="" “你是谁?”宁城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一扬手,虚空冷光枪出现在他的手心。="" 瘦弱的影子上前走了几步,上下打量了宁城好一会才说道,“等你在这里的时间长了,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 “刚才那具尸体是我的战利品,将他的戒指交出来吧。”宁城周身道韵流转,气势隐约显露了出来。="" 他不是一定要那戒指,只是在探话,这人肯定是和他一样,被那种漩涡吸力卷进来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活了多少年了。="" 瘦弱的影子再上前了几步,这次宁城看的清楚了,这家伙长得真好像一只老鼠,尖锐的下巴稀稀疏疏的留着几根灰白色长须,头发也是非常稀疏,东一撮西一撮。宁城竟然看不出他的实力,似乎很强,又似乎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我叫浦茂,我可以告诉你,那枚戒指被谁拿走了。报酬是两千,不,要三千上品神晶……”瘦弱影子磨牙般的说道。="" 宁城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叫浦茂的瘦弱男子,三千神晶?他没有听错吧。三千神晶丢在地上,一个道元圣帝恐怕都懒得弯腰去捡。这瘦弱影子的修为他虽然看不出来,却也知道肯定不止道元修为。这样一个人居然为了三千神晶,等在这里告诉他谁拿走了戒指?="" “这里不是你一个人?”宁城将自己的惊异收起,平静的问道。="" 浦茂又是嘿嘿一声,“这里的人多的你会绝望,别担心,你刚刚来这里,还有站立的本钱。只要你再多给我一千神晶,我会将这里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你。”="" 宁城抬手丢出五千神晶,“这些都是给你的,你告诉我那枚戒指给谁拿走了,还有,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浦茂看见宁城丢出一堆神晶,两眼放光的冲了过去,直接将那一堆神晶卷起,甚至还抓了几颗丢进口中咬的咯嘣咯嘣响,然后是一脸的陶醉。="" 神晶是这样用的吗?宁城犹如看妖怪一般看着这个瘦弱的男子。再说这里的神灵气也不弱啊,有必要如此……="" 不对,宁城想到神灵气就彻底明白过来。这里的神灵气看起来是不弱,可是他却吸收不到一丝一毫。就好像他在大海中口渴无比,却没有一口水喝。="" 这里的神灵气都被人禁锢了,这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能力?可以让人感受到神灵气,却吸收不到半分半毫,这简直太可怕了些。="" 浦茂浑不在意宁城的目光,将神晶收起贪婪的看了一眼宁城的戒指,这才说道,“抢走那枚戒指的人叫费斯,这人最可恶,那些流落进来的戒指,十有八九都被此人抢走了。”="" “他是什么修为?”宁城心中有些忐忑的问道,他忐忑的不是能不能要回那枚戒指,而是这里到底有多少强者?这些家伙会不会连他的戒指也抢走了。="" “区区一个混元后期而已……”="" 浦茂的话让宁城心里冷气直冒,区区一个混元后期……="" “走吧,既然你报酬都给了,我就带你去教训他一顿,将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浦茂心情大好,一挥手转身就要走。="" 宁城连忙说道,“现在不急,你先说说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你似乎在这里面很长时间了。”="" 开什么玩笑,让他一个刚刚晋级化道的圣帝却教训一个混元后期?他还没活够呢。="" 浦茂听到宁城的话,倒也没有在意,又取出几枚神晶吸收了后,这才问道,“难道你不是进的迦量山?”="" “我进入的是迦量山,只是后来进入陨魂峡后,不小心被卷了进来。”宁城诚实的说道。="" “嘿嘿,陨魂峡。”浦茂冷笑了一声,片刻后才略带认真的说道,“这里叫着永望门,来到这里后,将永远在这里凝望,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 永望门?宁城立即就想起了遗留下时光荒域的永望圣帝,还有以永望圣帝命名的永望丹。这永望门,是不是也和永望圣帝有关系?="" “开辟这个地方的人叫着姬风玉,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说到这里后,浦茂眼里依然闪现出一丝惊惧。="" 宁城看的出来浦茂对这个姬风玉很害怕,他岔开话题问道,“那姬风玉的名号叫什么?还有,难道这里就没有出口?”="" 就算是没有出口,这个地方能困住混元圣帝?这才是宁城心里最疑惑的。不过他也猜到了永望门和陨魂峡是两回事,在陨魂峡可以进入永望门,不代表这是同一个地方。="" 浦茂已经没有了最初得到五千神晶的欣喜,语气变得平淡说道,“他的名号就是永望,这里的确是有一个出口,等你看见这个出口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何这里叫着永望门。我留在这里不知道是几百万年,还是千万年了,将来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寂寞。不能修炼,无所事事,还一时没有到寿元,也许……”="" 浦茂终于没有再说下去,他眼里全是悲哀。="" 宁城心里越来越惊骇,他不知道这个叫永望的姬风玉和留下时光荒域的永望圣帝有没有关系。浦茂被那个永望帝丢在这里,都几百上千万年了,竟然还是如此惧怕,可见那姬风玉有多可怕。="" 想到这里,宁城忽然问道,“你们是不是因为无数年留在这里,不断消耗精力和元气,造成了修为下降的厉害?”="" 浦茂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没错,我当年好歹也是一个混元巅峰强者,现在只能祈求几千神晶,人生变化无常,莫过于是。”="" 宁城心里暗自松了口气。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刚刚进来,元气充沛,就算是不能吸收这里的神灵气,也不惧被消耗了几百上千万年的混元圣帝。="" “谢谢浦兄,你带我去看看那个拿走我戒指的费斯吧。”宁城心里大定后,自然是要去寻找那道元圣帝的戒指。他很想知道那个被他干掉的道元圣帝戒指中,有没有真阳之心消息。="" “当然,当然。”没有再说姬风玉,浦茂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连忙走在了前面,做出一副认真带路的样子。="" (请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的就是夺舍。但现在不是夺舍,而是元神莫名其妙的离体,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