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二四六章 吓住蓝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二四六章 吓住蓝冰

第一二四六章 吓住蓝冰

    在知道蓝冰甚至连他的神识都可以感觉到,宁城没有继续用神识去查看蓝冰。他决定先去偷阿含无则果,等阿含无则果弄到手了,再回来顺便救一下阿离。

    至于蓝冰,他不打算在蓝诚愿族的老巢对她动手,如果这个女人敢追出去,他就直接杀了。蓝诚愿族这个老巢有些古怪,特别是那一个雕像,更是有些诡异。

    现在他的修为被压制,又中毒未解,别出什么岔子。

    等了几分钟,宁城并没有看见蓝冰出来,他这才绕过雕像所在的广场。

    让宁城皱眉的是,他却没有和上次一样看见两棵树。既然看不见那两棵树,他就找不到阿含无则果的所在地。

    他上次是因为布置了一个临时传送阵进来的,这次可没有了传送阵。

    看样子他只能找到那隐匿的两棵树,这才能进入阿含无则果的所在地。

    尽管这里没有规则,神识也被压制,不过宁城并不担心他找不到地方。以他的阵道水平都找不到这个隐匿阵,太素界恐怕就没有人能找到了。

    宁城取出几枚阵旗,小心的丢了出去。仅仅半柱香不到,两颗隐匿的巨树就出现在宁城面前。

    宁城毫不犹豫的收起阵旗,在这两颗巨树再次隐匿之前,转入巨树中消失不见。

    一个充彻着各种破碎规则的地方出现在宁城的面前,这里宁城一点都不陌生,他曾经来过一次。

    上次他跟着乔伊进来的,帮助蓝诚愿族奋力杀敌,结果却让人寒心。如果不是他是炼体强者,恐怕当初他就被蓝冰杀掉了。

    蓝冰这个女人,眼里没有恩情,只有利益。以她的性情,抢夺了她姑姑的玉玺,再将她姑姑禁锢住祭拜雕像,这种事情她完全做的出来。

    宁城停下后神识扫到更远一些的地方,那白雾缭绕的一团依然还在。宁城身形一闪,就直接没入了其中。

    和上次一样,不过这次宁城仅仅只看见两枚犹如波纹一般的灰色果子,数量远没有上次多,不知道是隐匿在别的位置还是怎么回事。这灰色果子一样的神识渗透不进去,看起来虚幻无比。

    宁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取出两个玉盒,将这两枚阿含无则果同时摘下送入玉盒之中。

    以宁城的实力,哪怕是神识被压制,他做这些事情,也是极为谨慎。就算是这样,他刚刚收起两枚阿含无则果,他周围的白雾忽然消散,下一刻他整个人都暴露出来。

    一种更为恐怖的天地压制力量传来,仅仅一息时间,他的神识就急剧的收缩。

    宁城心里大骇,只要再过一两息时间,他的实力就会下降到连一个永恒境修士都不如。赶紧走,这蓝诚愿族果然有些古怪。

    他的大道凝实,识海强悍,这才在实力被压制成虚无的时候反应过来。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连走都走不掉了。

    宁城极为果断,在这种压制下来的第一时间就闪身从那隐匿的两株巨树边绕了出去。

    他的修为被压制到了极点不错,他的阵道水平还在。这个顶级隐匿阵他才破了不久,出来没有费半点力气。

    宁城刚刚走出两株巨树,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这声音他熟悉,是那个蓝冰。

    若不是这个地方太诡异,区区一个蓝冰,他一巴掌可以拍死。

    阿含无则果到手了,而且还是两枚,宁城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他直接冲到了雕像所在的广场上,还没有等宁城带着广场上祭拜的阿离走掉,同样可怖的压力就轰了下来。

    宁城的神识继续急剧下降,神元也被压制下来。

    此时宁城没有心情去在意这些,手印一抓,禁锢住阿离的愿力禁制就被他破开,随即他带着阿离已经冲出了那峡谷。

    宁城刚刚走掉,蓝冰就落在了广场上,她震惊的看着宁城消失的方向,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她不仅仅是气的,同样是怕的。

    在破则之地蓝诚愿族神像和她这个王上双重的压制下,对方竟然可以破开愿力禁锢,带走一个人,这要多恐怖的实力?

    这种实力不要说抢走两枚阿含无则果,带走一个人。就算是灭掉她蓝诚愿族的老巢,也许都可以办到。

    明白这一点后,蓝冰再也不敢追出去。在这里面,她还可以称王,一旦出去,面对这种强者,恐怕她蓝冰连一个蝼蚁都算不上。

    蓝诚愿族不能留在这里了,必须要举族再迁,这是蓝冰唯一的念头。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越来越暗淡的蓝诚愿族神像,本来她以为找回古荒愿蝶后,蓝诚愿族在她手中壮大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至于姑姑阿离被带走,她反而并没有多想。姑姑阿离**了上身在广场上祭拜,那种美丽整个蓝诚愿族只有她才可以相比。任何一个男修来到这里,恐怕都忍不住要带回去伺候。

    ……

    宁城走出峡谷后就慢了下来,他根本就没有打算逃。如果蓝冰敢追出来,他不介意教训这个女人一顿。他就不相信出了蓝诚愿族的地盘,蓝冰还可以和在里面一般,无限制的压制他的实力。

    找了一个平地,宁城将阿离放在地上。

    阿离昏顿不醒,就好像陷入了一种无限制的沉睡当中。哪怕宁城去掉了她身上的禁锢,她一样的是沉睡不醒。

    宁城接触过愿力,可隐约感受到阿离不断的在用自己的生机和神魂为一种愿望祭拜。不用问,宁城也知道这是蓝冰干的事情。

    如果宁城还是上次来的那种修为,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现在哪怕在破则之地,宁城对这种愿力的禁锢也是毫不在意。

    他抬手再次在阿离身上拍下数百道手印,阿离生命愿力的流逝渐渐减弱。一直在为祭拜存在的灵魂,也慢慢的稳固下来。

    当宁城送入两枚丹药进入阿离口中之后,她彻底的醒了过来。

    宁城取出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并没有说话。他看的出来,阿离在这里祭拜雕像,估计有很多年了。若是他再晚来个一两年,恐怕阿离真的只能成为一个永远祭拜雕像的无魂之人。

    “是你,宁城?我……”阿离认出来了宁城,她勉强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可怕,生机更是脆弱的随时都会消散掉。

    宁城叹了口气说道,“是我,你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是不是那个蓝冰将你禁锢住,祭拜蓝诚愿族神像的?”

    阿离回头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峡谷,惊慌的看着宁城,“你杀了蓝冰?灭掉了蓝诚愿族?”

    宁城摇了摇头,“还没,不过我可以帮你去报了这个仇。只要我准备妥当,我可以轻易灭掉蓝冰。”

    宁城没有吹牛,之前他在广场中间,差点被愿族的愿力禁锢住。现在他从外到内,利用阵法打进去,和在里面被禁锢住是两回事。

    “不要……”阿离赶紧叫道,说完她有些惊慌的看着宁城,“求求你不要灭掉了蓝诚愿族,愿族能生存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阿离也是为了愿族,这才对我动手。对不起,你给我的古荒愿蝶……”

    不等阿离将话说出来,宁城就淡声说道,“我知道,既然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东西。是不是她发现了你身上的愿蝶,然后对你动手,抢走了古荒愿蝶?”

    阿离点了点头,“我蓝诚愿族是一个感恩的种族,之所以能存活到现在,那是因为感恩。蓝冰心性太狠,性情太凉薄。我觉得她不适合带领我蓝诚愿族,所以不打算将古荒愿蝶交给她。就在我准备离开这里,出去寻找适合我蓝诚愿族的王上之时,她知道了我有古荒愿蝶,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这个女人太毒辣,我敢肯定,蓝诚愿族会在她手中灭亡。你现在是怎么办?还要回去吗?”宁城问道。

    如果阿离还要回去,宁城绝对不会去阻拦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阿离愿意将自己的生命献给蓝诚愿族,他没有那么多口舌去劝导,他自己现在还中毒不解呢。

    阿离看了看那峡谷,好一会才缓缓的摇了摇头,“我的愿力和生命都交给神像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蓝诚愿族之人。”

    “既然不愿意回去,那就和我一起出去吧。愿力这东西不修也罢,我这里别的没有,就是功法多的很。”宁城一摆手说道,他对蓝诚愿族可没有半点好感。

    对于拿走了两枚阿含无则果,他更是没有半点歉疚之情。古荒愿蝶是蓝诚愿族的第一宝物,蓝冰抢走的古荒愿蝶可是他的东西。他送给阿离,可没有送给蓝冰。

    阿离忽然跪倒在地,“阿离愿拜你为师,请师父手下我。”

    宁城有些愣神的看着阿离,“我比你还小,怎么做你师父?”

    阿离眼神有些凄凉,她没有说话。

    宁城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阿离一直呆在蓝诚愿族,现在从蓝诚愿族出来,既没有了愿力,也没有任何修为。可以说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如果将她送到任何一个地方,她这种容貌,唯一的机会就是成为别人的玩物,然后到死亡而已。她拜自己为师,也是想要找一个依靠。

    (第二更晚了些,还算是送上了。明天的更新可能无法保证,落下的我会补上去。今天就到这里了,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