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二五一章 阴氏角下的祭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二五一章 阴氏角下的祭台

第一二五一章 阴氏角下的祭台



    澹台依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宁城相比起来相差太远,既然和宁城一起来这里。加上在这个地方她还要依赖宁城。真要和宁城抢夺造化不灭斧的斧刃残片,显然是不明智的事情。

    所以宁城的话一说出来,她就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次是宁兄带头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找到造化不灭斧斧刃残片,那这个残片归宁兄所有。如果宁兄愿意的话,那就允许我对这个残片感悟一段时间。”

    甄小冰连忙跟着说道,“对对,我和姐姐的想法是一样的,宁大哥能让我感悟一下这个不灭斧斧刃残片,我就是非常开心了。当然,如果宁大哥觉得不方便,我能跟进来见识一下,开阔一下眼界,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宁城知道这两个人的心思,他呵呵一笑,“既然大家都是冒着生死危险来到这里,自然对不灭斧的斧刃残片都有想法。还是这样吧,这不灭斧斧刃残片,谁得到了那就是谁的。”

    甄小冰连忙对宁城躬身一礼,“宁大哥心胸开阔,实在是让小弟惭愧。”

    宁城没有理会甄小冰说的话是真是假,他很是干脆的直接跨过木门。

    和宁城想的一模一样,他刚刚跨过木门,就和之前陷入梦魇幻阵中一般,整个人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毫无借力之处。此时无论他的神识还是神元都是无法伸展和释放出来。

    宁城知道这绝对不是之前的那个梦魇幻阵,这次是真的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中。这个无底深渊限制了他的神识和神元,和那个梦魇大阵一般,任何人一落下来,就会被禁锢住神识和神元。

    明白这一点后,宁城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他神识强行伸展出去。果然,和之前在梦魇大阵中不同。在梦魇大阵中,他的神识再强行伸展也无法触摸到外面分毫。此时不在幻阵当中。在强行伸展之下,他的神识反而看见了周围数米的地方。

    不能伸展神识的地方。宁城经历过许多了。无论是天罡空间,还是永望深渊、葬影蓝沙或者是破则之地。

    这些地方都是隔绝神识的所在,但只要他进去,就算是再隔绝神识,他的神识最终也能从无到有,然后再慢慢延伸出去的。这除了和他的星空识海有关系外,同样的和他不断淬炼自己的神识有关。

    一旦神识伸展出去,哪怕只有一厘米。对宁城宁城来说,这里就无法再禁锢住他的神识。果然当宁城的神识伸展出去后,他神识伸展的范围就从一米到了十米,这中间仅仅是数个呼吸而已。

    阴氏角这个木门内的深渊,就好像无底洞一般,从宁城进来到现在,依然是在不断的飞速下坠

    。

    当宁城的神识伸展到二十米的时候,他的神识扫到了澹台依和甄小冰。甄小冰明明才是化道实力,在这种隔绝神识神元的无底深渊之中,比澹台依轻松多了。

    在甄小冰的身周是一大片淡紫色的云彩。云彩蕴含着大道道韵。这云彩偏偏将他裹住,让他不会迅速下坠。他甚至还有心情四周张望一下,不过宁城感觉的出来。他的神识是丝毫都无法外放。

    澹台依就不同了,澹台依还在急剧下坠,若是她中途不想出办法的话,最后被摔死也不是不可能。

    宁城加快了下坠速度,他没有立即抓住澹台依。在他看来,以澹台依在虚空中的经历,不会如此轻易就摔死。宁城可不相信这个女人真将她的小命寄托在他的身上,她肯定有底牌。

    随着下降速度越来越快,澹台依忽然抬手丢出了一道红色厚书。这本厚书一出来,就化成了一道道红色的涟漪火焰波纹。火焰波纹落在澹台依的脚下。澹台依的速度当即就慢了下来。同一时间,在澹台依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果然啊,宁城心里暗道,这个女人真的是有后手。看澹台依的样子,应该是催动了某种秘法,然后释放出神识祭出了那本红书。那红书来历显然非同一般,在这种强大的神识和空间压制下,依然可以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至于甄小冰的那个紫色云彩,宁城更是看不出其中的道韵痕迹。只能隐约感觉出来,那紫色云彩蕴含的道韵痕迹很强大,甚至不会比他的归一道弱。不比归一道弱,宁城心里甚至一跳,这是什么大道痕迹?难道又是一个造化功法延伸出来的大道?

    “啊……”澹台依轻呼一声,宁城看见她整个人已经悬浮停在了一片尖锐的隐约厉芒之上。

    宁城的神识这个时候完全可以扫过周围数百米的范围,在他神识能扫到的范围全部是竖立起来的尖锐锋芒。这些厉芒不是真的利刃组成,而是由一些道韵规则组成。宁城可以想象,一旦他没有神识,依然和之前一样直接摔落下来,在这种道韵规则组成的厉芒之下,恐怕连元魂渣子都不会存在。

    澹台依虽然悬浮在了尖锐的隐约厉芒之上,整个人都有些颤抖,看样子她在这里坚持也很是困难。

    在这隐约的尖锐厉芒之下,铺着一片森森的白骨,可以看出这里不知道死去了多少人。

    “宁兄,你在不在?”澹台依颤声叫道,她现在勉强可以强行释放出神识,显然不能伸展出多远,也支持不了多久。

    “宁大哥,你在吗,这里很危险……”甄小冰惊慌的声音传来,宁城的神识很清楚的看见,他的脸色惊慌,事实上比起澹台依,他要轻松多了。他脚下紫色云彩悬浮在尖锐的道韵规则厉芒之上,显得游刃有余。

    宁城沉声说道,“两位跟着我后面来吧。”

    说完,宁城抬手祭出了一道破则神通,同时丢出了一个明光阵盘。

    果然破则神通一祭出,澹台依就感受到周身一轻,外放的神识顿时轻松起来。而她脚下那竖立起来的厉芒,也变得更加隐约,威胁也下降到了最低。若是宁城的神识再强大一些,破则神通施展出来,恐怕他们脚下的规则刃芒早已消失不见。

    宁城微微松了口气,看样子在这里布置下各种诡异阵势的家伙,也不能碾压他。如果真的可以碾压他,他的破则神通在这里就不会起作用

    。

    “宁大哥你真的好强,幸好我是跟着宁大哥一起进来的,否则的话,我恐怕又要逃出去了。”甄小冰脸上带着浓浓的敬佩说道。

    宁城知道在他的破则神通之下,甄小冰的神识已然可以外放一段距离。好在这家伙还知道说实话,他是可以逃出去的。

    宁城的破则神通一旦起作用,三人就再也没有威胁,半柱香时间,宁城落了下来。在他们的脚下已经没有了任何道韵规则锋芒,三人所处的地方是一片灰色地面。

    “谢谢你,宁大哥,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恐怕我很难逃出这里。”澹台依改变了称呼,说话依然是心有余悸。

    她的确有手段逃走,可在那种情况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而且根据她的经验来说,成功的可能性很低。

    宁城没有回答澹台依的话,他摆了摆手,传音给澹台依和甄小冰说道,“你们的脚不要落地,最好和地面有一个极小的距离。

    脚下的灰土给宁城的感觉很是不好,有一种极度的危险。

    “宁大哥说的对,我也觉得是这样。”甄小冰恭谨的声音再次传来。

    宁城没有再说话,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一个出现了一道裂缝的半弧形隔绝禁制上。

    那一道裂缝越来越大,最后裂缝中的东西完全显露在三人面前。这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祭台,在祭台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块半尺残片。这残片隐隐约约,散发出淡弱的光芒。

    浓郁的杀意从这残片中渗透出来,哪怕是宁城的神识落在上面,也感觉到一种心悸。似乎一不小心,他的神识就会被这残片直接斩开。残片的形状一看就是巨斧上的刃芒。

    斧刃残片上的道韵一波接着一波,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字迹在其上缓缓浮现,不断波动。

    “不灭斧斧刃残片?”澹台依和甄小冰眼里露出热切的神色,就算是再不懂,也知道这摆放在眼前的半尺斧刃残片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那不断波动浮现的字迹,就是所有人都在说的造化功法。

    “……造化之下有不灭,阳清之上为天道,阴浊之下为地道……”果然是造化功法,宁城一看这残片上蕴含的大道道韵,还有那隐约大道字迹,就肯定这真是造化功法。

    不过宁城的目光很快就从这不灭斧的斧刃残片上移开,他的目光落在了那黑色的祭台上。

    这祭台他很熟悉,只是当时他看见的不是祭台,而是一个祭坛。那个祭坛就是祖库祭坛,祭坛锁定了三根巨大的索链。这三根锁链锁定的人是盘千,除了这三根血链之外,还有长满噬心虫的血池。

    后来他救了盘千,那祭坛就自动消失在虚空之中。今天宁城在这里看见了祭台,尽管这祭台不是祭坛,宁城依然在其中感受到了熟悉。

    (因为家乡电视台安徽卫视特意来上海为我做一个访谈节目,我很是感激,当即就从广州赶到上海。然后今天要回宣城取景,我们又回到宣城。中间时间算的有些差异,耽搁了更新。老五在这里道歉,请我大造化的朋友谅解。今天两更依然会送上,只是会晚一些。采访明天还有一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