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二五七章 两次夺舍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二五七章 两次夺舍

第一二五七章 两次夺舍



    见钟无尘老老实实的接过玉简出去,沈琇莹忽然皱眉说道,“这个人也跟我们一起去?”

    邙勇这次没有说话,将目光看向了宁城。宁城微微一笑,“别看我这个跟班道韵模糊,看起来才道元初期,事实上他的实力很强。道韵模糊是因为他正在感悟一种新的神通,一旦他的神通学会,他的实力恐怕会远远超过我。”

    宁城这话倒是没有什么夸张,他心里有一种预感,钟无尘如此执着的想要感悟七桥神通,恐怕不仅仅是喜欢这个神通。钟无尘很有可能是借助七桥神通,去构造自己的世界。

    一旦钟无尘学会七桥神通,也许就是他证道第三步的时候。尽管宁城不知道钟无尘证道了第三步,实力到底有多强大,他总觉得比玄黄天外天的那个枫黄眉要强大很多很多。

    沈琇莹的目光盯着宁城的眼睛,“宁道友,邙勇道友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一个化道后期。邙道友说你很强,我相信你应该证道道元了。但是这次组队横穿迦量山,大家都是一个人,只有你带一个和我们差不多修为的帮手,这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

    沈琇莹的话还没说完,邙勇就看见宁城在皱眉,他连忙打了一个圆场说道,“宁兄,沈师姐的意思是,如果你的那个朋友可以不和我们一起去的话,就让他留在这里。”

    段冠玉也点点头,“沈师妹说的没错,既然大家组队横穿迦量虚空山,那就应该按照规矩来。”

    宁城明白了几人的意思,这是不放心他啊。一旦因为某一种宝物大家吵闹起来,他这边有两个人,显然占据了上风。

    让钟无尘留在陨仙舫虚市,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如果钟无尘真是他的跟班倒也好说,关键是钟无尘不是他的跟班。

    见几人都将目光看向自己,宁城忽然说道。“我之所以加入这个小组,是因为我有顶级飞行法宝。邙兄,我们回来的时候,还要不要用我的飞行法宝?”

    邙勇说道。“这倒是不需要,不过我和宁兄有约定,自然要陪宁兄走一趟。”

    宁城淡淡一笑,“多谢邙兄,至于陪我走一趟。那就算了。这样吧,我们在穿过迦量山后,各奔东西。我带着我的跟班不跟三位一路,我们有另外的事情要做,必须要带着这个跟班,如此可行?”

    邙勇疑惑的看着宁城问道,“这样一来,宁兄岂不是吃了大亏?”

    宁城呵呵一笑,“吃点亏好,总比别人始终惦记着我在占便宜要好的多。”

    见段冠玉和沈琇莹都不说话。邙勇犹豫了好一会,忽然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委屈宁兄了。等大家分手的时候,我必定将宁兄需要的东西交给宁兄。如果宁兄不放心的话,我倒是可以立下契约。”

    宁城一摆手,“不用,我很相信邙兄,邙兄到时候必定会将东西给我。这一点,我放心的很。”

    “好。宁兄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邙勇连声说道,他心里很是遗憾,不能陪宁城一起去寻找星空轮的器灵。事实上他对宁城的星空轮是真的很在意,如果这星空轮是他的。他在浩瀚虚空中行走,安全了至少一倍。

    宁城如此说话,就是段冠玉和沈琇莹也没有了任何可以挑剔的东西。

    就在场面陷入尴尬之后,钟无尘回来了。让宁城疑惑的是,在钟无尘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才化道境界,但是周身道韵强悍。带着一股浩瀚虚空的血腥杀气。一头枯黄的长发披在后肩,显得极为洒脱。

    “老钟,这是谁?”宁城看着这化道圣帝疑惑的问道。

    钟无尘嘿嘿一笑,“我在任务大殿刚刚发布完任务,这家伙就说他知道幻海渡晶的详细位置。虽然我知道哪里有幻海渡晶,却没有详细位置,我说的那个地方,一旦找起来恐怕好多年也不一定能找到。既然这人知道详细位置,我就将他带回来了。不过这人被夺舍过,而且还不是被人夺舍了一次。你问的时候要小心一些,别被他骗了。”

    听到钟无尘的话,这黄发男子微微一震,他略为有些惊异的看着钟无尘。这家伙竟然可以看出他夺舍过?要知道很多混元圣帝,甚至合道强者,也不一定能看出这一点。

    宁城将目光落在了这带着虚空沧桑的长发男子身上,说实在话,他感觉这化道圣帝有些古怪。至于这古怪是不是夺舍过的,他还真不敢肯定。

    长发男子见宁城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抱拳说道,“晚辈彭煜,一直在虚空浪迹,所以知道……”

    宁城抬手止住了彭煜的话,对邙勇三人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事情,我建议我们现在就走。”

    “我同意。”沈琇莹这次倒是第一个响应宁城,她之所以留在陨仙舫,就是为了横渡迦量山。和宁城一般,她也有自己的事情。横渡迦量山除了寻找感悟远古大能的道韵规则,还要为了寻找属于她的功法。

    无灵根属性的人,修炼起来速度是别人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同样的,他们需要的各种资源也是远远胜于别人。这些资源,就包括了修炼功法。

    ……

    六人离开陨仙坊虚市,宁城祭出星空轮后,沈琇莹和段冠玉才明白为什么邙勇一定要邀请宁城加入他们了。

    不要说星空轮的这种速度就会为他们减少无数的危机,就算是时间上,也会节约一大半。如果他们早知道宁城有这种飞行法宝,他们绝不会开口反对的。段冠玉隐晦的看了一眼一上星空轮就打上禁制,似乎在一个阵法中感悟什么功法的钟无尘。终于还是将想要星空轮的可怕念头强行压了下去。

    他很清楚邙勇的精明和手段,如果星空轮这么好要,邙勇就不会邀请这个宁城了,而是直接将星空轮弄来。别看邙勇表面一副客气君子的模样,内心绝不会如此。

    星空轮很宽敞,宁城控制星空轮,各人都在甲板上布置了临时的修炼房间,互不干扰。

    宁城却将彭煜叫道了面前,“你之前说你知道幻海渡晶在什么地方?”

    彭煜恭谨的说道,“回前辈,是的。迦量海我有印象,幻海渡晶只有迦量海有。但是迦量海无边无际,以前辈这种通天手段,想要查遍整个迦量海,没有数百年时间根本就办不到。如果有晚辈带路的话,找到幻海渡晶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宁城心里大骂,这钟无尘果然不可靠。这家伙只是说迦量海有幻海渡晶,却不说这幻海渡晶如何难找。反正这家伙跟在他后面,只要有七桥界书可以感悟就行了,至于能不能找到幻海渡晶,这家伙恐怕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至于将彭煜找来,说不定还是怕自己拉着他寻找幻海渡晶,浪费他的时间。所以,他干脆找个人来帮忙找幻海渡晶。若是彭煜真的知道幻海渡晶的位置,倒也是不错,就怕钟无尘这家伙敷衍了事。

    想到这里,宁城脸色一沉,“彭煜,莫非你在信口胡扯?迦量山有多险峻和危险?以你的这点修为,就横渡过迦量山?”

    彭煜不慌不忙的说道,“之前那个钟前辈也指出了晚辈夺舍过,晚辈的确是被人夺舍过,而且也的确不止一次。正因为被夺舍过,晚辈才知道一些迦量山的情况。”

    “你老老实实的将这事情说出来,如果有半个字的偏差,别怪我不客气。”宁城语气冰寒的说道。

    “晚辈不敢。”彭煜赶紧说道,“当年晚辈在一个比较寻常的仙界位面修炼,晚辈资质和对大道的感悟能力也算是不错。经过无数年的艰辛修炼和生死徘徊,晚辈终于塑道成功。可惜的是,晚辈所在的地方位面太低,晚辈虽然塑道成功了,却不得其法,有了很大的后遗症。”

    “你继续说,后来如何?”宁城点点头,这他相信彭煜说的。在低级位面的星空中塑道,就算是得到了其法,规则也不适合。低级位面的规则塑道,造成自己的大道畸形,甚至束缚住了以后的发展,或者是直接解体,都不是不可能。

    “后来晚辈壮士断腕,借着一次大战重伤的机会,干脆将自己的大道凝聚成了一枚种子。然后任凭这枚种子吸取天地道韵,重新酝酿自己的大道。”

    彭煜的话让宁城很是感叹,这家伙可真够狠的。凝聚成一枚种子,一旦被人察觉,很有可能神魂俱灭,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让晚辈庆幸的是,晚辈的种子在被人扔进虚空后,终于完善了自己的大道。这个时候,有人得到了晚辈的大道种子,晚辈借机夺舍成功。”

    宁城也只能心里同情彭煜夺舍的那个家伙,在星空中修炼,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你继续说吧,这是第一次夺舍,第二次呢?”宁城示意彭煜继续解释夺舍的事情。

    彭煜见宁城表情缓和,更是平静的说道,“第二次晚辈在虚空中试炼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残魂,这个残魂就是从迦量山对面来的,他要对晚辈夺舍。因为晚辈对夺舍的事情很是在意,并且凝练了多年的元神。这个残魂虽然强大,却是残破不堪,最后晚辈反而吞噬了这个残魂的元神意识。”

    (看过威信周边物品的道友觉得如何?老五是非常喜欢的,我正想着能不能将这些东西全部做出来。想想出去有点什么事情,一亮手中的空间戒指,那是多拉风的事情,嘿!)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