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四三四章 圣域河的变化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四三四章 圣域河的变化

第一四三四章 圣域河的变化

    “多谢宁道君援手……”印岑和雷沙强压住内心的惊惧,上前感谢宁城。【全文字阅读】

    他们知道宁城强大,也没有想到宁城强大到了这种地步。昂斯这种强者在宁城面前都几乎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光明圣域想要对付宁城,那就是一个笑话。当初幸好他们没有出手帮助莒尽和尤洗,否则的话,今天就是他们两人的忌日。

    宁城落在了广场之上问道,“光明圣域的十大道君为何只剩下你们两人?还有那莒尽去了什么地方?”

    印岑恭谨的回道,“光明本源珠突然在黑暗天出现,不但如此,光明卷也出现在黑暗天…....”

    宁城疑惑的问道,“光明卷不是在光明库中吗?就算是被拿出来了,也是在光明天的人手中吧?”

    印岑小心说道,“不知道道君可否记得种镜大师?”

    宁城点点头,种镜他自然记得。当初如果不是他突然加入争夺光明库当中,第一个进入光明库的恐怕就是种镜大师了。

    见宁城点头,印岑继续说道,“种镜大师拿走了光明卷,后来圣主想要问种镜大师交换光明卷的时候,种镜大师消失不见了。这次光明卷和光明本源珠同时出现在黑暗天,这都是我光明天的东西,自然不能落在黑暗天……”

    不等印岑说完,宁城就明白过来,“这么说莒尽是带着其余道君去了黑暗天,抢夺光明本源珠和光明卷了?”

    印岑应声回道,“是的,只要能夺回光明卷,我们光明圣域所有的道君,均可参悟。至于光明本源珠,一样会被刻在这个广场之上。”

    说到这里,印岑微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按照道理说,昂斯作为黑暗天顶级道君之一。此刻应该是在和我光明圣域的道君纠缠大战才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明白了,告辞。”宁城说完这句话,虚空一步跨出。直接消失在了五色裂星广场。宁城明白印岑的想法,想要让他调查昂斯为何会出现在光明圣域。宁城对这个,那是没有半点兴趣,昂斯出现在这里关他P事。

    光明本源珠和光明卷同时出现,那绝对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人为之。不过这些也和宁城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是在跨入第三步之前,他对光明本源珠还会很在意,在自身凝聚规则,衍化世界后,就连光暗宝树他都并没有觊觎之心,更不要说是光明本源珠了。

    宁城现在最迫切的是想要离开这一方宇宙,回到五行宇宙之中。

    当年他答应穆左逍的事情,因为无法回去而无法帮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太易界在魔物的肆虐之下,恐怕早已物非人非。

    哪怕两个世界的时间有些差异。太易界也绝对不止过去了一百年。只要太易界还在,他就可以灭掉那些魔物。

    “好强,难道真的超越了合界?这怎么可能……”直到宁城消失,雷沙才震惊的说了一句。

    印岑微微松了口气,缓缓说道,“传闻超越了合界,是无法在这一方宇宙存身的。宁道君肯定还是造界境,他的界应该和我们的界都不同,他造就的恐怕是至高无上之界。

    雷沙点点头,正想说话。忽然脸色一变,“打到圣域河上了。”

    “合拢光明圣域的护阵,我们也去。”印岑显然也得到了同样的信息,这个时候。留在这里守护光明圣域完全是次要的。双方打到了圣域河,那就意味着光明天在败退。

    ……

    宁城已经站在了圣域河的边缘,当初他在这里因为动了一拳圣域河水,差点被圣域河的巨浪卷走。随后,他又在这里毁掉了曾莱夫的R身。时隔万年,宁城再次来到了这里。

    本来宁城来这里。是想要继续动圣域河的河水。除此之外,他还要进入圣域河查探一下圣域河是不是光暗宇宙的宇宙之面。

    站在圣域河边,宁城却看见了圣域河上方无数人的厮杀。

    作为太素道庭的道君,宁城带领过数千万的道庭军厮杀过,这种震撼的场面他见过。比起太素道庭的道庭军厮杀来,这种厮杀更是残酷无情。

    密密麻麻的修士被轰的落下圣域河,然后连浪花也没有一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让宁城震惊的是,那无数在圣域河上方厮杀混战的修士,竟然并没有坐在光明宝车之上。大多数人都是虚空而立,似乎圣域河这个时候变得和普通河流一般。

    但宁城知道,圣域河和普通河流绝对不一般,否则的话,那落下去的修士,不会连半点浪花也没有。

    宁城握紧长枪一步跨出,他轻松就站在了圣域河的上方。圣域河之下没有传来狂暴的席卷之力将他卷走,这一刻,圣域河上方就好像普通的地方一摸一样。

    宁城的神识落进圣域河,依然是无法渗透到更深的地方。这么多人在圣域河上面大战,似乎也没有影响到圣域河的心情,圣域河没有半点狂暴。

    在宁城刚刚站在圣域河之上时,一道乌黑的光芒就轰了下来。乌黑光芒环绕着掌控天地的黑暗规则气息,这应该是一个造界强者在出手。

    宁城懒得移动脚步,手中的造化神枪一卷,一道枪芒直接吞噬掉了这道黑暗规则气息。在吞下这道气息后,枪芒没有停下,继续划过空间,将一名造界强者撕为碎片。

    强大的道韵气息,和一名造界强者被瞬间撕裂惊动了所有的强者。同一时间,上万道神识扫向了宁城,只是这些神识在接近宁城数丈的地方,就被宁城周身的道韵规则挡住。

    “是你?”在这一刻,至少有十数人认出了宁城。

    尤洗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抛弃了对手,落在了宁城面前。

    宁城根本就不等尤洗说话,枪纹就将尤洗卷住。枪纹空间的杀戮道芒纵横,尤洗的护身领域犹如破布一般的被宁城的枪纹撕裂。

    比起昂斯来,尤洗差的太远了,在其余几人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宁城已将尤洗化成了血雾。这一切发生后,尤洗只是来得及露出一个惊容。

    在他看来,只要他缠住宁城数息时间,莒尽等人就能赶到,然后联手做掉宁城。可惜的是,他不要说缠住宁城,就连摸到宁城身边都没有办法做到,就被宁城做掉。

    一道道道则溃散开来,宁城的造化长枪再次一卷,想要将尤洗的道则全部撕掉。但这些溃散的道则犹如秤砣一般,直接堕进了圣域河,连波纹都没有起一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宁城心里一惊,神识更是仔细的观察。

    仅仅几息时间,宁城就看清楚了。除了那些落进圣域河的修士,修为低的人陨落后,血气和元神,甚至魂魄很快就会渗透到圣域河中。修为高的人陨落后,道则溃散并不散到天地间,而同样是被圣域河卷走。

    这圣域河有问题,这是宁城第三次有了这种感觉。第一次是他和棠华渡过圣域河,第二次是他单独来到圣域河想要带走一拳圣域河河水,这是第三次。这次他的感觉更是强烈。

    “宁城……”棠释第一个冲了过来,跟在棠释之后的是莒尽,还有另外一名合界强者。

    几名和莒尽等人大战的合界强者,也在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你刚刚杀了尤洗?”棠释在确定是宁城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了一句。他显然看出来了宁城的实力比上次提升了一个档次,从第二步跨入了第三步。

    莒尽脸色变化不停,印岑和雷沙即将赶来,没有发出宁城在圣主域做的事情,所以他们还没有收到宁城夺走五色裂星弓的消息。

    宁城扫了一下棠释,“我是看在棠华的份上,才饶了你这个匹夫一马。否则的话,我一样会将你棠氏的D府铲平。如果你今天敢再嚣张,刚才的尤洗就是你的下场。”

    莒尽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只知道有人去了圣主域,毁掉了他和尤洗的D府,只是他一时间无法离开而已。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毁掉他D府的是宁城。

    棠释脸色Y沉下来,一时间还真的不敢动手。他的实力和尤洗的实力应该差不多,宁城短短时间就干掉了尤洗,想要干掉他,想必也不会花多长时间。

    “这位道友请了,我是黑暗天的耶茨。道友放心,光明圣域的人如果敢围攻道友,我黑暗天必定站在道友这边。”一名身穿黑袍的合界道君在听到宁城的话后,立即上前对宁城说道,显然在他看来,帮助宁城就是帮助黑暗天。

    “刚才我杀了一个叫昂斯的人,他是你黑暗天的道君吗?”宁城丝毫都不买账,黑暗天的一个合界道君,居然想要利用他。

    “你杀了昂斯道君?”耶茨的脸色一变,随即手中的诛神钩化成了数百道黑暗道则,卷向了宁城。

    同一时间,跟在耶茨身边的另外两人,也是祭出了法宝。

    宁城动都没有动,长枪卷起。

    枪纹撕裂空间,耶茨的数百道黑暗道则,被宁城枪纹卷起的层层撕裂空间吞噬,半点波纹都没有起来。

    一种错位的虚空气息传来,耶茨和他身边的两名道君都是脸现惊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