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八十一章 时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八十一章 时机

第八十一章 时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地图确实是不少,却不是我弄出去的,而是这个人弄出去的。”灰衣人说话间已经从身下的血池中拎起一句骸骨。

    这具骸骨哪怕浸泡在血水之中,依然全身发黑,但是一种淡淡的威压传来,让宁城立即就知道这骸骨的修为绝对不低。

    灰衣人非常客气的向宁城解释了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一个人不够啊。”

    他的话刚刚说完,几道风声响起,又是数道身影落了下来。宁城看见了于兴和裴光赫两人,还有两人宁城根本不认识,有一人的修为却已经是凝真七层,另外一人也是凝真三层。

    几人来了后,都和宁城一般,惊异不定的看着血池和血池中间坐着的灰衣人。

    “这下够了……”这灰衣人说着,接连虚空丢出去数十个阵旗,这才说道:“好了,不会有人来了。几位能来到这里,想必阵法水平都不错,阵法水平不错的,肯定是聪明人,聪明人的血最适合我晋级,大家都进助我晋级吧。”

    这灰衣人说完,宁城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带起,这股力量拉着他要跳进血池之中。

    宁城反应极为迅速,在这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这灰衣人本来是靠这些血线流进血池来修炼。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需要几个人跳进血池帮他修炼。

    明白进了血池就是对方修炼的原材料,宁城哪里会愿意进入血池,他毫不犹豫的强行后退,想要脱离这股强大的拉扯力量。

    “扑通”宁城看见那名他不认识的凝真三层已经率先跳进血池了,这人跳进血池后,血池只是泛起一些血泡,就恢复了平静。

    那名凝真七层的修士忽然厉声喝道,“此人不敢找筑元境之上的修士过来,他自己的修为绝对不会太高,我们拼死一战,就有生机。如果这个时候各自抵抗,那是绝无生理。”

    裴光赫立符声说道,“这位朋友说的不错,一起动手。”

    说话间,裴光赫已经先行祭出了一柄长剑。于兴更是什么话都不说,八角铁锤也轰了出去。那凝真七层的修士施展的是一方黑印,黑印带起的威势最大,化成了方圆半丈的巨石轰向了那灰衣男子。

    宁城一边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同时也祭出一柄红色的飞剑杀向了灰衣人。他总有些怀疑裴光赫,在动手的时候依然保持着对裴光赫的警惕。

    灰衣人见四人同时对他进行攻击,顿时冷哼一声。抬起枯瘦的双手在虚空之中抓去,随着他几下一抓,几件攻向他的法器瞬间就顿滞了起来。

    “老东西,我和你拼了……”于兴大喝一声,忽然再次扔出一个八角铁锤。同时身形迅速的后退。

    宁城心里一跳,他感觉于兴这种后退速度太快了,他拼尽全力,也只能控制住自己留在原地,怎么可能后退的这么快?

    原先他一直以为那个裴光赫有问题,现在看来于兴才有问题。宁城想都没想,再次强行运转真元,强行拉开了和于兴之间的距离。

    于兴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宁城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一般,他突兀间又祭出一柄白色的飞剑,飞剑带起一片剑幕,轰向了那名凝真七层修士的后背。

    凝真七层的修士正全力控制自己的黑印,哪里想到己方的人会突然偷袭?他明白过来后,下意识的要往前让开背后的剑幕偷袭。却忘记了前面正是血池,他这一让,那种拉扯力量立即强大起来。

    直到此时这凝真七层的修士才反应过来,顿时睚眦欲裂,他知道自己落入血池再所难免。

    此人很是果决,发现自己无法逃脱落入血池之后,索性飞向血池,在血池上方的空中就喷出一口精血,那原本攻击灰衣人的黑色大印忽然再次膨胀。

    他要自爆自己的法器,宁城立即就醒悟过来。他毫不犹豫的控制已经悄悄附在红色飞剑上的七曜冰针攻了出去,这个时候不帮忙要到什么时候?

    灰衣修士冷笑一声,想要自爆法器攻击自己,做梦。他一抬手,就要祭出一面盾牌。

    只是他的盾牌还没有祭出,就感觉到一道细针法器刺破了他的护体真元。

    “不好,被偷袭了。”这灰衣修士这个念头刚一出来,浑身的经脉一疼,一种冰寒气息从他的经脉迅速延伸到丹田。似乎只要一时半刻,他的丹田就会被毁灭。

    此时灰衣人哪里还顾得上头顶上方要自爆的大印,体内真元强行运转之下,已经逼住了宁城的七曜冰针。

    几乎是在于兴偷袭那凝真七层修士,那凝真七层修士冲向血池准备自爆法器,宁城施展七曜冰针偷袭灰衣人的同时,裴光赫抬手挥出了一道符箓,没有了灰衣人的影响,那道符箓将他的身体包裹着,瞬息间就从这血池周围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这裴光赫的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半息不多,半息不少。如果给其余人,就算是有这种符箓,也极少有能如裴光赫这样把握时机的。

    “扑通”这名凝真七层的修士终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落进了血池,血池又是一些血泡翻滚起来。

    “轰”一声炸响,那膨胀的黑色大印忽然爆炸开来。强大的爆炸力量,将血池中的血水带起一道道血柱。

    宁城在控制七曜冰针偷袭灰衣人的时候,再次是一拳轰出。这是他唯一的一拳杀招,拳斧。

    凌厉的巨斧杀意带成一条线,直接从侧边轰在了于兴的身上。

    于兴刚刚成功偷袭那凝真七层的修士,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自己的飞剑,就被宁城偷袭。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躲避,直接被这一道拳斧轰中。

    一道血光从于兴的腰间喷出,于兴踉跄着冲向了血池的方向,宁城紧跟着过来,没等于兴还击,又是一拳轰了出去。

    于兴心里大恨,他没想到宁城反应这么迅速,而且还不断的攻击他,甚至连灰衣人都没有攻击。他要收回自己的法宝挡住宁城的攻击已经不现实,唯一的退路只有血池,不退就是被拦腰斩断。

    “扑通”于兴第三个跳进了血池。

    在于兴跳进血池的时候,宁城才真正的祭出了自己的法器,背后的长枪带起一片枪芒,二十二道枪影犹如二十二道冰凌一般瞬息间就形成了一个玄冰枪网。

    宁城哪里还会留半分余力,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在仓促之间离开这里。现在灰衣人被那凝真七层修士的法器自爆重伤,他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那可真是白痴了。

    灰衣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一个皮包骨头般的身躯。在他的左胸有一个巨大的血洞,就连他的脸都被黑印法宝炸去了半边。没有了衣服遮掩,宁城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这灰衣人根本就没有双腿。

    如果不是宁城的七曜冰针偷袭,那凝真七层修士的大印就算是爆炸,也最多只让他轻伤一下而已。而现在,他不但重伤了,而且体内的七曜冰针还没有逼出来。

    如果宁城不继续攻击,他迟早会逼出七曜冰针的,只是宁城如此时机的攻击,根本就让他没有半分机会。

    灰衣人刚刚抬手祭出一面圆盾,就顿滞住了。七曜冰针在他祭出圆盾,体内真元稍微迟缓的同时,已经轰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被七曜冰针轰中,灰衣人的丹田瞬间化为齑粉。宁城的二十二道玄冰枪芒尽数落在了这灰衣人的身上。

    “咔咔……”

    一阵阵的碎响传来,灰衣人被宁城的七曜冰针和三十六玄冰枪技化成了一片冰凌,整个身体犹如碎冰一般破裂开来。

    他临死之前依然不敢相信的看着宁城,在他眼里,宁城虽然第一个来这里,可是宁城的修为是最低,最不必在意的。最后他却死于这个修为最低的人手中,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修为最低的人每一次出手,就好像计算过的一般。不多一息,不少一息。

    而且他最厉害的一招,竟然不是一开始和别人一起的雷霆攻击,而是在最后时刻给他致命一下。

    “哗”灰衣人化成的碎冰终于变成了一小堆冰渣。

    宁城感觉到周围的压力一轻,他浑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此刻他很是感激那个凝真七层的修士,如果不是那人临死前自爆法器,他绝对无法杀掉这个灰衣人。

    (一更送上,请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