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百三十四章 越莺相助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越莺相助

第一百三十四章 越莺相助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宁城知道自己伤势太重,他不敢直接回去,而是换了一个方向拼命狂奔。他的真元和神念本来就比一般的凝真修士强大,现在他不要命的燃烧真元,那速度更是迅疾无比。短短时间,就奔出了凝真修士的神念范围。

    不过宁城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肯定会被筑元修士追到。在逃出了一定的距离后,宁城直接躲进一处沟壑中,同时丢出了数十枚阵旗。

    这是宁城在最短时间内布置的二级屏蔽阵法,他知道此时除了利用阵法外,没有第二种办法。

    如果只是凝真修士追他,他还可以逃出,万一有筑元修士来追杀他的话,可没那么幸运了。幸好这里面只能进来筑元修士,否则就算是他布置隐匿阵法也没有任何用处。

    在隐匿阵法中,宁城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小心的吞下一株玄霜芝。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不但如此,在重伤之后,还强行鼓动真元,又燃烧真元逃走,对他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不是他的经脉被玄黄本源重塑过,宁城的经脉已经完全粉碎了。一个凝真四层的修士再厉害,也无法和一个筑元修士相抗衡,更何况还是一个筑元中期?

    宁城强忍住浑身撕裂的痛楚,心里一阵自嘲,他还以为旋风可以斩杀一个筑元修士。旋风能斩杀一个筑元修士,那肯定是一个筑元初期修士被他偷袭成功,否则绝对杀不掉一个筑元修士。

    之前那个筑元中期的修士重伤,也有被他偷袭的嫌疑,不然他一样别想占到便宜。

    玄霜芝效果很不错,却也不是万能的,毕竟这不是玄续丹,他的伤势依然是越来越重。如果服下玄霜芝,马上就配合真元化开灵草的药性,或者还有效果。

    现在宁城连神念都不敢伸展,更不要说运转真元疗伤了。这么多人在追他,现在他逃出去并不远,一旦有灵气波动,肯定会被发现。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后,宁城愈发感觉到虚弱不堪,如果再不觅地疗伤,他或者会再一次根基毁掉。玄黄本源帮他重塑了一次,谁知道能不能重塑第二次?他小心的伸展出自己的神念,确认周围已经没有人的时候,这才迅速窜出藏身的地方,换了一个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那条长河。

    ……

    越莺有些急躁的在并不大的厅中走来走去,她不但急躁,而且害怕。这里是河底,没有一个人,就是声音都被阵法给隔离了。

    这种孤独和孤寂,让她根本就无法安心下来,更不要说去修炼了。当初她一个人躲在岩洞中,好歹还可以听见各种声音。虽然害怕,却并不知道孤独。此时她才知道,没有声音的世界,才是最孤独的。

    宁城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一去已经将近四天时间了。

    转悠了半天的越莺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任何声音的孤独感,她要上去看看。

    越莺走出半月圆拱门,取出宁城给她的阵旗丢了下去,果然那个被宁城临时封住的残破缺口再次打开。越莺在有些冰寒的河水中游动时,却反而安静了下来,她终于听到了声音,表明了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哪怕只有水声和鱼儿游动的声音,也是好的。

    钻出水面后,越莺刚刚来得及呼吸一口气,就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宁城扑在河边。显然已经是重伤中的重伤,越莺心里大惊,赶紧冲上河去,一把将宁城抱了起来。

    越莺不是什么都不懂,将宁城抱在手中的时候,她就知道宁城还有呼吸,不过已经转为内呼吸,看样子他在自己疗伤。

    越莺稍微安定了一些,学着宁城的样子,将宁城固定在背上。当她准备钻进河中的时候,却看见了河边的血迹。越莺赶紧用水将那些血迹冲掉,这才带着宁城再次钻进水中。宁城重伤了,显然是被别人追杀的,万一别人看见了血迹来到这里,可就完了。

    好在越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直到她将宁城背进那个隐匿阵法,再次收起阵旗后,越莺那紧张无比的心才安稳了一些。

    越莺将宁城放在了那个精致的木床上,看着依然没有醒来的宁城,她觉得有些为难了。

    宁城伤势如此之重,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她总不能让宁城就这样全身湿透了躺着吧?

    思前想后半天,越莺还是将宁城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看着宁城胸口触目惊心的伤口,越莺心里暗自震惊。宁城受伤如此之重,竟然还可以回到这个地方。

    小心的将宁城身上的血迹全部擦洗干净,越莺又看了看宁城的短裤,最后终于没有勇气帮宁城脱下来。不要说脱了,就是看看她也心惊胆战。

    如果换成了安依,那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帮宁城脱光了。可是她和安依不同,她比安依要懂得多。她没有去翻动宁城的储物袋,只是将木床边原本就有的一件薄薄丝被盖在了宁城的身上。

    ……

    宁城被越莺再次带回房间的床上时,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开始在自动康复了。如果是别人如此疯狂燃烧真元奔逃,就算是不伤根本,康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宁城的经脉有玄黄本源重塑过,燃烧真元虽然严重,还不至于伤及他的根本。现在他感觉到了安全,下意识的闭起了六识。

    自从修炼以后很少做梦的宁城,再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带着洛妃回到了江州,在江州举行了一个很盛大的婚礼。妹妹若兰就在他的婚礼上,当他要和妹妹说话的时候,妹妹却不理他。说他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找到了纪洛妃,就忘记了田慕琬。

    而这个时候,他却看见了宾客中的田慕琬,只是陪田慕琬一起来的就是当初开车带她走的那个人。

    宁城顿时出了一身细汗,霍地坐了起来。

    “你醒了,吓死我了。”越莺明知道宁城的经脉跳动越来越强劲,依然担心无比。毕竟宁城从她背回来后,就一直没有醒来过。

    宁城扫了一眼放在他身边的几个储物袋,心里已经知道是越莺救他回来的。他倒在河边之前还是有些意识的,只是他的身体太过糟糕,完全没有办法回到河里。

    “越莺,谢谢你救了我。”宁城吁了口气,坐了起来,只要回到了这里,他的伤势再重,恢复起来就快。

    越莺看见宁城赤裸的上身,脸一红说道,“我一个人呆在这里面有些着急,所以就出去看看,没想到看见你倒在了河边。”

    宁城点点头,取出一件衣服随便套在了身上,吁了口气说道,“我段时间内都不会出去了。”

    “嗯,那三个月到了后,我们一起被传送出去最好。”越莺听到宁城说不出去,心里是最开心的。她就怕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面。

    宁城摇了摇头,“就算是三个月到了,我估计也不会出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我都看不出来的阵法,说不定不受传送影响。如果这里也可以被传送出去,那个开辟这里的前辈早就被传送出去了,岂能在这里开辟出一个洞府来?”

    “为什么不出去?”越莺惊讶的问到,至于宁城说的这里可以不被传送出去,她完全忽视了。

    “那个姓康的老家伙应该不会放过我,没有实力之前,我出去就是找死。”宁城沉声说道。

    对宁城来说,如果可以留在这里面,他是肯定不会出去的。毕竟他和那个姓康的还没有彻底的撕破脸,一旦彻底的撕破脸,就是纪洛妃说不定都会遭殃。

    越莺连忙问到,“康前辈很好说话啊,而且他人也好,对我更是和蔼可亲。如果你得罪他了,我去和他说说,他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宁城冷笑一声,“你去说说,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吧。你现在应该庆幸你被人挤到了这里面,否则的话,你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别以为我是耸人听闻。”

    “啊……”越莺一脸震惊的看着宁城,她甚至忘了询问宁城为什么她没有好下场了。

    宁城沉默片刻后问道,“越莺,你在五星大比第一轮中看见了多少种的变化?”

    “一共是五十多种变化,不过我感觉应该还有更多的变化,只是我没有看出来那么多。”越莺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第二轮比赛中,你领悟了什么?”宁城再次问道。

    越莺皱了一下眉头,她感觉到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不妥,她还是没有隐瞒宁城说道,“我感觉那些变化是一种功法的源泉,似乎我在那里面看见了一种最古老最神秘的东西,可是我却无法得知那是什么东西。”

    宁城听了越莺的话顿时愣住了,越莺能看见五十多种变化,就已经完全超出他的猜测了。却没有想到越莺对那皮卷变化的理解和他完全不同,他看见的是六百多种变化,他看到的变化似乎是一些功法或者是法术。而越莺却看见了一种功法的起源,难道是越莺比他理解的更为透彻?”

    (第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有月票的朋友,请再支持一张给我们的造化之门啊,谢谢!)

    ......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