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战玄液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战玄液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战玄液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到了最后黄金斧影已经成了实质一般,在宁城的周围完全是密密麻麻的扭曲斧纹,这些斧纹极细,却带着浓烈的杀意。低级修士只要触碰到,甚至在杀意的范围之内,就会直接被绞杀。

    宁城已经沉浸在了斧纹挥洒之中,就好像做泼墨画一般,不停的泼洒出墨汁。原本消耗最大的怒斧第三式,此时宁城施展起来,真元和神识消耗都到了最低。

    小岛并不大,宁城这样一路杀伐过来,很快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些郏洲修士兵赶紧退到了一边,紧跟在宁城身后。而杨弘厚聚集的修士兵队伍已经有了上千人,这个人数还在源源不断的上升。

    最初的时候,奕星海的修士兵和一下妖兽还呼啸着冲上来,要将宁城围住。到了最后,发现宁城根本就围不住,有多少死多少的时候,瞬息败退了下去。

    无论是不是修士组成的队伍,兵败如山倒,这句话对任何军队都是一样的道理。奕星海的修士兵一退后,郏洲修士兵立即就稳住了阵脚,在宁城的帮助下,已经开始反杀。

    那些战船上的奕星海修士此时纷纷涌上小岛,这些修士和被宁城赶走的修士撞击在一起,更是混乱不堪。郏洲修士在宁城的带领下,趁势占据小岛,反杀回去。只是短短时间,整个小岛周围全是血雾横飞。

    小岛是这附近唯一的陆地,谁占据了,当然是更为有利。现在郏洲修士兵占据小岛,而且以绝对的碾压气势压的奕星海修士喘不过来气,立即就引起了一些筑元修士的注意。

    两名奕星海的筑元修士放弃了他们的对手,直接冲向宁城,同时手中的法宝也向宁城全力的轰了过来。

    如果是玄液修士,宁城还会选择躲避或者是逃走。两个筑元修士,还是筑元中期的修士。宁城根本就没有半分退后的觉悟。手中的黄金巨斧直接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轰向了这两名筑元修士。

    和之前形成那带着无数裂纹的扭曲斧痕不同的是,宁城这一斧划出了一道惨烈无回的黄金斧线。这一道笔直的黄金斧线,就好像要将眼前的苍穹破开一般。带着秋风扫落叶一般的萧索。

    两名筑元修士除了攻击法宝,同时也祭出了圆盾法宝,他们远处就看见了宁城的扭曲斧痕之可怕,所以早早祭出盾牌要挡住这种可怕的扭曲斧痕。却想不到宁城临时变招,这次劈出的是怒斧第一痕。

    “轰……咔咔…….”

    强大的黄金斧线直接将一柄钢叉和一柄铜锤轰飞,再轰在了两道圆盾上,两名筑元中期修士狂喷鲜血,犹如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去。这两名筑元修士魂飞魄散,如果不是他们先行准备了圆盾,就是这一下。两人就已经被劈杀。

    只是这两名奕星海的筑元修士刚刚倒飞出一半的距离,就被从后面赶来的两名郏洲筑元修士轰个正着,两人根本就没有半分反抗能力就被劈成两半。

    这两名郏洲筑元修士甚至还愣了一下,这两名被他们斩杀的奕星海筑元修士之前和他们打了半天,他们知道这两人的强大。宁城似乎只要一招就差点杀了这两人,这是什么修为?

    “你是一个二星少尉?”其中一名筑元修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宁城的肩章问道。

    宁城扫了一下这两人的肩章,一个叫司永春,已经是三星大尉。另外一个叫宣飞鸿,是四星少侯。

    宁城没有理睬这两人的军衔比他高,只是脸色一沉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在注意这些不重要的事情?司永春你和宣飞鸿立即将这岛上所有的散兵聚拢起来,然后统一时机,一起反攻。”

    “是。”这两人赶紧应声答应,转身和杨弘厚一起去聚拢残兵。

    他们在郏洲修士军里面不错,但他们同时也是一个修士,而且还先是修士。再是修士军。宁城的修为显然远胜于他们,哪怕他们心里有疑问,这个时候也只能服从强者。

    宁城看见这两名筑元修士听了他的话,去聚拢散兵,刚想松一口气。就看见一道黑线冲了过来。

    “玄液修士……”宁城一看这过来修士的气势,就知道这是一名玄液修士。

    “给我死来。”这玄液修士站在一艘黑色的战船之上,迅疾灵活无比。他还没有到宁城面前,就祭出了一杆红云一般的大旗,红云旗带着一团炙热的红光已经将宁城周围完全裹住。

    只有身在其中的宁城才知道,他被这红云完全束缚住。这红云旗绝对是一件火属性的灵器,他在这其中只能任凭灼烧。可惜的是对方不知道他有星河种子,任何炙热火焰在宁城的体表也会被星河种子吞噬。

    所以宁城心里并没有多少惊骇,原先对玄液修士还有些忌惮的宁城,这种忌惮也完全消失。玄液修士也不过如此罢了,此时他完全可以一斧劈开这红云旗。他庆幸自己晋级到了筑元四层,如果他还是筑元一层,被这种突然席卷而来的红云旗裹住,就算是有星河帮忙,他也只能想办法撤退。

    宁城可以破开红云旗,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冲向了这名玄液修士。

    红云旗带着浓浓火焰一般的炙热红云在宁城的配合下,完全将宁城席卷了进去。这名玄液修士冷笑一声,区区一个筑元中期,也敢在这里狂杀奕星海的修士?

    这名玄液修士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他红云旗带起的炙热红云虽多,但是席卷在宁城身上后,很快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不等这玄液修士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城的黄金巨斧已经轰了出来。一道龙卷风一般的金色杀意漩涡被宁城一斧轰出,这一斧直接破开了玄液修士红云旗卷动的所有红云,漩起周围的杀意轰向了这名玄液修士。

    这玄液修士再也顾不得宁城为什么在他的红云旗下安然无恙的了,手中的红云旗往外一带,无数的炙热红云和宁城的黄金漩涡斧杀意卷在一起。

    “啪啪啪啪”的炸响声连绵不绝,这炙热的红云奈何不了宁城,同样奈何不了宁城的怒斧第二式旋风。

    猛烈的撞击之后,这名玄液修士惊骇的发现,他的真元竟然有些不济了。那无穷无尽的红云卷在了宁城的身上,就好像泥入大海一般,完全消失不见。

    当他的红云再次被黄金斧挡住的时候,这玄液修士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疲软袭来。而此时宁城的黄金巨斧没有丝毫的滞遁,甚至那漩涡的斧杀之意都没有被他完全挡住。

    不好,这人绝对是玄液修士,只是隐匿了修为。这名玄液修士在确定宁城隐匿修为之后,胆气顿寒,再也不敢和宁城纠缠。他手中的红云旗忽然气势狂涨,只是短短的一息时间,这红云旗就‘轰’的一下炸裂开来。

    他想要通过这样一招逃走,而此时宁城的第二式怒斧旋风也将周围的杀势完全聚拢,爆裂开来。

    “轰轰轰……”

    两种强大的真元杀势撞击在一起,造成了可怕的炸裂之声。

    宁城被这种可怕的真元反噬震的倒退出数步,差点就是一口鲜血喷出,不过他立即就看见那名玄液修士比他好不了多少,此时对方惶惶犹如丧家之犬,急速的在后退,甚至连落在小岛上的黑色战船也顾不上了。

    宁城哪里会让对方走掉,再次扑了上去,手中的黄金巨斧又一次带起一道撕裂斧痕。

    “你不能杀我,我是奕星海幕……”这名玄液修士在猜到宁城也是玄液修士,而且不惧他红云旗的时候,已经胆寒。

    现在他一心只想逃走,哪里还有胆气和宁城继续对杀?

    宁城看见这玄液修士已经胆寒,不敢和他动手,心里松了口气。他虽然不惧这人,但是对方要真的拼命,他就算是赢了,也是赢得很凄惨。现在对方竟然胆寒了,他哪里还会留手?

    “我不能杀你……”宁城口中说着,手里的黄金巨斧激起的黄金斧痕杀意更甚。

    这玄液修士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这一道撕裂的黄金斧痕划破他和宁城之间的距离,从他的腰间卷过。这时,他才听到宁城最后两个字,“才怪。”

    杀了这个玄液修士,宁城豪气顿生。这是他在正面硬拼当中斩杀的第一个玄液修士,虽然他的星河克制了对方的红云旗,但是宁城心里依然是信心大增。能在筑元中期就斩杀玄液初期的人,绝对不会很多。

    宁城斩杀了这名玄液修士后,第一时间就是冲过去,将他的戒指拿走。他感觉到这个玄液修士不简单,他乘坐的那个战船也不简单。是宁城看到现在速度最快的一个战船,这个战船也正是他现在需要的。

    收起戒指后,宁城立即又来到了这战船旁边,他要将这战船收为己有。

    宁城遭遇玄液修士,和玄液修士之间的生死战斗才短短的数十个呼吸时间。这短短的时间,奕星海的修士和郏洲这边的修士都忘记了纠缠,纷纷盯着两人之间的战斗。

    ......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