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第二百零五章 世态炎凉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造化之门 > 第二百零五章 世态炎凉

第二百零五章 世态炎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乘一啸似乎还没有从宁城是魔修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现在莎莎撕裂的喊叫让他明白,这些都是事实。看着这些修士一个个争着要冲向规则路的第二段,乘一啸皱起来了眉头。他明白这些人的想法,那个城小宁显然要坚持不住了,一旦等这些人杀了城小宁,想要再过去就是做梦。

    乘一啸没有跟随众人冲向那个峡谷口,哪怕伤势未愈,他也要去帮宁城一把。

    纳兰茹雪一看乘一啸的动作,立即就知道乘一啸想要做什么,她叹了口气传音说道,“乘师兄,那个人是一个魔修,姑且不论他等会会不会连你也杀。你在这里帮助魔修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我无念宗也将彻底的被败坏名声,就是宗主都无法自处。数百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会重现,谁也不敢肯定。”

    听到纳兰茹雪的话,乘一啸的脚步一顿滞,他下意识的停了下来。他去帮忙不要紧,就算是他被这些修士杀了也没有关系。可是他帮助一个魔修的事情,一旦传出去,那无念宗就彻底的被玷污了。除非他将这里所有的修士全部杀光,否则这件事肯定会被传出去。

    数百年前,乐洲还有一个凌驾于三大宗门之上的大宗,昆云宗。就是因为宗门的第一天才弟子井浩要保住一个魔修女子,杀了几个追杀那魔女的宗门弟子。结果因为这件事,昆云宗被数十大门派借口围攻,最后烟消云散。而那些围攻的大门派中,无念宗赫然在列。

    无念宗是乐洲三大宗门之一,一旦传出去他帮助魔修,甚至有居心叵测的人说他助魔修杀了其余的修士,那就算是他有一万张口也说不清楚。

    乘一啸看着这些仓促逃走的宗门弟子,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这些逃走的人。他是这样想的,别人显然也是这样想。

    无念宗小队的几名玄液修士知道乘一啸的性情,嫉恶如仇而且好打抱不平。现在乘一啸犹豫,他们可不敢让乘一啸上前,几人赶紧扶着乘一啸,连拉带拽的冲进了青石门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灵薇姐,我心里很不快活……”已经走出很远的长孙妍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贾灵薇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妍妍,我们上去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留在那里反而是拖后腿。不快活的不是我们两个人,还有其余的人不快活,他们也不得不走。”

    长孙妍没有接口贾灵薇的话,她明白灵薇姐的意思。留在那里确实是帮不上忙,而且一旦别人都走了,只有她们留在那里,肯定会被传出去帮助魔修。受累的不仅仅是她们两个,而是她们背后的宗门。她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莎莎看见自己嘶叫后,反而让所有的人都走了,她呆滞了好一会,忽然明白过来。当初她被人如此侮辱的时候,也不见有一个人出来帮忙?更不要说现在峡谷的入口被打开,所有的人都能从这里离开了。

    “我要杀了你们这些畜生……”莎莎清醒过来后,立即就祭出长剑冲了过去。而在冲出去的同时,她看见了一道乌光射向宁城,她甚至没有考虑就冲向了那道乌光。

    “嘭……”以她玄液四层的修为,就算是只有一道乌光,她也挡不住。直接被这一道乌光轰在胸口,倒飞了出去。

    这只是间隙时间,宁城已经缓过神来,他来不及去查看莎莎。太虚真魔斧已经带起了无穷无尽的扭曲斧纹,然后这些扭曲斧纹中还环绕着一个又一个的杀意漩涡。

    狂暴到极点的杀意迸发出来,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杀势,直接将这附近的一片地方全部笼罩起来。

    “轰轰轰轰……”

    法宝带动的真元和杀意轰在一起,又一次激起了漫天的真元炸裂。一些修为差的玄丹修士直接被这种漩涡斧意轰杀,而那些玄液修士,更是没有一个活下来,在这种扭曲的斧纹面前直接分裂。

    接连狂暴的激发自己丹湖中的真元出手,宁城终于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虚弱。这一波攻势之后,他的腰间又被两道刃芒扫中,血流如注。

    这里的玄丹修士加上玄液修士有百人左右,被宁城这两次狂暴的攻击,直接锐减成了九人。

    九人全部是玄丹修士,没有一个玄丹初期。

    “他不行了,我们一起干掉这个魔头……”一名玄丹修士说话间,主动先行出手。

    其余几人抱着同样的心思,全部冲向了宁城,显然都看出来了宁城已经是强弩之末。

    宁城伤势惨重,但是他的头脑却愈发清晰无比,他不退反进,太虚真魔斧又一次祭出。这次和之前不同的是,太虚真魔斧只是带出了一条斧痕。

    一条可以划破这周围一切事物的斧痕,怒斧第一痕。

    这一条斧痕将带起的狂风怒斧杀意聚集成了一条细线,锁住了周围的同时,也带起了一阵呜呜的划破空气声音。狂暴和杀意完全凝聚在那条斧线里面,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扩散趋势。

    围攻宁城的九名玄丹修士很快就发现,这一道斧痕威势极盛,杀意浓厚,只要正面抵挡,那必定会被重伤。但是这一道斧痕有缺陷,因为留了一个口没有束缚住。

    “他力竭了,这是他最后一击。大家躲过这道斧痕,接下来,他就任凭我们宰杀……”

    不用这名玄丹修士说,其余的人都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宁城力竭了,这一道斧痕虽然可怕,杀意却没有聚拢,完全可以躲过去。

    一旦这一道斧痕被人躲过,那宁城就等于白白激发了真元轰出这一斧。一旦后力不济,任凭别人宰杀是必然的。

    说起来话长,事实上只有瞬息时间,九名玄丹修士就从同一个处地方退走。宁城吁了口气,他久经杀阵,岂能不懂这个道理?

    如果这九人不退,全部迎着怒斧第一痕而上,以他现在的状态,最多只能杀掉其中三人,而其余的人恐怕连重伤都很难办到。

    好在,这九人同时撤退了。因为他的对手不知道他有碎丹珠,而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在这九人退到同一处地方的时候,宁城将早已准备好的碎丹珠激发后扔了出去。同一时间,他祭动了天云双翅。

    “不好……”一名玄丹后期立即就感受到了碎丹珠的暴戾气息,叫了一句后,赶紧往前冲。

    而早已将杀势聚拢的第一痕犹如切割豆腐一般,将他拦腰斩断。

    “轰轰轰…….”狂暴的炸裂声响起,这种狂暴的元气波动,比起宁城之前和几名玄丹修士战斗的场景加起来还要可怕一些。

    掀起的炸裂碎石和泥土,将这片地方完全化成了一片尘雾。数息之后,爆炸消失,尘雾散去,一名玄丹七层的修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手中还抓着一面灰色的盾牌。

    盾牌虽然有些损伤,却并不是很大,可见刚才他就是靠着这个盾牌逃了一命。

    他呆滞的看着周围,喃喃的说道,“只剩我一个人……”

    “你错了,你也剩不下……”宁城略带虚弱的声音传来,同时一柄极丑的灰色斧头从他的眼前划过,将他硕大的头颅带起,滚落在一边。

    宁城吞下几枚丹药,看了一下周围,刚才这里还有一百多人,而转眼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碎丹珠太可怕了,这还只是相当于元魂初期修士的一击,可见元魂修士是多么厉害。

    宁城看了看远处躺在地上的女修,心里有些伤感。就算是魔修可怕,他也是在帮人。可事实上是,除了这个他救过的女修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一把。

    世态炎凉,竟然刻薄到这种地步。

    宁城摇摇晃晃的走到女修面前,单膝跪下,将这女修扶起,他感觉自己的伤势有些严重。

    但是当宁城扶起这个女修的时候,他的心瞬间沉了下去。这个女修丹田和脏腑全部碎裂,经脉尽毁,生机竟然即将绝了。

    宁城赶紧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放入这个女修的口中,他知道就算是他也救不了这个女修。

    因为宁城的丹药,这个女修睁开了眼睛,她看见满身血迹的宁城,嘴角抽搐了几下,又流出一些血迹。

    “谢谢……”这女修艰难的说了两个字。

    宁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修是说谢谢自己不让她继续在众人面前受辱。

    “对不起,我也没有帮到你什么,如果不是你最后帮我挡了一下那一道乌芒,我还杀不掉这些畜生。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帮到你……”宁城惭愧的说道,他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帮到这个女修什么。

    这女修轻微的摇了一下头,“我叫庄香莎,是乐洲庄家的人……如果将来你能出去,我想请你将我带回乐洲庄家给庄文翰……”

    “你放心,这点事情我必定会帮你办到。”宁城肯定的说道。

    听到宁城肯定的答复,庄香莎嘴角露出一丝安慰,再次说道,“你是魔修,不要出头……”

    宁城点点头,他也明白庄香莎的意思,一旦别人都以为他是魔修,那他就再也说不清楚。一旦从这里出去,就是人人喊打的存在。庄香莎是要他易容,就算是送庄香莎遗体去庄家,也要易容。

    “告诉台奇,我对不起他……”庄香莎说完这句话后,再也无法坚持下去,就此香陨。

    (今天的第三更较晚,请明天上班的朋友不要等了。本月结束还有最后几个小时,有月票的票朋友,请支持我们的造化之门。)

    ......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