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章 适逢其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章 适逢其会

第二十章 适逢其会

readx();    如今距离李轩第一次进入混乱三国已经有快五个月之久了,按照时间来推算,经历了初期那种爆炸式的发展,黄巾阵营后劲不足、管理散乱的缺点也开始渐渐明显起来,东汉朝虽然腐朽,但即使如此,这个腐朽的国家机器一旦运转开来,黄巾这种没有明确规划,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农民起义终究无法抵挡。

    历史上,黄巾之乱这短暂的一年之中,在中后期已经开始出现各自为政乃至相互倾轧的苗头,这其中,自然不乏那些朝中智者的手笔,却也暴露了张角最大的不足,虽然他在民间有着足以颠覆大汉统治的声望,但本身并非玩政治的材料,手中更是缺乏这方面的人才。

    不过这个时期,虽然黄巾已现颓势,但作为张角的大本营,也是黄巾之乱的发源地的冀州,这种现象并不明显,黄巾依旧猖獗,不过随着卢植率领的讨叛大军的到来,也预示着这场动摇整个大汉朝根基的农民起义即将走到尽头。

    历史上,随着张角一死,黄巾立刻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可以说,整个黄巾起义,之所以能够撑到现在,靠的还是张角在民间数十年所经营下来的声望。

    冀州,钜鹿郡,一支庞大的运粮队沿着宽敞的官道缓缓而行。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在古代,正规的冷兵器战争,除了双方军队素质之外,归根结底,拼的还是双方的粮草、后勤以及底蕴。

    张角为了推翻腐朽的大汉朝统治,苦心经营数十载,这个道理,即使是外行,也不可能不懂,只是他声望虽隆,但个人之力,又怎么可能与整个东汉帝国的国家机器相比,在这底蕴一点上,就算再给他十年,也绝对处于劣势。

    而且因为事发突然,没有做好具体的规划和部署,导致黄巾大军的膨胀速度远远超过预期,有时候,人多未必就是好事,卢植的平叛大军虽然人数不及冀州黄巾,但却有着完善的后勤供给,加上冀州本土士绅相助,可说占尽地利。

    卢植显然也看出黄巾的致命缺点,并未急于求战,而是稳抓稳打,坚壁清野,不断压缩张角的生存空间,卢植的策略很简单,就是拖死对方,一旦冀州黄巾覆灭,剩下的各地黄巾将陷入群龙无首的窘境,各自为战甚至相互倾轧,灭亡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宗将军,这一代如今已经是我军活动范围,何必如此谨慎,弟兄们难得一聚,一起去喝一碗如何?”傍晚,粮队扎营,一名统兵副将来到运粮官身前,一脸谄媚的说道。

    宗盛便是这支运粮队的主将,为人稳重,卢植正是看中他这一点,才将押粮重任托付于他。

    宗盛冷漠的瞟了一眼一脸谄媚的副将,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厌恶,挥手道:“军令如山,卢帅将运粮重任托付于我,岂可有悖军规?”

    “将军所言甚是。”面对宗盛那冰冷的目光,副将深深地打了个寒颤,连忙拱手道。

    “此过暂且记下,若有下次,我容得你,但军规容不得你,两罪并罚,定叫你人头落地!下去!”宗盛冷哼一声,一挥手,冷然道。

    “是,末将告退!”副将告罪连连,知己的退出营帐,只是在转身之时,原本谄媚的脸上,却闪过一抹彻骨的冰冷。

    除了营帐,副将却并未返回自己的营帐,而是转了个弯,见无人注意后,悄悄地出了营寨,来到一座小树林旁,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食指突然放到唇边,发出一声清越的哨声远远传出。

    寂静的林间,突然多了几道黑影,敏捷的在树林中奔驰而过,顷刻间来到副将身前,单膝跪地,躬身道:“属下参见渠帅”

    “起来吧。”副将挥了挥手,脸上没了之前在军营时的卑躬屈膝,阿谀谄媚,有些粗糙的脸上,带着一抹冷傲。

    “渠帅,兄弟们已经到齐了,照这支粮队的速度,明日当可抵达官匪军营,再不动手的话,可就没机会了。”其中一名汉子站起来,躬身问道。

    副将点点头,自怀中掏出一张柏娟,就着月光,在地上铺开,咬牙冷哼道:“这是押粮队军营布防图,我负责南门防守,今夜我会调开守夜队伍,换上我们的人,我举火为号,你们带人,从这里杀入,不必管粮草,可直入中军,先将宗盛斩杀,我自有办法拖住其他三营守将!”

    “若非宗盛那贼首油盐不进,屡次以军规无视我好意,此次行动,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说到最后,副将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怒意。

    “渠帅放心,今夜,我等弟兄们定将宗盛人头送于渠帅面前,以泄渠帅心头之恨!”一名汉子躬身道。

    “出来久了,为免那宗盛看出破绽,必须尽快回去,尔等警醒些,莫要漏了行藏!”副将交代一声之后,扭身快速的返回营寨。

    ……

    “主公,附近的黄巾贼越来越多,我们已经有两天没能成功绞杀黄巾贼子了。”官道上,李林有些郁闷的对着李轩吐着苦水道。

    跟稳重的李山不同,李林身形不如李山那样魁梧高大,甚至不如普通刀盾手看起来魁梧,棱角分明的脸上,却带着几分狡黠,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安分的主,与李山的中规中矩不同,李林性格要好动许多,一路走来,也是话最多的一个。

    “这里已经是钜鹿郡范围,张角的大本营,自然跟其他地方不同,如果这里都是一些散兵游勇的话,那黄巾的败亡也不远了。”李轩翻了翻白眼,扭头看了看李山道:“距离卢帅大军还有多远?”

    李山看了看周围,闷声道:“如果中途没有黄巾贼军骚扰的话,日落之前,当可与我朝廷主力会合。”

    “那就加紧行军吧。”李轩狠狠地搓了搓脸皮,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黄巾之乱可是个大好机会,最后几个月,必须喝上几口汤,记得原著中,最后论功行赏,刘备被封做平原县尉,不过貌似没多久就挂冠而去,既然刘大大看不上,那就不如留给我吧,我不挑食的!

    三国演义中,前期刘备给李轩最大的感觉就是志大才疏,没啥本事,却又不甘平凡,关张是有万夫不当之勇,但那段时间,你武力高有个屁用啊?中平元年得了安喜县尉的职位,的确不是什么大官,但怎么说也是手握一县军队的实权官职了,在这个重视出身门第的年代,你刘备说白了,不过一介白身,有什么好不满的,如果好好经营的话,之后的讨董之战也不会孤零零的三个人跑去给人家奚落,后来的官渡之战,如果刘备在中平元年就开始经营的话,以他笼络人心的手段,未尝不能趁着这场扭转时代格局的大战中趁机渔利,就算得不到冀州,以他的手段,当个幽州的实际统治者也绰绰有余,再加上那么多年的经营部署,一旦袁氏败亡,恐怕能趁机笼络到不少袁氏旧臣,那样的话,与江东一南一北夹击曹操,曹操就是再逆天,也很难首尾兼顾。

    “嗯!?”就在李轩神游天外,浮想联翩之际,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危机感,瞬间从那种状态中清醒过来。

    “戒备!”目光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警惕的看着前方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官道,感受着脚下地面常人难以察觉的律动,修炼《黄帝心经》后,不止实力突飞猛进,最大的变化却五感的变化,常常隔着老远就能感知到危机的逼近,也是靠着这神妙的五感,让他一次次避开了黄巾主力的大力围剿。

    “哗啦啦~”随着李轩一声令下,虽然没有看到敌人,但部队还是在李山、李林以及李火、李风四人的辅助下迅速在官道上排开阵型。

    数量最多的刀盾手挡在最外围,形成紧密的盾阵,一排枪兵排在李轩五人身前,一支支冰冷的枪锋汇聚成令人窒息的死亡丛林,为数不多的二十名弓箭手被保护在最中间,凝神以待。

    李轩抬头,极目官道尽头,在那里,有一条淡淡的黑线在不断蠕动、变粗。

    “弓箭手,准备。”李轩脸上,带着一抹从容,几个月来的军旅生涯加上无数次争斗,早已从现实中那个有些痞气的学生蜕变成一个合格的将领。

    地平线上的黑线变得越来越粗,往前蠕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风中隐隐夹杂着兵器碰撞以及人死前绝望的惨叫声。

    “有人被追杀?”李轩眉头一皱,数月来争斗不休的经验,让他能从声音中大致辨别出前方发生的状况。

    “弓箭上弦!”李轩面色凝重,在这种敏感的地方追杀,被追杀的是黄巾还好,但如果是汉军的话,那一场恶战是无法避免了。

    “嘎吱~”二十名弓箭手,是李轩这段时间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精锐,每一个都是经历过十场以上恶战的百战老兵,虽然只有二十人,但每一个都是顶尖的精锐弓箭手,攻击力惊人,不说百步穿杨,但有效杀伤射程,绝对在百步开外。

    短暂的等待之后,双方的轮廓终于落入李轩的眼帘。

    当先一人,是一名汉军将领打扮,手中倒拖着一柄大刀,原本明亮的锁子甲已经破烂不堪,沾染着不少鲜血,刚毅的脸上带着愤怒、不甘以及浓浓的疲惫,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在他身后,还有十来名汉军,即便随时面临敌人的斩杀,依旧忠实的护在将领的周围,用身体为他们的将军换取一线生机。

    “我乃北军都尉,请将军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