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一章 卢植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一章 卢植

readx();    舍命狼奔中的宗盛,看到李轩一行人马,眼中闪过一抹绝处逢生的喜悦,奔跑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后方追杀的黄巾人马显然也发现了李轩一行,加速追杀的同时,分出一拨人马,直直朝李轩一行冲过来。

    “放箭!”看着冲入自己射程中的黄巾军,李轩没有丝毫的犹豫,狠狠地一挥手,同时厉声道:“绕行!”

    如果任对方这么冲进自己的阵营,定会让原本坚固的盾阵出现混乱,如果黄巾军趁虚而入,即使最后得胜,也是一场惨胜,这是李轩绝不容许的事情。

    宗盛乃卢植看重的军中小将,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体力已经不支,但还是带着自己的人马向侧面转移,避开李轩部队的正面,同时二十支利箭破空而至,冲在最前方的几名黄巾瞬间倒地,让原本气势如虹的黄巾追兵陡然一滞,趁着这个空当,宗盛带着人马彻底拉开了与追兵的距离。

    “三连射!”眼见宗盛脱险,李轩立刻命令弓箭手发出最强的攻击,三连射,正是精锐弓箭手封顶后获得的一项技能,可以一口气射出三箭,当人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甚至可以形成短暂的火力覆盖,可惜,二十名弓箭手终究有限,无法形成火力覆盖,不过也将黄巾的气势彻底压下。

    “有兵无将?呵呵,李山、李林!你二人各率一队人马左右出击,左右截断敌军,让其首尾不能相顾!弓箭手继续射击!”看着因为攻势受阻,而变得有些混乱的黄巾军,几名头目模样的黄巾军军令不一,更让原本还算整齐的阵型开始变得不伦不类,李轩果断下达了进攻命令。

    其实对方并非没有主将,只是主将在刚才进攻的过程中,冲的太嗨,被弓箭手一通射击,不幸被射中要害,悲剧的被射杀在乱军之中。

    “杀~”李山、李林各自祭起屠刀,带着一队人马从不同的方向一头冲进黄巾军中,虽然两人的武力跟那些名将相比,渣的惨不忍睹,但对付这些普通黄巾兵,却是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尤其是对方武将不幸被流矢射杀后,群龙无首之下,除了那几个黄巾头目之外,几乎没有敌手,带着各自的人马冲进去,瞬间将本就混乱不堪的黄巾军切成了三段。

    “冲锋!”眼见黄巾军大势已去,在两人的配合下,开始各自为战,李轩反手拔出环首刀,留下李风指挥弓箭手继续压制,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马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刚刚休息不久的宗盛,竟也带着他不多的人马跟了上来,显然恨极了这些黄巾军,手中一杆大刀泼风一般连砍带削,一名黄巾头目在他手中竟撑不住三招便被一刀砍掉脑袋。

    “噗嗤~”李轩手中环首刀压住一名黄巾头目的枪杆,顺着枪杆一滑,将对方整条膀子连带脑袋一刀卸掉,扭头看向宗盛的方向笑道:“将军好身手!”

    “你也不差。”宗盛古板的脸上难得的泛起一丝笑容,剧烈的喘息了两口气嘿然道,他毕竟经历一场恶战,早已筋疲力尽,若非凭着心中一股恨意和意志支撑,恐怕早已昏倒。

    “狗官,纳命来!”最后一名黄巾头目眼见大势已去,不甘的怒吼一声,举起手中的钢刀,发疯一般冲向宗盛,不顾侧面刺来的长枪利刃,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宗盛虎目生寒,想要举刀再战,却惊骇的发现此刻竟然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钢刀朝着自己脑门儿劈过来,竟连简单的规避都无法做到。

    就在宗盛惊骇欲绝之际,眼前突然一黑,李轩的身影挡在他身前,看着疯狂的黄巾头目,环首刀一扬,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对方的钢刀挡开,在对方凄厉的目光中,一脚狠狠地踹在对方柔软的腹部,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人踹的倒飞起来,随即被随后涌来的士兵乱刀剁死。

    剩下的黄巾被李山、李林二人率兵反复绞杀,早已溃不成军,眼见领头的黄巾头目一个个被杀,顿时一哄而散,一窝蜂般朝着四面八方逃散。

    “不用追了。”李轩止住想要追杀的李林,这里虽然已经接近卢植大营,但更是黄巾腹地,看看宗盛堂堂一营都尉却被人家赶得满地跑,就可以想象黄巾的猖獗。

    “在下逐县军侯,参见都尉大人。”来到宗盛面前,伸手扶起宗盛,李轩疑惑道:“不知大人为何如此狼狈?”按照汉军的编制,都尉比军侯足足高了两阶,统帅部下足足两千人马,已经可以算作一个单独的作战单位,敌人又是只有数量没有质量的黄巾军,再不济也不该混成这种模样。

    “唉。”宗盛一脸苦笑,摇头道:“军侯有所不知,也怪盛识人不明,着了那黄巾贼的道。”

    昨夜宗盛副将也就是那名潜伏在汉军中的黄巾渠帅以探讨军事为由,将另外三门副将骗到了自己营中,一举斩杀,同时调开南门部队,放进大批黄巾军。

    若非宗盛为人谨慎,及时发现了不对,带着自己的亲卫营拼死突围,现在恐怕已经跟另外三名副将一样身首异处了。

    “可惜,卢帅将运粮重任托付于胜,最终却便宜了黄巾贼子,实在有负卢帅重托!”说到最后,宗盛满脸懊悔的道。

    三国版无间道!

    李轩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词汇,古人的智慧当真不可小觑啊,不过……李轩瞅了瞅宗盛身后,那几个遍体鳞伤,却依旧站的笔直的亲卫,那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目光,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似乎这些士兵比自家的那些士兵眼神灵动多了,不过也没有深究。

    粮草被劫是大事,必须尽快上报卢植,根据宗盛带来的信息,卢植此刻已经在钜鹿、广宗一带布下三十万重兵跟黄巾死磕,听上去很气派,但想想三十万人人吃马嚼,就算暂时跟李轩没什么关系,但易地而处,也感觉一阵惊悚。

    用古代的话来说,粮草一断,军心动摇,想想三国演义中,曹操多次面临无粮窘境甚至不惜用人肉做肉脯以充军粮的事,李轩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启程,此事早一天上报,卢帅也可早做部署。”短暂的协商之后,两人最终拍板,宗盛体力耗尽,无法上路,李轩只能让人做了一副简易的担架把他抬着。

    “此物当真有用,想不到李轩兄弟还有此等才华。”躺在简易的担架上,感受着担架的韵律,宗盛对着李轩忍不住啧啧称奇,一般战场上,即使武将受了伤,也是由属下背着或者抬着,费力不说,时间长了还很别扭,如果是普通士兵的话,大多数时候会直接被安排在附近的村落里,伤好以后自行归队,战事紧急的时候,甚至会直接将伤员丢下不管,也造成现在野怪遍地的境况。

    这算个屁的才华?李轩在心中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老弟在逐县从军,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宗盛有些疑惑的看向李轩问道。

    “逐县呐?”李轩呵呵一笑:“几个月以前,已经被黄巾贼占了,我带着一干兄弟走走停停,一路流浪到这里,算起来,我们现在也算是流寇吧。”

    “老弟切莫妄言,你有军职在身,怎能算流寇,待回营后,我会亲自向卢帅举荐,为你正身,这话跟我说说就行了,外人面前,切莫妄言。”宗盛面色一肃,严肃道。

    “是,末将知道。”李轩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最需要的。

    他最多算个流浪武将,如果没有宗盛这档子事,就算卢植肯接纳他,想要融入军中怕也不容易,有了宗盛这块敲门砖,怎么说也会有点儿不同吧,最差,也能在卢植跟前混个脸熟,至于更深层次的,想也没用,人家也不可能你一来就把你奉为上宾。

    因为有了宗盛这几个伤员的缘故,行军速度慢了不少,加上还要避开可能存在的黄巾军,原本下午就能抵达卢植大营的路程,硬生生拖到半夜才抵达。

    李轩也得偿所愿见到了卢植,这位东汉末年硕果仅存的文武双全的儒将,没有想象中那样儒雅,年过六旬,皓首花白,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军人的英气,并不魁梧的身形,却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放到现代,绝对是能让无数少女花痴的老帅哥。

    “唉。”看着痛哭流涕的宗盛,卢植叹了口气道:“此事倒也怪不得你,连老夫,也没想到那高勇竟是黄巾贼子,黄巾贼能有今日之声势,也并非无脑匹夫,不过让张角那匹夫得了这批粮草,倒是有些难办了。”

    “盛自知罪责难恕,请卢帅降罪。”宗盛跪在地上,以头触地,嘶哑道。

    “此事过不在你,但军法无情,既然粮草失在你手中,你却是罪责难逃。”卢植点点头,随即道:“只是当下正是用人之际,此事权且记下,日后若能待罪立功,再免了你罪责,否则军法无情,你是知道的。”说道最后,卢植身上那股气势陡然释放,就连站在一旁的李轩都暗暗心惊。

    “卑职谢卢帅不罪之恩!”宗盛狠狠地磕了两头,才站起身来。

    “你先下去吧。”卢植挥了挥手道。

    “卢帅,此次卑职能够侥幸得脱,全凭这位将军,他乃逐县军侯,逐县被攻破后,带着部队一路流落至此,想重归军旅,您看……”宗盛连忙拉过李轩,对着卢帅犹豫道。

    “哦?你是逐县人士?”卢植扭头看向李轩,那清冷的目光,带着仿佛能够洞穿人心的奇特力量,让李轩生出一种仿佛被人看穿的感觉。

    “是,卑职本是逐县军侯,当日黄巾来袭,守城军士不敌,城破后,卑职侥幸逃出城池,收拢了一干残兵,一路辗转流落至此,还望卢帅收留。”李轩点点头,躬身道。

    卢植静静地看了李轩良久才点头道:“正好,宗盛一营被打散,你就暂时归入他麾下,听他调遣,他日战场杀敌立功,老夫定会不吝向朝廷举荐。”

    “叮~恭喜宿主获得朝廷正式任命军侯,当前等级为军侯二级,成功完成位面任务3,——加官进爵,获得奖励位面兑换点3000,位面声望100,本位面声望500,成功激活位面声望系统,奖励属将名额+2。”

    “叮~恭喜宿主完成位面试炼任务,本位面后续任务开启,由于宿主成功完成本位面试炼任务,获得本位面自有穿梭权限,可消耗100位面兑换点往返于本位面,同时宿主主世界每月可获得一次随即穿越机会,可穿梭进入其他位面进行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