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二章 攻城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二章 攻城

readx();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不过这个时节,北风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刺骨,万物凋零,为苍茫的大地平添了几分凄冷。

    军营中,李轩穿着汉军军侯制式铠甲,远远看着广宗的方向,经过一个月来正规的军旅生涯,他的气质逐渐产生了几分变化,身上隐隐透着几分军人的气质,目光更是犀利了不少。

    虽然无法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但加入卢植平叛大军后的这一个月,绝对是他在进入混乱三国之后过的最安心的一个月。

    不必去担心随时可能到来的袭击,卢植治军严谨,军规森严,加上他对自己现在的顶头上司宗盛有救命之恩,只要不触犯军规,在完成日常训练之后,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些排挤和压迫,同时还可以不断地吸收治军经验,虽然黄帝心经之中也有这些内容,甚至更加详尽,但许多东西,是书本上永远无法表达出来的。

    有些东西,书本上看来很简单,甚至不过几个字,但真正到了现实中,却难如登天,就好像有一层看不见得窗户纸,能看到却达不到,没有身临其境的体验,可能永远也无法踏出这临门一脚,也因为这一个月的军旅生涯,让李轩真正向一名合格的将军所转变。

    甚至李轩感觉,一直以来徘徊在第一重巅峰无法突破的黄帝心经,竟隐隐有一丝松动,似乎随时可能突破,却总是抓不到那一丝契机,欣喜之余,也生出浓浓的烦恼。

    壁垒森严的军营中,此刻却透着一股淡淡的不安和躁动,李轩能够感受到这股躁动和不安,看着广宗城的方向,眼中闪过一缕自嘲的苦笑。

    宗盛粮草被劫,并不是偶然,只是一个开始,但这个开始,对这卢植率领的平叛大军而言,却无疑是一场噩梦,同时也让李轩对张角多了一份书本上绝对无法找到的认识,张角或许没什么大局观,政治上也相当外行,但能够组织起如此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来看,也绝非什么庸才,至少在蛊惑人心之上,张角有着不下于刘备的能力。

    卢植在战前为了防备张角劫粮,运粮队并非只有一支,而是派出足足十五支精锐部队从各个方向运送粮草物资,以确保军中粮草不绝。

    但张角却凭着其过人的手段,虽然无法收买卢植钦点的押粮官,却收买了不少副将,人只要有了思想,就会不可避免的生出七情六欲,张角在这方面无疑是宗师级人物,通过各种手段暗中买通了不少汉军副将,甚至如之前宗盛的副将,直接便是张角安插在汉军之中的内应。

    副将的地位并不高,官职大都是一些军司马、军侯乃至屯将职位,如果是正面战场上,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就算反叛,可能会立刻被自己的部下斩杀,但如果用对了地方,却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也许是崛起于底层的缘故,张角对这方面研究明显要比卢植精通不少,一次经过精心布置的行动,卢植派出的十五支粮队,成功抵达的却只有两支,其他的有七支粮队被焚毁,另外六支却被张角截获。

    如果放到现代,这家伙绝对是属于**大叔一级的枭雄人物。

    原本卢植苦心经营的坚壁清野计划被张角这一招彻底瓦解,形势逆转。

    在这个特殊的位面中,如果是野外兵种,每天会自动获得空间发放的补给,不必为食物而担忧,但一旦加入朝廷军队,身份发生变化的同时,这项福利也会被随之取消,吃穿用度,都由朝廷来发放。

    如今,广宗城随着这批粮草的补充,暂时不必为食物担忧,虽然并未全部截获,但只是六批,节约点的话,加上广宗的存粮,也足以让黄巾挨过这个这个寒冷的冬季。

    反观汉军这边,失去了大半粮草,如果在这批粮草耗完之前,无法解决粮草问题的话,根本不可能挨过这个冬季,而朝廷即使及时补充粮草,想要从各地再次运送过来,一来一回,也根本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如果只是宗盛一支出现问题,卢植还可以跟当地士绅商议一番解决,但十三支两队覆灭,就算当地士绅愿意倾囊相助,对这三十万大军而言,也是杯水车薪,毕竟这里是钜鹿,黄巾的根据地,作为敌对阶层,这里的士绅绝对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批。

    之前卢植坚壁清野,不断压缩黄巾生存空间,逼黄巾出城决战,而现在,主客易位,卢植却不得不主动寻找战机,不顾损失对广宗展开攻城战,下兵伐城,这无疑是卢植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看着远方,如同一头蛮荒巨兽匍匐在大地之上的广宗城,李轩心中隐隐生出一股难言的紧迫感。

    历史上,卢植这个北军中郎将的职位并没有坐的太久,似乎也是出现过变故,之后被一个名叫左丰的太监带着朝廷的旨意押走,之后就是董卓走马上任。

    当然,虽然敬佩卢植的能力和为人,但要说有多深厚的感情显然是不可能的,对李轩而言,这个北中郎将的职位怎么算都不可能落到自己头上,至于谁坐这个位置,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依稀记得,董卓这位拉开诸侯争霸格局,彻底断送大汉朝四百年气数的死胖子刚一上任就吃了一场大败仗。

    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但这一场败仗,与李轩最初立功升级的想法可以说完全是背道而驰,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呜~呜呜~呜呜~”

    悠扬的号角伴随着激昂的擂鼓声在广阔的军营中响起,听着那熟悉而陌生的韵律,李轩原本有些涣散的目光陡然一清,这是大军集结的号角。

    “集合!”甩了甩脑袋,李轩气运丹田,伴随着这通鸣鼓声,将声音清晰地传入自己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

    卢植治军极严,集结大军时,三通鼓过后不致者,军法论处,绝无半点仁慈可讲。

    声音落下,两百名军容森然的士兵已经在李山、李林以及随后晋级武将的李风、李火四人的带领下,整齐的出现在李轩的眼前。

    “出发!”李轩刀子般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士兵的面庞,确定人数无误之后,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部队朝着军营外空旷的地面。

    人一满万,无边无岸,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兵器出鞘声、战士奔行时的喘息声、兵器之间相互碰撞的声音,李轩带领着自己的兵马跟在宗盛的身后,看着数不清跟自己一样打扮的军侯带着各自的部队迅速整齐的汇合过来,迅速形成一片黑压压的人海,刺骨寒风吹起将士们钢盔上红色的流苏形成,形成一片翻滚的红色海洋。

    宗盛跨马肃立在大军的最前方,看着眼前高耸的城池,胸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自己手中粮草被劫,虽然事出有因,但对他而言,这是他军旅生涯中的一大污点,这个污点,必须用敌人最滚烫的鲜血来抹除,没有第二个方法。

    看着广宗城上,那代表着黄巾标志的黄色大旗,宗盛的眼神渐渐灼热起来,粗重的鼻息在空气中汇聚成两道粗粗的白线。

    “将军,广宗非一日可下,切莫被仇恨蒙蔽了双目。”李轩轻轻磕了磕马腹,费力的操纵着胯下战马来到宗盛身前,沉声说道。

    “我知道。”宗盛头也不回的点了点头,但看着那鼻端不断喷出的白气,李轩就知道自己这话算是白瞎了。

    一个月的相处,也让李轩对宗盛的性格大致有些了解,这是个对自己要求很苛刻的人,但却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在仇恨面前,理智这种东西很难在他身上找到,说好听点,那叫性情中人,说难听点,那就是个莽夫。

    看着宗盛的反应,李轩也不再多言,话已点明,自己的义务已经尽到,至于听不听,就是宗盛的事情了,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李轩看来,宗盛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朋友,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

    三通鼓后,卢植开始挥动手中的令旗,第一波攻城部队开始推进,那夸张到不像话的攻城梯在近百名壮汉的推动下缓缓移向城墙,同时,城墙上的黄巾兵也开始对地面肆无忌惮的倾泻箭矢。

    以广宗城的城墙高度,虽然这个位面的弓箭手射程远的不像话,但想从城下将箭矢射上去也很难,但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有着各种统帅技能的存在。

    军中,卢植大手一挥,顿时包括李轩这些武将在内,都感到一股力量油然而生,同时,弓箭手的射程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也翻了好几倍。

    “主公,城墙已经进入我们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了,是否反击?”李风背着弓箭,左手顶着一面钢盾来到李轩身前,大声道。

    “继续推进!”李轩看了看城墙,这是他第二次面临这种级别的战争,上一次是逐县,他是一名充当炮灰的小民兵,而这一次,他却是一名统帅两百名精锐战士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