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四章 卢植召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四章 卢植召见

第二十四章 卢植召见

readx();    攻城战在冷兵器时代无疑是领军将领最不愿意面对的战争,尤其是面对像广宗城这样的坚城时,纵使卢植乃当世罕有的名将,但面对张角的严防死守也无可奈何。

    转眼间又过月余,战争似乎陷入一种拉锯战的模式,每天都在上演,双方互有死伤,军营中偶尔能够听到悼念亡者的哭声。

    不得不说,这种大规模的战役无疑是赚取功勋最快的捷径,凭着一些来自现代的小窍门,这月余所赚取的功勋,已经远远超出了以往近半年时光的总和,李轩的军职也从一名小小的四级军侯,火箭般达到军司马满级,但似乎遇到一个瓶颈,功勋已经超出了晋级都尉所需的下限,但李轩的军职却被卡在军司马顶级,无法再做突破。

    对此,李轩虽然焦急,却也知道无济于事,只能耐心等待机会,如今汉军之中,经过这月余惨战,除了宗盛之外,又有几名都尉级将领不幸阵亡,并不缺乏空缺,但李轩也清楚,若论功勋,军司马之中,比自己更高的不在少数,却跟自己同样被卡在军司马上,无法再做提升。

    根据以往的经验,李轩隐隐有种感觉,想要再做提升,恐怕还有其他自己所不知道的限制,而这个限制,即使身怀系统的自己也无法破译,想要找到突破口,怕是还要在这东汉阵营之中寻找。

    这个位面虽然有些像游戏,但却绝不是游戏,军职也不是像游戏中一样,只要功绩达到就可以提升,而是需要一个契机,至于这个契机是什么,李轩目前还无从得知,不过既然想清楚其中的关键,李轩倒是不再着急了。

    除了战斗之外,大多数时间李轩都会选择窝在军营中练兵,无论是兵种还是武将,提升实力并不只有靠战争来升级,通过训练,依然可以提升兵种等级以及各项属性,至于速度,或许比不上这段时间在战场上的收获,但绝对比加入军营前快了不止一筹,对此,李轩常常会感觉自己当初选择南下汇合卢植大军是个多么英明的决定,当然,他是不会承认当初之所以南下,是因为被张狂的黄巾军逼得几乎走投无路才选择南下的。

    闲暇之余,李轩偶尔也会研究一下自己的系统,新开启的位面声望系统李轩还没有认真研究过,声望的概念有些笼统,不过在李轩所经历过的大多数网络游戏中,声望通常都是快速提升实力的一条路,甚至李轩觉得,自己迟迟无法进入到都尉级别,或许声望不足也在其中占据着相当大的成分,不过位面穿越系统中的声望系统似乎与以往李轩所知的声望系统有所不同。

    位面声望系统中的声望包括两大类,位面声望和本位面声望,本位面声望很好理解,就是宿主也就是李轩自己在这个位面中所拥有的声望,无论晋级官职还是占领城池乃至开朝立国都需要海量的声望作为前提,至于自己目前那区区500点本位面声望,虽然没有言明,但李轩自己估计,那500点本位面声望就是自己能够顺利晋级军司马的最大要素。

    至于位面声望就有些玄乎了,虽然无法如位面兑换点一般作为货币使用,无法通过它来直接让自己获得强化,效用也十分单一,就是身份证明。

    既然名叫位面穿越系统,它的作用已经在它的名字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说白了,就是让李轩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个不同位面的道具。

    而系统只提供自己穿梭的能力,但在进入陌生位面中,李轩要做的第一件事却不是战斗也不是考虑如何在这个位面中获得最大的利益,最重要的却是如何让自己融入这个位面,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难事,但往深里想,却也不是件小事。

    人是群居生物,一个人从出生到成长再到长大成人,他的人生轨迹都是有迹可循的,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根底,仿佛凭空冒出来一般的人物,普通人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甚至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糊弄过去,但李轩的目的是窃取位面气运,不可避免的会和当前位面的人物产生交集,而对于一个根底无法得知的人,相信任何势力都会本能的选择排斥和孤立,这对于李轩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问题,而位面声望的出现,就是为了消除这个隐患。

    位面声望与本位面声望不同,位面声望属于消耗品,消耗一定的位面声望,就可以为李轩在即将进入的位面中建立一个档案,他的一切当前位面的人物都可以获得,甚至如果能够支付足够的位面声望,可以让李轩直接替代本位面中某个角色(主角除外)。

    这个位面声望,的确解决了李轩的一个大难题,不过却并不能让李轩有太过欣喜的心情,建立一个档案所需的位面声望不多,只需要100位面声望,堪堪是李轩当前的全部身家,至于取代人物……李轩随便翻了翻,就已经没有继续翻下去的**了,只是一个普通的龙套绝色,就要整整500位面声望,戏份多的更是庞大的难以想象,看着那些自己心仪的人物所需要支付的庞大费用,如同一盆凉水浇下,无情的将李轩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点点灼热浇的冰凉。

    军营的生涯有些枯燥,整日里除了战争之外,就是习武练兵,这日,李轩正在营地中训练兵马,突然有哨兵传令,卢植相召。

    跟着传令哨兵,一路朝卢植的中军大帐走去,李轩心中有些疑惑,以自己当前的地位,根本没资格获得卢植的召见,从加入卢植的平叛大军到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自己正式跟卢植见面的机会也只有当初救下宗盛那一回,之后就再未见过,突然召见,不知道是否有什么事情。

    怀着疑惑的心思,告别了哨兵之后,走进卢植大帐。

    大帐中,卢植那仿佛永远挺得笔直的身影背对着自己,背负着双手,出神的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副巨大地图,仿佛没有听到李轩进来,也不回头。

    大帐中并不止卢植一人,在他身旁,还有一名样貌英挺,年近三旬的男子,见李轩进来,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看到此人,李轩心中突然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但李轩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也屈指可数,抛开那些几乎没有ai的士兵不说,真正能说的上话的也只有几名原本同在宗盛帐下的军侯以及军司马,但李轩可以肯定,眼前的人绝不是其中之一。

    男子礼貌的点点头后,便双目微阖,静静地立在卢植身旁,不再言语,李轩呆立半晌,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心中顿时有些不耐。

    “呵呵,子扬的养气功夫还不到家啊。”正在李轩加减有些不耐之际,卢植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李轩呵呵笑道。

    李轩额头浮起两条黑线,感情这半天您老人家这是没事闲得慌拿我来消遣呢?子扬是他在晋级武将时系统自动给他添加的表字。

    “子扬勿怪!卢师此举并非恶意,只是想考验考验子扬的心性,你我与卢师分属同乡,卢师这样做,也是有意提点于你。”男子微笑着对李轩道,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加上温和的言语,很容易让人生出亲近感。

    “卑职鲁莽,望卢帅恕罪。”李轩点点头,心中那点阴郁消散了不少,躬身答道,两个月的军旅生涯,对于军中的规矩以及这个时代的尊卑礼仪有了不少了解,说实话,卢植肯放下身段来接见自己,对于一个军司马而言,绝对是天大的恩赐,更不用说,卢植海内大儒的声望,如果能得到他的几句赞誉,对李轩在这个位面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卢植微微一笑,也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指了指墙上的地图对李轩道:“子扬可知这是什么?”

    李轩抬头,在地图上扫了一眼,眼中泛起一抹惊讶:“广宗城军事布防图?”

    “不错。”卢植点了点头,轻叹道:“广宗原本就是我大汉城池,朝廷手中,自然有广宗城完善的布防图,不过自张角逆贼入主广宗后,为防我军利用此图针对布置,做了不少改动,早已面目全非,这张地图,乃我军牺牲了三百多名细作加上这月余以来不断用将士们血肉试探摸索出来的,虽未必全面,却也有九成相似了。”

    “有了此图,我军岂不是可以更容易的针对逆贼弱点展开部署,破城指日可待。”李轩疑惑的看向卢植,同时也忍不住对卢植生出一丝敬佩。

    单凭一群细作的打探加上攻城时对方的反击规律,竟硬生生将对方的布置给摸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卢植脸上泛起一抹无奈的苦笑道:“谈何容易。”

    一旁的男子接口道:“子扬有所不知,贼酋张角也非等闲,广宗城又经过精心部署,再加张角贼酋极善蛊惑人心,如今城中上下一心,整个广宗城早已如铁桶一般,如今这幅布防图,虽然有用,却无大用,充其量,也不过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伤亡。”

    李轩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向卢植,这种军机大事,不找军中大将,找我一个军司马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