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定计

readx();        “恭喜主公,荣升都尉。”李轩所部军营中,李山、李林、李风、李火四将看着一身亮银甲的李轩,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

        都尉或许听起来有些不怎么样,但在正规军中,却是可以统领五部人马的实权官职,甚至可以单独作战,如果说君侯是最低品级的将领,那都尉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将军了。

        “行了,都起来吧。”李轩挥了挥手,晋升都尉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欣喜和激动,若论功勋,他的功勋早已达到晋升资格,所欠的仅仅是一个契机,这次攻城献策,于大局而言,为陷入窘境的卢植找到一条突破眼下窘境的希望,同时也算小小的改变了一次历史,只要卢植能在一月之内攻破广宗,估计也就没董胖子什么事儿了。

        而于个人而言,也为李轩搭上了卢植这条线,同时第一次正式进入卢植的视线,为日后继续晋升寻找到一条黄金通道。

        相比于军职晋升所带来的短暂喜悦,看着眼前的四将,李轩却陷入了苦恼。

        与卢植大军汇合,完成位面试炼时,他获得两个属将名额,继李山、李林之后,他的四大家将尽数晋级成为将军,而在此之后,晋升军司马后又获得两个属将名额,而这次晋级都尉,系统更是慷慨的赠与四个属将名额,前前后后,如今李轩手中已经有了十个属将名额,但自己的属将,起劲为止,依旧只有风林火山四人。

        并非李轩不想继续扩大自己的属将阵容,培养出新的属将,但无论自己如何去试,得到的依旧只是更高级的兵种,而无法获得拥有统帅值或智力值的属将。

        都尉可率五部人马,每部设一军司马,李轩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统帅,可以独领一部,加上风林火山四人,堪堪可以将当前部队统帅,至于其下如军侯、屯长之职,李轩虽然有心安插心腹,却苦于武将可用的窘境,只能任由这些基层实权职位让卢植帮自己补充,这种感觉,真的十分不爽。

        这四名属将,应该是作为宿主所享受的福利,按照当初系统对初始位面的解释,在这个位面,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他的人生道路早已设定完毕,至少目前的自己无从更改,也就是说,除了自己的四名属将之外,李轩想要在这个位面获得其他追随属将的可能性,目前为零。

        看来这次战役之后,有必要前往其他位面,搜罗一些人才为己所用,否则就凭自己以及风林火山四人,就算每一个都有温侯之勇,卧龙之智,想要彻底占有这个位面,也不啻于痴人说梦。

        不过在此之前,必须想想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李轩为卢植提供的思路不过是理想状态之下,但再精妙的计谋,也要看如何施行,首先一点,三十万大军的粮草问题,就是一个压在所有人心头的巨石,如果无法尽快解决,别说横扫冀州,击破黄巾,不等耗死张角,这三十万大军将面临残酷的命运危机。

        作为这条思路的发起人,同时也为了位面任务,接下来一月的时间如何运作,才是李轩如今面对的最大难题。

        卢植作为三军统帅,魄力不凡,一旦做出决定,当夜便以快马通川全军,不但撤回阻截黄巾援兵的部署,更直接兵退三十里,降低黄巾戒心,让他们安心入城。

        只第一日,据统计,就有十数万黄巾入城,守城黄巾不疑有他,确定身份之后便将大量黄巾引入城中。

        同时,卢植还派出大批骑兵斥候,以广宗城为中心,日夜监察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黄巾动向,若是部队责放行,若是其他黄巾城池的运粮队伍,则会遭到汉军无情的打击,断去敌军粮草的同时,更能补充己方粮草,虽然对于三十万大军而言,这点粮草无异于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

        而黄巾一方,在发现卢植并未撤军,依旧如同钉子一般钉在广宗城外,冀州各城纷纷派出援军,杀气腾腾的涌向广宗,但面对闭门不出,戒备森严的汉军大营,这些气势汹汹的黄巾也无可奈何。

        黄巾军由于前期爆炸式的发展,再加上底蕴不足的缘故,装备本就不及汉军,大多数黄巾军只能分配到一把兵器,有的甚至连兵器都分配不到,这种军队,守城尚可,但若出城野战,无论训练、装备都无法跟东汉帝国的正规军相提并论,更徨论让他们攻坚一座法度森严,有着三十万精锐汉军的大营。

        面对戒备森严的汉军大营,一众黄巾兵无从下手,只能暂时退入广宗城,短短数日时间,一座广宗城竟汇聚了近两百万黄巾军,这个数量已经远远超出李轩当初预估的百万黄巾。

        “卢帅,时机已到,再等下去,情况恐怕会超出我们的掌控。”汉军营寨,卢植大营之中,看着哨探汇聚过来的情报,李轩面色严肃的看向卢植。

        黄巾军虽然战力低下,但如今聚集在广宗的大半都是黄巾军精锐,实力不低,再加上有他们的精神领袖张角在这里坐镇,十分战力或许能够发挥出十二分的力量,即便出城野战,只要对方统帅不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已经足以与汉军这边三十万精锐一战,若任对方这样继续膨胀下去,李轩的后续计划恐怕还未施行就要胎死腹中了。

        “子扬所言不错,不过这冀州大半已然落入贼手,我军又要防备张角看破我军计谋,出城决战,兵力不易分散,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为我军取得一处立身之地?”卢植微笑着说道,虽是在询问,目光却看向李轩。

        随着卢植的目光,帐中不少将领都用嫉妒的目光看向李轩,甚至不少人眼中隐隐透出一股敌意。

        “卢帅,我以为既然要寻立身之本,不若趁此良机将邺城占领,此处乃冀州首府,钱粮广盛,若能将其占领,不但可解我军粮草之危,更可依托邺城之坚,与逆贼形成对峙之局,再以此为基,招募乡勇兵壮,假以时日,必可横扫冀州。”卢植左手边,一名魁梧的将领起身朝着卢植拱手道。

        此人名为武进,乃卢植副将,平叛大军之中,地位仅在卢植之下,他一出言,不少将领纷纷附和,称赞连连。

        卢植微笑颔首,温颜道:“武将军所言确实可行。”

        武进闻言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笑意。

        “却不知若以武将军此计而行,需用时几何?”

        “这……”武进闻言一怔,犹豫了片刻后,咬牙道:“若以此计,不出一年,必可攻破广宗,生擒张角。”

        “呵呵,一年!?武将军再讲笑话吗?”坐在角落里的李轩终于忍不住冷笑道,黄巾起义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一年的时间,你他么攻略一个冀州就要一年!?估计那时候,卢植的转世都能打酱油了。

        “李子扬,你说这话是何意!?”武进虎目一瞪,凶狠的瞪着李轩道。

        “需要我重复一遍吗?”李轩毫不避让的对上武进的目光,冷声道:“我等苦心经营,才有如今局势,为的就是寻找机会与贼酋决战,若有一年的时间,大可退出冀州,重新整兵再战,岂不更好?”

        “放肆,尔不过小小都尉,竟敢如此与我说话!难道不知军法无情!?”武进看向李轩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

        “将军大概记性不好,却不知末将触犯了哪条军法,还请武将军明言。”李轩冷哼一声,针锋相对道。

        “你……以下犯上,论罪当诛!”武进被李轩一堵,心中更怒,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小子就地斩杀。

        “这更是天大的笑话,末将只不过与将军意见不同,直言相告而已,算是哪门子以下犯上?”李轩冷笑道。

        “武将军切勿动怒。”刘备上前,横在两人中间,微笑的看着武进道:“李都尉言语虽有些冲撞之处,但想必并无恶意,况且此计本就是子扬所出,想必心中已有腹案,大家何不听听子扬的看法。”

        “哼,恃功自傲!”武进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李轩一眼,又看了看刘备身后对他虎视眈眈的关张二将,冷声道:“我倒想看看,这黄口小儿又能有何高见。”

        “子扬,你有何看法?但说无妨。”卢植挥了挥手,众将声音立止,目光看向李轩。

        “卢帅,末将以为,邺城虽好,但一来城池坚固,黄巾贼子虽然无智,但如此重城岂能无备?我军此战,必须在张角做出反应之前,以雷霆之势攻陷一城,以为根基,若攻邺城战事不利,战事拖延,不但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一旦张角做出反应,我军将陷入腹背受敌之窘境!”

        李轩说完,扫了面色铁青的武进一眼,继续道:“末将认为,与其费力去攻打可能屯有重兵的邺城,不如先将此处占领!”说着走到卢植身后的地图前,伸手一指地图某处,朗声说道。

        “此地距离我军极尽,不足五十里,虽不是冀州重镇,却北接邺城,南连魏郡、平原,西接巨鹿,乃战略要冲,更囤积有大批粮草,若能将此处占领,不但可解我军粮草之危,更能顷刻间便可断开广宗与其他城池联系,将其孤立于冀州之外!”

        “妙!”看着李轩所指之处,卢植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连声赞道。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