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七章 各奔东西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七章 各奔东西

第三十七章 各奔东西

readx();    《太平清领书》本位面特殊道具,当前状态残缺,集齐完整道具,可开启神秘功效。

    李轩体内真气流转,却并未感到任何不适,心念一动,一道信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太平清领书》应该就是张角老道创立太平道的根本所在。

    脑海中仔细回味了一遍对于《太平清领书》的解释,却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够资格称上位面特殊道具,想必自有其不凡之处,想想张角最后所用的那种几乎可媲美天威的雷劫法术,李轩默默将这个念头藏在心底,无论有何等功效,都不是目前的自己所能凑齐的。

    “恭喜李将军。”刘备带着关张二人来到李轩身前,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地上张角的无头尸体,这份功勋,本该是属于他的才对,不过他也不愧三国枭雄之名,很快将这一刻的不满和嫉妒掩埋在心底,面对李轩时,已经挂上那招牌式的和善笑容,让人丝毫感觉不出他内心在这一刻的阴霾。

    “这份功劳,我可不敢独占,若非玄德公兄弟三人吸引了贼酋大半战力,更耗尽张角的法术,李轩便是有通天的本事,恐怕也早死在那漫天血雷之下,说起来,还要感谢玄德公三位相助之恩呐。”李轩哈哈一笑,虽然过程很短暂,但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敏锐的从刘备身上感受到一丝杀机。

    “将军过谦了。”刘备苦笑一声,身后原本对李轩怒目而视的关张二人闻言面色也缓和了不少,毕竟过去这段时间相处的还算不错,李轩对他们也算尊重,从未像其他将官那样因为职位比他们高就轻视他们。

    再说,战场上杀敌立功,本就各凭本事,运气自然也算实力的一种,虽然心中难免还有疙瘩,不过之前的怨气倒是随着李轩主动让出功勋消散了不少,不管真心与否,至少这态度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台阶。

    “呵呵,这些事情卢帅自有定论,轮不到我们来操心,玄德公,我看我们还是先入城再说吧,玄德公请。”李轩哈哈一笑,伸手一引,主动让开城门,示意刘备三人先入城。

    “将军位在备之上,焉有备先入城之理,还是将军先请吧。”刘备连忙摆手一笑,他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枭雄,拿得起放得下,短时间内已经将心态调整好。

    “如此,不如我们一同入城如何?”

    “正有此意。”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朗笑一声,并肩入城,至少表面看上去,两人相处的很和谐。

    张角以及广宗城中的渠帅等一干黄巾高级将领已经在之前的混战中死伤大半,城中留守的黄巾贼群龙无首,更兼士气低落,早已无心反抗,面对气势如虹的汉军,城门几乎在顷刻之间失守。

    虽然城中还有不少黄巾的死忠分子抵抗,但如今大局已定,不少活泛的黄巾将领已经带着部署趁乱逃离广宗,虽然难免造成些许动乱,但卢植毕竟兵少,大军经过一场大战,已经十去七八,虽然有心追击,奈何如今稳定广宗才是当务之急,就大局而言,这些逃离的黄巾也掀不起多大浪花。

    广宗之战随着张角的败亡彻底落下帷幕,而且张角之死也代表着这场声势浩大,曾盛极一时的农民起义即将走向尾声。

    广宗城的混乱并没有持续太久,大战之后,民心思定,在卢植的安民告示贴出,加上入城汉军在卢植的约束下秋毫无犯,也无形让城中民心得到迅速回升。

    当夜,卢植在广宗城原城守府摆开庆功宴,此次大战,耗日持久,但最终他们赢了,更是斩杀了张角,剩下只要剿灭冀州黄巾残党,这场战争将彻底画下休止符。

    火把在夜风的吹拂下,闪烁着明灭不定的火光,李轩握着酒杯,坐在大厅的角落中,目光看着大厅中兴奋地讨论着接下来该如何评定战乱,战后如何如何的一个个将官,心中却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悲凉。

    又有几人知道,等待他们的或许并不是高官厚禄?在这偌大的大堂中,又有几人能够得到真正的封赏?

    想到系统提示中三日后将获得护匈奴校尉之职,李轩眼角闪过一抹嘲讽的冷笑,看似升迁,但却也代表着接下来的平顶黄巾的战事跟自己将再无瓜葛,这其中,或许还有系统的原因在里面,而其他人呢?

    虽然因为自己的出现,历史出现偏差,卢植在董卓到达之前,不但攻破广宗,更斩杀了贼酋张角,看似改变了历史,但李轩却清楚,其实自己并没有改变什么。

    董卓接替卢植的命令恐怕在系统发布任务的时候已经从洛阳出发了,最多将押解改成回洛阳复命,有句话卢植说的不错,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自己厉害,这句话用在卢植身上比用在自己身上更合适,毕竟自己现在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将,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眼中即使跳的再欢,也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卢植呢?

    功高震主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卢植绝不为过,再加上他在士林之中的巨大声望,忌惮他的人可能不只是那些大臣。

    虽然对于这个位面并没有多少归属感,但想到自己浴血拼杀,到头来换到的却是这种结局,李轩还是感觉胸口一阵憋闷。

    对于卢植,李轩的感情很纯粹,他并不是李轩所熟知的历史人物,毕竟对于三国而言,卢植出场的次数并不多,大多数还是以刘备老师的身份出现在回忆或者干脆就是刘备向人吹嘘自己的政治资本,但对李轩而言,卢植却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这段时间,他能够感受到卢植对自己的关心,那是一种长辈对后辈的关爱,没有任何肮脏的政治成分在里面,也正是因此,才让李轩这个自小孤苦的孤儿更加感动。

    酒宴不知何时已经结束,卢植毕竟上了年纪,不胜酒力,在刘备的搀扶下离开,偌大的大厅中,只剩下李轩一人,对着明灭不定的火把默然不语,本该是这场庆功宴主角的他,却在有意无意间,被人排斥在人群之外,仿佛被遗弃在世界某个角落的弃儿。

    背影在火光下拉的老长,带着一股难言的萧瑟,显得分外孤独。

    其实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敢去面对它。

    其实很久以前,李轩早已熟悉了这种感觉,甚至坎坷的人生道路中,有些享受这种感觉,他就像一头骄傲的孤狼,匍匐在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落,漠然的注视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在这座百废待兴的城市里平静的度过两天时光,李轩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变化,练兵、习武,只是偌大的校场上,却少了关羽那傲然挺立的身影,他和刘备三兄弟之间原本还算亲密的关系,终于随着张角的人头而产生了无法弥补的裂痕。

    李轩并没有太多的表示,离开的,都不是真正的朋友,能够帮助自己前进的,永远只有自己。

    第三日,朝廷的指令终于到达,还是历史上那名将卢植押走的左丰,不过带来的并非扣押卢植的诏书,而是犒赏三军的封赏,李轩的出现,多少还是对这场战役的剧情产生一些影响。

    卢植被擢升为执金吾,即刻回洛阳述职,武进还是三军副帅,等下一任统帅董卓抵达之后,随大军一起南下颍川助皇甫嵩平顶颍川黄巾,而功勋被李轩遮掩的刘备却没有如历史上一般得到一个小小的县尉之职,而是被封为平原县令,相比于历史上的安喜县尉,相差不少,最少也算是一城最高长官了,不过看这三货的样子,显然对这个封赏并不满足。

    大哥,你以前不过一介白身,说难听点就是草根,甚至连草根都不如,一个四处贩卖草鞋的,一下子成为一城之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对于这三人组合的冲天傲气,李轩也是无力吐槽了,至于李轩自己,倒是没什么改变,被封为护匈奴校尉,率部驻军马城,即刻启程,不得有误。

    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流放吧,不过李轩对此,倒没有太大的不满,距离董卓进京还有五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内,比较大的战事都在边寨之地发生,对自己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况且山高皇帝远,做起事来也不用束手束脚。

    无论心情怎样,既然如今身份已经是东汉官员,有些东西就不能像以前一样肆意妄为了,况且在这座军营中,卢植一走,又有几人真心希望自己留下来?自己的存在,已经遮掩了太多人的光芒。

    在卢植惋惜的目光里,李轩带着自己本部的两千兵马上路,朝着幽州的方向行去,看着卢植那遗憾的目光,李轩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难言的情绪,坐在战马之上,突然大声吼道:“卢帅,山高地远,请卢帅多多保重身体!他日再见之时,再与卢帅把酒言欢!末将告退!”

    没有等卢植的回应,李轩一勒马缰,战马开始在官道上驰骋狂奔,带着自己的部队,很快消失在官道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