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一章 寨前斩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一章 寨前斩将

第四十一章 寨前斩将



    “兄弟,怎么样?”张龙一边警惕的盯着对手,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

    “大哥,我不要紧,都是一些皮肉伤,只是这一干兄弟们却……”看了看周围满地死尸,壮汉脸上顿时泛起一抹悲愤的神色。

    张龙面色铁青,目光森冷的盯着眼前的鲜卑武将,手中的鬼头大刀缓缓举起,对于胡人,嘴是讲不通的,最好的沟通办法,就是拳头来解决。

    “张龙,退回来!”周姓老者此时在一队山贼的护卫下来到阵前,目光扫了一眼对方的阵容,面色一变,沉声道。

    “周老,您这是什么意思!?”张虎不甘的看向老者,嘶声道。

    “混账东西,还没长记性吗?对方都是骑兵?我们这点兵马都经不起人家一个冲锋,你想把寨子里的人都给害死吗!?”老者须发张扬,怒声叱道。

    “这……”张虎想到之前的惨状,自己一百多兄弟在对方一个冲锋下湮灭,面对骑兵那泰山压顶般的冲锋,步兵在平地上只能被克制,但想到惨死的兄弟,张虎却极不甘心。

    “退!”张虎还没反应,前方张虎已经下达了撤退命令,虽然有时候有些憨直,但作为一寨之主,又常年与胡人交锋,对于骑兵的厉害要比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弟弟更加清楚。

    一干山贼缓缓地退上山林,鲜卑武将想追,但看看那茂密的树林却又无可奈何,骑兵冲进山林的话,甚至不如步兵,但就此离去又有些不甘心,双方在山前对峙起来,不过这份对峙却很快被打断。

    “嗡~”

    刺耳的破空声远远传来,冰冷的杀机不知何时弥漫过来,鲜卑武将只觉周围一暗,一股死亡的杀机瞬间笼罩在心头,还未等他如何反应,一拨箭雨突然凌空而下,数十名毫无防备的鲜卑骑士瞬间倒了一片。

    “什么人!?”鲜卑武将也顾不得继续跟龙虎寨对视,一棒拨开射向自己的箭簇,策马盘旋,回头张望,却见他们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一支装备精良的汉军部队,一波箭雨过后,也不恋战,在一名军官的指挥下正在缓缓后退。

    “该死的汉人,想走!?”鲜卑武将看着彻底无视他们,缓缓后退的汉人弓箭手,疯狂的怒吼一声,平地上从来只有他们对汉人的部队展开突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汉人,对他们施展偷袭不说,完事之后还好似整遐的慢悠悠的撤退,丝毫没有将他们这些讯疾如风的鲜卑勇士放在眼里。

    “儿郎们,杀光这些汉人!”随着他的一生怒吼,五百鲜卑骑兵调转马头,也不管身后的龙虎寨有何反应,呼啸着朝着仿佛毫无所觉的汉人背后杀过去。

    看着依旧不紧不慢后退中的汉人弓箭手,鲜卑武将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这些汉人,必须用他们肮脏的鲜血,来洗涤他们对大鲜卑勇士的侮辱和不敬,至于对方是否会反抗,鲜卑武将根本没有想过,清一色的弓箭手,占据有利地形的话,的确可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伤害,但在野战中,遇上来去如风的骑兵,只会有一个结果。

    看着越来越近的汉人部队,鲜卑武将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脑海中已经出现这些该死的汉人弓箭手在鲜卑勇士的铁蹄下哀嚎的场面。

    唏律律~

    正当鲜卑武将幻想着如何折辱那个敢于挑衅自己的汉人武将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一声战马的悲鸣,眼角处一名鲜卑骑士突然一头栽倒,同时胯下战马也发出一声惨嘶,身体一沉,战马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栽倒下去。

    鲜卑武将大吃一惊,动作却一点不慢,单手一撑马背,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翻滚,稳稳落地,但身后的骑士却没有他那么好的技术,一阵战马悲鸣夹杂着人的惨叫声中,前排的鲜卑骑士突然栽倒,后方的骑士根本来不及止住冲刺中的战马,狠狠地撞了上去,不少人直接被撞得高高飞起,即使少数骑术精湛的骑士纵马越过前排倒地的骑士,但下一刻还来不及庆幸,战马接着发出一声悲鸣,莫名其妙的栽倒在地,步上之前骑士的后尘。

    鲜卑武将连忙向地上看去,入眼的一幕顿却让他一颗心瞬间跌落到谷底,只见地面上不知何时被人挖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坑洞,就像一个个鼹鼠洞一般密密麻麻的布置在周围,马蹄一旦陷进去,短时间内拔不出来,加上速度带来的惯性,大部分马蹄都被巨大的惯性给直接扯断。

    “放箭!”

    仿佛魔咒一般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只见之前还在撤退的汉人弓箭手不知何时停止了撤退,重新排好阵型,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一波箭矢掠空而起,带着死亡的呼啸,在空中交织成密集的箭雨,在武将绝望的怒吼声中,狠狠地攒落下来,一名名英勇的鲜卑骑士发出一声声临死前不甘的悲愤怒吼。

    “卑鄙的汉人,难道你们只会使用阴谋诡计吗?有本事站出来,与我拓跋兀决一死战!”看着一名名鲜卑战士无助的死在汉人的箭雨下,五百名骁勇善战的鲜卑勇士,只是这片刻时间便有大半惨死在汉人的箭雨之下,鲜卑武将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放箭!”

    回应他的却只有一*无情的箭雨带着死亡的尖啸不断地剥夺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拓跋兀几次组织残余兵力想要冲上前杀光这些汉人弓箭手,却被无情的箭雨打的抬不起头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名名忠诚的部下惨死在密集的箭雨之下。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在弓箭手密集的箭雨攻击下,惨叫声逐渐减少,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密集的箭雨才缓缓停止,原地上,只剩下拓跋兀一人还在愤怒的挥动着手中的狼牙棒,拨开射向自己的箭矢,同时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怒吼。

    感受到箭雨的停止,拓跋兀停止了挥动手中的兵器,一双充血的眸子愤怒的看向汉军阵营,却见一名年轻的汉人武将缓缓地策马前行,不急不缓的催动着战马小跑着朝着这边走来,那模样,不像是在打仗,反而像是在散步一般悠闲。

    “吼~”

    看着这名汉人武将缓缓逼近,那看似优雅的马蹄声中,却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律动,仿佛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脏上一般,拓跋兀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挥舞着狼牙棒狠狠地朝着对方的脑袋砸去。

    看着迎面冲来的鲜卑武将,李轩蹙了蹙眉,反手握向腰间的刀鞘,远远看去,好像闪过一道白光,接着,拓跋兀魁梧的身形突然一滞,保持着高举狼牙棒的动作呆滞的站在原地,仿佛被对方的气势吓住了一般,眼睁睁的看着那名汉人武将与自己擦身而过,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自己一般。

    “李风,清理现场,把那些马给收集起来,今晚给将士们吃顿好的。”李轩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直到此时,拓跋兀那魁梧的身形突然一颤,一蓬血箭自咽喉处喷射而出,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溅起一地烟尘。

    龙虎寨山下,张龙远远地看着拓跋兀轰然倒地的尸体,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虽然只有一合交手,但张龙明显感觉到,那鲜卑武将绝对是跟自己同一个层次的武将,就算之前拨挡箭雨,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但就这样被汉军将领一刀斩杀,武器甚至没有发生碰撞,就被对方秒杀,这个结果,还是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大哥,那人过来了。”张虎在身后推了推张龙的身体,目光警惕的看着策马朝着山寨方向缓步而来的汉军将领。

    张龙收回目光,看向李轩的方向,虽然对方只有一人,但却让张龙生出一股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三亭大砍刀,警惕的看着对方。

    李轩策马,来到龙虎山一众山贼三丈之外才缓缓勒住马缰,犀利的目光扫了一眼一众如临大敌的山贼,朗声开口道:“谁是龙虎寨当家,出来回话!”

    听听这话,根本就没有孤军深入的自觉,仿佛在他眼前的,不是一座有着上千人的山贼营寨,而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没有之前那一幕,张龙听到对方这样无礼的话语,或许会生气,但此刻,看着这名神色淡漠的汉军将领,心中那点一争长短的念头却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尤其是在这民风彪悍的边塞之地,拳头许多时候远远比道理管用,有些郁闷的策马而出,沉声道:“在下张龙,龙虎寨寨主,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不错。”李轩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魁梧大汉,嘴角泛起一抹令张龙毛骨悚然的笑容,朗声道:“我乃汉护匈奴校尉,李轩,此次所来为何,想必县丞赵传已经告诉你们了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