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七章 一触即发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七章 一触即发

第四十七章 一触即发

readx();    耿傲今天心情不错,虽然前段时间因为那个叫李轩的小子的原因导致**失败,不过对于他这种身边从不会缺少女人的人来说,那股新鲜劲儿过去,这心思也就淡了,何况昨天刚从楚华市影视基地弄来一个小明星,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远在那个女人之上,一想到对方在床上那股浪劲儿,心中就止不住的兴奋,恨不得立马将对方招来,杀他个昏天黑地。

    “傲少,情况有些不对。”例行公事般的走进赌场监控室转悠了一圈,正想回去好好养精蓄锐的耿傲突然被一名负责监控赌场的小弟叫住。

    “怎么了?”耿傲皱了皱眉,走过去。

    “这一台桌的客人,是刚才上面让重点关注的桌台,到现在已经连赢了二十七把,已经赢了足足八百多万,而且似乎还在继续。”小弟面色凝重的说道。

    “哦?星耀的人?就知道这帮混蛋来这里没安什么好心!还不赶紧让刘青过去。”耿傲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手道,目光在扫过显示屏上,李轩面庞的时候不由怔了怔,这家伙,似乎有些面熟啊?只是耿傲回忆了一遍自己认识的赌术高手,却没有一个跟显示器中的李轩吻合的。

    “青哥已经过去了,不过情况有些不大好,已经连输了三把了!”

    “什么!?”原本还没怎么在意的耿傲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刘青什么实力他可是清楚地很,自辉煌建立以来,除了上一次,还没见他输过,这一次不但输了,而且还连输了三把,这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目光再次锁定在屏幕中李轩的脸庞上,越看越觉得熟悉,想到刘青上一次失手,屏幕中的男人渐渐跟脑海中某个身影重合在一起。

    “是他!?”耿傲面色铁青,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傲少认识他?”小弟有些讶异的看向耿傲。

    “去请渡边先生过来吧,这个人,刘青解决不了。”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虽然恨不得现在立刻让人把李轩给砍了,不过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在赌场外面解决李轩,没人会说什么,但如果在赌场中出现这种事,可不只是影响辉煌生意那么简单。

    “傲哥,我们真的要跟这些东洋鬼子合作?”虽然是黑社会,不过国人对岛国的排斥几乎已经深入到骨子里,闻言不由犹豫了一下。

    “哪那么多废话?这种事是你能操心的!?”耿傲眼球一瞪,厉声道。

    ……

    “这把赌什么!?”赌场中,此时刘青的呼吸已经明显急促起来,跟这里大多数输红眼的赌徒一样,此刻的刘青面红耳赤,双目中已经渐渐泛起血丝,赤红着双眼瞪着李轩道。

    “你现在状态可不怎么好,要不要换个人来?”李轩耸了耸肩,看着刘青道。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刘青如同一头饿狼般瞪着李轩,从他入行以来,还是第一次输的这么惨,上一次还可以归功于李轩的运气,但这一次,连输三把,就算再怎么自欺欺人,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赌术在自己之上的事实,这打击对心高气傲的刘青来说,绝对比输掉八百多万更让他难以接受。

    “四四六,十四点大。”

    “哈哈,刘青,你又输了,李先生,您的赌术,我陈强算是服了,这一把一番就是一千六百万,刘青,你这楚华第一的名头也该让让了。”陈强在一边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再来!”刘青默不作声的盖上骰盅,冰冷道。

    “刘桑,你的状态不怎么好,换我来吧。”一只手稳稳地压在刘青青筋直冒的手背上,同时耳边响起一道生硬的汉语,一名衣着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刘青身后,犀利的目光却落在李轩身上。

    “滚,这是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刘青森然的看了对方一眼,手掌一震,想要挣脱,但对方的手掌看似轻轻地搭在他手上,却仿佛铁铸的一般,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震开分毫。

    “刘青,还没给我丢够人吗?快给我滚下来,这里就交给渡边先生了。”耿傲面色铁青的出现在赌台的另一侧,声音中透着一股寒气。

    “是!”刘青回头,看了看耿傲,又看了看中年人,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和屈辱的神色,最终却化作一抹无奈,默默地站起身,走到耿傲身后。

    “哼!废物!”刘青擦身而过的瞬间,耿傲嘴中突然蹦出两个字,让刘青身体不由得颤了颤,最终却没有发作,默默地站到耿傲身后。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奇光,看了刘青和耿傲一眼,耿傲声音虽然压的很低,但如何逃得过李轩的耳目,虽然没有看到,但李轩能够想象刘青此刻的表情。

    “年轻人,在赌场,分心可是大忌。”中年人很有风度的对李轩发出善意的提醒。

    “哦?”李轩目光落在中年人身上,感受着对方体内诡异的波动,眉头微微皱了皱,从对方身上,竟然有一股类似真气的波动,而且十分隐晦,以李轩如今的感知力,竟一时间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具体实力。

    忍者?还是劳什子武士道?

    李轩抬了抬手,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对于日本人,虽然没有愤青那么强烈的排斥,但要说喜欢什么的,那绝对是骗人的。

    渡边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手中骰盅轻轻地摇动起来,诡异的是,仿佛里面突然垫了一层海绵,竟然只能发出轻微的声响。

    李轩的目光第一次凝重起来,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但现场恐怕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对方的手法虽然平平无奇,却用类似真气的东西在骰盅里布下一层气罩,减缓骰子的冲击力,让人几乎听不到骰盅的碰撞,这种对真气、力道的精微掌控,即使在混乱三国中,至少在李轩认识的人中能做到这点的绝对不多。

    无关乎武力的强弱,而是一种对力量、真气精微的把握和掌控,如果刀法没有突破到大师级别,李轩自问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可以猜了。”渡边放下骰盅,微笑着伸了伸手,风度十足的说道。

    “三三六,十二点,大!”李轩抬起头,迎向对方微笑的目光,肯定的说道。

    有荷官上前,揭开骰盅,三三六十二点,一点不差,李轩身前的筹码再次翻了一倍,耿傲脸色已经开始发黑,只是对方并不是自己的手下,背后的势力更非自己能动得了的,根本不可能任由自己喝骂,只能恶狠狠地用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不断地在意识中将李轩一次次秒杀。

    “李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了得的本事,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应该叫后生可畏吧?”渡边摇头笑了笑,再次盖上骰盅,脸上却没有多少失落或沮丧的情绪。

    “渡边先生,这……”耿傲有些急了,原以为李轩就是再厉害,面对这位在日本有国手之称的渡边也只有完败的份,谁知道刚一上来,就被对方赢了一把,看着李轩身前那小山般的筹码,按照目前的速度,不用多,只要渡边再输上三把,这个损失,就算辉煌家大业大,也足以伤筋动骨了,毕竟辉煌说到底,还是一个地区性组织,赌场虽然是个敛财机器,但官面上打点同样开销不少。

    “耿先生放心,我自有分寸。”渡边呵呵一笑,只有他和李轩才知道之前那一把的难度,这是已经超出了赌术范畴的交锋,外人根本无法理解这其中的凶险。

    “李桑这一次依旧选择全压吗?”渡边看向李轩,微笑着询问道。

    “为什么不?”李轩将身前的筹码一把退出去道。

    “李桑的勇气在下十分佩服,不过有时候运气和莽撞其实只有一线之差,注意了!”渡边面色突然一变,骰盅在手中激烈的抖动起来,但诡异的是,如此剧烈的抖动,却没有一丝声响发出,即使是李轩的耳力,也只能听到内部的风声,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的手臂,同时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起来,想要通过普通的听骰来判断骰盅内的点数显然已经有些不切实际,李轩只能凭借自己的眼力以及专业级的赌术来判断骰盅内骰子的轨迹,以此来判断点数,这无疑是一件非常耗费脑力的事情。

    “如果李先生能够猜中这一次的点数,渡边良介将甘拜下风。”轻轻地放下骰盅,渡边良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汗,这一局显然用出了全力,饶是以他的实力也吃不消。

    “等等。”耿傲突然上前,冷冷的看向李轩道:“小子,这一把赌注却不能由你说了算!我要加注。”

    “耿先生!”渡边良介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看向耿傲。

    “渡边先生见谅,这次赌局已经影响到我辉煌的兴衰,决不能有任何差错!”耿傲也不理会面色难看的渡边良介,目光森然的看向李轩道:“赌注将上调到一亿,小子,你台面上的钱似乎不够。”

    “的确不够,不过赌场中庄家可以随意加注吗?”李轩皱了皱眉问道。

    “但也没有规定庄家不能随便加注的,小子,如果钱不够,那就收起你桌面上的筹码,我们可以立刻给你兑换成支票或者直接转账。”耿傲寒声说道。

    “傲少是存心要坏规矩了?”李轩面色渐渐沉下来,一股难言的压迫感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首当其冲的耿傲更是呼吸一滞,周围的空气仿佛被瞬间抽空了一般。

    场面渐渐变得压抑,辉煌的人已经开始清场,陈强等人开始暗暗警惕,而李山四人却如同四尊铁塔般立在李轩左右,冰冷的眸子扫向周围渐渐围上来的辉煌帮众,渡边则自觉的退到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情的发展,中国人的内斗他没必要参与,即使辉煌败了,他依旧可以重新选择合作对象。

    场面一触即发,耿傲双腿有些发颤,面对李轩那摄人心魄的目光,一股难言的恐惧开始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蔓延,第一次发现这个以前看起来只是个赌术比较厉害的学生仔那并不魁梧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如此恐怖的威势。

    “谁说我们没有赌资!?”就在千钧一发,随时可能爆发流血事件的时候,一道粗犷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