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章 人心丧乱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章 人心丧乱

第三十章 人心丧乱

readx();    在现今所有可出售商品中,粮食可说是最不起眼,同时却也是与民生最为要紧,民以食为天,蒙古人虽然残暴不仁,但也知粮价的重要性,是以虽然各地叛乱四起,已经隐隐有了乱世的征兆,但元都作为蒙古国都,粮价一直以来,都相对平稳。

    也因为粮食的重要性不比其他,所以李轩并未一开始就着手粮价,这样极易遭到元庭的注意,不过如今,有了前三次的铺垫,如今粮食买卖做起来,倒是水到渠成。

    元都城的粮价,在杨逍的疯狂购买下,不断地暴涨,不过城中的商户显然是被之前的三次涨跌给弄怕了,眼见有人不断收购粮食,也不敢继续囤积,一来他们的资金经过三次涨跌,已经所剩不多,二来也怕与前三次一样血本无归,再精明的商人面对那样的大起大落也承受不起,所以城中大多数粮商只是不断把粮价抬高,却并没有囤积的意思,少数想要囤积的,眼见各家都是疯狂往出卖,也不由得忐忑起来。

    有过前三次的经历,一些精明的商人也慢慢看出一些门道,这是有人以庞大的资金在幕后操纵,将某样东西的价格迅速抬高,然后当大家疯狂囤积的时候,突然把手中的货物抛出,赚取巨额利润。

    只是虽然看出了门道,但这种操纵方法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太过超前,无法准确摸到对方的脉门,这些精明的商人也不敢随意投资。

    渐渐地,城中的粮价开始疯长起来,几乎是每个时辰都在涨,短短两天的时间,粮价已经翻了几十倍,不少粮商因此赚的盆满钵满,喜笑颜开,只是看着依旧飞涨的粮价,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悔,早知如此,就该多囤积一些才对,只是如今粮食已经卖完,有些不死心的开始以手中赚到的钱开始收购粮食,不过这次他们学精了,没有囤积,收购后再转手卖出去,虽然不能大赚,却胜在稳妥。

    而且,随着粮价的不断攀升,城中的那些蒙古贵族开始坐不住了,前段时间的黄金涨跌,让他们亏得血本无归,如今看到粮食市场如此火爆,顿时坐不住了,开始高价出售家中的粮食。

    而这次似乎不同于以往,对方丝毫没有抛售的意思,眼见粮价已经疯长至五十倍,依旧在不停的购粮,很快,那些蒙古贵族家中的粮食被卖光了,许多贵族不但赚回了前段时间金价波动的损失,更是大赚了一笔。

    面对如此赚钱的买卖,这些蒙古贵族彻底疯狂了,家中没有了余粮,好办,作为蒙古国都,元都仓库中的粮食可不少呢,虽然私自动用粮仓是大罪,但经不住巨大利益的**,而且就算搬空了粮仓,今年秋收也快到了,到时候全国各地运来的粮食又可以将粮仓给填满。

    巨大的利益,可以让人疯狂,这些蒙古贵族,显然在巨额的利益面前,彻底红眼了,一开始还是小心翼翼,但到了后来,彻底放开了,甚至一车车粮食堂而皇之的被运出元都,在这些蒙古贵族的帮衬下,守城兵卒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这些逐渐被巨额利益蒙蔽了双眼的统治者并没有发现,随着粮价的不断飞涨,城中的乞丐似乎一天比一天多,短短五天的时间,整个元都城大街小巷之上,几乎被乞丐给填满,甚至不少饿疯的人开始对运粮车展开疯狂的袭击。

    有人打劫运粮车!

    这可是大事,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作为这个天下的统治阶层,谁敢断我财路?没说的,一个字——杀!

    于是元都大街小巷中,巡逻的蒙古士兵明显增多了,专门负责看护运粮车,一旦有人捣乱,胆敢对运粮车发动攻击,立刻就会遭到这些蒙古士兵毫不犹豫的打击。

    作为当今天下,义军首脑的明教一众高层,看着这个场面,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官兵跑来保护反贼头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七月十四,月圆之夜的前一天,还是那座庄园,杨逍恭敬地站在李轩身后,躬身道:“教主,按照您的吩咐,之前储备下来的钱财已经全部花出去,换来的粮食,已经足够我明教各地义军三年的用度,而且,如今城中的粮价已经飞涨到平时的百倍!”

    百倍,这可是几乎等同于黄金的价格了,李轩心中有些惊叹,摇了摇头:“可惜了,钱有些不够,否则的话,定要将这元都的粮仓给搬空。”

    事实上,如果平价交易的话,李轩此前所筹集的金银,已经足以换取三个元都粮仓的粮食,不过随着粮价的不断飞涨,百倍粮价,如今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步了。

    “要不要,我们再来一次?”杨逍看着李轩,试探的问道。

    “不必,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现在的元都就像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引燃这个火药桶的契机,月圆之夜将至,我们也没时间继续了,我们的人都进城了吗?”李轩摇了摇头,如今的局面,已经足够了。

    “各部人马已经准备就绪,只待教主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对万安寺发起进攻。”杨逍点点头道。

    “好,准备一下,我们出去。”李轩站起身来,伸了伸拦腰,笑道。

    “呃……教主要出去?教主不担心赵敏她……”杨逍看着李轩,惊讶道。

    “放心,我们这位绍敏郡主,现在恐怕已经没心情管我们了。”李轩笑道:“现在,我们就出去看看,找机会点燃这个火药桶。”

    “是。”杨逍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点点头,招呼上小昭、武青樱,一行四人迈步往外走去。

    ……

    汝阳王府,汝阳王的书房中,此刻的赵敏的确就如李轩所说,已经焦头烂额了。

    “父王,你怎么如此糊涂啊!”赵敏一脸怨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满心抑郁之气的道:“民以食为天,粮仓更是一国之根本,擅动粮仓,那可是杀头大罪,您到底长了几个脑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下此事!?”

    “够了,敏敏,怎么跟父亲说话呢,况且,粮仓之事又不是父亲一人在动,七王爷他们还有满朝官员都参与了此事,陛下难不成还要杀掉满朝文武吗?”一旁的王保保不悦的看向赵敏道。

    “满朝文武!?”赵敏一双美眸瞪得老圆,一指门外道:“你现在走出去看看,偌大元都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此事摆明了是有心人暗中操纵,上次金价交易,我就劝过你们莫贪便宜,你们就是不听,我汝阳王府难道很缺钱吗?现在好了吧,钱是有了,但粮呢!?”

    “够了,敏敏,此事已经发生,如今当尽快想办法解决,我已命令周围各城向大都调集粮草,相信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到了,现在急也没用!”汝阳王蹙眉道。

    “你们……唉!”赵敏看着自己的父亲,最终化作一声叹息,恨恨的跺了跺脚,摔门而去。

    “这丫头,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汝阳王闷哼一声,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跟汝阳王的乐观不同,赵敏此刻心中隐隐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这两天她查阅了最近一个月大批的市场资料,虽然对于商道并不精通,但从仙鹤草开始,到后来的黄铜价格变动,再到席卷元庭贵族圈子的金价变动,最后到现在的粮价飞涨,看似毫无关联,但她却能隐隐感觉到幕后有张大手在默默地操纵着这一切,如果只是走到这一步就结束,赵敏倒也不怕,周围几座城池的粮草调集过来,用不了几天,到时候有粮草在手,想要平定波动并不难,但对方会就这样罢手吗?这幕后操纵的人到底是谁?

    没来由的,脑海中闪过李轩的身影,心中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却往往准的可怕,虽然这段时间,李轩以及他一众手下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但赵敏还是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件事,就是他干的!

    “来人,让玄冥二老两位师傅还有苦大师过来,我要出门!”赵敏突然站定,想了想,朝门外走去,无论如何,她都要弄个清楚明白,只是当她到达李轩居住的庄园时,却早已人去楼空,留下一座空荡荡的庄子,让赵敏恨得直咬牙,同时心中不安的感觉也越加强烈,尤其是在大街上,看到那一双双或麻木的毫无生气,亦或者隐隐中带着仇恨的目光时,这种感觉提升到极点,人心丧乱,这一刻的大都,几乎满城都是对蒙古人仇恨的目光,让她走在街上,没有丝毫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