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一章 流言四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一章 流言四起

第三十一章 流言四起

readx();    元都城

    这座昔日的蒙古都城,大元王朝的王庭,此刻却再根本看不出一丝王庭应有的气象,从那座囚笼般的庄园中走出,一路走来,满眼尽是一股难言的凄凉,大街小巷中,入眼的满街都是面黄肌瘦,难民一般的人呆在路边,无神的目光麻木的没有焦距,仿佛对生活已经绝望,默默地呆在这里等死。``..

    而且,跟普通乞丐不同的是,这些人虽然面黄肌瘦,但却并不像普通乞丐那样衣衫褴褛,甚至在人群中,衣着光鲜的人并不少见,却跟其他人一样,在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生气。

    也难怪,之前虽然无粮,但每天看着城中络绎不绝的运粮队伍,心中多少还有些期盼,毕竟元都现在的样子,有些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蒙古人就算再不愿意,但若不拿粮食出来,这座都城恐怕也会变成一座死城,心中多少有些盼头,尤其是那一车车粮食经过,满载粮食的车上散发出粮食的气息时,尽管那不是自己的,又有大批蒙古兵护航,但心中至少还没有绝望。

    但从今早开始,往日里那络绎不绝的运粮队伍突然诡异的消失了,就像一夜之间,凭空消失的一般,而随后,街上的蒙古军队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让有些见识的人隐隐间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而更多的人,却陷入了一种绝望,那支神秘运粮队伍的突然消失,仿佛抽走了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丝活力。

    偌大元都,此刻却丝毫没有月前初入元都时那种繁花似锦的感觉,整座城池,反而让人感觉到一股难言的死寂,虽然身在人潮之中,周围也全是百姓,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丝生气,仿佛行走在一座废弃已久的死城之中一般。

    就算是作为始作俑者,亲眼见证了这一系列变化的原因,但此刻,行走在这蒙古王朝的大街上,无论杨逍还是小昭亦或是武青樱,此刻都不由得为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凄凉以及一丝淡淡的愧疚,只有李轩一人,面色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但也没有说话。

    并非他冷血,但李轩更知道自己未来的道路未必会是一路坦途,帝王之路,注定充满艰辛,更何况自己的江山将更广,并不局限在一片大陆乃至一个位面,这种惨状,自己必须适应,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帝功成血山河,作为一名帝王,他必须舍弃一些东西,一些常人所应有的情感,所以,他无法如杨逍、小昭、武青樱一般将心中那份愧疚和怜悯表现出来,反而要让自己默默地去适应这些。

    “万安寺那边的情况如何了?”李轩目光淡淡的扫过麻木的人群,扭头看向杨逍道。

    “启禀教主,蝠王日前已经传来消息,已经跟范兄弟取得联系,书信已经送至六大派各派掌门人手中,宋远桥大侠、灭绝师太已经答应我们的计划,华山掌门何太冲还在犹豫,但少林、昆仑、崆峒两派却拒绝了。”杨逍沉声道。

    “有这两派高手加入已经足够了,至于空闻方丈他们,已经老了,思想太过僵化,没有斗志,把私怨看得太重,注定难成气候,不必理他们。”李轩点点头,明教跟六大派积怨颇深,李轩也没想过这些六大派高手能来多少,宋远桥他们能够答应在意料之中,毕竟有张无忌在,而且自己对武当派也算有恩,双方之间,私怨也不太重,答应也算理所当然的,真正让李轩意外的,反而是灭绝师太的同意。

    峨眉跟明教的仇怨,灭绝的顽固个性,原著中给李轩的印象太深了,能够在自己的调解下,暂缓跟杨逍之间的个人私怨,已经很难得了,李轩实在没想到,自己一纸书信,没请来德高望重的空闻,反而将这个原著中固执刻板的老尼姑给请出来了,多少让李轩有些始料未及,不过结果倒是不错。

    至于灭绝师太到时候会不会反悔或者暗算,李轩倒是没有太大的担心,老尼姑虽然很多时候固执而且不讲理,不过对于阴谋诡计却是从来不屑一顾的,原著中若非有了死志,恐怕也不会让周芷若去施展什么美人计。

    “诸位可知,如今这城中,别说我们这些人,就连那些百年字号的老店,想要从他们店里拿出金银容易,但想要拿出粮食来,怕是连半颗都弄不出来了。”人群中,一群衣着光鲜的‘难民’此刻聚拢在一起,这些人家境应该算是不错的,至少在他们眼中,还看不到普通百姓那种麻木和死气。

    “呦,原来是朱兄,有些日子没见,我还以为朱兄已经离开这元都,另谋生路去了。”

    “我也想呐,可惜,城门口的蒙古人许进不许出,早知如此,昨天就该离开了。”被称作朱兄的男子叹息一声,摇头苦笑道。

    “这些可恨的蒙古鞑子,这是把我们往死里逼啊!”另一名一身肥肉的中年人一脸恶毒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可是刀把子攥在人家手里,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朱兄,你的那些消息早就过时了,现在别说那些店铺,恐怕就是这座大都,都没多少粮食了。”

    “原来是陈老板,呵呵,这你可就说错了。”朱姓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哦?朱兄难不成知道什么?”陈老板闻言目光微亮,看向朱姓男子说道。

    “倒是知道一些。”朱姓男子点点头,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这边后,才煞有其事的对着众人道:“诸位应该看得出来,此次粮食流失……不,从最开始的仙鹤草价格变动开始,就是有心人在幕后操作的。”

    “这倒是看得出来,只是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手笔?”陈老板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惊叹,作为一名商人,能在这元都立足,别的不说,这份对市场的洞察力还是有的。

    “呵呵。”朱姓男子冷笑一声道:“别人想要做这些,自然千难万难,但若是蒙古人牵头,却太容易不过了。”

    “蒙古人!?”陈老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信道:“不可能吧?这里可是蒙古王都,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不止陈老板不信,其他人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朱姓男子,毕竟这事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其他地方还好说,作为蒙古王朝的都城,蒙古人吃饱了没事干,生生把自己的王庭整成这副德行,哪里还有一点一个王朝王都的景象?

    “嘿,一开始我也不信。”朱姓男子冷笑道:“但大家想想,若非如此,朝廷为什么要派出那么多军队保护运粮队伍?”

    “这……”陈老板有些犹豫的看着朱姓男子,苦笑摇头,这一点,不止是他,恐怕整座元都都没几个人知道。

    “前天我有几个南方的朋友回来,他们带来消息,南边战火愈演愈烈,朝廷派出的平叛大军不但没能将叛军剿灭,反而让叛军趁机烧毁了大军的粮草,那可是几十万大军的粮草啊,如今可不止南方有叛乱,除了我们北方好点儿之外,其他各地都是烽烟四起,用兵的地方太多,我也是听到这个消息,再加上这段时间元都不寻常的举动,我看……”朱姓男子没有把话说完,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有时候话不需要说完。

    “这些可恨的蒙古鞑子,这是要把这满城的汉人都往绝路上逼吗!?”一名体格魁梧的汉子忍不住狠狠地拍了拍身边的地面,怒吼道。

    “嘘……常兄,慎言呐!”朱姓男子一把捂住男子的嘴,目光警惕的看着一队元兵从不远处走过,直到他们消失在街道尽头,才微微松了口气。

    “嘿,常兄这话说得,那些蒙古鞑子什么时候把我们汉人的死活当回事了?”说话的是陈老板,此刻他好像已经完全相信了朱姓男子的话语。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常兄不甘的道。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朱姓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了看四周道:“如今这大都之内,已经是民怨沸腾,百姓都没有了粮食,断去了活路,如果我们能从蒙古人那里抢来粮食的话……”

    “这怎么行!?”陈老板惊道:“凭我们,哪里是这些蒙古人的对手?”

    “蒙古铁骑是厉害,但我们人多啊!”朱姓汉子冷笑道:“这满城百姓,若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你说这些饿昏了的百姓如果知道鞑子那里有大批的粮食,他们会怎么做?”

    “你是说……”陈老板看向朱姓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嘘~”朱姓男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周围十多名人聚拢在一起,低声商议起来。

    “教主,此人名叫朱元璋,那名黑脸汉子是常遇春,是我明教凤阳分坛的正副坛主,上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凤阳分坛首当其冲,只有他二人仅以身免,此次教主召集人手,这二人就是其中之一。”人群之外,一直注意着这边对话的李轩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朱元璋虽然刻意压低声音,却如何逃得过李轩和杨逍的耳力,自然将一群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朱元璋?”李轩看向朱元璋的目光里闪过一抹讶色,随后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此时这位未来明朝太祖显然还未起家,身上虽然隐隐透着真龙之气,但这股龙气并不浓郁,还不值得李轩去夺取,想了想道:“此事完结之后,让他二人来我手下听用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