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八章 峨眉之殇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八章 峨眉之殇

第三十八章 峨眉之殇

readx();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虽然已是盛夏,但黎明的晨风中依旧带着几丝寒意。

    紫云山下,此时却多了一座新坟,薄薄的细雨之中,一道纤弱的身影麻木的跪在孤坟之前,任由从天而降的雨水将她的衣衫浸湿,泛着少女光泽的肌肤在湿透的衣襟下若隐若现,本是极为诱人的一幕,但此刻,少女脸上那弄的化不开的哀愁,却让人难以生出半点亵渎之心。

    “芷若姑娘已经已经这样跪了三天三夜了,再这样下去,对身体怕是……”李轩、宋远桥、空闻大师并肩站立在不远处,看着细雨中,那道仿佛随时可能被风吹倒的身影,纵使铁石心肠,也会化作绕指柔。

    “教主,飞鹰堂传来消息,蒙古皇帝已经在一众高手的护卫下,逃出元都,如今已在保定重整旗鼓,以汝阳王世子王保保为将,发兵五万,剿灭大都叛乱,另外元庭还发下海捕文书,能够献上教主人头者,赏黄金万两,并且不问出身,官升三级,如今各路牛鬼蛇神闻风而动,形势对我教十分不利。”杨逍从李轩身后走来,躬身道。

    “这……大都城内义军,少说也有几十万,元庭何以有此自信,凭借区区五万人马就能剿灭义军?”宋远桥眉头微蹙。

    “义军?”李轩嘴角掠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一开始,只是因为活不下去,对生活无望而奋起反抗的百姓商贾,当时或可称之为义军,但从皇城被攻破的那一刻起,他们的性质就变了,尤其是随着此前蒙古朝廷调往元都的大批粮草被他们截获,又有皇宫中获得的大批宝物,那些被利益而蒙蔽了双眼的人们,已经不再配称之为义军!”

    李轩冷哼一声,看向宋远桥和空闻大师道:“短短三天,小小一座元都,竟衍生出二十七股大小势力,这些势力的首脑,不思如何一致对外,反而为了蝇头小利而相互倾轧,不断地耗损着自身的元气,这样的城池,莫说五万蒙古精锐,只要有一万可战之兵,运用得当,不消半月,就能让他们烟消云散!”

    宋远桥和空闻大师相视一眼,能够看到对方眼中无奈的苦笑,几十万义军视若无物,这种话,若旁人说出来,以两人一派掌教的修养,也会白眼相对,不过见识过李轩翻手之间间让一国之都一月之内石破天惊的手段,两人却是丝毫不怀疑李轩有将这番话实现的能力。

    看着细雨朦胧中那道娇弱堪怜的身影,李轩轻轻叹了口气,对两人道:“两位,我去劝劝芷若,劳烦两位通知一下各派弟子,准备一下,蒙古皇帝既然无恙,接下来恐怕会用尽各种手段对付我们,此地即将沦为修罗战场,不宜久留,该是时候离开了。”

    “施主放心。”空闻大师看了看周芷若的方向,点点头,转身与宋远桥二人并肩而去。

    “教主,李山几位兄弟还留在城内,是不是派人前去通知他们,前来与我们汇合?”看宋远桥两人走后,杨逍才走近李轩身边,低声询问道。

    “不用了。”李轩想了想,摇头道:“派人通知李山,把蒙古人出兵的消息告诉他,余下的事情,全权由李山做主,我只有两点要求,第一,他们五个,都必须给我完整无缺的回来;第二,尽可能保住这支义军的元气,但若事不可为,以第一条为主,先保全自身。”

    风林火山四大将,是最早跟随李轩的属将,忠诚度方面绝无二话,可惜四人的能力在混乱三国那个猛将遍地走的位面中,实在有些寒碜,作为自己最早的一批下属,李轩自然不希望四人一直碌碌无为,跟在自己身边当个家将,更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独当一面,如今正是一个机会,四人的实力,在倚天位面中虽然不算顶尖,但也不差,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很容易被自己的光芒所压制,如今机会难得,也是时候让四人尝试着独当一面,就算失败也不怕,倚天位面毕竟不是自己的主战场,算是给四人一些历练的机会。

    “教主放心,属下这就去办。”杨逍微微一笑,躬身告退。

    看着杨逍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之中,李轩突然轻笑的摇了摇头,杨逍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越来越像个合格的下属了,转身,朝着雨幕中,那座孤零零的新坟走去。

    周芷若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坟墓,坟前墓碑上刻着峨眉灭绝四字,眼神中透露着一股难言的无助和迷茫以及深深地疲惫,灭绝虽然为人严厉,对弟子要求也极为苛刻,周芷若蕙质兰心,十多年的相处,能够感受到灭绝那冷厉的外表下对弟子的浓浓关爱之情,十余年的相处,灭绝对于周芷若而言,已经不仅仅是师傅那么简单,更是如同母亲一般,是她精神上的支柱,如今自己的精神支柱就这么突然的离开自己,让她的世界,突然间变得暗淡无光,冰冷的雨滴不断的滴落在她的身上,一股股凉意不断地侵袭着她的身体,却始终比不上心中的那股凉意。

    “怪我吗?”一件精美的外衣被披在周芷若身上,李轩的身影就这么静悄悄的出现在她的身旁,很突兀,又很自然,仿佛自始至终,他都一直站在那里一般,外衣上还残留着男人的体温,让本已冰凉的身体,获得一丝暖意。

    远处,一片密林之中,宋青书目光死死地盯着峨眉坟墓旁的两人,抓着大衣的手捏的紧紧地,骨节开始发白,却没有出去,只是以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的身影,怨毒之中,却又带着一股浓浓的畏惧,最终,没有走出去,默默地呆在树林中,死死地盯着两人的身影。

    摇摇头,周芷若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神采,却没有转移视线,轻柔的声音在雨幕中却十分清晰的传入了李轩的耳中:“师傅她临终前曾说过,她虽恨明教,却不恨李大哥,是明教毁了她的一生心血,但李大哥却给峨眉派带来了曙光,我峨眉派自创派起就一直以驱逐鞑虏为己任,师傅她说……她说李大哥是当今武林中唯一能够实现峨眉派大业的少年英杰,让我……”说到最后,苍白的脸上不知为何泛起两朵病态的晕红,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轩挑了挑眉,目光重新落在灭绝的墓碑之上,苦笑着摇头道:“一直以来,我觉得灭绝师太为人太过刻板偏执,将正邪之分看得太重,如今看来,倒是我有失偏颇了。”

    对于灭绝的了解,受原著的影响,李轩并不喜欢,但他却忘了,这里并不完全是小说中的世界,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时间长了,连他自己都会不知不觉中将自己带入进去,又有什么资格以小说中的人物模板去解读这里的每一个人?

    周芷若没有接话,灭绝已死,无论她生前为人如何,但对周芷若来说,却是亦师亦母,也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不想在灭绝师太死后,妄论灭绝生前是非。

    “逝者已矣,人生的道路,无论多艰苦,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走下去,灭绝师太虽然不幸亡故,但她的遗志还需要有人来完成,既然她将你视作她的继承人,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你觉得合适吗?”李轩洒然一笑,扭头看向周芷若。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周芷若回头,看向李轩,眼神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惶恐。

    李轩摇了摇头:“不用去想太远,现在的你,只需要把眼前的每一步路走好、走稳,未来的路,自然也会出现,你还有我。”

    “嗯。”周芷若眼睛突然有些发酸,一股难言的感情在心中汹涌。

    “起来吧,我们必须尽早离开了。”李轩站起身,对着灭绝的墓碑再次一礼,将手伸向周芷若。

    看着眼前那因为长年练刀而有些粗糙的大手,周芷若俏脸微红的将纤纤素手放在对方的手掌之中,感受着手掌中传来的温度,心中却没来由的升起一丝心安。

    “呃~”刚刚起身,周芷若突然一个踉跄,三天来长跪不起,腿部经脉早已麻木,骤然起身之下,难以掌握平衡,身不由己的整个身子都倒向李轩的怀里。

    “没事吧?”李轩低头,看着周芷若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好笑。

    “没事,谢谢李大哥。”周芷若连忙低头,不敢去面对那双眼睛,挣扎了几下,从李轩怀里挣脱出来,尴尬的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呦~好一对痴男怨女,看得我都有些感动了。”一道尖锐的声音不合时宜的打断了恬静的气氛,两人抬头,却见丁敏君带着一干峨眉弟子出现在不远处,丁敏君看着两人的目光里,带着戏谑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