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三章 峨眉纠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三章 峨眉纠纷

第四十三章 峨眉纠纷

readx();    率土之滨皆为匪!

    这句话用来形容当前的山东似乎很贴切,但隐隐间,赵敏又感觉没那么简单,眼下的局势,或许只是一个开始,至少这屠城的影响就远不止如此,想想这段时间李轩的种种表现,赵敏相信,李轩肯定还有后手没有施展出来,手中薄薄的纸张,此刻却变得重愈千钧。

    “郡主?”鹤笔翁轻轻地叫了一声,让赵敏回过神来。

    “传令下去,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务必尽快查清对方的动向,别人可以不管,但李轩此人,绝不能留!”赵敏脸上闪过一抹煞气,关乎国家大局面前,她理智的斩断了心头那一丝此刻看来不切实际的情愫,只是原本灵气逼人的眸子,此刻却被一股浓浓的煞气所取代。

    “是。”鹤笔翁躬身答应一声,两人身后,范遥眼中闪过一抹凶光,却被很好的隐藏在眼底,跟着躬身行礼。

    想了想,赵敏突然跺了跺脚,转身返回府衙,王保保正高坐堂上,一个人郁闷的喝着闷酒,眼见赵敏去而复返,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随即面色一沉,冷哼道:“你还回来做什么?”

    “大哥,我没时间向你解释,立刻传信给陛下,调集更多的高手过来,山东局势已经无法挽回,我们必须在李轩有下一步动作之前,将此人灭杀,有此人在,我大元帝国迟早会坏在此人手上。”赵敏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王保保,自己坐在书案上,奋笔疾书。

    “哼,危言耸听。”王保保闷哼一声,不过却没有继续反驳,李轩的手段,不止是他,恐怕满朝文武都已经领教过了,想想当日大都的场景,饶是他身经百战,胆魄过人,此刻依旧感觉背上寒气直冒,这样的敌人,或许真如妹妹所说,还是早早解决掉为好。

    ……

    山东,凤阳城,一座占地颇广的宅院之中,李轩微笑着看向宋远桥和空闻这两位六大派魁首,举杯道:“诸位,此地已经脱离了朝廷管辖范围,出了此城,就算朝廷大军想要继续围剿,也是有心无力,诸位可安心返回,至于沿途各路宵小,想必也未必敢犯六大派虎威,在下就以茶代酒,祝各位一路顺风。”

    “阿弥陀佛。”空闻方丈双手合十,对着李轩遥遥一礼,敬佩道:“李施主年纪虽轻,但胸有丘壑,智高深远,老衲代我少林寺,多谢施主多次出手援助之情,他日若有需求,只需托人前往嵩山少林寺送信,我少林寺必不推诿。”说完,端起身前茶盅,一饮而尽。

    宋远桥点点头道:“离山多日,实不宜久留,贫道就借此茶水,感谢教主援手之情,宋远桥在此可代我武当派向教主保证,只要教主是明教教主一天,我武当派绝不与明教为敌,并为明教正名,让教主再无后顾之忧。”

    静玄师太微微颔首道:“我峨眉派也支持宋大侠,回山后定会约束派中弟子,不再与明教义士为难。”

    李轩微微一笑,点头道:“如此,就有劳诸位了。”

    此行大都,除了激化蒙汉之间仇恨,挑动蒙古内部复杂关系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彻底化解了明教与六大派只见的仇怨,更让各派高层欠下自己一份人情,不求六大派能成为自己的助力,至少在自己对付蒙古之际不要从旁掣肘便可,如今距离自己进入倚天位面的期限已经过去快要一半,虽然蒙汉两族之间的关系经历了大都屠城一事,基本上已经明朗化,但如果放任自流,恐怕很难在半年之内将蒙古人赶出中原,接下来的时间里,李轩的精力将主要放在与蒙古之间的博弈之上,少林、武当、峨眉如今公然表态,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六大派公认的态度,而这正是李轩如今最需要的。

    六大派毕竟不同于蒙古朝廷,自己不能以强硬的手段来逼迫他们妥协,那样做不但会给自己留下隐患,更会严重打击明教在武林人士心中的形象,毕竟六大派如今代表的就是武林正统,明教虽然积极抗蒙,但武林中的形象却远不如六大派那样高大上,这也是李轩为何要走原剧情执意不远千里救援六大派的原因。

    一场简单的宴席,却是宾主尽欢,次日一早,李轩带着杨逍、韦一笑等一众明教高手将宋远桥等人送出城外。

    “掌门师姐,芷若暂时不想回峨眉。”城门之外,周芷若对着静玄师太柔柔的说道。

    “师妹,两月后,峨眉即将进行公选,从你和丁师妹之间选出下任掌门人,你此时离开,对你恐怕不好吧。”静玄师太皱眉道。

    摇了摇头,周芷若轻声道:“芷若从未觊觎过掌门之位,只是师傅临终所托,芷若不敢不从,但这段时间,跟随李大哥一路南下,芷若想了很多,同门师姐妹中,芷若年纪最小,论威望,不及静玄师姐,论武功,同辈弟子中比芷若强者更是不胜枚举,而且师姐这段时间来,调度有方,弟子们无人不服,与其让芷若接任峨眉掌门,却让峨眉四分五裂,倒不如就由师姐担任掌门之职,相信师傅泉下有知,也会赞同芷若的看法。”

    “哼!”丁敏君闻言心中大急,周芷若年纪尚浅,或不足为惧,但若换成是静玄师太,她虽然有些小手段,但以静玄师太在门中声望,根本轮不到她来发挥,厉声道:“芷若师妹莫不是怕了,又或是心里面有了男人,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叛出我峨眉,好与相好的双宿双飞?”

    李轩凶威太甚,而且一路走来,见识了这个男人的种种手段,丁敏君虽然刁钻跋扈,却也不敢公然讽刺,只能以这种含沙射影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敏君,闭嘴!”静玄师太第一次露出愤怒的目光,狠狠地瞪向丁敏君。

    “阿弥陀佛!”莫说静玄师太,就是空闻、宋远桥等一众武林前辈,此刻也是暗暗皱眉,峨眉百年传承,若落到这种胸无大志,却只知道算计同门的人来做,对武林而言,恐怕并非好事,峨眉百年基业,更可能毁在此女手中,只是此事乃峨眉家事,作为外人,却不好插言。

    周芷若冷冷的看了丁敏君一眼,对着静玄道:“望师姐见谅,芷若此番留下来,却是还有师傅一项遗命要完成,倚天剑还请师姐能够暂时借于我保管,他日完成师傅遗命之后,芷若定立刻送回峨眉。”

    “不行!”不等静玄师太说话,丁敏君再次跳出来,厉声喝斥道:“倚天剑乃我峨眉至宝,你既非掌门,又岂能一直由你掌管,给我还回来!”

    “滚!”这一次,不等其他人有所动作,杨逍已经衣袖飘飘,横身拦在丁敏君身前,舌绽春雷,怒吼声中夹杂着丝丝真气,竟生生将丁敏君震退数步距离,一脸惊惧的看着迎风傲立的杨逍。

    “我说你这个泼辣的女人呐!”周颠摇头晃脑的从李轩身后走出,不屑的看着丁敏君道:“我们不说话,你也别把我们当成木桩好不好,周姑娘确实说放弃掌门人之位,但人家是将掌门人让给静玄师太,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还没成为峨眉派掌门人呢,倚天剑周姑娘拿不得,但也轮不到你来做主吧?”

    “师姐,周芷若分明是已经跟明教串通好了,要将倚天剑拱手送给李轩,我峨眉派乃武林正道,就算师傅不在,也不能任由宵小欺辱!”丁敏君眼睛一转突然转头朝着静玄师太大声说道。

    “放屁!”周颠怒声道:“我明教何时成了宵小,倚天剑虽好,但我明教要取,自然会光明正大的抢过来,又岂会……”

    “周颠,闭嘴!”李轩眉头一蹙,厉喝一声,喝止了周颠,同时转头看向静玄师太道:“静玄师太,我李轩愿以人格担保,对倚天剑绝无染指之意,他日芷若完成灭绝师太遗命后,我会亲自护送芷若上峨眉还剑,此事由宋大侠和空闻大师在此作证。”

    “阿弥陀佛!”静玄师太微微一礼道:“贫尼自然信得过李施主,有李施主担保,这江湖上能从师妹手中抢走倚天剑之人,恐怕不多,静玄在此就代峨眉派做主,倚天剑暂由周师妹保管。”

    “可是……”丁敏君闻言大急,掌门铁指环、倚天剑是峨眉派信物,没有这两样东西,就算自己窃取了峨眉掌门之位,也终究名不正言不顺。

    “住嘴!随我回山!”静玄师太眼中闪过一抹冷色,随即转向李轩道:“丁师妹心直口快,并无恶意,还望教主海涵,时辰不早,我等也该上路,就此别过。”

    “师太慢走。”李轩点头回礼道。

    “李施主,我等也该告辞了。”峨眉一行离开,宋远桥和空闻大师也跟李轩告辞,武当派中,张无忌、宋青书却有些恋恋不舍,两人对周芷若心怀眷恋,如今眼见佳人心有所属,有心留下,却苦无借口,只能恋恋不舍的在宋远桥的催促下,踏上西归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