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五章 出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四十五章 出海

readx();    阳光依旧明媚,轻柔的海风吹迎面吹来,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碧波大海,人的心情也会随之变得开阔起来,只是此时的周芷若心中却沉甸甸的,面对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波澜壮阔,此刻却失去了那份欣赏的心情。

    看着行走在前方,与五散人谈笑自若的李轩,周芷若的心中很复杂,此次出海寻找谢逊的下落,她的目的并不纯,倚天剑和屠龙刀的秘密关系峨眉兴衰,更关系到灭绝师太的遗命,她可以为了李轩而放弃峨眉派掌门之位,但作为一名弟子,面对师尊临终之前可以说最后一个请求,周芷若无法拒绝,甚至她已经做好了被怀疑的准备,更想好了诸多说法,让李轩同意自己随他一起前往寻找谢逊。

    只是周芷若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李轩会那样痛快的答应自己,甚至连原因都没有问。

    “李大哥,我……可不可以陪你一起去找谢狮王?”周芷若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好啊,美女相陪,求之不得,正好借此机会,将小昭这个不合格的丫头给踢走。”李轩半玩笑式的随意答道,甚至没有多想一下。

    周芷若此生都无法忘记那一刻,阳光洒落在那张并不英俊却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玩世不恭的眼神下,周芷若却能够真切的体会到来自李轩的信任。

    那一刻,周芷若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告诉李轩,这份担子,对如今不过双十年华的她而言,太过沉重,甚至一度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李轩不是那种贪花**之徒,至少不会被**而蒙蔽双眼和理智,这一点,过往种种,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周芷若可以确定,李轩愿意豪不怀疑的让自己跟随,只是出于那种纯粹的信任,这是周芷若自拜入峨眉后在未曾感受过的东西,但她却因为师父的遗命而不得不去辜负这份珍贵的信任。

    李大哥,只要此次能够完成师父最后的遗命,芷若愿意用这一生来偿还。默默地注视着李轩那宽厚的背影,周芷若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的心立下誓言。

    “跟了这么久,累不累啊?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你不累,我们都替你累得慌。”行走在最前方的李轩,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声音里带着几分揶揄的味道。

    周芷若好奇的随着李轩的目光朝着树林的方向看去,这段时间虽然因为灭绝师太之死的刺激而发奋努力,武功修为精进了不少,但这么远的距离,却已经脱离了她的感知范围,莫说一个刻意隐匿行迹的人,便是一个普通人无意间路过,如果没有看到,也无法发现。

    “公子。”半晌,却见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从树林里钻出来,乖巧的跑到李轩身边,面色有些尴尬,讷讷道。

    “下次再这么贪玩,就把你赶出去,想给本教主当侍女的丫头可多着呢。”伸手将少女一头精心梳理过得头发揉的蓬乱,李轩恶狠狠地道。

    “谢谢公子,再也不会有下次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脸上那丝尴尬竟瞬间消失,再度恢复到那活泼可爱的少女模样,蹦蹦跳跳的走到李轩身后,主动接过了周颠手中的包袱。

    “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又在装可怜了,哼哼,我周颠可不像教主那么好糊弄,想要贿赂我可没那么容易。”周颠哼哼唧唧的看着小昭,一副不买账的样子。

    “得了吧,周颠,小昭只要侍奉好教主,让教主开心就好,至于糊弄你?人家小昭丫头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没看人家小昭只拿了教主的包袱吗?想让小昭贿赂你,下辈子吧?”看着趾高气昂的周颠,布袋和尚说不得忍不住开始打击道。

    “咦~真的!?小昭丫头,你这分明就是厚此薄彼啊!”周颠此时才发现属于自己的包袱还留在自己手中,而小昭已经一溜烟跑到李轩的另一侧去了,气的哇哇大叫,其他人不由哄然大笑,便是心情沉重的周芷若,也不禁莞尔。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李轩并没有去询问小昭这些天的去向,而小昭也没有主动提及,或许是同病相怜,周芷若却敏锐的从小昭那看似欢快的笑脸中,捕捉到一丝勉强以及眼底被隐藏起来的重重心事。

    有心想要提醒,但看着若无其事的李轩,又将这股冲动按耐下来,隐隐间,周芷若感觉到李轩对于她和小昭的情况并非毫无察觉,只是故意没有点破而已。

    一路上想象中的伏击并未发生,但却有种暴风雨前的压抑感,虽然一行人有说有笑,但所有人都很清楚,此行并不简单,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埋伏,只能说明敌人有更庞大的计划在等待他们,不动则已,一动则势必惊天动地。

    东海之畔,一座属于明教的秘密港口处,一艘长度足有三丈的小型战船已经停泊在港口,明教虽然有着百年积攒的底蕴,但在海上因为有蒙古战舰的打压,一直得不到发展,这种小型战船已经是如今明教所能拿出来的极限,若非李轩在大都差点将元朝王庭玩儿翻,更为明教募集到足够三年消耗的军资,获得各地义军的支持,哪怕是身为明教教主,也未必能调动对明教而言已经算是顶级的战船。

    “教主,这艘战舰乃由我教巨木旗和洪水旗研发,虽然船身不如蒙古战舰那般庞大,但在近海一带航行却绝对可保无忧,船上还配有连环重弩和小型投石机等攻城利器,不是属下自夸,一对一的情况下,我们这艘战舰未必就会比蒙古的大型战舰逊色多少。”负责这座港口的弟子颇有些自得的为李轩介绍着战船的各种性能。

    李轩默默地点点头,突然转头看向周颠等五散人道:“我明教之中,可有精通海战的将领?”

    “这……”周颠等人面面相觑,明教教徒虽然遍及大江南北,但海战不同陆战,不但要渗析海中各种暗流和应对方法,还要有足够的经验,明教虽然有不少义军,但大都分散在各地,在元兵的压迫下,根本没有土壤和条件去锻炼海军将领。

    五行旗中的洪水旗虽然以水著称,水中作战也都是一把好手,但那也仅仅限于内陆的江河湖泊之中,说道海战,跟普通将领并无多少区别。

    李轩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苛刻了,叹了口气道:“先上船吧。”

    海战对李轩而言,无疑是一个陌生的领域,而李轩很清楚,此次出海将要面对的最大敌人,不是赵敏聚集的各路高手,而是精通海战的蒙古战将,赵敏显然也仔细研究过,若在大陆上进行伏击,以李轩等人的实力,纵使不敌,但想要逃跑脱困却不难,但若要将战场挪到海中,茫茫大海,如果战船沉没,那就算李轩有着通天彻底的本事,结果也只会有一个。

    这还是第一次在自己与赵敏的交锋中被赵敏掌控了主动权,而自己虽然明知风险极大,却不得不闯一闯,不单单因为谢逊,更为了屠龙刀和倚天剑中的武穆遗书、降龙十八掌以及九阴真经都是李轩志在必得之物,所以明知山有虎,却不得不偏向虎山行,但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却让他十分不爽。

    “公子……”众人上船后,开始熟悉战船的操作,小昭犹豫了一下,来到李轩身边,糯糯的低唤一声,唤醒了沉思中的李轩。

    “什么事?”李轩深吸了一口气,抛开心中种种担忧,微笑着看向小昭道。

    小昭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迎向李轩的目光道:“若公子信得过小昭,可以让小昭试一试,虽然小昭没有学过海战,但说道在近海航行乃至预测海上气候的话,小昭还是有些经验和信心的。”

    “小昭,你懂得的东西可真不少。”看着小昭,李轩突然想起她的母亲,紫衫龙王黛绮丝,四大护教法王之中,紫衫龙王黛绮丝号称第一法王,这个排名水分不少,黛绮丝武功虽然不错,能让手持倚天剑的灭绝师太不敢过分相逼,其实力可见一斑,但要说凭此就能占据四大护教法王之首,却有些言过其实了。

    不说战斗力最强的金毛狮王和资格最老的白眉鹰王,就算是韦一笑,论实力也未必就在她之下,不过当时的黛绮丝被谢逊称作第一美人,风姿绰约,倾国倾城,其他法王除了辈分最高的白眉鹰王不屑与之一争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倾慕之意,甚至甘心将第一护教法王的宝座让出。

    不过李轩想到这位紫衫龙王可并非是八卦这些明教错综复杂的感情史,而是想到紫衫龙王的能力。

    四大护教法王,不但个个武功高强,而且各有一项看家本领,金毛狮王的狮吼功,白眉鹰王的鹰爪,青翼蝠王韦一笑更是轻功独步当世,而紫衫龙王既然号称龙王,更是远渡重洋,从波斯孤身来到中土,别的不说,单是这航海术在倚天位面中,绝对是堪称宗师级的人物,而作为她的女儿,黛绮丝为了让她混入明教,并未教导她高深武功,但一些如易容术、航海术这些在武林中人看来完全属于偏科生的技巧,小昭却是得到了紫衫龙王的真传。

    “公子……我……”小昭有些忐忑的看着李轩,害怕被李轩看出什么端倪,正想解释什么,却被李轩打断。

    “好,众弟子听命。”李轩对着船中众人朗声道:“从现在开始,小昭负责指挥这艘战船,上到我李轩,下到在场所有明教弟子,必须听从小昭调遣,若有违背或阴奉阳违者,依教规论处!”

    “是,谨遵教主谕令!”虽然并不明白李轩为何将如此重要的职位交给一个侍女来掌管,但如今明教一众教众对于李轩已经到了崇拜的地步,对于李轩的话,会毫不犹豫的执行,闻言轰然应诺。

    “多谢公子信任。”小昭有些感动的看向李轩,一张娇俏的小脸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通红。

    “先别忙谢,从现在开始,我们这一船人的性命可就寄托在你身上了,若真的船毁人亡,就算到了阴曹地府,我也要拔掉你的裤子狠狠地抽你的屁股!知道了吗?”

    “知道了,公子。”小昭娇嗔一声,饶是她有着波斯血统,骨子里远比中原女子开放,但被李轩这一顿露骨的抢白也是羞得粉面通红,心神荡漾,恨不得找条地缝给钻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