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七章 血夜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七章 血夜

readx();    月明,星稀

    在海上,算是难得的好天气,只是盘桓在灵蛇岛一角的波斯人,此刻的心情却并不如天气这般清朗。\.().

    今日一战,对波斯一方来说虽然并没有什么损失,但战略上而言,那位蒙古郡主的被擒,也预示着他们波斯明教不得不独自去面对李轩,去面对中土明教。

    如果是以前,这些心高气傲,自命正统的波斯总坛高手自然不会将这些只能算作他们分支的中土明教放在眼里,但现在,尽管心中百般不愿,却不得不承认,中土明教,在高手数量以及质量上,已经有着完全不弱于波斯总坛的实力!

    尤其是在对方莫名其妙的又多出一名高手的情况下,加上己方大意之下损失的四名宝树王,胜负之数,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颠倒过来,这份巨大的反差,让这些波斯总坛的高手无法接受,以至于刚刚前来传递情报的蒙古高手隐隐间提出来的合作意向也被他们不耐烦的打发了。

    看着天边那一轮明月,妙风使轻轻地叹了口气,中土明教的教主重伤,这对他们而言,或许是一个机会,此次远渡重洋而来,黛绮丝说实话只不过是顺带,毕竟波斯总坛的圣女并不止一个,甚至预备圣女也有不少,一个过气的圣女就算触犯了教规,对远在波斯的总坛而言,意义其实并不大。

    他们真正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留在中土明教的至高心法——乾坤大挪移!

    三名总坛圣使以及三名宝树王的全力攻击,妙风使自信,就算是总坛教主承受这一击,也没有不受伤的理由,再加上蒙古人传来的信息,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那位中土明教的教主此刻真的身受重伤,无力再战,对他们而言,或许有些耻辱,但却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获胜的机会,但此刻众人的状态,明显并不适合出手!

    妙风使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三名宝树王的伤势让他有些疑惑,那伤势,分明是圣火令造成的,这种诡异的结果,让他有些担忧。

    还有一个问题,妙风使回头看了一眼一众宝树王,今日一战虽然并未遭到重创,但对于士气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这种打击,甚至影响到同为三圣使的流云使,此刻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同。

    “流云,你怎么样了?”妙风使皱眉看向流云使,那张原本俊朗刚硬的脸庞,此刻却透着一股难言的狰狞。

    流云使闻言,抬头看了妙风使一眼,随即将目光看向此行执行任务的人中,唯一一名女性成员辉月使,眼中竟流露出一抹难言的贪婪,最终却是将目光锁定在被绳索束缚的黛绮丝身上,贪婪的目光最终化作一种最原始的占有。

    黛绮丝娇躯一颤,眼中闪过一抹哀求和无助,作为曾经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女人,她太清楚这种目光中所蕴含的含义。

    妙风使目光复杂的看向黛绮丝哀求的目光,最终化作一声轻叹:“黛绮丝,你本为我教护教圣女,却私下与人通婚,不但违背了我教教规,更亵渎了神明和圣火,今夜,我就代表教规,赐予你应有的惩罚,流云,就由你来执行吧。”

    这样做,虽然有违教规,但妙风使更清楚,如今的形势,三圣使缺一不可,流云使修炼的是一种至刚至烈的功法,威力极大,但缺点也同样明显,每隔一段时间,体内真气就会如同烈焰般灼烧体内经脉,必须以女子的阴气来中和这种痛苦,一旦挺过去,实力将会获得兑变,而作为几乎相当于鼎炉的女子,下场却极为凄惨。

    以往,都是寻找一些普通女子作为练功材料供流云使使用,但万万没想到,本该还有两月才会爆发的隐患,竟会在今夜爆发,虽然有违教规,但为了完成任务,也只能做出一些变通了。

    黛绮丝闻言面色大变,没有了昔日化身金花婆婆时的冷漠无情,掌握他人生死的上位者气息,就如同一个面对**的普通少女一般,绝望而无助。

    “多谢!”流云使此刻的眼中已经泛出诡异的红光,喉咙里发出仿佛野兽般嘶哑的声音,大步来到黛绮丝面前,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瓶,在黛绮丝惊恐的目光中,强行将她的嘴巴扒开,狰狞的脸上泛起淫邪的笑容:“这种液体是来自印度的一种神奇植物,可以让人产生无边**的同时,保持着极度清醒的意识,作为曾经的圣女,我会让你死的体面一些。”

    黛绮丝惊恐的摇着头,想要将液体吐出,却被流云使毫不怜惜的一把捏住喉咙,液体在黛绮丝绝望的目光中顺着喉管流入她的体内,流云使的目光逐渐变得火热。

    除掉面具之后的黛绮丝,身材火爆,容貌妩媚,兼具着波斯女子的性感火辣和汉人女子的纤柔娇弱,就算地位尊崇,见惯绝色的流云使,在这风韵不减当年,反而更添成熟妩媚的昔日武林第一美人面前,也禁不住色**受,干涩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突然在黛绮丝绝望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朝着黑暗中的树林深处走去。

    辉月使纤细的柳眉不由得皱了皱,眼中闪过一抹难明的怒意,同为女子,对于流云使的种种,显然在心底无法接受,更何况这次惨遭毒害的还是前任圣女,无论犯下何等过错,但这种惩罚,对一个女人而言,无疑是最无法接受的。

    “噗~”

    想象中的魔音并没有出现,树林中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之后,便重归了死一般的寂静,但妙风使却是面色一变,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隐隐传来的一丝血腥味道,心中警兆立生,刚要出声示警。

    “咻~”

    刺耳的破空声中,一柄造型十分霸气的宝刀突兀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明亮的刀身在月光的反射下亮的有些刺眼,却又带着一股令人心折的霸气之美,妙风使本能的掷出圣火令,想要将这柄刀击落,只是掷出的圣火令却突然受到另一股力量的吸引,在中途变向,朝着树林的方向射去。

    面色一变,再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一声闷响之后,妙风使下意识的侧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辉月使渐渐涣散的瞳孔,手中的圣火令还保持着格挡的姿势,那柄造型霸气的大刀却已经贯穿了她的胸膛。

    “噗噗~”

    两名宝树王的人头落地,李轩和黛绮丝的身影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圣火令?”颠着手中的三枚圣火令,李轩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这被奉为明教至宝的东西,非金非玉,看不出材质,巴掌大小的东西,却极有分量,隐隐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磁场对自己的精神产生一种奇异的干扰或者说牵引。

    不过很快,李轩的注意力却是被怀中的黛绮丝吸引,刚才那个波斯三使之一的人要做什么,李轩自然猜得到,不过此刻黛绮丝的状态却让李轩有些皱眉,丰满诱人的身体,此刻却散发着一股异样的灼热,这股灼热,正在不断地灼烧着她的理智,以至于即便此刻在自己怀里,开始有些不安分的扭动着,偏偏目光却一片清明,这种矛盾的结合,不可否认,对任何一个正常男性而言,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作为已经经历过某些洗礼的李轩,李轩自然能够看出眼前这位丰韵少妇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此情此景,指望这位紫衫龙王能够帮上什么忙是件很不现实的事情。

    真是该死!

    当目光落在其他人身上的时候,那毫不掩饰的杀机令妙风使以及残余的宝树王心底一阵阵发寒。

    妙风使此刻感觉无比苦涩,原本还算强大的阵容,在对方的突袭下,转眼间就失去两名圣使和两名宝树王,再算上重伤在身的三名宝树王,如今还有一战之力的,竟然只剩下自己以及另外三名宝树王,而更重要的却是,圣火令竟有一半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心中的杀意犹如实质般逸散出体外,化作一股实质性的威压缓缓地压下去,让包括妙风使在内的一众波斯人瞬间呼吸一滞,一股浓浓的绝望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吼~”

    终于,一名宝树王无法抑制心中那不断攀升的恐惧,发出一声绝望的咆哮,挥舞着手中的钢刀,扑向了李轩。

    “不要!”

    妙风使的惊呼声中,李轩缓缓地抬起空着的右臂,一指点出,一阳指力催动着一缕刀气破空而出,正中眉心,人在空中的宝树王目光陡然变得呆滞,失去生机的尸体无力的从空中跌落,再无半点声息。

    李轩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以一阳指力催动体内刀意,威力之强,有些出乎意料。

    “吼~”

    妙风使突然从已经死去的辉月使手中抢过一枚圣火令,双手划过奇异的轨迹,李轩突然感觉到左手中的三枚圣火令发出剧烈的颤动,竟有种脱离自己掌控的趋势。

    看向脸色渐渐变得疯狂的妙风使,脸上却突然泛起一抹笑容:“既然这么想要,那就给你!”单手一扬,三枚圣火令随着那股牵引力激射而出,在妙风使惊骇的目光中,分别洞穿了他的咽喉、心脏和丹田。

    随着三圣使的集体陨落,也预示着这场偷袭即将完美收官,失去了圣火令以及武功最高的三圣使牵制,余下的三名宝树王,就算重新捡起圣火令,没有相应的手段显然也无法发挥出在三圣使手中的威力。

    夜空下,丝丝屡屡的刀芒中,最后一名宝树王带着不甘的愤怒,无力的颓然倒地,寂静的月色中,只剩下黛绮丝急促的呼吸以及若有若无的娇吟。

    看着在怀中不住扭动,无奈的眼神中却透出一股哀求之意,李轩微微的叹了口气,伸手一引,屠龙刀落入手中,弯腰将黛绮丝抱起,走向树林深处,留下的,只有满地尸体以及被血气染红的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