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二章 国破家亡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二章 国破家亡

第六十二章 国破家亡

readx();    ps:终于上架了,心中有些小激动,但更多的却是动力,倚天剧情本准备上架前完结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有个两三章,小弟情况有些特殊,爆发有些困难,只能保持一天两更的更新,希望大家能够谅解一二,最后,新书上架,向各位大大求下订阅,也给小弟些动力,再次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小弟的各位书友大大

    看着一脸自傲,仿佛天下万物掌握的赵穆,这一刻,赵敏突然感到一丝可悲,充斥在心间对七王爷一家的恨意,突然间淡去了不少,也许,这就是汉人所说的天意吧!蒙古的没落已经注定,再去恨谁、怨谁又有何意义?

    “你走吧。”打断了赵穆的滔滔不绝,赵敏悠悠的叹了口气。

    “呃……敏敏,你说什么?”赵穆一滞,看向赵敏的目光里透着难以置信,随即却是一种难言的愤怒,目光渐渐变得疯狂,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拒绝我的好意?我乃天潢贵胄,无论血统和地位,都足以配得上你,为什么你却对我总是不屑一顾?”

    “我们……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我都只当你是我的朋友,亲人,却从未想过与你一起白头偕老。”轻轻地摇了摇头,赵穆的状态,显然这段时间所受的压力并不小。

    “你再说一遍?”赵穆眼中突然泛起血丝,此刻的他,更像一头野兽,嘶哑的声音里,毫不掩饰自己的占有欲。

    “她说,你可以滚了。”忽如其来的声音在阴冷而幽暗的天牢中显得有些阴森,赵穆浑身汗毛一竖,就好像一个偷香窃玉的采花贼。已经成功将目标制服,一切准备就绪,正要直捣黄龙时。身后却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

    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原本疯狂的眼神也被惊骇所代替。本能的错身而过,将赵敏挡在自己的身前,这才将视线落在来人的身上。

    “是你!?”当看清来人的样貌时,赵穆眼中闪过一抹仇恨,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的惊惧。

    “放开她,你可以滚了。”来人自是李轩,目光在赵敏身上停留了半晌之后,才落在赵穆的身上。声音微冷,蕴含着一丝内力发出,让赵穆身体不由得颤了颤,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尽是恐惧。

    “这里是天牢重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赵穆捏着赵敏肩膀的手微不可查的松了松,却又再次捏住,警惕的看向李轩。

    “天牢重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李轩嗤笑一声道:“若是大都的话,这么说也没错。但这里是洛阳,你们初来乍到,对这天牢。又有多少了解?”

    “你是说……这天牢之中另有机关暗道通往外面?”赵穆不笨,闻言立刻想到这个可能。

    “你废话太多了,现在放开她,你还能多活些时候,否则,你可以跟你的太子生涯告别了。”李轩冷哼一声,面露不耐道。

    面对李轩的强势,赵穆突然有种很荒谬的感觉,好像眼下并不是他手中有人质。反倒是自己成了别人的人质一般,有心以赵敏再威胁一番。但看赵敏那一脸漠然的样子,心中突然一痛。颓然的松开捏着赵敏粉颈的手掌,不甘的看向李轩,有些愤恨道:“你不怕我出去后带兵来围杀你吗?”

    “现在的洛阳城,还有多余的兵力来围杀我吗?”李轩冷笑着反问一声。

    “哼!”赵穆闻言,面色不由一白,最终化作一声冷哼,拂袖而去,宽敞的囚室中,只剩下李轩与赵敏,相对而立,赵敏不发一言,漠然的看向李轩,李轩也突然没了话语,整间囚室,静得可怕。

    “大元朝,真的已经没落至此了吗?”良久,仿佛是受不了这难言的静默,赵敏终于开口了,只是看向李轩的眸子里,却一片死灰,失去了往日的灵动。

    “洛阳一破,这中原,元朝就可以沦为历史了。”李轩点点头,至少从他的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高兴,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没有太多关系的事情,元朝的灭亡,本就是天命所归,自己的出现,也不过是加剧了灭亡的节奏而已,有着熟知剧情的优势以及这个时代未出现过的战争模式,这场斗争,虽然实力上蒙古人占优,但获胜也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此就开心,别人或许不会觉得什么,但于李轩自身而言,却显得有些夜郎自大了。

    “那就要恭喜教主,登临大宝,指日可待了。”赵敏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看着李轩,绝口不提赌约之事。

    “三月前,我已辞去教主之位,此次前来洛阳,身边也只有几位好友,这点人手,想要夺得天下,不太可能啊。”李轩耸了耸肩膀,表情有些无奈。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赵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却是浓浓的不信,看着李轩讽刺道:“来看我这个昔日的郡主如何落魄吗?”

    “来找你,自是为了昔日太极殿赌约之事,算上这一次,应该算作第三次了吧?却不知道绍敏郡主是否该履行诺言,随我而去?”李轩看着赵敏,理所当然的道。

    “跟你离开?助你去对付我的族人吗?”赵敏脸上讽刺之意更浓,声音中甚至带了一丝哭腔,凄厉的看向李轩:“我大元朝灭亡在即,阁下又何苦苦苦相逼我一个弱女子,我不是什么英雄豪杰,自然也无需一诺千金,如今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若李大教主愿意,自可将取了小女子性命。”

    看着赵敏这一刻脸上泛起的决绝之色,李轩微微一叹,摇了摇头:“元朝自建国后,多行不义,残暴不仁,视百姓如草芥,就算没有我出现,灭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跟我离开。我可以保证,再不管此方天地之事,更不会让你去与你的族人作对。世界很广阔,远非你想象中那般狭小。你父兄我已安排人送往关外,元朝虽然覆灭在即,但塞外草原还是蒙古人的天下,若赶得及时,或许还能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赵敏闻言,娇躯不禁一颤,原本死灰一片的眼眸中,再次恢复些许灵动。看向李轩有些难以置信的道:“我父兄……他们还活着?”

    虽然年纪不大,但自小身在高层,享受着令无数人羡慕的权势和地位的同时,更见识过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黑暗,没人比她更清楚政治斗争的黑暗和残酷,作为其中一员,她更清楚政治斗争失败者的凄惨,之所以心丧若死,国破自然有一部分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家亡对她所带来的打击。如今听到家人无恙的消息,终于让她原本已经死去的心再度焕发生机。

    “这还得多亏你那位青梅竹马的太子兄弟,为了得到你的芳心。他可是煞费苦心呢。”李轩微微一笑道。

    不知为何,听到李轩这句话赵敏一颗芳心,突然出现些许的慌乱,连忙解释道:“我和他,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

    说道一半,突然怔怔的看着李轩似笑非笑的神色,心底没来由的涌起一股羞怒,冷下脸来。低声道:“之前你说的话,可是真的?离开这里之后。真的不用我去对付我的族人?”

    李轩微微一笑,傲然一笑道:“李轩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却也不屑与用去欺骗一个女人。”

    “你是在小看我们女人?”赵敏目光一瞪,不善道。

    “那倒不……”话没说完,在李轩愕然的目光中,赵敏突然扑入自己的怀里,紧紧地将他抱住,不等他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温香软玉,肩膀突然一痛,已经被赵敏两排贝齿紧紧咬住,丝丝血丝从齿缝间溢出。

    强行将体内的真气压下,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哪怕只是本能反抗,都能将赵敏那一口漂亮的牙齿给崩没了,眉头微微一皱,正想说什么,突然感觉肩上的衣襟传来一阵濡湿的感觉,侧眼看去,却见赵敏美丽的眼眸下,不知何时留下两行清泪,心中不由微微一叹,到嘴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来,只能轻轻地抚摸着赵敏的粉背,任由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你非要将我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通通打碎,难道在你心中,欺负一个女人,就这么让你有成就感吗?”

    听着耳边含糊不清的呢喃,李轩无言以对,自己此行倚天的目的,为的就是推翻元朝的统治,并非针对赵敏,之所以两人屡屡碰面,不过是因为当今元庭之中,有资格跟自己作对的存在貌似也只有汝阳王府这对兄妹拿得出手,正应了那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道理虽是这样,不过李轩也清楚,如今并不是讲道理的时候,赵敏现在需要的不是道理,而是发泄,国家,民族,家人,这个看似刁钻狡猾的女人身上,担负了太多本不该属于她的责任和负担,尤其是在局势一步步失控的情况下,甚至连她自己都成了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那份压抑和无助,如今一下子释放出来,若不让她好好发泄一番,难免在她心中会留下不可磨灭的疮伤,所以,哪怕李轩本身也有些委屈感,却也不能表达出来,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女人的发泄。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就连坚固的天牢,在这一刻都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也终于让赵敏有些失控的情绪恢复,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李轩,眼中闪过一抹痛楚,低声道:“怎么了?”

    李轩轻轻一叹,赵敏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只是不愿面对,柔声道:“杨逍和范遥就在附近,我让他们护送你去关外与你父兄见面,我也会随后赶到,现在,我要去皇宫一趟。”

    “我跟你一起去。”赵敏突然拉住李轩的手臂,眼中闪过一抹彻骨的仇恨,对李轩,双方本就站在对立阵营,虽然有仇,那也是国仇,与她一个小女子其实并无多大关系,但七王爷当初的篡位,生生将蒙古最后一丝元气耗尽,以至于加速大元朝的灭亡,这却已经算得上乱臣贼子了,更无法让赵敏原谅,她要亲眼去见证他的灭亡!虽然说决不帮助李轩对付自己的族人,但七王爷显然不在此列!

    “走吧。”看着赵敏的目光,李轩最终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