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章 慕容雄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城市之心碎片:特殊道具,集齐三枚城市之心碎片,可融合为一枚完整的城市之心。

    清晨,略显清冷的晨风吹散了谷中的雾气,也让那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变淡了不少,士兵被分成一队队清点着这一战的收货,这些事自然有李山等人去操心,不必李轩去浪费精神,此刻他正站在谷口一块突出的巨石上面,把玩着手中这枚破碎的晶体。

    没有完整的城市之心那般明亮而透彻,在日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晰地看到晶体上存在着丝丝的裂痕,但即使如此,也无法掩饰它的美丽,一种残缺之美,在李轩的帝王金瞳下,隐隐能看到晶体内那一丝丝游弋的龙气,而完整的城市之心中,这些龙气在帝王金瞳下却是能够汇聚成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

    意料之外,却也是冥冥中一种必然的结果,在混乱三国中,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城市之心,而作为游牧民族,没有固定居所,但每一个部落,却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城市之心,虽然对于游牧民族而言,城市之心并无法给他们带来城池般的防御力,却可以提升他们的攻击力、抗寒、抗饥饿等等生存能力,对草原上的民族而言,一个安定的栖身之所会让他们走向灭亡,相反,他们更加需要的却是能够与命运、自然抗衡的生存能力用以面对残酷的生存环境,所以,城市之心的表现方式也与中原大相径庭。

    在中原地带,攻占一座城池,就可以获得对这座城池中城市之心的处决全力,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城中,也可以选择带离甚至摧毁。而在塞外草原之上,显然并没有城池让人来攻占,但每一个足够规模的部落都拥有自己的城市之心为自己的部落带来庇护。消灭或慑服这个部落,同样可以获得这座部落的城市之心。

    当然。凭借自己手中目前的力量想要一次性消灭一个强大的鲜卑部落并不容易,但昨夜一战却绝对已经让这个足以凝聚出城市之心的部落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否则也不可能获得城市之心的碎片。

    “

    主公,这是昨夜的战损以及各项战利品清单。”李山来到李轩身后,手中捧着一卷竹简,恭身道。

    “念!”李轩没有回头,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透着一股阳刚的魅力。

    “是。”李山点点头,展开手中的竹简朗声念道:“昨夜一战我部损失刀盾手17人。精锐长枪手5人,精锐弓箭手7人,以及三名骑兵,全歼两千名鲜卑骑兵,斩杀敌将两名,缴获精良弯刀七百余把,强弓五百张,箭矢万余枚,战马308匹,黄金三十斤。牛羊成群。”

    “还有呢?”李轩把玩着手中的晶体,漫不经心的问道。

    “还有?”李山怔了怔,回头看了眼山谷。目光突然一动,回头道:“还有大批被鲜卑人掳劫的汉人百姓,目前还未统计。”

    “对我们来说,最宝贵的财富不是那些武器战马,也不是黄金和牛羊,人口才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李山,我希望你今后能够记住这一点。”李轩叹了口气,幽州之地。本就地广人稀,而代郡尤其是高柳以北的地区。常年遭受胡人侵袭,更是人烟稀少。人烟稀少,也代表着兵源的不足,单靠流民一点点的积累,别说攒够争霸天下的资本,就算维持一支三千人的部队都有些困难,所以李轩必须想方设法来弥补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而被胡人掳劫而去的汉人自然就是当前最大的人口来源。

    “末将谨记!”李山连忙恭身道。

    “先让人在这里建起一座围墙,另外派李风严密监视密道那边的动态,但凡有人通过密道进来,就底斩杀!”李轩指了指身前并不宽敞的谷口,虽然隐秘,但此前却是人家的地盘,这么长时间失去联系,就算对方的主将是个脑残,也该发现不对了。

    “让谷中的汉民帮忙吧。”拄着屠龙刀,李轩抬眼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对方也应该有所察觉了吧?

    从被解救的汉人那里听到这个部落的名号之后,李轩就有种直觉,这一次要面对的对手恐怕并不简单,倒不是说,这个部落多么有名,恰恰相反,在这个时代,远远比不上同族之中的步度根、柯比能这些草原枭雄的部落,甚至无法跟小有名气的弥加、素利这些人物所在的部落相提并论,但在李轩心中,对这个威名不显却有着不错实力的部落不敢有丝毫的小觑,盖因这座部落的首领有一个很著名的姓氏——慕容!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三国之后的五胡十六国时期,开创燕国霸业的皇帝用的就是这样一个姓氏。

    能够建立一个国家,勿论这个国家是否弱小,能在那样一个混乱的时代延续一段不短的时间,已足以证明这个以慕容为姓氏的家族的能力,虽然并不确定眼前的慕容是否就是那个慕容,毕竟如果按照正史,慕容这个姓氏如今还不该出现在鲜卑人中,不过混乱三国位面本就不是正统的历史位面,追溯这些严肃的历史问题没有太多的意义,不过这个姓氏确实是引起李轩关注的重要因素之一。

    慕容雄,名字霸气,不过却也普通,霸气自然是这个名字的本身,普通却是因为在李轩的印象之中,绝对没有这个名字的存在,不过对方返回的速度却是有些超出李轩的意外。

    从李轩攻破这座山谷,到慕容雄发现异常并果断的回击,前后不过短短四个时辰的时间。

    后路被断,如果不能重新打开这条通路,哪怕如今身边有着三千名善战的精锐鲜卑骑兵,周围更有无法计算的鲜卑游骑,但依旧只能算作一支孤军,孤军深入,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大忌,哪怕塞外民族根本没什么兵法,但这种战争中浅显的道理作为一个大部落首领不明白反而让人奇怪。

    不过真正让李轩惊讶的却是对方的果断,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几乎是刚刚发现异常就开始返回了,这种谨慎的态度和果断的行事风格,无论是否是曾经在史书上留下过痕迹,都足以令人重视。

    不过这样的人物就在身边,若不能及早除去,也将是个祸害啊!心中已经做出决定,哪怕要为此而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将对方除去,以绝后患!

    心中,几乎是在慕容雄的军队出现在视线之外的时候,就已经生出了杀机,如今自己这点微薄的家业,可经不起折腾,此次出城,李轩打的是以战养战的主意,可不想跟这样一位谨慎而不失果断的人物打一场历时持久的消耗战,这与自己的利益无疑并不符合。

    四个时辰的时间,虽然不长,却也够做很多事情了,至少可以将谷口外围的空地上留下大片的拒马钉,可以将由原木组成的简易木墙将并不宽阔的谷口完全封死。

    虽然没有多少防御力,但凭借骑兵本就不善于攻坚战的缺点,哪怕简易的木墙支撑不了多久,但借着本就易守难攻的地势,也足以将骑兵的赖以生存的冲锋优势完全化解,没有了速度的骑兵,也不过是骑在马上的步兵而已,甚至还不如步兵灵活。

    “谷里的人听着,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也不想让你们肮脏的名字侮辱了我的耳朵,立刻带着你们的人马滚出这座山谷,我可以绕过你们的性命,否则的话,定将你们所有人,包括谷内那些俘虏和卑贱的汉人奴隶一个个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并没有立刻进行攻击,慕容雄目光扫过木墙前面那那片空地上一枚枚难以察觉的拒马钉,眼中闪过一抹森寒,策马上前,站在谷口之外的一箭之地之外,用熟练地汉语以内力将声音远远送入谷中。

    李轩在赵敏和李山的陪同下缓缓踏上简易的木墙,远远看着慕容雄那魁梧雄壮的身影,身旁的赵敏不屑的撇了撇嘴道:“真是好笑,若真有这本事,干嘛还要停下来跟我们废话?分明是想打击我们的士气!”

    李轩点点头,对着慕容雄的方向朗声笑道:“慕容首领听到了,你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慕容雄面色一沉,鹰隼一般的眸子在赵敏身上一掠而过,没有一般男人看到赵敏时的迷恋和贪婪,有的只是一抹森然的杀机,目光随即落在李轩身上冷声道:“汉人,报出你的名字,慕容雄刀下不杀无名之辈!”

    “汉护匈奴校尉,李轩!”李轩面色一肃,朗声道。

    “汉人的将军!”慕容雄眸子一缩,面色虽然不变,但心底却有些发沉,这个地方,是万万不能让汉人的朝廷知道的,否则若引来朝廷大军,自己的大计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就会被掐灭,这是他无法容忍的,眼前的男人必需得死!

    森然的杀机毫不掩饰的迎向李轩的目光,四道目光在空中碰撞,周围的温度似乎在这一刻降低了一些,两人几乎都是在得知对方身份的瞬间,心中对对方起了杀机。

    “给我撞开那道木墙!”狠狠地一挥手,身后突然涌出一队队鲜卑骑士,以十人为一队,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咆哮,催动胯下的战马,朝着谷口李轩所在的木墙,发动了疯狂的冲锋。

    李轩等人面色一变,对方竟然是要以血肉之躯,生生的将这道刚刚建立起来的木墙给撞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