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章 攻防之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章 攻防之间

readx();    “噗噗噗~”

    一队马蹄被锋利的拒马钉刺穿的鲜卑骑士被随之而来的箭矢湮没,又一队鲜卑骑兵面无表情的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这一次,一名鲜卑骑兵终于冲破了拒马钉的阻拦和箭雨的拦截,连人带马狠狠地撞击在木墙上面,巨大的冲击力下,马头直接如西瓜般碎裂开来,马上的鲜卑骑士也被木墙缝隙中刺出的长枪顷刻间刺死。

    并不宽阔的地带,如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人的,马的,不足一箭之地的地域,此刻却已经有了几分炼狱的景象,至少有两百多名鲜卑骑兵身死,而李轩这边,至今却还保持着零伤亡,但此刻,李轩、赵敏两人脸上,却看不到丝毫轻松之色。

    之前的冲击力虽然没能成功将木墙撞毁,但站在木墙上的李轩,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脚下原木在那一刻所受到的冲击力,这样的撞击,不需要太多,只需再来两次,这道简陋的屏障便会彻底被摧毁。

    而更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尸体几乎将谷口这片并不开阔的地面铺满,拒马钉能够发挥的作用几乎已经看不见,而对方显然也不会给他们重铺的时间。

    慕容雄面无表情的挥动手臂,又一队骑兵发动了死亡的冲锋,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使用了骑射技巧,十枚利箭破空而出,目标却并非站在木墙顶端的李轩三人,而是将目标锁定在木墙之后,被木墙完全挡住的弓箭手身上。

    “哼!”李轩冷哼一声,屠龙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并不规则的圆弧,一道刀罡破空而出,精准的将十枚破空而至的利箭截断。目光遥遥看向慕容雄,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那十名鲜卑骑兵这一次却是全部陨落在木墙之下,马上施展技能,无论再怎么熟练,分心二用的情况下。对本身的冲击力自然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一次,却未对木墙造成任何的冲击。

    慕容雄虎目微微眯起,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木墙之上的李轩,旋即再次恢复冷漠,又一队鲜卑骑兵被派上场,汲取了之前的教训,这一次却没有在中途再次施展骑射技能,而是老老实实的往木墙上撞去。

    “喀嚓~喀嚓~”两声几乎不分先后的闷响声中。组成木墙的原木终于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中抵达了极限,整个朝内侧凹陷进去,虽然没有被完全冲毁,但此时的木墙,根本经不起哪怕一丁点的冲击,形同虚设。

    “杀!”慕容雄举起了自己的兵器,此刻李轩才惊讶的发现,这名鲜卑武将的兵器竟然跟自己一样。也是刀,不同的是。对方的是有着长杆,类似于关羽的大刀,而李轩手中的屠龙刀,虽然造型霸气,长达五尺的刀刃也远比寻常的环首刀要长上不少,却依旧属于单刀的范畴。属于短兵器。

    不过既然已经能够释放刀芒,兵器的长短有时候哪怕是在马战之中,重要性也被大大削减。

    又是一支十人队发起了冲锋,不过在这支十人队之后,却是一支百人队隔着十丈距离紧紧的跟随。一张张弯弓被拉得圆如满月,已经做好了奔射的准备。

    李轩微微一叹,这座木墙,在此刻算是彻底失去了作用,别看他能在倚天世界中,利用乾坤大挪移横扫千军,但在这里,哪怕乾坤大挪移依旧属于顶尖的运力法门,面对远超蒙古铁骑的高阶鲜卑骑士射出的箭雨,已经超出了李轩所能承受的力量范畴,强行施展,更多的可能却是被乱箭穿心的下场。

    “起盾!”李山纵身从木墙上跳下,人在空中,已经发出了怒吼,李轩一把揽住赵敏柔若无骨的腰肢,轻功运起,衣袖飘飘,相比于李山那直来直去的蹦跳,无疑要潇洒许多,这个世界力量层次虽高,但更多的却是对力量、速度的追求,以马战为主题的位面,轻功注定失去了市场,李轩这一手精妙的轻功,足以令人目眩神驰,可惜,这里懂得欣赏的人,却不多,而寥寥几个懂得欣赏之人,注意力显然并没有放在这里。

    “轰隆~”

    几乎是在李轩落地的同时,失去箭雨拦截的鲜卑骑士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冲锋,暴力的将挡在谷口的原木撞得飞起,以零伤亡的代价将拦在谷口的木墙彻底摧毁,不过想象中的长驱直入却并没有出现,一面面钢盾密集的汇聚在一起,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盾墙,一根根冰冷的长矛自盾牌的缝隙中竖起,汇聚成一片数丈方圆的死亡森林!

    “噗嗤~噗嗤~”

    接连不断的利器入肉声中,这一队鲜卑骑兵并没有比他们的先烈运气好了多少,死状甚至更加凄惨,连同战马在内,在密集的长矛下成了一个个蜂窝,不过他们的使命却已经完成了,随后而至的鲜卑骑士的一轮齐射,大半目标,反倒锁定在人在空中的李轩身上。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作为一个部落的首领,慕容雄对这个道理显然也颇为精熟,况且此刻,李轩身在空中,无处借力,面对百名鲜卑勇士的骑射,哪怕是入流武将也只有万箭穿心的下场。

    能够直接将这个知晓了此处机密的汉人将领击杀自然是再好不过,就算不能,也不过是损失了一整队鲜卑精骑而已,虽然如此大的损失依旧让慕容雄有些心疼,但相比于能够直接结束这场战争的诱惑,这点付出,无疑是值得的。

    面对上百支利箭的攒射,李轩脸色依旧从容,屠龙刀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圈,将他和赵敏保护在其中,犹如一轮圆月,乾坤大挪移心法被运转到极致,一层看不见得气流牵动着破空而至的利箭。

    可惜,乾坤大挪移虽然精妙,但鲜卑骑士的阶位显然高出昔日的蒙古骑兵太多,引动的气流同时作用在百枚箭簇之上,也只能勉强将少数箭簇引偏。飞出屠龙刀画出的圆圈之外,其他的却尽数狠狠地撞击在这轮如同圆月般的刀芒之上。

    一支利箭所携带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数十支箭簇所夹杂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即便此时的李轩,虽然尽力去化解这股力量,但箭矢太过密集。根本无法将其一一化解,倒有大半的力量被他生生的接下,却是借着这股力量,身形陡然加速,脚尖在周围的山石之上连点,最终轻巧的落地,只是脸色却有些苍白。

    至于那百名鲜卑骑士的下场,自然可想而知,在战马的冲锋速度下。一轮骑射过后,人也已经冲到了盾阵之前,根本来不及再做任何动作,便被波浪般不断刺出的长矛洞穿了身体,留下一地残骸。

    慕容雄看着安然落地的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可惜,以他的心性,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对于百名精锐鲜卑精骑的伤亡便不会再关注,毕竟在准备射杀李轩之前就已经知道。无论成功与否,这支精骑都不可能生还了,已经注定的事情,没什么好后悔,真正可惜的却是经此一战之后,对方显然不太可能再给他射杀的机会。除非对方的脑袋被门板夹过。

    “陷马阵!”稍稍平息一番体内翻腾的气血,李轩强行将嘴中的鲜血咽了下去,这一轮交锋看似短暂,但他本人却在这轮冲撞下受了一丝内伤,大手一挥。武穆遗书中专克骑兵的陷马阵发动。

    中部的盾阵突然向内凹进去,露出藏于身后的大批枪兵,同时后方的弓箭手呈半月形在谷口的另一端散开,并不宽敞的谷口,却刚好可以让陷马阵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冲锋!”看着对方瞬间变幻出来的奇特阵型,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战阵,却让他心中升起一股危险的气息,慕容雄心中闪过一股不妥,但此时已经是旗鼓南下,这支汉人的军队他必须尽快攻破,重新占据山谷,一旦此次无法攻破这座山谷,等汉人在这里建起坚固的石墙时,那他将真正成为一支孤军。

    “吼~”一名名鲜卑精骑在慕容雄各项统帅技能的加成下,本已开始下滑的士气瞬间登顶,对着汉人的军阵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简单的一轮骑射之后,最前方的部队一头撞进了对方摆开的布袋阵里,准备以战马冲锋的速度,将这座看起来非常单薄的战阵以绝对的力量彻底摧毁,重新占据山谷。

    “蓬蓬蓬~”

    两侧的盾阵中,突然绷起十几道绳索,在战马的悲鸣声中,奔雷般的气势瞬间成了笑话,势如破竹的冲势在瞬间被停滞,后方的鲜卑骑士虽然凭借高超的技巧降低了速度,却让他们聚集在谷口的位置,拥堵在一起,进退不得。

    “不好!”慕容雄面色大变。

    随着李火的一声厉喝,一排箭矢掠空而起,上百支冰冷的箭簇瞬间在不足十丈的空中汇聚成一片密集的箭网,朝着鲜卑精骑最密集的笼罩而下,伴随着鲜血和惨叫声,慕容雄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就算以他冷酷无情的心性,看着族中最精锐的勇士无力的惨死在对方的利箭之下,也忍不住生出一股心疼的感受。

    “强行突破!”虽然对勇士的损失心疼无比,但事已至此,若退回来重新组织攻势,那不但要承受退兵过程中必要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一切将重新回归原点,冲势虽然受阻,但这些鲜卑骑士依旧是最骁勇的精兵,哪怕冒着巨大的损失,也要将这支汉军消灭,只要能够重新打通连通塞外的秘道,他就可以从山的另一边调集更多的勇士前来征服这片土地!

    “流云!”李轩手中的屠龙刀几乎是同时挥下,原本藏在盾阵保护下的长枪兵突然从盾牌的保护下窜出,手中冰冷的长枪对着最近的鲜卑骑兵毫不犹豫的刺过去,同时后方的弓箭手在李火的指挥下不断的对着谷口处聚集的鲜卑精骑发出肆无忌惮的攒射。

    “后阵反击!”慕容雄同样做出了调整,谷口聚集的鲜卑精骑纷纷抄起手中的弓箭对着这边的弓箭手发动了反击,而陷入谷口的鲜卑精骑却是抄起了弯刀,同样以悍不畏死的气势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枪兵。

    战争打到这一刻,回归到最原始的阶段,至少在慕容雄看来,虽然失去了战马冲锋的优势,但自己的士兵却依旧在阶位上稳稳压制着对手,虽然是一场意料之外的惨胜,但他已经有了相应的心理准备。

    不过下一刻,战场中反馈回来的信息却让这位一直以来狠辣无情,从容果断的部落首领大惊失色!(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