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章 狠辣的女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九章 狠辣的女人

第九章 狠辣的女人

readx();    夕阳的余辉洒落在被油浸泡过的牛皮帐篷上,反射着通红的光芒,几名鲜卑骑士挥动着手中的马鞭,驱赶牲口一般驱赶着一群汉人奴隶归入营寨。

    两名小头目模样的鲜卑骑士相互谈笑着策马从汉人奴隶中走过,目光如同审视货物一般在一名名汉人奴隶身上扫过,最终,一名鲜卑小头目的目光停在了一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奴隶身上,十七八岁的模样,表情中带着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冷漠,模样娇俏,身材玲珑有致,跟以往遇到的那种表情呆滞,双眼无神的汉人女子截然不同。

    “你,过来,跟我走!”一名鲜卑头目指了指这名汉人姑娘,眼中流露出贪婪和淫邪的目光,自动忽略了对方目光中那股不屑和仇恨,这种目光,作为以侵略为生的他们,见得多了,但那又怎样?

    少女抬起头,冷漠的眸子审视着眼前的鲜卑头目,这种目光让这位鲜卑头目心中闪过一抹难言的恼怒,那种目光下,仿佛自己不是高高在上,主宰对方命运的人,反而像是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

    小头目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难言的危机感,虽然不是武将,但鲜卑骑兵也是四阶兵种,晋升为头目,就如同汉军中的伍长、什长一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思维能力,面对少女那仿佛看死人一般的目光,让他心底莫名的一寒。

    “嘿嘿,你不要,就送给我吧!”另一名头目站在侧面,并没有发觉少女目光中的异常,见同伴呆住,以为是被这汉人姑娘的美貌惊呆了。黑笑声中,手中的鞭子突然一卷,轻易地将少女纤细的腰肢圈住,猛的一发力,少女就这样顺着辫子上传来的力道倒飞而起。

    看着腾空而起的少女,之前的鲜卑头目瞳孔骤然一缩。随即面色大变,在对方腾身而起的刹那,分明看到两柄短刀自少女的袖口中划出,落入那一双纤纤玉手之中,斜阳的余辉照射在两柄短刀之上,反射出幽冷的寒光。

    鲜卑头目张了张嘴,想要出声示警,却突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亮光,随即脖子一凉。视线恢复时,看到的却是少女一只伸向自己的素手,之前被握在手中的短刀已经不在,另一柄短刀却被对方反手紧紧的握在手中,借着惯性,朝着同伴撞了过去。

    嘴巴张大,想要示警,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里有些漏风。双手不由抹向自己的咽喉位置,入手处却是一片冰凉的触感。一截短刀不知何时已经插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鲜血掺杂着气泡不断从肌肉与刀身的缝隙中渗出,声音被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一阵嗬嗬嘶吼,根本无法传达讯息,而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却正好隔断了同伴的视线。力量迅速流失,黑暗渐渐吞噬了一切,失去力量支撑的身体无力的从马背上滑落。

    “哈哈,汉人的女子就是听话!”并没有发现同伴异状的鲜卑头目此刻还在幻想着一会儿如何泡制这个看起来很有性格的汉人姑娘,并没有感觉到丝毫异样。看着少女凌空而至的娇躯,大笑着张开了臂膀,准备迎接这一刻的温香软玉。

    少女的娇躯,结实的落在鲜卑头目的怀中,但想象中的温香软玉却并没有出现。

    “噗嗤~”

    鲜卑头目怒瞪着双目,死死地盯着眼前一脸冷漠和不屑的汉人女子,又低头看了看齐根没入自己胸腔的短刀,眼中闪过熊熊的怒火,想要大声怒吼,却感到一股幽香扑鼻而来,一只纤纤素手死死地堵住他的口鼻,将到嘴的话死死地堵在腔子里。

    “呜~”

    一声野兽般的怒吼自喉咙间发出,鲜卑头目狠狠地一拳捣向这个该死的汉家女人,对方的眸子里却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玲珑的娇躯仿佛突然失去了重量一般,脚尖在马背上轻轻一点,曼妙的身姿伴随着一蓬血雾翩翩而起,汇聚全身力量的一拳却狠狠地轰在了空气中,失去力量的身体顿时随着这股力量的牵引从马背上栽下来,步上了同伴的后尘。

    “杀!凡是寨中的胡人,一个不留!”

    冷漠的将短刀从鲜卑头目的脖子里拔出来,顺手在对方的衣襟上抹了抹,将刀刃上的血迹细心地擦干,诱人的小嘴中说出的话语却令即便站在同一阵营的战士,此刻都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股冷到骨子里的寒意。

    “锵锵~”

    伴随着钢刀摩擦刀鞘的声音,一把把钢刀已经被高高擎起,周围那些奴隶随着少女那饱含着无尽杀机的声音,纷纷亮起了手中的刀刃,虎吼着扑向距离最近的鲜卑骑士,更多的却是随着少女,朝着营寨的深处走去。

    周围的鲜卑骑士有些凌乱了,他们不明白为何之前还绵羊般被他们肆意驱赶回来的汉人会在转眼间,摇身一变变成了凶神恶煞,失去指挥的他们,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暴动,顷刻间,原本负责押送这些汉人奴隶的鲜卑骑兵便被湮没,乱刀分尸,尸骨无存。

    一支响箭被一名流民模样的士兵射向了天空,寂静的草原上突然响起排山倒海的喊杀声,一队骑兵疾风般冲到营寨的门口,将刚刚赶来,匆忙的想哟关闭寨门的鲜卑骑士冲的支离破碎。

    马不停蹄,丝毫没有谨守寨门口的意思,旋风般冲向刚刚做出反应,或逃跑,或上马准备接站的鲜卑人掩杀而至,不给对方丝毫聚集的可能。

    “杀!”

    一队刚刚集结完毕,正准备扑杀这些该死的汉人的鲜卑骑兵,突然遇到迎面冲来的一群汉人枪兵,还未来得及反抗,便惨死在密集长枪的绞杀下。

    “万将归降~”

    寨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整座营寨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律动所笼罩,随即,这些鲜卑骑士不可思议的看到原本老老实实,在鲜卑人强大的武力威慑下,服服帖帖的汉人奴隶,突然暴动起来,十几个汉人奴隶怪叫着将一名鲜卑骑士从马上扑下来,接着便是无数各异的兵器,木桩、转头、耙子、叉子,各种各样的兵器往身上招呼,几名奴隶被鲜卑骑士的弯刀斩杀,但更多的奴隶疯狂的涌上来,虽然奋力挣扎,但面对仿佛无穷无尽的人潮,最终却憋屈的被践踏而死。

    寨中的汉人奴隶,是不是太多了?

    这一刻,所有留守的鲜卑骑士心中升起了同样的念头,黑夜中,汉人奴隶,还有突如其来的汉人军队,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敌人的身影,仿佛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整个营寨已经被汉人全部占领,留守的鲜卑骑士虽然不少,但没有武将的统帅,一个个小头目或要奋起反抗,但更多的却是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闯,想要突围,三千鲜卑骑兵,在这一刻,陷入了崩溃。

    “恭喜主公,此战,我军大获全胜!”看着混乱中,一名名鲜卑骑士或被这一方的士兵绞杀,但更多的却被突然暴动的汉人奴隶围攻致死,即便早知道此战难度不大,但此刻田畴脸上仍旧闪过一抹不可遏制的激动,还有一股难言的畅快,表现在李轩这里,就是田畴的忠诚度在这一刻暴涨了十五点,只差五点,就能达到中度忠诚的程度。

    李轩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目光却远远地锁定在营地中,那个娇小玲珑,却最是狠辣的身影之上,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

    “这些鲜卑人的做法,与豺狼无异,让清雅想到了过去。”赵敏策马立在李轩身旁,看着那道玲珑的身影,微微叹了口气,美眸中闪过一抹心疼的神色,也有几分愧疚,用罕有的温柔声音道:“要不要让她回来?”

    “不用了。”李轩叹了口气:“大局已定,让她发泄一下吧,让李山他们照看一下,别出了什么意外。”

    田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李轩,目光不由自主的跟着看向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身影之上,饶是他也曾经杀过人,但此刻少女的狠辣手段,依旧让他心底生寒,赵敏和穆清雅,两个本不该在军队中出现的存在,给田畴的感觉却大相径庭。

    赵敏智谋韬略,就算田畴有着自己的傲气,但短短的时间内仍旧生出一股折服的冲动,但相比于赵敏的惊采绝艳,那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女除了漂亮之外,并没有多少存在感,更多的时候,给田畴的感觉更像是李轩和赵敏的影子一般,除此之外,也只有那生人勿近的气质让他看着有些发怵。

    但此刻,看着那原本清冷漂亮的少女化身修罗,一对短刀如同割麦子一般杀戮着鲜卑骑士,饶是身为敌人,这一刻,田畴都忍不住对那些鲜卑骑兵生出几分怜悯之意,主公身边的女人,都是这么恐怖吗?

    没来由的,田畴对自己这位便宜主公身边的女人,生出一股畏惧感,这种畏惧,甚至还在李轩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