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章 龙城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夕阳终于落山,夜幕开始笼罩大地,这一刻,黑暗仿佛将世间的一切吞噬、同化,人们往往惧怕黑暗,因为黑暗给人带来的,往往是对未知的恐惧,命运在黑暗中会变得更加不可捉摸。

    无论是非功过还是血腥杀戮,在黑暗中都会被同化成同样的颜色,包括尸体、包括鲜血以及那焚烧的熊熊火焰,在黑暗中,会变得无比渺小,仿佛沧海一粟,但那血腥的气息,却是黑暗所无法同化和吞噬的。

    熊熊的火焰驱散了四周的黑暗,修罗地狱般的场景中,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自火海深处缓缓走出,娇俏的容颜被鲜血所侵染,在熊熊的火光下,带着一股邪异,偏偏脸上的表情,却圣洁无比,两种气质糅合在一起,让少女身上多了一股异样的魅力。

    田畴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少女的目光并不是完全冷漠,至少在看向李轩的时候不是,但这份温柔所包含的对象却绝对不会包括他田畴,尽管若论武力值,田畴并不在少女之下,甚至远远超出,但此刻,田畴却突然有种远远离开少女身边的冲动。

    “主公,清雅怕是要成魔了!”怔怔的看着李轩,少女突然伸出一只素手,手上还残留着已经风干的血痂,是自己的,也有敌人的,在嫩白的掌心处,一枚晶莹剔透的残缺晶石静静地躺在那里,火光的印衬下,格外的动人。

    莫名的话语,让人眉头不由一皱,无论哪个世界,魔这种东西,总会让人本能的产生一股排斥。

    赵敏眉梢微微一挑,刚刚少女的状态爆发时。她就已经察觉到些许不对,对方在那一刻仿佛陷入一种魔障,眼中似乎只剩下杀戮。就算赵敏武功不高,但精通百家武学的她。也隐隐看出,少女的精神似乎有些问题,类似于走火入魔,却不同于寻常的走火入魔,那是一种信念上的入魔,这种入魔,有时候比疯魔都要恐怖和可怕,因为她即使已经入魔。但头脑却依旧时刻保持清醒。

    看着忐忑中带着一丝期待的俏脸,李轩突然笑了,他的笑没有那种如沐春风,却有种男人当有的阳刚魅力,伸手,没有去接少女手中的晶石碎片,而是轻轻地抚摸在还残留着血迹的秀发之上,拨乱了少女一头秀发,寂静的夜色下,响起李轩爽朗的笑声:“魔又如何?就算世人畏你、恨你、敌视你。只要你还站在我身后,只要你的刀还没有指向自己人,便是屠遍天下又如何?”

    对于穆清雅的状态。恐怕连她自己都不如李轩清楚,没有阻止对方停止杀戮,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李轩却有过类似的境遇——顿悟!只是比之李轩,少女要更加纯粹一些,当时支撑李轩顿悟的是一种绝望,而支撑穆清雅的却是另一种情绪——仇恨,一种对异族刻骨铭心的仇恨。

    而随后接到的系统提示也更加确定了李轩的猜测,少女在那种状态下。领悟到自己的第一个战技——魅影魔踪!

    魅影魔踪:特殊状态下所领悟的必杀技,将极致的仇恨融入刀法之中。此状态下速度提升100%,精准提升100%。攻击速度提升100%,持续时间十分钟。

    同时激发的还有属于穆清雅自身的天赋——嗜血之心,在杀戮中让精神处于一种兴奋状态,敌人的鲜血可以恢复自身的体力和真气。

    想要当女将军的梦想,恐怕是很难实现了,无论天赋还是所领悟的必杀技,已经决定了她日后走得道路跟将军南辕北辙。

    屠遍天下?好重的杀气!好霸道的语气!

    田畴看向李轩的背影,眼神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这样的话,如果放在中原,恐怕会被无数士大夫将脊梁骨给戳断吧,但此情此景,看着那随着李轩一句话而缓缓跪伏在李轩脚边,将额头轻轻地碰触在李轩靴子上的少女,心中却莫名的出现一种很淡,却很真实的感觉,那种感觉,名为——归属!

    田畴不知道少女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但看她对这些塞外异族那几近偏执的仇恨,同是生于边塞之地的田畴此刻却能够理解那种感觉,不在边寨,不知胡患,生在繁华中原的士大夫,又如何能够明白这苍茫的边界之处,生活在胡人铁蹄下苟延残喘的汉民内心对于胡人的痛恨?

    屠遍天下?说得好!

    第一次,田畴突然有种抛开理智,抛开前程,就这么跟在眼前这位主公身边轰轰烈烈杀上一场的冲动,哪怕一生无缘文达于诸侯,哪怕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冲动,虽然他的年龄比之穆清雅大不了多少,但身上与生俱来的担子,却并不比穆清雅轻,他人生的每一步,在家族子弟中脱颖而出的那一刻其实已经注定,家族,那是他这样的人一生都无法逃避的责任。

    冰冷惶恐的感觉消失,清纯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纯净的笑容,两行清泪却在这一刻伴随着这股笑容无声滑落,洗去了脸上的血渍,留下两道醒目的印痕,在火焰的光芒下,诡异却又圣洁。

    ……

    当太阳再次升起,朝阳的光芒洒满草原之际,苍茫的草原上,却多了一座城池,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座城池的轮廓,虽然并不完整,但那高高的角楼,还有那已经初具规模的城墙,正在无声的宣布着一件对草原民族来说,十分糟糕的信息——汉人的触手,在这一刻,伸向草原了。

    游牧民族,是不需要城池的,因为他们居无定所,恶略的生存环境和有限的生存资源,更没有耕作的技术也适合的土壤,注定他们此生,很难固定的居住在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没有城池。

    同样的,草原的战争也不需要城池,因为骑兵不善于攻城。同样也不善于防御,更重要的是,草原没有属于自己的兵法。没有兵法,注定他们的武将无法领悟优秀的统帅技和武将技。在战争中能够给自己部队带来的加成不高,草原上,也许会出现武艺高强的合格武将,但空泛的文化传承,注定他们中很难出现一个合格的统帅。

    所以,当草原上出现城池的时候,对这些游牧为生的民族而言,绝对是一场灾难。骑兵的骑射是很难射上城墙的,但汉人的弓箭却能在城墙的加成下,即使不需武将技能,也可以轻松地将利箭射下来,而且威力不低。

    雄壮的城池上,一眼望去,苍茫草原尽收眼底,心胸仿佛都在这瞬间开阔了许多,这种景象,是中原地带所无法领略的。

    一枚城市之心。只能建立一座下县,城墙高度也达不到郡城那种十丈高度,只有区区三丈。但即便是这个高度,也足以让那些塞外民族绝望吧,而且,草原的资源,也不足以供应更高级的城池。

    站在城墙上,李轩的心情格外好,毕竟这座城池,是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跟当初获得马城的感觉却又有所不同。虽然只是初建,但城中却已经有了两万现成的百姓。只要之后的粮草到位,这座城就可以步入正轨了。

    “头一次见你这么高兴。不过是一座下县而已。”站在李轩身侧,赵敏也同样享受这种从无到有的感觉,只是看着李轩那兴奋劲,却总会忍不住想要打击一下。

    “这种感觉,你这种千金郡主是不会理解的。”摇了摇头,原始位面不同于主位面,城市之心的限制注定不可能肆无忌惮的建城,城市之心的数量是一个定数,就算自己能够在其他位面中掠夺,也终究不会太多,整体而言,这个位面城市和足够规模的部落数量是一个定数,每一座城市的建立,都代表着同样规模的一座城池毁灭。

    “哼。”轻轻地皱了皱鼻子,赵敏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这难得的风景,半晌才问道:“这座城,你准备用什么名字?”

    “龙城!”李轩肯定的点了点头,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每次读到这句诗的时候,总会难以抑制心中那股不可抑制的澎湃,真正的龙城在哪,李轩不知道,但从此以后,这里,就是龙城!

    “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龙就是天的代表!龙城将是向这些异族展现大汉天威的第一步!”站在另一侧的穆清雅闻言狠狠地点了点头,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李轩的背影,轻声说出自己的理解。

    “差不多啦。”李轩点了点头,古代将真龙比作天子,龙可不就是天的代表吗。

    “哼!”赵敏有些闷闷不乐,严格来说,自己也算异族的一员吧。

    似乎是察觉到赵敏的情绪,李轩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轻笑道:“只要站在这座城中的,就是汉民!”

    “嗯。”赵敏心中一暖,轻轻地点了点头,螓首不自觉地轻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感受着那对肩膀的宽阔与厚重。

    时间在等待中变得漫长,随着城主府在白光的包裹中完成最后一角,龙城的框架算是彻底完工了。

    “嘀~”

    “恭喜宿主成功建立一座城池,请宿主为此城命名!”

    “龙城!”

    “恭喜宿主成功于域外建立一座城池,将汉家威严布于域外,本位面异族对您的仇恨度永久性提升20%,您的位面声望+1000,您的本位面声望提升10w,您的东汉功勋提升10w,您获得特殊称号——抗胡义士,您的名望将在幽州、并州、冀州三州之地广为流传,对三州人才吸引力提升。”

    抗胡义士(可晋级):特殊称号,匈奴人、鲜卑人等塞外异族仇恨度永久性提升20%,治下军队对塞外异族杀伤力永久性+10%,对冀州、并州、幽州各种人才吸引力提升10%。(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