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章 俏婢阿朱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章 俏婢阿朱

readx();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能被诗人留下如此美好的诗句,姑苏自然是极美的。&{}.{}.}

    燕子坞,一处楼阁之上,靠窗而坐,静静地品读着一册秘籍,作为江湖人,又是武林中隐秘的藏书圣地之一,燕子坞藏书最多的,自然离不开秘籍,还施水阁、琅环玉洞,作为天龙世界中独有的藏书圣地,论武功精妙,或许不及少林派千年流传下来的各项达摩秘技,但若论博,几乎囊括了当今武林七成以上的武功秘籍,却是绝不在少林的藏经阁之下。

    “公子爷,您已经看了大半天了,先喝口茶吧。”一声吴侬软语娇声打断了李轩的沉思,却是一身淡黄裙子的少女,虽是侍婢打扮,但无论容貌气质亦或是身材,以不亚于李轩所见过的任何绝色。

    “唔~”轻缀了一口香茶,李轩咂咂嘴,笑看着眼前的俏婢赞赏道:“阿朱的茶艺却是又精进了不少。”

    阿朱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作为慕容复的侍婢,自己的公子爷在她眼中自然是完美的,玉树临风,潇洒过人,虽不说满腹经纶,但作为江湖人,却有着足以与自己身份所匹配的武艺,这样的人,自然会是许多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阿朱自由侍奉慕容复,日久生情,对慕容复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朦胧的情谊,只是以往的慕容复,一门心思投入复国大业之中,自成年之后,却是很少如现在这般留在燕子坞之中。

    “终究还是比不上阿碧的。”俏脸之上闪过一抹晕红,只是身为江南女子。自有那么几分传统和含蓄,并未把内心的感情表现在脸上,从小受到的教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也知道双方之间身份的差距,相比于原著中痴恋慕容复的阿碧而言,阿朱显然要多了几分理智。

    “各有各的味道。”李轩笑了笑。不再言语,注意力继续注意在手中的书卷之上,虽然只是一门再粗浅不过的刀法,但却读的津津有味。

    “咦?”眼见李轩继续将心思埋入武学之中,虽然心中难免失落,却也颇识大体的准备退去,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掠过李轩手中的书卷之上,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讶异,忍不住轻咦出声。

    “怎么呢?”李轩放下书册。微笑着看向阿朱。

    不知为何,阿朱突然生出一股紧张的情绪,似乎自家公子爷自这次回来之后,身上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具体什么,阿朱也说不上来,似乎笑容更多了一些,比以往更加亲和。没有了以往的高傲和冷酷,却多了一众从容。那是一种万事不萦于怀的感觉,只是当他真正关注某件事情或某个人的时候,却会让人有种窒息的压迫感。

    那种感觉,阿朱形容不上来,但隐隐觉得,如今的公子爷比之以往。反而更多了几分威势。

    将心中有些纷乱的情绪压下,阿朱目光再次落在李轩手中的书册之上,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公子爷,小婢虽然不太懂武功,但昔日也曾听表小姐说过。这五虎断门刀发,本是云州秦家寨绝学,不过却残缺了一部分,如今只能算是一门三流刀法,还施水阁中比这门刀法更高深的武功不知凡几,公子爷为何偏偏选择这一门刀法看?”阿朱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北乔峰,南慕容,是当今武林中盛传的两大高手,北乔峰成名的却是一套降龙十八掌,纵横寰宇,几近无敌,但在其他武功上却并未听过有什么惊人艺业,而南慕容却恰恰相反,虽然广为人知的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斗转星移,但同样还身兼百家之长。

    若以一个字来形容北乔峰和南慕容的武功,北乔峰可用一个精字来形容,一套降龙十八掌,几乎已经臻至化境,而南慕容代表的却是一个博字,一身所学,不说囊括天下武功,却也精通百家之长。

    五虎断门刀自然也在这百家之内,但更多的却是数十年前的威名,如今刀法严重缺失,却是已经几乎沦为不入流角色,就连对武功并不热衷的阿朱都觉得修习这种刀法,有些与自家公子爷的身份并不匹配。

    “哈~”李轩闻言不由笑了,在阿朱羞涩的眼神中,伸手轻轻的揉乱了对方的秀发,摇头道:“阿朱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语嫣精熟百家武学,不学武功,却能将百家武学倒背如流,甚至能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单就这份本事,恐怕是我都得甘拜下风。”

    阿朱惊讶的看向李轩,这还是第一次在自家公子爷口中听到甘拜下风,自认不如何人的话语,但偏偏让人生不出任何轻视之感,反倒是这种坦然的胸怀,让人不禁心折。

    “不过嘛。”李轩摇了摇头,在阿朱疑惑的目光里,轻叹道:“武功招式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再精妙的武功,不同的人施展出来,威力却是不尽相同,同样,再简单的功夫,也有它的可取之处,练到极致,也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以武功招式来论人,却是有些肤浅了。”

    阿朱对于武功并不热衷,李轩的话让她似懂非懂,不过最后一句却是让她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促狭的道:“那公子爷是说,表小姐她肤浅了?这话若让表小姐听到的话,恐怕会让她伤心呢。”

    “可惜啊。”李轩耸了耸肩,看着一脸促狭的阿朱道:“这世上九成以上的人,却都脱不开武功招式的束缚,单就这点来看,语嫣所学,倒是囊括了这江湖中九成以上的人,倒也不能说错。”

    “却不知公子爷是否在这九成以上的人中呢?”阿朱俏皮的问道,这话,若是在以前的慕容复面前,她是决计不敢说出口的,以慕容复那刚愎自用的心胸,哪怕是至亲之人,都未必能够容忍,不过此刻吗,倒是另外一回事了。

    “是,也不是。”咂咂嘴,李轩模棱两可的说道,单就刀法而论,有着宗师境界的他,在刀法一途上,却是已经跳出了招式之外,但除此之外,李轩细数自己所学各项武功,无论一阳指亦或是降龙十八掌,还停留在技的范畴,技进乎道,想要真正脱离技的层面,听上去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便是刀法一途上面,李轩也不敢保证自己随便选择一门刀法,就能将这部刀法的精髓吃透。

    又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过阿朱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作为侍婢,哪怕再得宠,也只是侍婢,她很清楚什么时候该点到为止,那些话自己不该说。

    “对了,公子爷,今天幽草来过我的听香水榭,托我将这封信带给您。”似乎想起什么,阿朱从袖口中取出一封书信,递到李轩面前。

    “哦?”李轩伸手接过书信,信封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幽香以及些许阿朱的体温,展开一看,却是自己那位至今为止素未谋面的表妹写的,通篇文言文,让人读起来很费力,但大体意思却不难明白,以一种含蓄的口吻表达着心中对自己那位表格慕容复的思念之情。

    仔细甄别了一遍属于慕容复的记忆,李轩不由苦笑,慕容复智商如何暂且不表,单是这份情商就绝对不及格,放着一个武学宝库在身边不说善加利用,反倒是四处奔走,徒劳无功的在外面搞风搞雨,对倾心于自己的倾城佳人虽然也有些朦胧的爱意,不过却并未怎样放在心上,其重要程度,甚至不及四大家将。

    一个失败的事业型男人啊。

    摇了摇头,对于原版慕容复,李轩也不想在做评价了,转头看向一脸八卦的阿朱道:“幽草呢?带她过来吧。”

    “怕是不成了。”阿朱苦笑着摇摇头道:“幽草这次是偷跑出来的,您也知道,舅夫人那里,对公子爷成见不低,更是严禁曼陀山庄任何人与我燕子坞的往来。”

    说道这里,阿朱也颇有些愤愤不平的神色,在她眼中,自家公子爷与表小姐无疑是郎才女貌的绝配,而且表小姐也早就将一颗芳心完全寄托在自家公子爷身上,为何这位舅夫人却总是不肯答应?

    “倒是忘了。”李轩笑着点了点头,有着慕容复的身份,王语嫣这位天龙之中的女一号无疑是最好攻略的目标,不过却也不是全无难度,至少王夫人这道坎是必须迈过的。

    至于传说中的私奔,李轩却从未想过。

    “那就备份大礼,算起来,也有段时间没去拜访舅母了。”想了想,李轩说道,曼陀山庄是必须收拢的势力,不单单是因为琅环玉洞中比还施水阁更海量的藏书,还有那隐藏在曼陀山庄背后的势力,再加上气运女主的存在,不管从哪方面看,这座山庄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好一些。

    “要婢子陪公子爷一起去吗?”阿朱忐忑的问道。

    “好啊,只要阿朱愿意。”李轩揶揄的看向阿朱道。

    “婢子还是留在听香水榭,为公子爷处理事务吧。”阿朱闻言,连忙吐了吐舌头,王夫人的积威太深,以至于这燕子坞中,除了慕容复之外,几乎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就是以前的慕容复,恐怕都有些阴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