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章 恶客临门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章 恶客临门

readx();    目光从渐渐远去还在摇曳的茶花上收回,挺拔却并不算魁梧的身躯站在船头,任由那略带湿潮的春风将自己随意散在身后的长发吹起。[][].[].]

    江湖上的事,往往并不复杂难猜,九成以上的东西,基本都走不出恩怨情仇这老套的怪圈儿,燕子坞跟曼陀山庄之间的事情,说简单,其实也不是理念之间的冲突而已,但若往复杂里说,那就不简单了。

    抛开李青萝跟段正淳那档子风流债不说,作为李秋水的女儿,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曼陀山庄也可称得上西夏安插在大宋的一颗钉子,不过李秋水虽然武功高绝,是当今这天下最顶尖的几人之一,心思也算得上狠辣,却并没有历史上武则天那种侵吞天下的壮志,更多的,还是掺和在江湖中的恩怨纠纷之中而已。

    西夏一品堂还有眼前的曼陀山庄,恐怕都是拿来与天山童姥的天山派抗衡的东西,不过更多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夏一品堂显然已经渐渐变了原来的初衷,成为了西夏皇室入手江湖的一大利器,其中除了李秋水一手调教出来的高手之外,也开始吸收其他江湖人物,例如在江湖上声名狼藉的四大恶人,以及慕容复以往所用的化名李延宗,都在此列。

    至于曼陀山庄,说是暗桩,不过更多的恐怕还是李秋水留给自己女儿的一份家底,并未让李青萝过多的插手过自己的事情,这点,想必李青萝也十分清楚,所以曼陀山庄在江湖上声名不显,甚至比逍遥派更加神秘,原著中若非段誉误打误撞进入曼陀山庄。拐跑了王语嫣,曼陀山庄也不会出现在世人眼中。

    不过正因为有如此复杂的关系网络,也更坚定李轩兼并曼陀山庄的心思,这是关系着自己将触手延伸向西夏的一步重要棋子,而第一步,迎娶王语嫣就显得十分必要了。更何况还是天龙中的第一美人,又对自己情根深种,李轩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虽然佳人情意款款,但如今看来,想要成功走出这一步,也并非一路坦途,至少李青萝这一关,想要过去就得费点心思,只是眼下江湖中的状况。却让李轩不得不将这件事暂且搁浅,江湖中关于自己到处击杀武林名宿的谣言已经愈演愈烈,若自己再不出面,对南慕容的声望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江湖中,九成以上的人,大都是些庸人,没本事,却人云亦云。但又不得不承认,主宰整个江湖的。其实并不是他们这些站在巅峰的顶尖高手,而正是这些没有本事,却占据着绝对数量的庸人,江湖从不缺乏英才,但这些英才很多时候都会被这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江湖庸人给毁了,原著中的乔峰。无疑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空有绝世武功,却被这帮人迫的束手束脚,有力无处使,最终虽然洗清冤屈。却落得个悲壮的下场。

    当然,这些江湖人虽然有着庞大的力量,但本身而言,却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却是那些能够引导这些力量的人,任乔峰如何英雄盖世,最终还不是在全贯清、康敏一帮子阴人手中落得身败名裂,任其揉捏,差点被玩残的下场。

    这种人,才是江湖中最可怕的。

    李轩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太多精力被这些人而牵绊,哪怕熟知剧情的优势,也不想在对方一个个阴谋诡计下疲于应付,他更愿意做的角色,是主宰棋盘的棋手而非置身其中的棋子,这一次回去之后,却是该着手布置了。

    丐帮,天下第一大帮,无论是情报还是战斗力,放眼时下江湖,都无出其右,这样的力量,李轩自然希望能够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当然,让自己去做丐帮帮主是行不通的,此事还需要再做谋划。

    “公子爷,是幻香,听香水榭出事了!”阿碧有些焦急的声音打断了李轩的沉思,立于船头,目光看向前方,正是阿朱好阿碧居住的听香水榭,如今在听香水榭上空,一缕青烟冉冉升空,凝聚在水榭的上方却是凝而不散,正是慕容氏特有的传讯道具——幻香。

    “上岸。”眉头微微挑起,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以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香水榭,此刻却是刀光四射,火光逼人

    “清雅姑娘,小心呐!大和尚,你好歹也是一代高手,如此欺负一个姑娘家,是否太过下作了?”作为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的俘虏,段誉看着场中激斗之中的两人,心中再一次升起一股难言的气馁,堂堂大理段氏的皇族,如今却被一个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小姑娘保护,只能眼看着少女与番僧激斗,却无力相助,饶是他无心武学,此刻也不免生出一股羞愧感。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眼前这位自称为燕子坞侍女的少女,是不是有些过于彪悍了!?

    对于鸠摩智的能耐,段誉自然是清楚地,天龙寺中,包括自己叔父在内的六名大理顶尖高手合力加上大理绝学六脉神剑,也不过堪堪与鸠摩智战平,眼下这个看起来娇俏可人的少女,却凭着一对短刀,跟这个恶僧打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相上下,这姑苏慕容家的人,难道都这么厉害吗?

    穆清雅一刀将迎面斩来的火焰刀气击碎,狠狠地喘了口气,漠然的看了段誉一眼,心中有些烦躁:“这个书呆子,好烦!”

    虽然机缘巧合,靠着外挂一般的气运获得了一身不下于任何当世顶尖高手的内力,但若论道武学上的见识,却是几乎为零,凭他那点缺乏常识性的眼光,自然很难看出在之前的战斗中,鸠摩智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即便如此,在施展出天赋能力以及战技之后的穆清雅依旧难有作为,如今,魅影魔踪的时限已经接近,但自己却是连这个番僧的防御都无法突破。高下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如此年纪就有这般实力,姑苏慕容氏底蕴果然过人,小僧此来,只为悼念故人,并完成昔日承诺而来。还望女施主莫要再阻拦。”鸠摩智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得道高僧,穆清雅的实力或许不错,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对方已经处于力竭的边缘了,虽然不怵对方,但此刻他却不得不考虑慕容氏的态度。

    若是以往,以鸠摩智的心态自然不会将失去慕容博坐镇的慕容氏放在眼中慕容复名头虽大,但在鸠摩智眼中也就那么回事,或许有点本事,但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但眼下。穆清雅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不得不让鸠摩智重新估量一番,穆清雅的实力固然还不被他放在眼中,但对方的身份,却不过是这燕子坞一届侍女,即便如此,之前那种状态都让鸠摩智心有余悸,若对方的功力再强上几筹。哪怕是鸠摩智本身,都不敢肯定在面对对方那仿佛入魔一般的状态下是否依旧能够保持从容和淡定。

    侍女尚且如此。更遑论作为燕子坞的主人,那位慕容公子的实力,即便不如自己,恐怕也不会太差,更何况,在燕子坞。怕是不会只有对方一个高手,一旦激怒了对方,被一群高手围攻,纵使鸠摩智自负,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穆清雅擦了擦鬓角的汗水。目光依旧漠然,双手短刀之上,已经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裂痕,但并不高大的娇躯却始终横在鸠摩智眼前,没有半点退开的意思,虽无言语,但她的行为已经无声的告诉对方自己的决定。

    饶是以鸠摩智的心境,此刻面对这个油盐不进,一脸冷漠的少女也不由动了肝火,面色微沉道:“如此,就莫要怪小僧无礼了。”

    段誉撇撇嘴,你已经很无力了不是吗?但他再呆,也听出了鸠摩智话语中的含义,心中没来由的一紧,却意外的听到一句不属于这里任何人的声音。

    “青樱,去试试。”

    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人莫名其妙,鸠摩智和段誉心中同时生出一股疑惑,要试什么?下意识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入眼处,却是一片冷冽的刀芒。

    段誉突然感觉胸口一滞,体内本就未完全炼化成为自己所有的真气在这一刻在这一刀的影响下,突然出现暴动,哪怕段誉对武学之道一知半解,此刻也感到一丝来自本能的恐慌,不敢再看,连忙按照那片残缺的心法生涩的运转着体内的真气。

    相比于段誉的一知半解,此刻的鸠摩智目光却是完全凝重下来,一柄炙热的刀芒凭空而现,迎向这突如其来的一刀。

    “叮~”

    刀锋与刀气相交,却发出一声金属交鸣的声音,整个阁楼都被这声声响给震得发出颤抖,同时,一刀娇小的身影却趁着这道声响,弹地而起,一团凛冽的刀芒狠狠地撞向鸠摩智。

    突然遭袭之下,面对几乎天衣无缝的夹击,鸠摩智在击退那锋利的刀锋之后,面对穆清雅的倾力一击,一时间,竟难以再度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光离自己越来越近。

    “喝!”心中大急之下,体内的真气强行运转起来,手掌一翻,又是一道凌厉的火焰刀气生成,本就已经濒临崩毁的钢刀,在刀气下支离破碎,火焰刀气却去势不止的斩向少女那纤细的粉颈。

    这一刀若是击实,恐怕难逃尸首分离,香消玉殒的下场,非是鸠摩智不分轻重,而是眼下的局势,他已再难留手,全力出手之下,却是难以真正做到收发由心。

    “呵~”

    一声轻笑,伴随着一丝淡淡的清风扶过,一道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的中间,接着便是一声激昂的龙吟之声,一团耀眼的金色龙形真气下,赤红的刀芒支离破碎,紧跟着一道掌印已经印在鸠摩智的胸口,狠狠地撞击上去,在段誉惊讶的目光中,这不可一世的番僧,竟被突然出现的人影一掌打的喷血倒飞而起,身体撞在一根栏柱之上,巨大的力道,在栏柱上留下蛛网般龟裂的痕迹,几乎布满整个栏柱。

    “降……咳……降龙十八掌!?”鸠摩智咳出一口鲜血,勉力将体内躁动的真气平稳下去,抬头,看向来人,脸上闪过一抹苦涩和狰狞,带着些许难以置信的口吻。

    段誉此刻也已睁开眼睛,看着将少女轻揽在怀中的身影,一身白衣胜雪,风度翩翩,如同一位浊世佳公子,身上却透着一股浊世佳公子身上绝不会有的侵略气势,正是这种气势,去让段誉感觉,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公子,更像一位指掌天下的帝王而非江湖人物。

    “以客欺主,却非为客之道,大师以为呢?”看着怀中俏脸有些煞白的少女,显然在之前的交锋中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李轩轻轻一叹,抬头,平淡的目光扫过段誉,最终却落在鸠摩智身上,声音中带着一股难言的亲和力,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不知为何,眼前突然出现的公子虽然在笑,但段誉心中却莫名的升起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这个不可一世的番僧,恐怕要倒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