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章 憋闷的鸠摩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章 憋闷的鸠摩智

第七章 憋闷的鸠摩智

readx();    听香水榭,战斗后狼藉的痕迹已经在阿碧的主持下收拾干净,恢复了以往的整洁,只是看了看地上、墙壁上还有柱子上那深刻的痕迹,却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清理出来,阿碧有些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只是看向那端坐在席间的番僧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厌恶之情。

    段誉一脸呆萌的坐在安排给自己的席位上,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负刀立在李轩身后的武青樱,再看看躺在李轩怀中,流露出一脸舒适表情的穆清雅,这种表情,却是从未在自己面前展露过的,莫名的,有种心酸感,段誉毕竟是皇族,已经习惯了周围的人都围着自己转,此刻骤然异位,哪怕明知眼前的慕容公子算是自己的半个救命恩人,心中还是对这位名满江湖的慕容公子生出几分腻味的情绪。

    接待宾客时却将侍女搂在怀中,无疑有失君子风范,但此刻,李轩一举一动,却让在座的鸠摩智和段誉有种挑不出毛病的感觉。

    “这番僧来的时候,阿朱姐姐已经悄悄驾船前往曼陀山庄了,公子没有遇上她吗?”。穆清雅只有在面对李轩的时候,才会流露出少女该有的神色和性情,此刻眼中也闪过一抹疑惑。

    段誉目光不由得看向鸠摩智,被一个少女如此毫不掩饰的一口一个恶僧的叫着,让一路来受尽番僧恐吓威胁的段誉心中暗自爽快,他很好奇这番僧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却看到鸠摩智双目微阖,兀自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但那被捏的微微有些发白的指节,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内心世界。

    这就是敢怒不敢言吧?段誉在心中恶意的猜测着。

    “大概错过了吧。”李轩笑了笑,以阿朱对李青萝的恐惧,大概是不可能走正门的。此刻应该跟王语嫣汇合了,却不知道阿朱会不会把王语嫣给拐过来,若是真的,那就美妙了,目光不经意间扫向段誉,那有些幸灾乐祸的目光,让段誉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阿朱无恙,那此事便暂且揭过吧,不过伤我侍女。又毁我听香水榭的帐还是需要清算一下的。”作为主人,又已经牢牢掌控了当下的局势,以胜利者的姿态来索要赔偿,自然也该提上日程了,目光看向鸠摩智,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此事却是小僧鲁莽在先,有失体统,不知慕容公子要何赔偿。小僧添为吐蕃大轮明王,吐蕃虽小。但却盛产各种灵药,小僧却可为这位姑娘寻找一些疗伤圣药,至于这里的损失,小僧会即刻写信传回吐蕃,不日便会送来赔偿,定会让慕容施主满意。”鸠摩智双手合十。眼下的情况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预料,此刻却是不得不搬出吐蕃来了。

    “燕子坞自然是无法跟吐蕃一国相比的,不过些许灵药,也拿的出来,再说。你我都是江湖中人,拿钱财来说事,却是有些俗气了,以国师的身份,没来的跌了身价。”李轩摇了摇头,否决道。

    “这……不知慕容公子之意……”鸠摩智心中暗恨,但形势比人强,虽然之前李轩有偷袭兼趁人之危之嫌,但观其气势,就算自己巅峰时期,最多也是不相伯仲的局面,至于如今,单是对方身后那位持刀侍女,都能将自己轻松料理了,这样的局面,也由不得自己不低头。

    “清雅酷爱刀法,我观大师之前那一手火焰刀气尚可入眼,不如就以此作为对清雅的补偿吧,至于听香水榭的损失……就当我慕容氏跟大师结个善缘吧。”李轩想了想,眼下鸠摩智身上,还真没有太多能入他眼的问题,即便是那一手火焰刀气,虽然不错,但李轩已入先天,可以真气出体,自动凝结刀气,性价比不算太高,不过拿来给未入先天的穆清雅和武青樱修习,也算得上一门保命绝学了。

    段誉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你赚了便宜的李轩,霸道的人物,他不是没见过,自己的叔父就是当今大理国帝,虽然平日里温文尔雅,但那股一国之君的气质表露出来,却也是威严霸气,但眼下,这位慕容公子的行为,显然已经超出了霸气的范围,这算是公然抢劫吗?

    就算段誉再不懂江湖规矩,但只看天龙寺宁愿将六脉神剑剑谱销毁,也不愿与鸠摩智交换三门上乘功法,江湖人对自己绝学的宝贵程度可见一斑,如今,这位慕容公子却是要生生从这番僧手中抢走人家的绝学啊!

    “这……火焰刀乃我密宗不传之秘,小僧也做不得主,不过小僧这里却有几部少林不传之秘,若慕容公子不嫌弃,小僧愿以这三部少林绝学作为赔偿,不知公子意下如何?”鸠摩智从怀中掏出三本线装书籍,一旁段誉看得清楚,正是当日鸠摩智在天龙寺中用以交换六脉神剑剑谱的三部少林武学。

    有些好奇的看向李轩,昔日可是连天龙寺中的几位大师都动心了,不知眼前的慕容公子会如何抉择?

    “大师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出乎段誉的预料,这位慕容公子的目光却是没有在那足以令无数武林人士疯狂的秘籍之上停留片刻,而是以一种极度凌厉的目光看向鸠摩智。

    “公子何出此言?”鸠摩智目光闪烁,脸上却是一副不解的表情。

    “此事一旦传出,大师是要我姑苏慕容氏与少林结怨,倒是好算计,只是大师是否觉得,我慕容复是三岁孩童?任由大师耍骗?”李轩目光凌厉的看向鸠摩智,甚至目光里已经带上了丝丝的杀机。

    还有这种说法?段誉自然不笨,随着李轩的话,也瞬间想明白其中的道道,不过李轩随后的话,却让段誉有些羞愧。这样说的话,却让当日天龙寺那几位得道高僧情何以堪?

    “这……却是小僧失言,考虑不周,还望慕容公子恕罪。”感受着空气中那有若实质的杀机,鸠摩智额头渗出几丝冷汗,连忙稽首道。

    “既然知罪。那就将大师那手绝技交出来吧。”李轩坦然的接受了鸠摩智的道歉。

    “这……”鸠摩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不过一旁的段誉却看出了一些门道。

    以鸠摩智的武功心智以及手段,即便一开始落入下风,也不该如此被动才对,这跟下棋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一开始,鸠摩智虽然处于劣势,但凭借其吐蕃国师的身份和武功,也不该如此被李轩欺压。但李轩却借着手中的优势,趁胜追击,丝毫不给鸠摩智喘息的余地,而鸠摩智有心反击,抛出了少林秘籍,脱身的同时也想坑李轩一把,却被李轩识破,一举在道义上占据了主动。

    道义这种东西。在江湖上是最不值钱同时却又是最有用的东西,双方实力差距过于悬殊的时候。哪怕弱方有占据道义,也没有任何用处,但反之,若被势大的一方把持住道义,却能够成为决胜一子,将对手彻底压垮。而最妙的是,对方身后的吐蕃也无法就此事指责什么,毕竟是他们理亏在先,虽然有些差别,但眼下的情形却正是如此。

    想通其中关键。段誉对于这位江湖上声名显赫的慕容公子的这份心机和手段,倒是多了几分由衷的佩服,之前那些小小的腻味倒是转眼间烟消云散,反倒看着鸠摩智屡屡吃瘪,心中没来由的多了几分痛快的感觉。

    最终,在李轩的不断施压下,鸠摩智带着一种屈辱的情绪,将一份火焰刀秘籍手抄板躬身送上。

    既然是刀法,以鸠摩智如今刀法方面的造诣想要在李轩这位刀道宗师面前弄虚作假显然还差些火候。

    鸠摩智自然不甘心将自身的绝技拱手相送,其间自然又是一番斗智斗勇,最终却都以鸠摩智完败告终,在刀法上想在李轩眼前做手脚显然是一件很蠢的事情,这也是李轩明知对方身怀不少秘技,甚至包括逍遥派的顶级功法小无相功,却依旧选择火焰刀的原因。

    慕容家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自然是精通百家之长,不过李轩自家人知自家事,虽然脑海中又慕容复关于百家武功的理解和功法,但那是慕容复的,却不是他自己的,即使存在于脑海中也仅仅只能说得上了解,精通方面,可能还不如同样精通百家之长的赵敏,不过这事外人自然是不知晓的。

    至少在鸠摩智看来,刀法并非慕容氏所长,眼前慕容复都有如此深刻的理解,那一旦施展其他武功,自己又怎是对手?

    不但在势上稳稳将这位号称天龙四绝的高手压制,更在对方心中埋下对自己的心理阴影,日后即便遇上,也会让这位算得上惊采绝艳的吐蕃高手下意识的生出不敌的心理暗示。

    不说鸠摩智,就连段誉这个一脸呆萌状的大理世子,此刻看着李轩,也同样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既然恩怨已清,那小僧就不久留了,就此告辞吧。”鸠摩智起身,对着李轩一礼道,此刻,他是半刻也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了,至于来此的初衷,此刻也是顾不得了。

    “大师慢走,正好最近江湖上传出许多流言,在下也正要往中原一行,正好送送大师。”李轩随手将火焰刀秘本交给了一脸兴奋地穆清雅,长身而起道。

    “既如此,就有劳慕容公子了。”心中虽然百般不愿,但看着李轩那一脸真诚的目光,鸠摩智却无法拒绝,心中不禁有些无奈,如此看来此次恐怕还得沦为对方的打手了。

    “段公子初至舍下,本该款待一番,不过眼下江湖诡谲,却是不能陪公子了,段公子不妨在这里小住几日,我会传信让我家将尽快返回,护送段公子回大理。”李轩将目光落向一旁的段誉,貌似从他出场到现在,这位天龙的气运主角就一直在打酱油呢。

    “慕容公子不必如此,段誉还未感谢公子救命之恩,怎敢再劳烦公子。”虽然对江湖规矩没什么系统性的认知,但作为一国世子,礼仪上的东西,段誉显然是合格的,闻言不失风度的对着李轩一礼,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国世子的修养和风度。

    “告辞!”

    “告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