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根源

readx();        姑苏城外,一叶扁舟抵达岸边,船上人影依序踏步上岸,脚踏实地的感觉,让鸠摩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不长的水路加之以李轩的内力激发,速度极快,以内力来行舟,至少在鸠摩智的认知中还是第一次遇到,并非说别人不能,只是有些浪费而已,武者的内力再雄厚,只要未突破那个层次,也终究有限,而且对鸠摩智而言,本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却变成一种无言的煎熬。

        在鸠摩智眼中,眼前这位翩翩公子一般的慕容复身上,却给自己一种极为压迫的感觉,这种感觉,就算是当年对方的父亲身上,鸠摩智都没有体会到过,并非来自对方的武功,而是对方本身自带的一种气势,即便以鸠摩智眼下足以冠绝江湖的实力,都有种胆战心惊的压迫感。

        说来好笑,想他贵为吐蕃国师,无论在吐蕃、大理还是西夏亦或者大宋,都是被奉为座上宾的贵客,相比前者而言,小小的燕子坞有些上不了台面,但却就是在这里,却让他连连吃瘪,甚至连看家本领秘法都被人家给抢走了。

        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以前没体会过,不觉得有什么,但此时真正体会到的时候,却有些糟心,只想尽快远离这个危险地人物。

        “多谢施主相送,小僧感激不尽,就此告辞了。”此时的鸠摩智经过一路的修养,内伤业已得到缓解,最重要的却是之前在听香水榭遭受到的打击消除了不少,虽然对眼前这位慕容公子依旧忌惮,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畏惧的心理,哪怕是现在动手。就算不敌,但若自己想走,对方却也未必拦得住。

        “大师慢走。”点点头,李轩到没有真的留难鸠摩智,慕容复血统问题,本就容易遭到中原人的一些排斥。如果身边再多一个番僧的跟班,那就更不好说了,至少眼下在乔峰的身份没被丐帮自己揭露成为江湖公敌之前,鸠摩智的身份并不适合跟在自己身边。

        “告辞。”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去询问,那样做法多少有些犯贱,微微一礼之后,便迈开步子朝着东方大步而去。

        看着鸠摩智离去的方向,李轩挑了挑眉。那方向,貌似不是回吐蕃的路吧,这鸠摩智心中,恐怕并不甘愿就此罢手。

        对于鸠摩智的去向,李轩并未深究,至少暂时,双方还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眼下自己却是该解决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了。

        江湖上如今流言泛滥。目标直指南慕容,若是以往的慕容复。肯定会去查个究竟,但对于李轩来说,倒是无伤大雅,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虽然是慕容氏杀人的招牌式方式,但并不代表不能模仿。武功达到一定境界,能够做到一法通万法,这样的人物江湖上虽然不多,但只要再做些手脚,想要以假乱真却是不难。更何况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大体也了解,完全没必要再掺和其间,至少他有信心在局势彻底恶化之前,能够扭转对自己不利的局势,至不济,也能祸水东引。

        如今芷若、小昭、赵敏、黛绮丝、范遥、韦一笑以及刘基还流落江湖,但李轩已经在燕子坞等了几天,以几人的脚程,即便再远,也该有音信传来了,但眼下却无半点消息,显然是被其他事情绊住了,李轩也不准备继续等下去,以他们几人的水平,想要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况且以几人的本事,一旦踏足江湖,注定不会默默无闻,想要找到他们,应该不难。

        眼下更重要的事情却是借着这次丐帮将乔峰逼出丐帮的机会,趁机将这个江湖第一大帮派抓在自己的手中。

        这里距离无锡城并不远,算算时间,貌似距离剧情中段誉和乔峰这对基友碰头的时间也不远了,不过眼下李轩倒是并不准备去掺和一脚,虽然对于乔峰这位金老爷子笔下最悲壮的英雄人物,李轩也有心结交一番,但慕容复的这个身份,以乔峰的性子,两人之间的结局已经注定。

        见总是要见,却不是现在,如今更重要的却是如何将丐帮抓在手中。

        漫步走在姑苏城中,李轩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城中的乞丐貌似有些多呢?

        而且看着几名乞丐神神叨叨的聚在一起,商议一番之后又迅速分散,虽然并没有刻意去听什么,但以李轩的耳力即使不用刻意去听,如此距离之下,他们那刻意压低的声音也难逃李轩耳目。

        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貌似丐帮内乱的戏码就要上演了,自己也该去做些什么了,转身,停止了漫无目的的游荡,迈步朝姑苏城外走去。

        与此同时,燕子坞中却是热闹起来,阿朱最终还是将王语嫣给拐回了燕子坞,当然,拐有些不对,王语嫣本身也有着这方面的诉求,刚刚得到自己表哥肯定的答案,一颗心此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的想要见到自己的表哥。

        而阿朱也在这个时候从她们之间秘密约定的地点登陆,在得知李轩已经返回燕子坞之后,阿朱显然没有就此作罢的打算,而是打起了自家这位表小姐的主意。

        估计在阿朱有些小黑暗的内心里,这也算是对王夫人的一种变相的报复吧。

        一个暗怀鬼胎,一个却是已经一颗芳心早已挂在了李轩那里,几乎没有太多的磨合,双方便已经达成了共识,于是曼陀山庄大小姐有史以来第一次翘家行动得到了完美的实现。

        不过计划虽然完美的实现,王语嫣也如愿以偿的抵达了燕子坞,但自己牵挂的人却不见了,反而让自己多了一个令她有些心烦无比的跟班——段大世子!

        “表哥这次出去,究竟什么时候能回来?”没有表哥的燕子坞,也失去了原本应有的色彩,少女坐在原本属于表哥的位置上,娥眉轻锁的看着阿朱询问道。

        “这……”阿朱摇了摇头,在以往的记忆中。自己这位公子爷出去可没什么定性,短的话,十天半个月就回来了,长的话有时候半年都看不到人影,只是这话叫她如何说出口来,最终才道:“公子爷生平最是重诺。既然答应了表小姐您三月之期,想来这段时间总会有音讯传来的。”

        想到曼陀山庄中,李轩当着众人的面做出的承诺,王语嫣脸上突然泛起一抹羞红,只是这抹羞红,看在一旁的段誉眼中,却是心脏跟着一阵阵的绞痛。

        “这怕是不好说吧,如今江湖上盛传慕容公子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一些成名高手的成名绝技击杀各路高手。就算这事不是慕容公子所为,但若想澄清,怕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段誉忍不住插口说道。

        “别人做不到,并不代表表哥做不到。”王语嫣理所当然的否决了段誉的言论,看向段誉的目光里,已经带上了些许的不快,这无疑令段誉很受伤,有些求助般的看向另一旁的阿朱。

        对于段誉的目光。阿朱自然看得到,对于这位来自大理的世子。阿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当然,这种感觉并非男女,反而有些类似于兄妹,但不管如何,这种情况下却让她如何自处?难道要让自己帮助这位刚刚见过几面的男子去撬自家公子爷的墙角?所以。最终对于段誉求助的目光,阿朱也只能选择无视。

        至于其他人,武青樱尚可,对于段誉,更多的时候是采取不理睬策略。倒也相安无事,相比而言,穆清雅这位本该于段誉亲近的丫头,在得知对方的目的之后,态度就要干脆多了,段誉第一次开口,便被这位凌厉的少女一个滚字搞得灰头土脸,原本还算不错的感觉,也因为对方意图撬自家主公的墙角而烟消云散。

        虽然对于王语嫣的印象不算深刻,但多少知道对方跟自家主公在当前的关系,那是属于自己主公的女人,任何男人想要染指,都得先问问自己的刀才行,也幸亏段誉一直没有机会施展他的六脉神剑,否则的话说不准还真得面对少女的刀了。

        “要不……我们去找公子?”最终,阿朱提出了一个令人精神振奋的建议。

        “这……不好吧?”性子柔弱的阿碧有些担心的道:“万一跟公子走差了怎么办?”

        “无妨,正好公子走前已经让李山大哥护送段公子回大理,我们不如央求他跟我们一起去,李山大哥江湖经验丰富,而且与公子也有方法联络,有他在,公子应该放心。”阿朱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对于从小就住在燕子坞的她来说,外面的世界显然还是有着不少吸引力的。

        “这……”阿碧还是有些觉得不妥,不过看王语嫣的神色,显然也比较赞成,而一旁的武青樱和穆清雅,已经开始在收拾东西了,最终,并没太多主见的阿碧也只能随大流了,至于已经开始被边缘化的段誉,此刻一门心思放在自己的神仙姐姐身上,有神仙姐姐的地方,自然也是他要去的地方了……

        丐帮

        总舵

        送走了一批前来慰问的长老,原本脸上的悲切却在瞬间烟消云散,看着一众丐帮高层长老离去的身影,康敏脸上露出一抹迷离的光芒,最终化作一声叹息,眼前似乎又出现那道伟岸的背影,螓首微摇,若你不是那样绝情,事情又如何会落到如今这部田地?

        半晌

        随着目光的下移,最终落在自己那挺拔的酥胸之上,随着呼吸的起伏,粉红色的胸抹仿佛有些束缚不住,随时可能涨破开来,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彻底呈现给这天地一般,它们多么需要一双有力的大手的抚慰呢?

        想着,想着,脸上不由得露出痴痴地笑容,正在此刻,耳旁突然听到一声轻笑。

        “谁!?”康敏悚然一惊,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端庄冷艳的气质,目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映入眼帘的,却并是一位一身白衣胜雪,风度翩翩的公子,康敏记忆不错,可以确定,眼前这位公子与自己脑海中所见过的任何一人都无法吻合,甚至在康敏的记忆中,也没有一人,有如此气质,略带玩味的笑容,却藏不住那眼底深处的霸气,仿佛这天下间,没有任何事能难住对方一般,那种气质,绝不是普通江湖人该有的,甚至她的老相好段正淳身上那股贵族气度都无法与对方相比。

        若非有一人拿来与对方相比的话,康敏心底突然闪过一道伟岸的身影,若非要比的话,恐怕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与眼前的人一比了,虽然气质不同,甚至两人身上找不到丝毫相同的地方,一个豪迈万千,一个却是洒脱不羁中带着几分威严,完全是两种南辕北辙的气质,但偏偏康敏却感觉两人身上有种莫名的相似,至于为何,她说不出来,这是一种女人的直觉。

        “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看着对方,强压下心头那股怦然心动之感,康敏竭力注意着自己的言行,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仿佛不愿在此人眼前流露出一丝失态。

        “我是何人?”李轩砸了咂嘴,有些古怪的看向康敏道:“大家都说,你男人是死在我手上的,所以我过来看看。”

        很别扭的话语,但康敏闻言,面色却有些发白。

        自己丈夫的死因在江湖上是怎样传的,康敏自然知道,甚至那其中,还少不了她的推波助澜,但眼下正主找上门来,却让康敏生出一股难言的慌乱情绪。

        “原本是想来查查,但看到夫人之前那情不自禁的真情流露,答案似乎不难猜啊!”李轩有些戏谑的看着康敏,微笑道。

        康敏面色一白,显然之前自己的一切都落入对方的眼中了,看向李轩的目光里,突然带了些许的哀怨。

        “天生的演员呐!”摇了摇头,李轩径直来到康敏身前,说出一个康敏听不太懂的词汇,居高临下,俯视着眼前这个有着蛇蝎心肠的女人,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道:“给我招来了这么多麻烦?你说该如何补偿呢?”

        “我……”康敏看着对方的目光,突然感到一股卑微之感,忍不住便生出一股想要跪拜的冲动。

        “太多了。”看着那一身缟素裹不住的媚态,在自己面前楚楚可怜的样子,嘴角突然一挑,目光落在那对傲人的酥胸之上。

        “呃……”错愕,惊讶紧接着便是惊喜的表情一瞬间在康敏脸上得到完美的诠释,李轩也不得不承认,抛开那蛇蝎般的心肠之外,眼前的女人,确实是足以令天下九成九以上的男人倾倒的尤物。

        “却不知,公子想要奴家如何赔偿?”似乎把握到一丝对方的心理,原本端庄冷艳的气质转瞬间被一股媚态所替代,轻轻地拉住李轩略带些粗糙的手掌放于自己那可令无数男人疯狂的酥胸之上……(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