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章 十全秀才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九章 十全秀才

readx();    走在通往灵堂的路上,全贯清脸上露出兴奋地神色,多日来的谋划,如今眼看便要功成,丐帮这天下第一大帮,用不了多久就会落入自己手中,这种事情,只要不是真的绝情绝欲,恐怕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没有办法不激动。—.{2}{3}{w}{x}]

    更何况眼下还有位诱人的尤物在等待着自己的恩宠?想到康敏那足以令无数男儿疯狂的**,全贯清心头忍不住腾起一股难明的燥热。

    权利、美人,对任何一个有野心的男儿来讲,都是有着如同毒品般的魔力,他全贯清如今在丐帮虽然只是一个八袋长老,江湖上声名不显,但那又如何?北乔峰南慕容这等人物,还不依旧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

    怀着一颗火热的心,全贯清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甚至若非这里是丐帮总舵,为了避免被他人看出破绽,全贯清已经恨不得动用轻功了。

    灵堂已经近在眼前,那些碍事的长老已经先后离去,如今这灵堂中,恐怕只有一人了,全贯清脸上泛起一抹笑意,只是,当他踏入灵堂的那一刻,脚步突然一止,眼中突然流露出一抹怨毒、愤怒的神色。

    一道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自灵堂的最深处传出,摇曳的烛火中,全贯清甚至依稀能从那摆动洁白的青纱中瞧见女人娇柔的倩影,可惜如今这圣洁无暇的娇躯,此刻却承受着强有力的冲击,阵阵蚀骨诱人的声音从灵堂的最深处传出。

    缀泣、呻吟、娇喘……

    全贯清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胸口如同被人用大锤狠狠地锤了一下,五脏六腑都仿佛在瞬间破碎。

    带着一丝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期望,全贯清朝着灵堂的深处走去。

    只是当眼前的一幕以最真切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全贯清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

    康敏却是一个尤物。或许没有周芷若、小昭、赵敏乃至黛绮丝的气质,但在床上,却可以给男人带来最蚀骨的享受,尤其是面对一个完全不存在感情,更不需要负任何情感责任的身份,可以让李轩将体内最原始的一面彻底发泄出来。而不必有丝毫的担忧。

    此时,康敏上半身的衣物已经被一把推到了腰部,粉红色的抹胸随意的仍在床榻边的地面上,乌黑的长发因汗水而纠缠在一起,下身的衣裙也被撩起,露出修长、洁白如雪一般晶莹的肌肤。

    听着那忘我而撩人的呻吟,全贯清的目光开始充血,就在这时,在康敏高亢的尖叫声中。诱人的**在李轩身上旋转,变得正面朝向全贯清,迷离的目光自然看到全贯清的到来,惊讶、羞怒的神色瞬间在眼底闪过,却来不及发泄,便被身后一只大手推倒,双手伏在床榻之上,胸前丰盈的双峰被一双大手所掌握。以一种屈辱的姿势面向全贯清。

    全贯清只觉一股清气直冲顶门,就想出手。但自康敏身后,出现的那一双冷漠的目光,却让他生生的止住了这股冲动,那一瞬间来自灵魂的压抑感,让全贯清明白,双方绝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那种感觉,他只在如今的丐帮帮主乔峰身上体会过。

    随着康敏一声高亢的尖叫,整个身体陡然绷紧,最终却无力的瘫倒在洁白的床榻之上,眼中还带着极度欢畅之后的满足和愉悦。丝毫不在意自己那洁白晶莹的娇躯,此刻正无力的软倒在两个男人之间。

    “全贯清?”李轩大马金刀的坐在床榻之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一把拎起康敏那被汗水濡湿的秀发,生硬的将对方的螓首提到自己双腿之间。

    在全贯清不可思议的目光里,康敏抬头,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屈辱,而是娇嗔着给了对方一个千娇百媚的白眼,然后,竟然就这样将脑袋伏下去,在那个男人的胯间起伏起来。

    “贱人!”全贯清此刻真狠不得一脚踹死这个荡妇,当然,这句话如今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一句,至少在没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之前,他还没有胆量对康敏做出任何举动。

    “敢问阁下是何人?此处乃我丐帮马帮主之灵堂,阁下如此公然在马副帮主灵堂之前,亵渎其妻子,不觉得愧对亡者吗?”脸上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嘴脸,此处是丐帮总舵,虽然不清楚对方的来意,但全贯清作为江湖中不多的以脑力和心机混江湖的人物,自然知道对方若要杀自己,哪怕自己现在下跪求饶,除了让对方肆意鄙视之外,起不到任何好处,这个时候充好汉无疑是最佳的选择,至少那乔峰就很吃这一套。

    “呵~”一声轻笑,就连伏在对方双腿之间的康敏,此刻都不由得回头,给了他一个怜悯的冷笑。

    全贯清心底一沉,康敏的眼神,让他愈发感觉到事态的不对,但如何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此时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充好汉了,面色一沉,沉声道:“阁下为何发笑?”

    轻轻地将退在康敏腰间的衣衫拉起,尽管并不看重这个女人,但至少在这一刻,对方是自己的禁脔,却不准备便宜他人,目光看向全贯清,幽幽道:“全舵主似乎没有资格以这个理由来指责他人吧?”

    “什么意思!?”全贯清心底又是一沉,有些恼怒的看了康敏一眼,硬着头皮问道。

    “需要我说的再清楚一些吗?”李轩拍了拍康敏那圆润的翘臀,康敏乖巧的媚笑一声,直起身来,开始细心地服侍着李轩穿衣,似笑非笑的看着全贯清道:“作为杀害马大元的元凶,全舵主却站在这里指责在下对亡者的不敬,似乎有些不妥吧?”

    全贯清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怨毒的瞪了康敏一眼,显然是以为康敏将其出卖,大脑在这一刻飞速转动。能被称作十全秀才的雅号,自然也说明其动智慧不低,至少要超过大多数江湖中人。

    “全舵主可相信,只要我愿意,这件事可以在三天之内,大白于天下?”李轩微笑着看着默不作声却眼珠乱转的全贯清。

    “阁下究竟意欲何为?”全贯清面色大变。真要这样,别说丐帮,恐怕整个江湖都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了,这种结果,却是他绝对难以接受的。

    “很简单,为我办件事情。”李轩拍了拍手,朗声道:“范兄弟,进来吧。”

    在全贯清惊讶的目光中,一道挺拔的身影踏步而入。径直来到全贯清身边,对着李轩躬身一礼道:“属下参见公子。”

    “范舵主,怎么是你!?”看着来人,全贯清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眼前的人他自然不会陌生,尤其是在最近这段时间,更是屡屡为帮中立下大功,甚至连乔峰都赞口不绝。已经被提名为丐帮八袋长老的人选,若无意外。用不了多久就能正式成为丐帮长老。

    “你究竟是谁!?”全贯清豁然回头,瞪向李轩,这一刻,不只是康敏这个女人,整个丐帮的局势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全舵主还看不明白吗?”康敏柔柔的靠在李轩身边,有些迷离的目光低头俯视着全贯清道:“这天下间。除了丐帮帮主之外,又有几人能有如此本事,视丐帮总舵的重重防御如无物?”

    “南……南慕容!你是姑苏慕容复!?”脑海中一个名字如同闪电般闪过,全贯清看着李轩,嘴中突然泛起一抹苦涩。人算虎,虎亦算人,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慕容复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还不算蠢到家!”李轩点点头。

    “却不知慕容公子有何事想要在下效劳的?”全贯清苦涩的看着对方,心中最后一点侥幸随着对方身份浮出水面也随之被掐灭,身边这位范舵主的出现,显然说明这位慕容公子恐怕早已将手伸进丐帮之中,如今就算自己能把丐帮帮众都叫进来,除了让自己身败名裂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可能。

    “很好。”李轩满意的点点头,从床榻下来,却没有理会全贯清,而是来到范遥身边,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真是让我好找!”

    范遥心中微暖,苦笑着抱拳道:“主公恕罪,只是如今正值丐帮内乱,属下认为是个好机会,才暂缓寻找主公,只是没想到,主公却亲自跑来了这丐帮总舵。”

    两人的对话,却让一旁的全贯清听的心惊肉跳,貌似自己知道许多不该自己知道的东西。

    “无碍!既然你在此,有些事情就更好办了。”李轩摆了摆手,目光再次转向全贯清,微笑道:“全舵主,听闻你们此次准备以乔峰身世为饵,将乔峰逐出丐帮?”

    “是!”全贯清将头低下,苦涩道,从范遥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全贯清就知道,自己谋划许久的东西,如今怕是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这事干得不错,继续,不过这段时间,我要你辅佐范遥,提高他在丐帮中的人望,乔峰一走,我要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接掌丐帮!”随着话语,李轩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凌厉,看向全贯清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我还有选择吗?

    看了看康敏,又看了看一旁面无表情的范遥,最终,全贯清只能苦笑着点头答应下来,一种难言的无力感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

    “公子,您就这样放他离开?我观此人心思歹毒狠辣,日后恐不好驾驭。”范遥看着全贯清离去的背影,对着李轩拱手道。

    “驾驭?为何要驾驭?”李轩摇了摇头,看着范遥道:“我们虽然如今缺人才,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加入的,这种别的本事没有,只会搞自己人的人才,我可没准备驾驭。”

    康敏突然感觉没来由的心底一寒,相比于乔峰的豪迈和不羁,眼前这位与乔峰齐名的人物,心思手腕却是高出不止一倍。

    “如今丐帮内乱之势已成,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此事他既然想做,就由他一人去做吧,你二人无需插手其间,只待乔峰身世揭露,此人,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看着范遥,李轩目光最终落在康敏那无暇的俏脸上,嘴角突然泛起一丝微笑:“至于到时候该如何去做,相信不用我去教你了吧?”

    “一切听从公子和范舵主安排。”康敏乖巧的点点头,作为一个心思狠辣并且不笨的女人,许多事情自不必明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