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乔峰

readx();        无锡城,松鹤楼。

        最终,在王语嫣的默认,阿碧的没有主见以及穆清雅和武青樱两位酱油党的默许下,阿朱的计划被完美的实行了,李山归来,但对于李轩留下的讯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随机应变!”李轩留给李山的字条里只有这么四个字,并没有如阿朱他们所说的一般,让自己护送段誉回大理,也没有明确的给自己定下什么任务,甚至没有交代如何联络或者去哪里找他的讯息。

        “主公……这是让我自主决断吗?”李山看了眼兴奋莫名的俏婢阿朱,又将目光看向一直跟在主公身边的贴身婢女武青樱和穆清雅,按照李山对自家那位主公的了解,恐怕还真是这个意思。

        “既然如此,就按照公子爷的意思去办吧。”最终,李山双掌一握,手中字条瞬间化作齑粉,对着兴奋莫名的阿朱和眼含期待的王语嫣以及眼中隐隐透出兴奋光芒的穆清雅和武青樱说道,只是看着众女的状态,李山突然有些头疼,他有种预感,这次出门,恐怕没那么简单。

        无锡/城距离姑苏不远,按照原本的路线,他的目的是要送段誉回大理,虽然对于这个国家没有太多的印象,不过李山很清楚李轩此次降临这个世界的目的,一个良好的外交环境,对李轩未来的大业定有帮助。

        原本,若是前往大理的话,是不会路过无锡城的,不过众人在抵达姑苏城之后,却获得一个意外的消息——丐帮将在杏子林召开丐帮大会,对外的名义是准备找到姑苏慕容复,为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死讨个说法。

        “表哥怎么会杀丐帮副帮主?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这是王语嫣的想法。

        “要讨说法。丐帮只需派人前来约个时间便可,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其中恐怕并不像丐帮人对外所说的那般简单。”阿朱寻思着说道。

        “要不……我们也去杏子林看看?说不定能够遇到公子爷也说不定。”阿碧向来没什么主见,只是此话却是直接点在了众人的心上。

        “段公子,你看……”李山自然也希望能帮到自家主公,只是如今名义上,自己是要护送段誉去大理的。自然该征询一下对方的意见。

        “我这条命是慕容公子所救,如今慕容公子有难,在下虽然武功稀疏,却也想尽一些绵薄之力,左右如今鸠摩智那恶僧已退,只需在下写封书信传回大理,报个平安,想来父王若是知道此事,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若王姑娘不嫌弃的话,就让我陪大家一起走一程吧。”这番话说的不可谓不得体,只是如果他的目光若不一直盯在王语嫣身上的话,或许还能凭着这一番话赢得众人的好感,至于现在吗……

        “段公子高义,如此,我们便去一趟杏子林吧。”李山点点头,直接无视了段誉后面的话。这一路同行,他也算看出来了。这位段公子对自家这位名义上的表小姐的心思,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原本对这位也算风度翩翩的段公子的好感,也因此而烟消云散。

        通过阿朱她们添油加醋的转述曼陀山庄的三月之约,加上王语嫣娇羞的默认,李山已经可以确定。眼前这位身上无法感知到任何武者气息的女子,已经是自家主公内定的女人了,既然是主公的女人,又怎能容得他人染指?若非从武青樱处确定自家主公确实有过护送段誉的命令,李山现在可能已经赶人了。

        至于所谓大理世子的身份会否让自家主公生出忌惮之心。甚至不惜以自己女人来拉拢,以前的慕容复会如何选择,李山不知道,但自家主公显然不可能屈服在一个小小的大理国之下,昔日在倚天位面,为了一个赵敏,自家主公可是生生把一个强大的王朝给掀翻了,大理国在此界五国之中,国力最弱,这样一个小国,若自家主公真有心思对付,恐怕还经不起自家主公怎么折腾。

        一路奔波,对于李山、武青樱、穆清雅而言,这点距离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从未踏出过家门的王语嫣以及阿朱阿碧而言,却已经快到极限了。

        丐帮大会即将在杏子林召开,如今在江湖中已经算不得秘密,眼下无锡城却是聚拢了不少江湖豪客,看着来来往往的江湖豪客,李山和穆清雅却是能够从中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王姑娘,这松鹤楼却是这无锡城中最好的酒楼了,不如就由我做东,请王姑娘和诸位尝尝这无锡城美味如何?”段誉显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向自己的神仙姐姐献殷勤的机会,哪怕明知道希望渺茫,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厚道,但却依旧义无反顾的去做了。

        “有劳段公子费心了,此间事情,自有李大哥做主。”摇了摇头,虽然在很多时候,王语嫣对人情世故懵懂,大都停留在书中所述,但也隐约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位大理段公子对自己的感情,虽然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但王语嫣也清楚,若任其继续这样纠缠不休下去,恐怕并非是一件好事,只是她初入江湖,也并非那种刚强的性子,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能用这种温婉的方式来拉开自己跟这位段公子之间的距离。

        扫了一眼段誉,李山朝着王语嫣点了点头道:“这松鹤楼确实不错,王姑娘赶了这么长时间路,也该休息一番了,不如就在此处歇息片刻吧。”

        “全凭李大哥做主。”虽未出过门,但自书本上得来的知识也并非全无用武之地,至少在礼仪之上,王语嫣能做到不比任何人差多少。

        看着王语嫣的背影,段誉突然生出一股心酸的感觉,堂堂大理镇南王世子,如今在自己神仙姐姐眼中,却连慕容家一个下人都比不上,这种结果。哪怕一路来已经彻底将死缠烂打的泡妞绝技无师自通的段誉,也忍不住生出一股不忿。

        闷闷不乐的跟着众人进入松鹤楼,目光却是被一个壮年男子所吸引。

        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粗布劲装,在眼前这位大汉穿在身上,却变得不一般起来,那开怀畅饮的姿态。透着一股难言的豪迈,与时下大宋百姓乃至武林人士都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却又自然洒脱,让人一见之下,便忍不住心生亲近。

        似乎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乔峰抬起头,目光在段誉身上掠过,但很快,却被走在段誉前面的李山等人吸引。

        “高手!”

        这是在看到李山时的第一个念头。对方的步伐身形,不自觉间散溢出来的气势,以及那双目中不时闪过的精光,这是一个并不比自己差太多的高手,而更令乔峰差异的却是如此高手,看举止在这一群女人居多的人中,却是扮演着一个下人的角色。

        什么样的人物,能让这样一个高手自降身份去效力?

        乔峰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好奇。目光落在王语嫣身上,无论衣着打扮还是气质乃至于这一行人不自觉间的一些微妙动作。乔峰能够判断出,眼前这位年龄并不大的女子,在这一群人中,竟占据着主导地位。

        非富即贵!

        这是乔峰对王语嫣的看法,能让一个不比自己差多少的高手效力,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有着足够将对方压服的实力,这也是江湖上最常见的手段,眼前的绝美少女显然并没有这个本事,那样的话,就基本可以确定。眼前这位少女有着极不简单地背景。

        不过让乔峰惊讶的却并不仅仅如此,当乔峰目光掠过武青樱和穆清雅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两位侍女打扮的俏婢,身上竟然也有着不俗的本事,虽然不算顶尖,但若放到江湖中,也是堪称二流乃至一流高手了。

        目光不自觉得被武青樱背上那个跟对方身形明显并不相称的包裹上,以乔峰的江湖阅历,自然很容易便能从包裹的特征中辨别出,这包裹中所装之物当是一把刀,只是那庞硕的刀身配上武青樱那纤细的身材,哪怕乔峰见多识广,此刻也不禁生出一股违和感。

        “小二,将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都端上来,还有,那位兄台的酒也算到我账上!”刚刚落座,段誉开始招呼起跑堂的伙计,武功上想要胜过驰名天下的南慕容有些困难,也只能从其他方面,找回一些面子了。

        乔峰闻言,目光再次落在段誉身上,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后目光却在这一桌上逡巡一圈之后,却是失笑的摇摇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着段誉道:“若这位公子不嫌弃,不如到这边来,与我喝上几杯。”

        原本,以段誉的形象和此时的功力,被认作是慕容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虽然没有任何交流,更是第一次见面,乔峰却能从这行人中看出些许端倪,眼前这位公子,显然被人讨厌了。

        “这……”段誉有些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王语嫣,那样子,让乔峰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更加确定眼前的男子绝非姑苏慕容复。

        “段公子自去便是,不必顾虑我们。”轻轻点头,王语嫣很随意的说道,一路走来,面对纠缠不休的段誉,饶是以她的心性和修养,也忍不住心生不满,如今见到这种情况,自然愿意顺水推舟,将这块狗皮膏药给推出去。

        “这……好吧。”

        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段誉走到近前,乔峰不由笑了,暂时将一些纷乱的心绪抛于脑后,为段誉斟满一碗酒,举起自己手中的酒碗,对着段誉说了一个请字。便一仰脖子,整碗酒瞬间被喝干。

        “好,今日就让段某来陪这位大哥好好痛饮一番!”似乎被对方的豪迈所影响,段誉同样的姿势举起手中的海碗一饮而尽,只是这股酒劲,却让他差点当场失控,吐出来。(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