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一章 汴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东京汴梁

    一男一女并肩走向这座宋朝的朝都,难得虽然一身儒袍,气质儒雅,却没有这个时代书生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趾高气扬,傲气自是有的,但却极为内敛,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只是在这股内敛之下,却又有股令人心折的气魄,不自觉的会让人生出一股敬仰。

    相比于男子的儒雅,那一身紫袍,轻纱遮面的女子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无论火爆的身材亦或是暴露于空气中的肌肤,都会让周围所有雄性生物不由自主的心头发热,生出一股原始冲动,明显有异于中原人的紫色瞳孔中,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傲,却无疑更异让人生出一股征服的**。

    这样两个气质迥异的组合,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会吸引无数眼球。

    被轻纱遮掩下的绝美容颜微微发热,女子目光却微微泛着一丝寒意,扭头看向身旁的男子道:“那先生为何不去?”

    “时机未到。”摇了摇头,刘基将目光移开,转向眼前的雄伟华丽的城墙,眼中闪过一抹叹息。

    汴梁作为宋朝朝都,自然是极其坚固的,但在这坚固之下,刘基却看到许多本不该有的浮华雕刻,另一个世界的汴梁他自是去过的,只是那里的汴梁早已沦为蒙古铁蹄下的一座废城,随有过重建,却与眼下的汴梁比起来,显然不是一个档次。

    只是眼前的汴梁,给他的感觉却太过浮华。粉饰过多,反而失去了城墙应有的雄浑与壮阔,许多本该设置刁斗机关的位置,此刻却被几样精美的雕刻所占据,这样的城墙,美自然是极美的。但却更像一件巨大的艺术品而非抵御外敌的战略建筑。

    摇摇头,结合一路上所见所闻,刘基觉得,自己已经大概找到无论经济民生都已达到时代巅峰的宋朝为何却屡屡遭到外族欺压乃至最后被灭国的根源所在了。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缺一不可,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这两样东西,无论哪一方将另一方压制。都不是一件好事,宋朝和元朝,无疑就是两个最为极端的典范。

    “那为何要来这里?”黛绮丝却没有太多的感慨,她自然也希望能够立即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只是想到即将可能见到的女儿,饶是以黛绮丝的心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知自己该如何自处。所以一直以来,都逃避这个话题。

    “以宋朝目前虽然连战连败。但国运却为方今五国之最,民心未变,以主公目前的身份地位,想要在宋朝之内成事极难,主公想来也明白这点,所以主公的目标。只能在其他四国之上下功夫,我来此,自是为主公分忧而来,至少主公将来起事之时,不会受到宋朝的太多敌视。”刘基坦然道。

    “先生还是首次主动为他分忧呢。”黛绮丝看着刘基。眼中带着几分探寻之色,刘基自入李轩麾下之后,便未献一计,虽然兢兢业业,但相比于刘基在倚天世界的名声而言,与眼下的表现显然差了很多,黛绮丝虽不懂政治军事,但当初在脱离明教之后依旧能凭借金花婆婆的名号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显然也不是笨蛋,该看清的东西自然看得清。

    “是吗?”。刘基呵呵一笑:“就当是对主公的一次考验吧。”

    前来汴京,刘基的想法自然没有说的那么美好,如今被道破,却也没有丝毫尴尬,之所以选择此处作为自己此行的第一目标,一来是想见识见识这个时代的体质,增长自己的阅历,宋朝给后人的感觉虽然懦弱,但不可否认除了在军事方面之外,其他领域中,宋朝已经达到一个巅峰,既然能有幸来此一游,若不见识一番,有些愧对此行。

    另一个方面,也是真的想要见识见识自己这位主公的手段,当初强行带走自己的做法,刘基自然不忿,但这么长时间,哪怕自己一直不作为,李轩却一直对自己敬若上宾,不管是虚情假意亦或是真心,单就这份看重,之前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但若要他真正效命,眼下却是不行的。

    有能力的人,自有自己的主见,李轩能够穿梭各个时代的能力,自然是让刘基惊讶甚至震惊的,但单凭这些,却不足以让刘基全心投效,有这个能力,不过说明对方有着足够的运气和更多的机会以及更大的资源,但作为一名君主,最重要的却是其本身。

    李轩的能力他自然见识过,倚天中那翻手间生生将元朝国运耗尽以致灭国,就算如今想来,依旧令刘基惊叹,但只是这样却不行,既然知道李轩有着穿梭于不同世界的能力,那又如何知道这手段是否借鉴自其他世界?这种手段和气魄又是否只是昙花一现?他要确定,自己这位主公是否真的有着足以鲸吞天下的气魄和能力,而眼下的世界以及对方的身份,正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至于自己,自然不会真的在这里闲逛,自己会在这里为这位主公准备一份大礼,若对方真的还能再现倚天世界的辉煌,刘基绝不介意送给对方一份厚礼,但若不能,依旧局限于江湖,那刘基也不会离开,但若要他真心相投,在李轩没有真正成长成为一个合格帝王之前,是不可能了。

    “考验吗?”。黛绮丝微微沉默,她也知道,有能力的人通常都有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微微沉凝片刻之后,点头道:“既然如此,先生不通武功,便让小女子来负责保护先生吧。”

    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个男人以及自己的女儿,眼下刘基却是为自己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那还要多谢龙王了。”扭头,看了黛绮丝一眼,刘基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笑意,虽然没有刻意去查。但这么长时间,哪怕没有刻意去查探,也能从一些细微的痕迹中察觉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他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去乱说,而且作为一名臣子,主公的家事在没有影响到大事之前。他也不好去说什么,只能将这些事情烂在心底。

    “不客气,时辰不早了,我们尽早入城吧。”刘基那轻轻地一瞥,让黛绮丝有些心慌,仿佛心底的秘密被人堪破了一般,连忙开口道。

    “也好。”刘基点了点头,在一种莫名的气氛下,两人并肩朝着汴梁城内走去。

    无锡。松鹤楼

    乔峰和段誉这对相性极和的好基友最终还是凑到了一起,乔峰已经确定,眼前这位更像公子哥的年轻公子应该并非自己所要找的人,他生性豪爽,最好结交朋友,既然双方没有矛盾,眼前这位段公子又气度不俗,自是起了结交之心。一通拼酒过后,两人竟是不顾旁人怪异的目光。结交为兄弟。

    对于这位大哥,段誉自然也极为满意,在他见过的人之中,论气质,也唯有自己这位大哥能与那名满江湖的慕容复相比,虽然两人气质迥异。却偏偏给段誉一种极为相像的感觉,只是因为王语嫣的缘故,段誉心中不由自主的会生出一种自家大哥能够压过那南慕容的期望。

    “大哥,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慕容公子的家眷,这位是李山大哥,是慕容公子的得力助手,这四位是慕容公子的侍女,虽是侍女,但我观慕容公子带她们却极好,穆姑娘和武姑娘更是有着不俗的武功,极为了得。”借着些许的酒意,段誉拉着乔峰,来到李山一桌前,指着几人一一介绍道。

    “这位是王姑娘,是慕容公子的……表妹。”最终,段誉将目光看向王语嫣,即使借着酒劲,在面对王语嫣那双天真浪漫的目光时,想到对方的身份,心中依旧隐隐作痛,未婚妻三字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说出口。

    “小女子王语嫣,已与日前与表哥定下婚约,见过乔帮主。”王语嫣淡淡的看了段誉一眼,随后对着乔峰盈盈一礼道。

    “哦,姑娘不必多礼,乔峰是个粗人,见不得这许多礼数。”乔峰朝着众人一一拱手,虽然以眼下来看,他与慕容复必有一战,但那是江湖上的事,以乔峰的为人,还做不出对付人家家眷的事情。

    “乔帮主有礼。”李山拱手抱拳,跟随李轩在倚天世界游历过一段时间,虽然时代背景不同,但对于江湖上的一些理解,却是大同小异。

    “不知慕容公子如今何在?”乔峰目光看向李山,他自然看得出,这批人中虽说以王语嫣最为尊贵,但做主的却是眼前这位给自己极大压力的李山,能让如此高手甘心追随,莫名的,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南慕容多了几分期待。

    “如今江湖之上,谣言四起,我家公子此次北上,却是想要查清楚是谁人在幕后毁我慕容家清誉。”李山淡然道。

    “帮主!”正要再询问几句,两名丐帮弟子却是匆匆上楼,将乔峰唤到一边,在耳边低语几句。

    “义弟,几位,帮中还有要务要处理,乔峰却要失陪了。”听完弟子的话,乔峰眉头一皱,朝着众人匆匆拱手道别,便带着两名丐帮弟子一同离去。

    “表小姐,丐帮大会即将举行,我们也跟上去看看吧,说不定公子爷也会去那。”丐帮弟子虽然刻意将声音压低,却哪里逃得过李山的耳目,自然将对话听了个大概,见乔峰远去,转身对王语嫣道。

    “好啊,好啊!”不等王语嫣说话,段誉却是已经拍手叫好道,他先前还正在踌躇是否跟自己这位新认的义兄一同离去,却又舍不得离开王语嫣身边,如今眼见不必分开,自是拍手称快。

    “段公子。”一直以来并不多话的武青樱却是看不下去了,美眸看向段誉,缓缓道:“如今我家公子与你义兄严格来说,当算是敌人,此次丐帮大会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正是为寻我家公子晦气前来,你既然认了乔帮主作为义兄,我们却是不适合继续同行了。”

    作为昔日的豪门千金,又在李轩身边经历了许多,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一旦将那股气势表露出来的时候,就算是李山,此刻也不敢有太多的违逆,作为李轩的心腹,他却是知道这位青樱姑娘不但武功得到自家主公的指点,颇为不俗,而且在主公心中的地位,恐怕仅次于两位夫人,如今既然她开口了,李山倒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心地,对于武青樱的说法却是颇为赞同的。

    “青樱姐姐说的不错,段公子,你还是先行离开吧。”王语嫣此时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位段公子的纠缠不休,她也是极为苦恼的,此时有个正大的理由,却是让她松了口气。

    “这……”段誉有些失落的看着王语嫣,如果只是武青樱,他还可以装疯卖傻,但连自己的神仙姐姐都放话了,却是再找不出理由来推脱,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