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五章 倒戈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对于丐帮的内乱,李轩没有过多的去关注,无论全冠清在内心中打着什么样的算盘,眼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局势,若不能将乔峰赶下台,那他将要面临的将是整个丐帮的怒火,这种怒火,凭他可吃不下。```

    真正让他关心的,却是西夏一品堂何时能来,这才是真正的大餐,也是一个一举扭转自身先天缺憾,让中原武林人士彻底接受自己的一个机会。

    段誉最终没有离去,只是看着依偎在李轩身旁的王语嫣,心中自是酸楚莫名,似乎自李轩出现后,自己的神仙姐姐甚至没有再看过自己一眼,连眼角余光都未扫到过自己,这个发现,让段誉真的很受伤。

    “主公,这丐帮……”李山来到李轩身旁,看了眼气氛越发诡异的丐帮众人,眉头微挑的询问道。

    按理来说,局势如今已经明朗了,原本的内乱在乔峰义释四大长老之后,一众分裂的丐帮弟子如今已经被抹平,这种情况下,那个全冠清已经没理由也没有立场再继续纠缠了,但偏偏,这家伙却一直死撑着。

    虽然你现在没有做出危害我们大宋的事情,但我相信,将来你一定会做!

    那斩钉截铁的语气还有话语,就算是作为旁观者的李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已经不能用借口来形容了吧?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一种无赖了。

    但诡异的却是,那些随后感到的武林名宿,虽然并未明确表态,却隐隐站在全冠清这边,若非如此,恐怕全冠清此时已经被乔峰给一掌击毙了吧。

    “不用问。安心看戏就可以了。”李轩倒是一脸随意,至少从脸上看不出对方的想法,李山也没想过自己能猜透自家主公的心思,只是眼下诡异场面,多少让人感到一阵纠结。

    相比于李山,段誉此刻的心情显然就不是纠结那样简单了。一方面,自己的神仙姐姐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恐怕用不了多久将会投入李轩的怀抱,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相应的准备,但此刻,却依旧感到一阵钻心的疼,而另一方面,眼下丐帮的局势,也让他心中为自己的大哥生出一股担忧。

    作为一名皇室成员。他此刻更能体会到眼下的形势并不像表面上那般风平浪静,全冠清的坚持无赖,以及那些所谓武林名宿的莫名立场,还有随后赶来的丐帮徐长老毫不掩饰的敌视态度,都让段誉隐隐感觉到一股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而风暴的目标,正是自己的结义大哥乔峰。

    心中自然是希望能帮助自己的大哥渡过此次难关的,但面对如此局势。却又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段誉突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眼下能够做的,也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然而,这种无力而苍白的祈祷,随着作为压轴的马夫人康敏乘坐着轿子姗姗而来,也随之而破灭。

    “未亡人马门温氏。见过乔帮主。”盈盈有礼的话,甜的有些腻人,一身孝服,却将本就动人的曲线勾勒的更加婀娜,加上那貌似端庄圣洁的表情中。却有种难言的媚意,让在场不少男人心中一荡,绝美少妇的风情,这世上真正能够挡住的却是不多。

    “嫂夫人不必多礼。”乔峰连忙伸手虚扶,看着表情哀伤的康敏,心中却叹了口气,从全冠清此刻微妙的表情来看,眼前的妇人才是对方对付自己的杀手锏,只是乔峰想不明白,对方又将以什么样的理由来对付自己?

    康敏却没有在意乔峰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再次向着周围的一众长老行礼,做足了礼数,只是当目光迎向站在人群之外李轩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时,心尖儿却是没来由的一荡,连忙低头,不敢让他人看出异状。

    前帮主汪剑通的书信被送到徐长老的手中,看着全冠清胜券在握的神情,段誉虽然不知道信的内容,但隐隐感觉到其中内容恐怕于乔峰不利,这个时候,再不做点什么怕是难以善了了,当下也不再顾及身份的问题,凌波微步施展,迅速走到中央,目光看向康敏,朗声道:“马夫人,在下却有一点疑问存于心头,不吐不快!还望夫人能为在下解惑!”

    “哦?”康敏看向段誉俊俏的脸庞,矜持一笑,眼中带着疑惑的询问道:“这位公子似乎不是我丐帮中人吧?”

    “在下却非丐帮中人,不过乔帮主却是在下结义大哥,此事关乎我大哥清誉,还往丐帮诸位豪杰海涵。”段誉朗声道,这个时候,却是表现出大理世子当有的气度。

    “也好,公子请问。”康敏目光闪动,最终却没有继续为难,颔首点头道。

    “此信既然是汪帮主密信,更有火漆封印,敢问马夫人,您又是如何确定信中内容的?”段誉朗声问道。

    “段公子,马夫人可从未说过自己知道信中的内容,只是心感此事关乎丐帮安危,才将此信送来。”全冠清冷笑着出现在段誉身后,对着康敏做了一个眼色。

    “这……”段誉微微皱眉,从一开始全冠清酌定甚至不惜耍赖的拖延时间,再到如今康敏送来密函,这一切太巧,再看全冠清那一脸志得意满的神色,若说对方事先不知道信的内容,段誉绝不相信,但话虽如此,这些东西却不能搬出来当成证据,一时间,有些语塞。

    “此事,奴家对于密函中的内容,却是已经事先知晓。”段誉本已不抱任何希望,但康敏的回答,却让段誉大喜过望,而全冠清却是面色大变。

    “贱人,你说什么!?”此刻全冠清已经感到一丝不对,这与原本的计划并不符合,目光凶狠的瞪向康敏,眼看就要暴起发难,康敏却已经先一步躲到了乔峰的身后。

    “乔帮主,此事关乎先夫之死。还请帮主做主!”噗通一声跪在乔峰身前,看命脸上一瞬间闪过悲凉、凄苦、无助的神情,饶是乔峰这种铁血男儿汉,此刻也不禁心生一股怜悯。

    “嫂夫人请起,有何冤屈,尽管说来。便是我乔峰今日真的被夺了丐帮帮主之位,但只要有我在,却是没人能伤的了你!”乔峰连忙伸手虚扶,目光却冷冷的盯向全冠清,四大长老更是护在乔峰身前,将康敏护在中间。

    “此信函中,记载着帮主身世,汪帮主辞世前,曾秘密将此信交予先夫。留下遗嘱,若乔帮主有一天做出伤害丐帮、伤害大宋朝之事,可凭此信,废除乔帮主的帮主之位。”康敏凄苦道:“先夫虽与帮主意见不合,但对帮主心胸气魄却十分敬仰,从未想过将此信公开。”

    “我的身世?”乔峰一时间如坠云雾,疑惑的看向康敏,却并未多问。目光一沉道:“嫂夫人继续说。”

    “只可惜,先夫错信奸人。一次醉酒之后,无意间将此事吐露给白长老与全舵主知晓。”康敏眼中,闪过一抹彻骨的仇恨,若非知她为人,恐怕就连李轩,此刻都会被她的表现所蒙蔽。

    “白……白长老!?”乔峰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脸色惨白的白世镜。全冠清背叛,他可以接受,但白世镜,那可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不错,就是此人!”康敏将弱女子的形象演绎到淋漓尽致。眼中凄苦、无助更是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悯,目光仇恨的看向两人道:“两人知晓此事之后,便暗中挑唆家夫将此信公开,谋取丐帮,家夫不肯,几次无果之后,此二人却丧心病狂,诱骗家夫喝下放了松筋散的酒,将家夫杀害,伪装成家夫成名绝迹锁喉功所杀,意图嫁祸于与帮主齐名的慕容公子。”

    “此事,为何不与我说?”乔峰面色有些发苦,白世镜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事情的真相,只是这真像,对乔峰而言,却更难以接受。

    康敏脸上闪过一抹凄苦,目光哀怨的看向乔峰道:“帮主整日忙于帮务,甚少留在帮中,奴家如今身边的家丁、侍女早已被二人悄悄替换,若非奴家委曲求全,又有范舵主暗中相助,恐怕早已糟了二人毒手,此事非是小女子有意揭发帮主,实乃小女子一个妇道人家,无力反抗,想要为先夫报仇,只能忍辱偷生,任由他们驱使,只等今日将真相大白于天下,便一死了之,以谢帮主!”

    说着,竟真从袖中掏出一柄匕首,犹豫了一下,狠狠地朝着自己粉嫩的脖颈间扎去。

    “嫂夫人,不可!”乔峰终于反应过来,想要阻止,一道气劲却已凭空而出,叮的一声脆响中,康敏手中的匕首被击飞。

    深吸了一口气,乔峰朗声道:“此事,乃乔峰不查在先,岂能怪罪嫂夫人!嫂夫人切莫再有轻生之念,今日,乔峰自会给你一个公道。”说完,乔峰又朝着李轩的方向一拱手道:“多谢慕容公子出手,为乔峰免去一场罪孽。”

    “举手之劳,乔兄不必言谢。”李轩微微一笑,这场戏码自是早就跟康敏排演好的。

    徐长老此时手持书信,来到乔峰身边,看了乔峰一眼,微微一叹道:“乔帮主,这是老朽最后一次称您为帮主,虽真相大白,但这书信中所言之事也却是实情,乔帮主的身世,却是不适合再当我丐帮帮主之位了。”

    “还未请教,乔某身世到底如何?为何不能再做帮主!?”乔峰看向徐长老手中的书信,帮主之位,他已不在意,此时,他更在意的却是自己真正的身世。

    “此事暂且放在一边,如今却是该先解决我丐帮之内的事物了。”徐长老摇摇头,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凶光,看向一脸惨白的白世镜以及一脸怨毒的全冠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