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七章 雨中磨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七章 雨中磨坊

第十七章 雨中磨坊

readx();    本是晴空万里的天气,不知何时,却已被乌云的阴霾所笼罩,整个天地,此刻却是阴沉沉一片,偶尔会有一道银蛇撕裂天地,为这阴沉的天地间,带来一闪而逝的骤亮,瓢泼的大雨却是顷刻间让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雨萎中。

    冰凉的雨水将濡湿的衣襟黏贴在身上,很难受,玲珑的娇躯更是在这雨幕下若隐若现,仿若堕入凡尘的仙子,少了几分缥缈之气,却又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气质,让人一见之下,忍不住生出一种将其搂入怀中细心呵护的冲动。

    “表哥,语嫣不冷。”夏日的衣襟并不算厚,披在身上,也很难把身上的寒意彻底驱散,但此刻的王语嫣,躺在李轩的怀中,听着那稳定而有力的心跳,再感受着来自心上人细心地呵护和关怀,那股雨水所带来的寒意,却是被这一刻心中所升起的温暖彻底驱散。

    “乖,听话。”紧了紧搂着佳人娇躯的手笔,李轩的目光却是不住远眺,以三女目前的状态来看,这种环境下奔行,绝不是什么好事,必须尽快找个落脚之处。

    哄小孩一般的语气,让王语嫣有些娇嗔。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被人关心的暖意,尤其是关心自己的,还是心仪已久的人,低伏在李轩怀中的王语嫣,突然生出一种希望就这样一直到永远的冲动。

    “公子,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小磨坊。我们去那里避一避吧。”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王语嫣有些不切实际的希望,饶是以她的善良,此刻也不由的对李山不合时宜的出现而生出一股愤懑。

    磨坊的主人,是一对青年夫妻,当家的耿直憨厚,女的小家碧玉,有些小聪明,也有些这个时代小百姓的一些特质。在李山拿出一锭银子作为酬劳的情况下,非常热心的搀扶着王语嫣,带着其他四女前往阁楼上面去替换衣衫,眼下已经湿透的衣衫,却是不适合再穿了。

    李轩坐在磨坊的一座石凳之上,看着窗外的雨幕,脑海中却开始思考杏子林一事中的得失。

    虽然对于西夏一品堂堂的到来早有准备,但李轩还是低估了对方对丐帮的渗透能力。丐帮之中显然有着西夏一品堂安插或收买的暗桩,悲酥清风并非正是由潜藏在丐帮之中的一品堂暗桩释放。加上李山、王语嫣等计划之外的人到来,以至于连自己在不查之下也差点中了招,原本的计划也出现了波折。

    而一品堂此次到来的人手也超出了李轩的预料,哪怕是自己和乔峰加上范遥、李山以及武功不弱的武青樱、穆清雅和丐帮的几位长老,在这种情况下,都只能选择暂避锋芒。之前一手将四大恶人逼走,如今看来,反而显得有些画蛇添足了。

    雨幕中,突然传来阵阵马蹄之声,自有几分金戈铁马的气势。李轩眉头微皱,虽然还未真正面对,但这种极富韵律的蹄声,绝不是普通的江湖组织的身上能够找到的,反而更像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军。

    在这无锡附近,恐怕就是官府都未必拿得出一支成建制的骑军,有如此规模的骑兵出现在眼下这个特殊时刻,对方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不过李轩更在意的却是对方的目的,巧合亦或是早有预谋?

    “怎么办?他们追上来了。”段誉此刻已经有了一身不错的内功,虽非自身苦修所得,却也能让他耳聪目明,只是此刻的他,显然还并未适应自己其实已经算是一名内家高手的身份,听着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有些焦急的失去了主意。

    “公子,听声音,对方至少是一队骑士!”李山目光看向李轩,一队骑士,而且并非普通骑兵,而是各个身怀不俗武功的高手,这样一队骑兵,已经不弱于混乱三国位面的正规骑兵兵种,在当世,更是属于顶尖一流的部队,也难怪身为大理世子,如今更身怀不俗武功的段誉也会如此吃惊了。

    “段公子,敌明我暗,我们未必就会吃亏,先别自乱阵脚。”皱眉看了慌乱无比的段誉一眼,至少眼下,很难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一丝皇者应有的气度,至于高手的风范……貌似也从未出现过。

    “慕容公子,我……”感受到李轩那股不加掩饰的不屑,段誉微微一怔,神情却是渐渐镇定下来,也许因为自己神仙姐姐的原因,让段誉不愿在眼前的男人面前流露出太多的懦弱。

    “表哥,出什么事了?”阁楼之上,王语嫣探出小脑袋,担忧的看向李轩。

    “没事,别下来,青樱,清雅,留在上面,保护好她们。”李轩摇摇头,一队精锐骑兵,虽然不好对付,但借助磨坊的地势,即便对方真的来者不善,对付起来也不难,若只是巧合路过的话,那无疑就更好了,而且在李轩的猜测中,对方前来避雨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无论一品堂有多少手段,但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那些手段能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若以李轩如今的实力,被人尾随了都没能及时发现,那也不用再混了,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对突如其来的一品堂骑士虽然有些意外,但却并未真正放在心上。

    青年夫妻面对杀气腾腾的一品堂武士显然无法入李轩一般镇定,慌乱中,也无法再顾及这份家业,没头没脑的想要逃离磨坊,却被迎面而来的西夏武士无情的挥刀斩杀。

    对此,李轩的心绪没有太多的波动,本就是萍水相逢,若对方聪明,躲在自己背后,李轩不介意为他们当一把,但如此莽撞的逃跑,若救援,反而会提前暴漏自己。

    段誉动了动,最终却没有出手,如今的他,最大的依仗不过是一套精妙的凌波微步,六脉神剑虽然犀利,但时灵时不灵的状态,足以抹消这部精妙剑法的一切优势。

    只是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责备,在他看来,李轩其实是有机会出手将这两人救下的。

    并不结实的木门,被西夏武士粗暴的一脚踹飞,杀气腾腾的目光在磨坊中扫视了一遍之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转身对着门外雨幕之中的西夏武士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听不太懂的西夏语。

    一名武将打扮的西夏将军在几名西夏武士的簇拥下,昂首阔步进入磨坊,只是在进入磨坊的瞬间,一股冰冷的杀机让这名西夏武将心头一紧,本能的一个侧身翻滚,一缕金色的气劲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划过,瞬间没入身侧一名西夏武士的颅骨。

    血花绽放中,西夏武士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地,眼中还残留着一丝迷茫和不解。

    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侥幸逃过一劫的西夏将领并未有丝毫的庆幸,那股萦绕在心头的危机感不但并未削减,反而更甚了几分。

    也不起身,单手在地面一撑,魁梧的身躯想后飞窜,将一名西夏武士撞飞,眼看便要倒飞出磨坊之外。

    “锵~”

    龙吟般的铮鸣声中,一抹雪亮的刀光撕裂了空气,乌沉沉的磨坊中闪过一抹光亮,贴地飞行中的西夏将领在一众西夏武士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斗大的头颅陡然分离出来,失去头颅的尸体借着惯性的力量炮弹般飞出了磨坊,只是那斗大的头颅却在鲜血的喷射下,向着反方向飞出,滚落在三丈之外的地上,涣散的瞳孔中,犹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光芒。

    “一阳指!?”段誉奇怪的看着缓缓收回手指的李山,此刻却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理会那些西夏人,更多的注意却集中在眼前这位施展出自家大理段氏绝学的慕容氏家将身上,甚至连李轩之前那惊艳的一刀都未能注意到。

    虽然对于武功至今还是一知半解,但六脉神剑与一阳指本就一脉相承,更是见过自己的父王以及叔父段正明施展过许多次,自然认得出这大理段氏的招牌武功,有心追究,但眼下的局势显然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李山已经提着钢刀杀进了人群之中。

    西夏武士虽然精锐,但毕竟不是真正的精锐军队,身上的江湖味道更浓,在失去了指挥的将领之后,立刻便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无法有效的将己方的攻击默契的配合起来,甚至出现相互冲撞的混乱局面。

    李轩、李山都是经历过无数征战的老将,自然不会给对方重新组织的机会,屠龙刀在人群中留下道道残影,这些西夏一品堂培养出来的高手,此刻生命却如同麦秆一般脆弱,成片的被收割。

    面对这种状况,原本准备出手的段誉突然郁闷的发现,自己的存在此刻显得有些多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