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八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ps:  最近有点卡文了,很不在状态啊

    瓢泼的大雨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有些加剧的趋势,不大而又偏僻的磨坊依旧伫立在朦胧的烟雨之中。

    雨中磨坊

    烟雨朦胧

    若是有文人墨客在此,说不定会诗兴大发,或许还能留下传唱千古的佳句。

    只可惜,眼下,此处却没有文人墨客,更没有诗情画意,有的,只有残酷的血腥和冰冷的尸体,默默地诉说着此处曾经有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当然,在作为当事人的段誉看来,战斗与当时的场面有些不符,在他看来,那应该,算是一场屠杀……惨烈的屠杀。

    以段誉目前的眼力,还很难从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上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大致实力,更何况是一支部队,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这场短暂而惨烈战斗的判断。

    如今也算是半个江湖人,先是跟鸠摩智一路走来,虽然路途坎坷而且身不由己,但跟在鸠摩智身边,有意无意的,也接收到了不少江湖上的信息,对于西夏一品堂自是听过的。

    在段誉看来,武功一品肯定是有些自吹自擂的成分在里面,放眼时下武林,武功堪称一品的又有几人?

    至少在段誉所见过的高手中,堪称一品的不多,甚至连自己的父王,若单论武功的话,都未必入得了一品行列。

    但既然敢称一品,又能够与有自己结义大哥乔峰率领的丐帮周旋多年而声名不坠,善也好,恶也罢,本身实力而言,应该是不差的。至不济,也该比当初的无量剑派强啊,而且段誉虽然不通军阵,但作为大理世子,一些必要的眼力却还是有的,就眼前这支被屠杀干净的一品堂武士而言。给段誉的感觉,绝不在大理最精锐的御林军之下。

    大理虽然国小势弱,在当今天下五国之中,无论在哪方面都属于垫底的存在,但能够屹立不倒,除了地势因素之外,也并非真的一点优势都没有,至少那支御林军,单独拉出来的话。恐怕不亚于当今任何一支强军。

    盖因大理段氏除了是大理皇族之外,在许多时候,江湖人眼中更是一个超级武林世家,传承悠久,各项武功秘籍或许不如少林藏书阁以及琅环玉洞或还施水阁,但也绝对差不了多少,有着这样的底蕴,用来打造一支精锐之师并非难事。

    但就是这样一支在段誉眼中不下于大理御林军的部队。在这里,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屠杀干净。眼前两人,武功之高,手段之狠辣第一次让初出茅庐的段誉认识到江湖的残酷,只是……

    “慕容公子,这样做,是否有些太过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让段誉脸色发白。而满地残缺的尸骸更是让他胃部不断翻腾,抬头,看着一脸淡然,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李轩二人,段誉的面色并不好看。

    段誉信佛。讲究的是众生平等,他不认为谁有权利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跟他的出身家事有很大的关系,从小作为族中这一代唯一的子嗣,没有竞争压力,受尽父辈关爱,更早早被预定为大理江山的接班人,几乎可说是一路顺风顺水,同样也因此,养成了有些木讷迂腐的性格,虽然已经算是半个江湖人,但很多时候,还是喜欢拿佛家慈悲那一套说事。

    “有吗?”李轩扭头,上下打量了段誉一番,语重心长的道:“段公子,这里是江湖,不是过家家游戏,有时候,所谓的仁慈要比狠辣更加可怕!”

    段誉闻言想要反驳,只是当目光扫过那无辜的青年夫妻时,到嘴的话,却又说不出来,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当初无量山上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只是此刻,眼下这幅场景,依旧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公子,这个应该就是悲酥清风的解药了。”李山回来,手中握着从那名西夏武将身上搜到的瓷瓶。

    “什么味道?”李轩揭开瓶盖,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恶臭自鼻端涌入,瞬间侵袭向五脏六腑,虽然原著中关于悲酥清风的解药有过记载,不过真正由自身来体会的时候,还是差点失手把瓶子直接给丢掉。

    “青缨,这个应该就是解药,给语嫣她们试试。”随手将瓷瓶丢上阁楼,那恶臭的味道惹得阁楼上一阵娇嗔薄怨。

    少顷,穿戴完毕的王语嫣在阿朱阿碧的陪伴下自阁楼上款款而下,粗布荆钗,却也难掩绝世容颜,没有了仙子般的缥缈,却又多了几分别样的韵味,饶是已经见惯美人佳丽的李轩,此刻也不禁生出一股眼前一亮之感。

    “美人就是美人,表妹不管穿什么衣服,都难掩天姿国色啊。”嘴角浮起一抹微笑,自己进入天龙位面,化身慕容复,最令自己满意的,恐怕也只有这位先天好感度满值的表妹了。

    “表哥休要胡言,段公子还在这里呢。”王语嫣娇嗔道,脸上却是迅速的泛起一抹羞红之色。

    段誉闻言心头莫名一酸,这话听上去没什么,但却实实在在的把自己当成外人了,虽然本就是如此,但此刻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神仙姐姐用这种含沙射影的方式彻底将自己拒绝,依旧难抑心中那股浓浓的苦涩与失落,有些失魂落魄的道:“王姑娘自是极美的。”

    对着段誉微微颔首,矜持一笑,以示谢意,视线却从未离开李轩身上,看着皱眉沉思的李轩,王语嫣柔声道:“表哥,接下来我们该去哪?”

    “先去援救丐帮吧。”李轩扬了扬手中的瓷瓶,那名西夏武将身上有的,可不只是悲酥清风的解药,同样还有悲酥清风,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该仅仅局限在武功上面。

    “公子,你说我们是否该通知一下乔峰乔帮主?”李山看向李轩询问道,眼下乔峰的身世被揭穿,想要再继续当丐帮帮主是不可能了,对于自家主公掌握丐帮的计划也就没了威胁,矛盾既然消除,对于这位磊落豪爽的汉子,大多数人还是很难生出恶感的。

    段誉闻言,不由支楞起耳朵,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对于自己这位结义大哥,在佩服的同时还有那么几分兄弟之情在,毕竟这个时代的江湖人对于烧黄纸拜把子的情分可远没有现代那样淡薄。

    “不用了,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去,就跟他比比谁能先救出丐帮吧。”李轩想了想,摇头道,从他接受慕容复这一身份开始,跟乔峰就站在一个对立面之上,虽然即使不通知,以乔峰的性格,多半还是会去,但管他呢,资敌的心态是不可取的,哪怕心中也有过与乔峰把酒言欢的念头,但那毕竟只是一个想法,李轩也没想过要付诸行动,否则也不会错过无锡城松鹤楼那场好戏。

    至于救援丐帮的功劳最终会落在谁头上,这个李轩倒是没有太担心过,此次角逐的,说到底不过三人,他,乔峰以及范遥,但无论如何,最终只会在他和范遥之间选出,至于乔峰,从一开始已经出局了,哪怕他在这次救援中贡献最大,也依旧会因为身份的问题而被本能的回避。

    人心就是这样奇妙的东西,一旦有了裂痕,那就算昔日亲如兄弟,再见时,心中总会出现一根刺,最终的结果,大都是双方相逢陌路甚至严重的会反目成仇,而当这些问题上升到国家和民族高度的时候,那就成为彻底无法调解的矛盾了。

    从乔峰契丹人身份被落实的那一刻起,乔峰的悲剧就已经无法避免的铸成了,聚贤庄、少林寺,虽然豪迈依旧,但看在大多数中原武林人士眼中,那份豪迈气魄却已经变了味道。

    “王姑娘,慕容公子,还有李大哥,在下怕是不能跟大家继续同行了。”段誉朝着王语嫣拱了拱手,眼中满是苦涩,只是此刻的王语嫣,眼中却只有自己的表哥,段誉的痴情,如今却是注定要付之流水了,一种难言的憋闷情绪在心底萦绕,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心间,让他无法呼吸。

    “是要去找乔帮主吗?”李轩点点头,对于段誉的选择没有太多的意外,当时跟到这里,也不过是因为对王语嫣依旧心存幻想罢了,如今,眼看着王语嫣与李轩如胶似漆,哪怕没有人赶他,留在这里,哪怕他已经将追女**死缠烂打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境界,也纯粹是为自己找不自在而已。

    “还是等雨停了再走也不迟啊?”王语嫣看了看外面大雨如旧,疑惑的看向段誉一眼道。

    “不了。”本来因为王语嫣的挽留而生出一股激动,但随即却将目光再次投往她的表哥,让段誉无奈又心痛,苦笑一声之后,谢绝了阿朱和阿碧的挽留,凌波微步瞬间被运转到极致,在雨幕中留下一片片幻影,眨眼间,已经消失在远处。

    “这就是凌波微步吗?当真十分奇妙。”看着段誉远去的背影,王语嫣更多的注意力却被对方那一刻展露出来的凌波微步所吸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