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九章 雨夜伏杀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九章 雨夜伏杀

第十九章 雨夜伏杀

readx();    看着破庙外渐渐弱下来的雨势,赫连铁树微微松了口气,西夏地处西北,骤然来到这南方境内,若是天气晴朗还好,但若一直是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对这些大都是西北男儿的西夏武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宋朝一直以来,给各国乃至宋朝本国之人都是一种软弱可欺的表象,但身为一品堂总管,更是西夏国征东将军,赫连铁树的眼界自然不会跟那些升斗小民般短视,至少眼下的西夏国,面对宋朝这种庞然大物还是很无力的,若只是江湖争斗还好,但真要碰触到大宋朝廷的底线,让对方狠下心来,自己此次南下所带的这些精锐勇士怕是一个都回不去,搞不好,连他自己都得交代在这里。

    此次南下,赫连铁树一直约束部众,禁止对宋朝百姓下手,避免激怒宋朝的地方官府,甚至就连一举端了丐帮高层,也并未大开杀戒,以免遭到大宋武林人士的围攻,是以这一路走来倒也风平浪静,只是在这股平静下,赫连铁树能够感受到一股难言的躁动,这股躁动,却不是来自外部,反而是自己的一品堂里面出了问题。

    一品堂名义上直属西夏皇帝管理,但实际上,却是由西夏太后一手培养出来的,在西夏,就算是宰相也无权插手一品堂事物,这也造就了一品堂中人嚣张跋扈的行事风格,而且能够加入西夏一品堂的,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大都是一些江湖行恶名昭著的人物,就如那四大恶人,桀骜不驯,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赫连铁树的眼界。更谈不上理解他的想法。

    面对软弱的宋人,却不能放开手脚大肆杀戮,这段时间,已经让一些桀骜不驯的高手十分不满了,若再继续下去,恐怕就是他赫连铁树。都没办法压制了。

    “必须尽快了解宋朝之事了。”叹了口气,赫连铁树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丐帮的事情如今已经告一段落,虽然不可能彻底将这大宋第一大帮派连根拔起,但如今丐帮高层已尽被他俘获,只要将这些人带回西夏,丐帮必定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别说跟一品堂作对。不直接消泯就已经很不错了。

    江湖争斗虽然不如朝堂勾心斗角那般暗流汹涌,却更加残酷和血腥。

    “将军,各部外出搜索丐帮残党的部队已经按时回归,但李浩仁和王宗元两位将军的部队至今杳无音讯。”一名武士来到赫连铁树身边,躬身道。

    “再探!”赫连铁树面色一变,西夏一品堂实行的可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除了如四大恶人一般那种顶尖高手不受束缚之外,大多数都有着严格的纪律性。如今到了指定时间还未回归,那多半是回不来了。

    赫连铁树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对于失踪的两队都统本身并无太多的担忧,哪怕是全军覆没,有着整个西夏国作为后盾,想要弥补这两队的消耗却是不难,真正令赫连铁树担忧的却是眼下自己一品堂的行踪,怕是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警惕。甚至已经开始对一品堂展开反击了。

    低低的抽泣声在庙中响起,让赫连铁树本就烦躁的心更加憋闷,不耐烦的对着一众低泣的武士怒吼道:“哭什么!?”同时心中也升起一丝疑惑,什么时候,一品堂的人有了这么深的袍泽情谊了?

    “将军。是悲酥清风!”一名西夏武士艰难的抹向自己的怀中,同时对赫连铁树道。

    “什么!?”赫连铁树面色大变,清风吹过,眼角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泪腺不听使唤的分泌着泪水,同时一股无力感袭来,体内原本磅礴的功力有种失去联系的感觉,赫然便是悲酥清风的症状。

    “快,解药!”强压着体内的不适,赫连铁树咆哮一声,伸手摸向自己的怀里,便在此时,眉心突然一阵刺痛,一股警兆忽至,顾不得解毒,身体就地一扑,同时伸手一拨,将一名距离自己最近的武士拨向自己的身后,他功力颇高,哪怕身中悲酥清风之毒,一时半刻间,战力犹存,这一拨之力,眼下身中奇毒的西夏武士却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手舞足蹈的朝后飞跌出去。

    “撕拉~”

    伴随着利器割裂肌肉的声音中,西夏武士却是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被一刀裂喉而过,身死当场,而随着这名西夏武士的阻挡,赫连铁树也终于有机会取出解药,强忍着那难以忍受的恶臭,狠狠地嗅了一口,目光森然的看向来人,只是当目光触及来人时,却是一呆。

    一脸冰冷的武青樱双手各持一柄双刀,自喷洒的鲜血之中缓缓现出身形,犹如一朵在鲜血中绽放的玫瑰,哪怕是位高权重,见惯美色的赫连铁树,此刻也不由被此女的姿容为之一怔,只是本该柔情似水的美眸中,那冰冷的杀机却让赫连铁树清楚,这朵玫瑰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昂~”

    伴随着一声龙吟,几名西夏武士仿佛被飞驰的卡车撞击一般,惨叫着倒飞而出,空气中传来一连串恐怖的骨骼碎裂声,几名倒飞而出的西夏武士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尚未落地,已经气绝身亡,严重变形的身体如同破布袋一般跌落在地面,将一片无力的西夏武士砸翻。

    “降龙十八掌!?”赫连铁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虽然只是惊鸿一现,但与乔峰有过数次交锋的他还是一眼认出这招威力巨大的掌法,但让他震惊的是,使出这招掌法的却并非丐帮帮主乔峰,而是一名负手而立,脸上甚至带着一股温文尔雅笑容的青年公子。

    降龙十八掌不是只有丐帮帮主才会的丐帮绝学吗?赫连铁树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脑海中一个个中原武林成名人物不断闪过,面色突然一变,看向李轩道:“你是姑苏慕容复!?”

    “好眼力!”李轩微微诧异的看向这位身形跟乔峰有的一拼的西夏将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你是赫连铁树!?”说话间,反掌一拍,如同拍苍蝇一般,将一名想要趁机偷袭的西夏高手的脑瓜如同西瓜般拍碎。

    赫连铁树心底突然冒起一股寒气,面色突然一变,厉声喝道:“快,将丐帮的人,给我统统杀掉!”

    虽然不明白与此事毫不相干的南慕容为何会突然插手其间,但眼前这位南慕容,给赫连铁树的感觉,却要比乔峰更加危险,或许对方的武功未必就比乔峰高明,但乔峰行事讲究光明磊落,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而眼前一脸微笑却眨眼间取人性命的南慕容,却让人丝毫猜不透其内心的想法,这种人,哪怕没有丝毫武功,很多时候,却比武功盖世的乔峰更加可怕。

    虽然骤然遭到暗算,但悲酥清风毕竟是西夏一品堂的招牌,初期虽然慌乱,但毕竟不像丐帮一般毫无所知,功力高者已经趁着这段时间将毒给解开,虽然无法立刻恢复全身功力,但杀几个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丐帮弟子却是手到擒来,几名离得近的已经飞身扑向丐帮弟子。

    赫连铁树却没有妄动,拔刀在手,警惕的看着李轩,只要动手救援,就会遭到他的迎头痛击。

    但令赫连铁树疑惑的是,对方似乎没有丝毫营救的意思,依旧不紧不慢的朝着自己走来,沿途虽有西夏武士阻拦,但却无人是他一合之敌,更令赫连铁树惊悚的是,对方出手至今,所使得竟没有一招武功重复,很多还是赫连铁树耳熟能详的招式,如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少林寺的般若掌,不但是顶级武功,更是各派的不传之秘,如今却在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派的人手中施展出来,更让赫连铁树对姑苏慕容氏的忌惮提升了一层。

    “难道对方来此,并非为丐帮而来?”看着不急不缓,以恒定的频率走向自己的李轩,赫连铁树心中升起一股疑惑,但这股疑惑刚刚升起,却被一阵刺耳的惨叫声所打断,心中不由默念了一声该死!

    关押丐帮一众长老弟子的马房之中,此时却是响起一阵死亡的交响乐曲,夜空下,雨势已经逐渐停歇,淅淅沥沥的牛毛细雨已经难以对视线造成太大的阻碍,只是一道道破空而出带着炙热的赤色刀罡,却让本市漆黑一片的夜空中多了几分光明,只是这份光明,代表的却是死亡!

    一名名西夏武士痛苦的捂着咽喉或心脏,发出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一道娇俏玲珑的身影,此刻却如鬼魅一般在黑暗中不断闪现,每一次现身,都会带走一条西夏武士的生命。

    又是一个女人!?

    赫连铁树此刻却是无心再去心疼那些高手的阵亡了,伴随着一名丐帮长老的怒吼,赫连铁树知道此行大势已去,此刻心中却只剩下一个念头:“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