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一章 慕容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一章 慕容博

第二十一章 慕容博

readx();    清晨,嵩山,少林寺悠扬的钟声如同往日一般响起,对于住在嵩山下的居民而言,这种钟声,已经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过今日的钟声有些特别,钟声中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悲戚,让偌大嵩山笼罩上一层悲悯气息。

    小镇,一间客栈之中,王语嫣好奇的捧着手中一本梵文经书津津有味的读着,虽然不通武功,但大多数时间里,王语嫣都是把阅读各家武功秘籍当成必修课,时间久了,也渐渐成了一种爱好。

    易筋经作为少林寺镇派功法,哪怕是还施水阁与琅环玉洞之中,也只是有着大概的描述却无具体记载,虽然对练武本身并无太多兴趣,但能够一睹少林绝学对王语嫣而言,还是很具有诱惑性的。

    “表哥,按照你的方法所呈现出来的易筋经,应该只是易筋经之中的一部分,名为神足经,不过单是这部神足经,便足以媲美语嫣所知的任何一部顶尖功法了,而且此功法只要运用得当,进境极快,短期内便会培养出一名高手,单就这点而言,却是任何一门功法都无法比拟的优势,只是往后若再想精进,后天返先天,臻至武学至境,却是很难,怕是要将整部易筋经翻译出来,方能解决此问题。”将经书合上,王语嫣的语气中不无遗憾,可惜她虽然博闻强记,却终究精力有限,梵文虽然懂些皮毛,但若想将整篇易筋经完整的翻译过来,却是极难。

    越是顶尖的武功心法,越是晦涩难明,一字之差,往往谬以千里,王语嫣自然能够感觉到李轩对这部功法的重视程度。但越是这样,她却越不敢贸然翻译,外功练错了还可废弃重来。但内功若练差了半分,便可能面临走火入魔之厄。

    “已经不错了。”李轩点了点头。看着连夜挑灯夜读,一脸疲惫的王语嫣,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秘籍,随手放置于桌面上,柔声责备道:“语嫣还是先休息吧,以后不许这样了。”

    虽是责怪,但话语中的关心却让王语嫣心中暖洋洋的,轻轻地将螓首靠在李轩怀中。梦呓道:“只要能够帮到表哥,再苦再累又有什么关系?可惜,语嫣太笨,没能帮表哥将易筋经完全破译出来。”

    “呵~”李轩闻言,却不禁莞尔一笑。

    “表哥在笑什么?”王语嫣好奇的抬起小脑瓜,不解的看向李轩。

    李轩摇头苦笑道:“语嫣这话若传出去,恐怕会让世间九成以上的男儿羞愧欲绝的。”

    “我的表妹若是笨,那这世上恐怕就没什么聪明人了,满世界都是笨蛋,那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语嫣真的很想帮助表哥更多……更多……”

    声音带着一丝羞涩的欣喜,却渐渐地淡下去,李轩低头。却见怀中佳人不知何时已经睡了过去,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难言的怜爱,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甘愿放弃原本这个年龄少女本该有的天真和浪漫,这样的女人,确实很傻,傻的让人心疼。

    轻轻一叹,将那馨香迷人的娇躯轻柔的放置在柔软的床铺上。面对如此倾城绝色,毫不设防的躺在自己眼前。李轩此刻却并没有太多的占有*,因为眼前的少女。本就是他的,有的,只是浓浓的爱怜和丝丝缠绕在心间的情谊。

    虽然真正相处的时日不长,但李轩却能从这个天真浪漫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一股潜在的担忧,对自己的担忧,显然少女虽然天真无邪,但那颗聪明的大脑也能让她感觉到慕容氏的复国之梦是多么的虚幻,但即便如此,却始终不离不弃,不遗余力的去帮助慕容复,在其身后默默地支持着他,这种执着的坚持,真的很傻,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段誉还真有相通之处,只是如今既然李轩替代了慕容复的位置,段誉却是没有机会了。

    轻轻地为佳人盖上薄被,李轩的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异样的精光,目光看向窗外,朗声道:“阁下跟了这么久,何不出来一叙?”

    “不错,你是何时发现我的?”房间中光线暗了一下,但随即却恢复了光明,不大的卧房之中,此刻却突兀的多了一道人影。

    “自昨夜离开少林寺后,阁下一直跟到现在,期间我曾有七次露出破绽引阁下来攻,阁下却一直未曾动手,想来阁下并非少林寺高手,却不知阁下找我,究竟所谓何事?”对于眼前黑衣人的出现,并未有太多的惊讶,目光淡淡的落在对方身上,嘴角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只可惜,大好男儿,却缠绵于爱恨纠葛之中,终究难成大事,不如就让老夫帮你一把,为你断去牵挂!”黑衣人朗笑一声,突然出手,隔空一指点向酣睡在床榻之上的王语嫣眉心之处。

    “啵~”仿佛气泡炸裂声中,另一道气劲后发先至,与黑衣人的指劲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之后,转瞬消失。

    “阁下虽然未带杀气,但若再敢向她出手,莫怪慕容复无情!”李轩踏步间,拦在黑衣人身前,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落在对方的身上。

    虽然知道这一指奈何不得对方,但如此轻易便被化解,却是黑衣人始料未及的,眼中闪过一抹赞叹,但感受着对方此刻冰冷的杀机,突然感觉体内气机竟然出现短暂的混乱,看向李轩的目光中,在这一刻,却是带上了些许的惊喜,显然眼线李轩的实力,已经超出对方太多。

    “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感受着来自李轩的压力,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对方此刻单就气势上却已经压倒了自己,虽然欣慰,却又莫名的生出一股怒意,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该知道的,我已知晓,很多东西,我却不想知晓,阁下若只是来这里炫耀身份的话,就离开吧。”李轩漠然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少林寺虽说高手如云,但眼下能够让自己认真对待的不多,数来数去,也只有扫地神僧,萧远山以及自己在这个位面那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老爹。

    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并以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的人,也只有慕容博一人了。

    当了二十多年的孤儿,对于骤然多出的一个老爹,心中抵触时无疑的,至少李轩本身不想跟这个便宜老爹有太多的接触甚至不准备相认,难不成日后建国之后,还要在这个位面莫名其妙的弄出个太上皇来?

    “你在恨我?”慕容博伸手,想要揭下遮面的黑巾,只是看着李轩那冷漠的目光,最终却是叹了口气,停止了动作,幽幽道:“当年诈死,也是有不得已苦衷的……”

    “这些东西,就不用跟我说了。”李轩摆摆手,冷笑道:“既然当年没有出现,那今天,也没有再出现的理由了,你最终没能做到的事情,我会做到,而且做得更好,只是这一切,跟你不会有半点关系。”

    慕容博闻言,苦涩之余却是不由得为李轩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而惊叹,更多的却是一股浓浓的欣慰,点头道:“的确,以你目前的武功、心机和手段,我确实没有再出现的必要了,只是……。”说道最后,却是微微一叹,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踏步间准备离开,只是相比于来时,此刻的背影却无意带着一股浓浓的萧索和落魄。

    “如果愿意,不妨往辽国一行,我希望辽国楚王,在未来一年之内,生命无忧。”似乎想到了什么,眼见慕容博离去,李轩突然心中一动,大声说道。

    “辽国?楚王?你是想……”慕容博闻言微微一怔,脑海中瞬间闪过几个年头,却猜不出李轩所想,却也没有询问,而是点头道:“也好,正好我也准备去趟辽国。”

    看着慕容博远去的背影,李轩微微一笑,并不是他善心大发,而是他记得在大辽有一段内乱,楚王几乎一举夺位成功,奈何乔峰的突然闯入,将楚王斩杀,轰轰烈烈的叛乱却以一种虎头蛇尾的方式而结束。

    此次大辽内乱,是李轩时下崛起唯一也是仅有的一次机会,若错过了,想要徐徐图谋建国,那可真就是镜花水月了,这场内乱持续的时间越长,对李轩的好处就越大,所以,李轩必须避免楚王在一个照面之中,便被乔峰斩杀。

    而李轩如今身边高手虽然不少,但真正绝顶的却没有,想要制止经历聚贤庄之役,武功再有精进的乔峰,除非李轩亲至,否则,就算如今手中实力最强的李山派去,也很难保住楚王。

    慕容博的出现,却是为李轩解决了一大难题,以慕容博的实力,即便是巅峰时期的乔峰,也未必敢言胜算,更何况,战场之上,战机稍纵即逝,慕容博只需拖延片刻,便能让乔峰无功而返,只要保下楚王,这场辽国的叛乱就不会终止,而这,正是李轩所要的目的。(未完待续)